晃了晃手中光芒漸漸穩定的結晶體,靈雪語氣顯得有些古怪。

攤開雙手,空幻表示自己也無能爲力,因爲只要是個有眼睛的都能看出,這頑皮的電石,又一次產生變化,此刻,它的體積比之前的原礦小了大半。

最開始還是手掌大小的原礦,現在在靈雪手中,居然也不過拇指粗細。

這樣一來,空幻之前所想的,還沒有給衆人提出來的理論,就已經完全胎死腹中,他的腦袋變得有些混亂了。

“本來我想出的理論是,這種電石可能可以在能量的刺激之下,進行人爲增殖。因爲據某些部落說,他們周圍的一些電石礦,如果在雷雨天被雷電擊中,就會變得比之前大一些。”

說到這兒,空幻無語地瞄了瞄靈雪手中的晶體。

“本來我認爲,由於電石這種特性,可能會在大量能量的刺激之下,導致人體骨骼的變大,還打算進行大量試驗的說,但現在從靈雪你這兒看來,恐怕我們的骨頭祕密,依然遠超過我們的想象啊。”

“至於之前被雷電擊中,都沒有出現這種東西,可能是因爲礦區電石太多,又加上這東西導電,所以分攤到每一粒電石上的能量,反而不大的原因吧。”

我的超級莊園 “那麼,靈雪,對手中的結晶有什麼感覺,試驗一下。”專注地看着靈雪手中的電石結晶,其中似乎還流淌着細微的電流,讓周圍處靈雪外,能量值和控制力都最高的空幻,都感到了一絲威脅。“注意一點,這東西恐怕不怎麼簡單。”

在幾人的注視之下,靈雪小心的盯着手中的電石結晶,首先調用最擅長的精神力,掃視了一下其中的結構和輪廓,然後,她有些意外地搖了搖頭。

“精神力觀察起來,這東西完全是固體,而且精神力很難深入內部,它們的邊緣上,有很強的精神力抗性。”

而與此同時,靈雪的磁感也在運作,依靠着長久以來的練習和精細操控,她對電磁的控制力,恐怕不低於從小專精的空幻(灰理),但今天的小小電石卻給了衆人不小的驚訝。

“晶體表層的電磁力很強,似乎有薄薄的一層物質附着其上,這應該就是阻隔精神力的主要東西。”

想了想,靈雪調動體內同樣剩的不多的能量,產生一絲電流流向手中的結晶體。

這次,靈雪沒有使用之前幾乎比擬幽神體的雷擊術那樣強大的電能,而只是調用了稍稍高於普通蛹化體的電流量。

但在電流接觸到結晶體的瞬間,源自幽神級的精神警示讓靈雪內心一顫。

一瞬間,彷彿往濃硫酸潑入清水中一般,本來之前,在靈雪停下電流供應後,已經漸漸穩定下去的結晶體內部電流,突然間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強大的能量躁動,甚至讓靈雪周圍的粉塵都不自然地懸浮起來。

“不好!快往天上扔!”

不等空幻的話說完,早已預見到手中東西的能量波動不對的靈雪,已經先一步使出全力,將結晶通過身旁的大門向天空扔去,在結晶劃出一道筆直的光線的同時,靈雪也瞬間在小屋周圍,面向結晶體方向佈設出了三層念力罩。

轟隆!

強烈的閃光剛剛產生,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吸引了所有在嘎山城周圍的人。

所幸,因爲人們都在修建城市外圍的城牆,這時候又是中午剛過,大部分蛹化體都還在地上吃午飯,所以這次爆炸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的傷亡。

受影響最大的,恐怕還是小屋內的幾人。

由於結晶體被扔出幾十米,就突然間爆炸,即便有念力罩防護,衆人卻依然被強烈的爆炸聲震得耳鳴目眩。

蜂鳴聲讓幾人都不得不緊緊地捂住雙耳,幾十個呼吸的時間過後,衆人才陸陸續續地恢復過來。

而此時,靈雪表示,自己能阻擋蟲族三到五顆能量球的念力罩,在剛剛居然就這樣破了一層。

“……”衆人無語。

“在我有限的記憶中,只有一次的爆炸,能與這東西比擬,雖然比起那次,這個爆炸還差了點,但已經可以說和那次白惡的自爆是同等級的了。”

在場除了空幻,沒誰親眼見過白惡的自爆威力,所以也只是稍稍有些感慨,主要還是沉浸在對剛剛爆炸的震撼之中。

不過,或許是由於近距離感受了爆炸的威力,雖然只不過四十米左右範圍的劇烈爆炸,卻依然讓靈雪回想起了當初靈符的超級大爆炸,從而變得有些神情黯淡。

而同樣回想起白惡的白農,也顯得有些興趣索然。

事實上,在場除了白敏是在單純的爲爆炸震撼外,其他幾人都各有所思。

但不論幾人在想些什麼,這次爆炸卻已經表明,他們的骨頭,恐怕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甚至還很危險,即便到現在還沒有一例這樣的危險出現。

這時,被爆炸吸引的楚霞,也趕到了現場,而楚潔則因爲神殿還沒有遷移,所以對此,暫時無能爲力。

“怎麼回事?”

