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葉雄這種實力,早就應該前往飛升台了,現在留在這裡,他們全都得站邊。

葉雄帶著火炎從不歸路回來,更是傳遍了整個三山地域,所有人都知道,他單槍匹馬進入不歸路,將朋友救了出來,成為有使以來第一個從不歸路出來的修士。

這樣的人,誰不敬畏?

「你們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葉雄揮了揮手,讓他們散去,不想顯得太高調。

三人點了點頭,全都下去安排了。

我也不曾愛過你 飛升台通道是三山地域競爭的目標,大家都在全力以赴,不想輸給對方。

「老師,我們終於等到你了。」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他身邊,不是金伊是誰。

見到葉雄,金伊非常激動,臉上堆著笑。

「老師都出來三年,你們怎麼現在才來見我,是不是把老師給忘記了。」葉雄笑罵著。

「我怎麼可能忘記老師,只是修鍊忘記時間了。」見葉雄目光在四周找來找去,金伊連忙指著某處,說道:「嫂子在那邊呢!」

話音剛落,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他面前,不是路瑤是誰?

「你終於出來了,我都快擔心死了。」路瑤激動地說道。

「我有九條命,哪有那麼容易死。」葉雄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幽冥在附近的原因,他發覺,自己笑得有些勉強。

路瑤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一樣,也笑得有些不自然。

兩人之間,根本就不像闊別了幾十年沒見過面的夫妻。

「出來就好,就好。」路瑤點了點頭。

氣氛突然有些冷場了,火炎跟金伊都沒說話,他們也沒說話,頓時氣氛就有些悶了。

讓葉雄奇怪的是,整個過程,路瑤都沒有抬頭看他,似乎在害怕什麼似的。

他眉頭皺了起來,眼前的路瑤跟以前那個大膽,熱情,敢愛敢恨,無畏一切的女人相比,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跟現在完本不一樣。

以前,那怕是面對幽冥,路瑤都沒有一絲的怯意,現在這是怎麼了?

「瑤瑤,你沒事吧?」葉雄疑惑地問。

「哦,我沒事,就是太長時間沒有見到你,覺得有些陌生而已。」路瑤鼓起勇氣,迎視著他的眼神說道。

「沒事就好,害我擔心一場。」葉雄點了點頭。

兩人站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似乎都很淡定的模樣。

其實,兩人心裡都不淡定。

路瑤害怕身份被發現,葉雄整副心思都在幽冥身體,不知道她看到自己跟路瑤在一起,心裡會怎麼樣。

突然,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他面前,卻是左不韋。

左不韋來到葉雄面前,崩著臉怒道:「葉雄,你不覺得自己做得太過份了嗎?」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盯著左不韋,目光炯炯,眼神就像毒蛇一樣。

以前的左不韋,不會用這樣的態度跟自己說話,一來他沒這個膽量,二來,他也沒這個立場。

自己跟幽冥之間的矛盾,跟他之間一毛錢都沒有。

「左不韋,你憑什麼這樣對我說話?」葉雄冷冷地問。

「就憑我救過你,當初如果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在光明神殿的手下了,你敢說我沒有資格說你?」左不韋氣勢洶洶地說道。

噩夢卡牌館 當初葉雄去天道寺參加朝聖大典,被天道寺圍攻,左不韋確實救過他,但是,後來他不知道救了左不韋多少次了,若以此來論,他更沒資格。

「左不韋,你變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誰說我變了,我跟以前一模一樣。」左不韋喝道。

「這是我跟幽冥之間的事情,希望你別再多管閑事。」葉雄揮了揮手,讓他離開。

他不想因為一點小事跟左不韋之間,鬧得不愉快。

畢竟兩人曾經都同生共死過,而且他還得到過紅姐的恩賜。

想到紅姐,葉雄突然心念一動,突然喊道:「左不韋,你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情嗎?」左不韋不轉身,有些不耐煩地問。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塊白玉,遞了過去,說道:「這是當初在罪