看着一片狼藉的現場,楚霞很是驚訝地詢問起來。這裏除了靈雪她們所在的倉庫,周圍還有幾座同規格的倉庫,但此時都已經倒塌,從現場情況楚霞就能判斷出是靈雪做了保護,否者她們所在的小屋也鐵定便當。

不過,這些倉庫因爲嘎山城還沒有竣工,所以都是空的,倒不用擔心出現更大的物質損失。

但這也給空幻幾人提了個醒,以後再遇到這種不確定性的試驗,必須要保證周圍的環境和自身的安全。

而聆聽了靈雪的詳細描述,楚霞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有些無奈地說道:“既然大家都沒事就好,空幻你們以後還是注意點吧。”

然後,她就開始吩咐剛剛趕到的人們,將倒塌的房屋清理修補。不過由於自己要忙於指揮城市建設,她也只能說了幾句小心之類的話,就忍住好奇心,向城外飛去。而且,她還要肩負起爲楚潔說明原因的職責。

“說起來,靈雪你沒事吧?”

雖然之前及時將東西扔了出去,但空幻還是有些後怕的將靈雪的手抓起來,仔細翻看了一下,這才揮手擦了擦額角的冷汗。

(還真沒想到,電石這東西居然這麼厲害,不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和靈雪的身體,這裏面都是由電石支撐的,(爲什麼身體裏的電石,從沒有出現過之前那種事呢?)

如是想着,空幻覺得自己的知識量似乎越來越不足了。

(看來,建立一個穩定的教育管理體系,釋放更多的腦力來填充研究機構,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了。)這個世界未知的東西太多,已經讓空幻按耐不住,想要即刻投身其中。

“看來以後需要讓幽神體們小心了,不要想隨便地像之前那樣,對小體積電石原礦做出短時間大量放電。”

小心地看了看一旁的電石礦礦石們,白農轉動着手中的淡白色的礦石,怎麼也不敢相信,這看起來和普通石頭沒多大差別的東西,居然有那麼強烈的爆炸威力。

“你們說會不會是靈雪之前連續不停的放電,讓電石產生質變,凝結成能量結晶;然後又因爲過程不規範,而導致內部能量不穩,從而在靈雪的電流刺激之下,產生混亂而爆炸呢?”

雖然在這方面似乎沒多大發言權,但至少還有空幻的記憶,同時又擁有五級大腦的暗血,想了想還是提出一個似是而非的猜想。

“如果,我是說如果,可以批量生產這種能量結晶,然後對爆炸時間進行可控,那可是比普通手榴彈威力強多了,恐怕有105mm甚至155mm榴彈炮的威力了吧。”果然三句不離本行,暗血說着說着就又扯到軍事上面,這讓周圍還在爲之前的爆炸後怕的人們一陣無言。

副本大佬 沉吟了一下,空幻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最後還是將白農手中的電石放回了木桌上。

“原因大概就是暗血所說的這樣吧,但我們無論是理論還是試驗顯然都極度缺乏,這種時候最好還是不要想那種東西,即便運氣好能再造出來一個,我們現在也沒有足夠的理論來控制它,更別說批量生產了。”

“而且。”看了看靈雪的小手,空幻搖了搖頭:“以能量水準計算,現在也只有幽神級能做出這些東西來吧,至少身爲靈魂級的我,之前全力爆發電流,所弄出來的也就白農剛剛拿的那塊,那種純化的電石,而不是爆炸的結晶體。”

“但是,雖然這次靈雪反應快沒出問題,可一旦次數多了,難免發生意外,那時犧牲的可是現在族羣的最高戰力幽神級,爲了幾顆普通蛹化體核心爆炸威力的炸彈,而犧牲幽神級,這麼做顯然很不划算。”

說完,空幻就完全無視了之前的電石問題,引導大家看向其它的東西。

但對於這次的電石能量結晶,衆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個影子。特別是對於空幻和白農更是如此,因爲他們兩個都知道8051提出的‘第三月是蟲族基地’的這一猜想,如果真的能夠量產這種炸彈,對於以後的戰鬥也將是個極大的助力。

不過,這時候的衆人,都暫時將之前的爆炸拋開,開始參觀起了其它的礦物。但說是礦物,不如說是七彩的石頭。

因爲空幻並沒有什麼尋礦經驗,之前發現銅礦,還是因爲一個小部落生產的陶鐮刀異常鋒利,而進一步探查之下,才發現了這東西。

而有了那個小部落發現的銅礦外貌,空幻才能進一步發現嘎山周邊的一個銅礦。

但對於其它礦,他就顯得有些無能爲力了,只能尋找那些看起來與衆不同的石頭,帶回來冶煉試驗,以期總結出一張初級的族羣領地礦物分佈圖。

不過,由於時間不足,現在衆人所看見的,除了銅礦已經可以確認,其它那些花花綠綠的石頭,在在場幾人看來也只是好看而已。

“現在事情還真多,過段時間就是收割,然後是明年正式改革,而且又有了白農你那種網絡問題,現在又有了電石,還有這麼多礦物……”

越說越感到無力,空幻只能搖搖頭止住自己的抱怨,然後感慨了一句。

“果然,還是等改制之後,將各種任務分配下去最好。我們這些決策者,就負責分配任務就好了,嘎嘎。”

對此,在場幾人深表贊同。

“……” 開門的是程木。

屋內。

秦苒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拿著個白瓷杯。

正略帶著不耐的抬頭看向門口。

幾乎沒有任何防備的,就看到了門口那半個小時前還碎碎念著的讓她好好穿上外套的人。

她剛起的情緒,忽然間沉默。

程雋手上那著個手機,正看完手機上的消息,看向屋內的方向,臉上是一貫的高深莫測。

屋內坐著的那個滿身不太爽的氣息的女生,也正面無表情的抬頭看他。

兩人都沒又反扣。

反而是開門的程木,他頓了一下后,才往後退了一步,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挺奇怪的撓頭:「雋爺,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今天不是要去見孤狼?」

程木的聲音終於打破了沉默的氣氛,程雋反應過來,他往裡面走了兩步,才抬頭,眉眼溫和的看向程木:「出去。」

「砰——」

程木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直接帶上門出去。

門外,程木帶上門之後,慢一拍的腦子終於反應過來。

程雋今天是九點跟孤狼見面……

**

包廂內。

程雋沉默半晌,才嘗試著往前走了一步,「……你餓嗎?」

秦苒腦袋這會兒也轉不過來。

她印象里的那位F洲大佬,上位的過程極其艱難,血腥殘暴,跟她認識的程雋完全是兩個樣子。

眼下這是什麼情況?

程雋就是跟她打過一架的那人?

秦苒抬手,把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

難怪之前在程家,她突然會覺得他的出手有一瞬間的眼熟。

她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抬了抬下巴,「你先坐,我們聊聊,你今天找我幹嘛?」

原以為F洲大佬是查到了自己,可眼下,對方是程雋,那就不可能查到了自己。

「合作,」程雋看了秦苒一眼,看到她臉上情緒還算平靜,也沒坐到她對面,順勢坐到她身側,拿起茶壺給她空著的杯子里倒了一杯水,「苒姐,先息怒。」

「我是看到巨鱷跟明家人聯手,怕京城這邊出問題,才想要找孤狼合作,」程雋看著秦苒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這才壓下了內心的情緒,緩緩開口,「……巨鱷是故意在釣魚?」

129五大佬感情好是出了名的。

眼下秦苒是孤狼,那巨鱷就絕對不會站在明海那邊幫他。

「嗯,」秦苒現在還在有些發飄的狀態,跟不上程雋的思路,只隨意的應著,「也不算釣魚,他想要明海手裡海上通行令。」

知道秦苒是孤狼那一刻起,程雋就知道京城的事情就簡單了。

與此同時,腦子裡很多不明的線瞬間就解開了。

在雲城,消失一年的孤狼誰的單子也不接,偏偏就接了他的……

後來程溫如的事件……

孤狼原本就是網路高手,這樣一算,是秦苒也不是那麼太令人意外。

「我準備解決完明家的事情,就金盆洗手了,」程雋往前湊了些,眉眼溫和的看著她,低聲開口解釋,「本來打算去接管老頭子M洲的醫學組織。」

他細細解釋。

「接管醫學組織?」秦苒回過了神,「就你一月一次的手術?」

「那時候我在爭F洲的繼位權,沒有時間做這些,但跟老頭約定了,一月至少一次手術。」程雋解釋。

後來即便是去雲城養傷,他也遵守這約定。

「嗯。」秦苒低頭再次喝了口茶。

「算到你是幫巨鱷的那個Q,也沒算到你是孤狼,」程雋腿微微搭著,伸手隨意的翻了翻菜單:「你今晚要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

「也不完全是。」秦苒抬頭,有些含糊不清的。

她抬頭,看著程雋,有些恍然。

她原本都覺得自己活不過19。

誰知道,第一次因為顧西遲誤打誤撞她活了,陳淑蘭死後,她覺得自己沒有念想了,誰知道又出現個程雋。

「就,X7年7月,你記得在貧民窟跟人打過一架嗎?」秦苒原本覺得她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必定是跟F洲大佬不死不休或者談判的場面。

或者這件事永遠也不會說出來。

從來沒有想過會這麼輕鬆的說出來。

程雋手猛然頓住,有一瞬間哽住,聲音都略顯顫抖的,「你……你那時……」

顧西遲那時候說完,他查遍了M洲的人,唯一沒有想到的會是自己。

秦苒雙手環胸,摸著下巴看程雋,「這樣吧,你讓我打回去?」

程雋有些說不出話,他很早之前就在想,如果早一些遇到秦苒,在那場大爆炸案發生前,或者哪怕是多一年也好。

誰知道,他們在那個時間段就遇見了。

他有些慶幸,慶幸自己當初選擇幫郝隊查了樁案子,他伸手把人攬進懷裡,聲音有些啞,低頭親了親她的發梢:「……是我不好,你隨便打……」

**

與此同時。

常寧給秦苒打了無數電話,發了無數消息都沒有動靜。

他偏頭,詢問屬下,「眼線查到什麼消息沒?」

屬下搖頭,「我們不敢接近。」

「不會出事吧?」巨鱷在一邊,他擰眉,「不行,我得去看看,我大兄弟長得那麼好看……」 在相互展示了各自的收穫之後,衆人就繼續該幹嘛幹嘛。

時間就這樣一往無前地推行到了11月中旬,也就是11號……(等等,11/11號,怎麼看都是光棍節啊,西奈!)

不過,很顯然對於人口才不過四五萬人,整個高層都在鼓勵生育的嘎嘎猿們,光棍神馬的,還屬於珍惜物種。

所以,節日什麼的就更不會出現的啦。

何況,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豐收祭初祭(把歷史都翻爛了的史學家表示,這最多也只算第二次而已=。=)。

不到半上午,空幻就在嘎山城外預先建設的集市之中,收穫了不少有用的礦物,或者好看的裝飾品,例如【龍牙項鍊】啊神馬的。

聽名字顯然很恐怖,但不過也只是一些弱小的恐龍,例如霸王龍啊什麼的牙齒而已,然後又嘎嘎猿用利器鑽孔做出來,在用一根龍筋等線狀物連上,除了好看似乎毫無作用,但這東西居然還很暢銷。

而正是通過這一幕,空幻欣慰地感受到,人們的創造力正在一步步釋放,更表明人們的生活正在變得悠閒起來。

因爲,這表明他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思考除了吃以外的其他東西,否者也不會關注這些裝飾品了。

於是,藉着這個難得的休假機會,空幻一個人悶到銅器工廠,將前段時間尋找的五顏六色的礦石,冶煉之後產生的不知何用的礦物,一股腦兒的做成了一堆的【項鍊】、【手鐲】、【小雕像】之類的小東西。

然後,他看着面前一堆的裝飾品,默然無語。

“爲啥全是女士的捏?”

揉了揉下巴,空幻不得不承認,大概自己的內心也有點那麼嚮往了吧,畢竟都幾百年過去了。

“咱可是比法神還強大的存在口牙!”這句怒吼中包含着數不盡的複雜情緒,遠超去死去死團的怨念,這裏就不一一說明了。【笑】

“聽說暗血的最後一個任務獎勵是哺乳類進化,而任務則是建立穩定的軍事組織。不過也已經被添加到明年的正式改革之中。那麼,想來到了明年年末,暗血的任務就可以完全完成,而我和白農的最後一個任務,應該也會出現了吧。”

搖了搖頭,空幻重新看向面前的一堆小東西,這時,一個想法突然從他的腦海中冒了出來,並迅速搶奪整個思緒。

於是……

中央行政院

“靈雪,來,這是送給你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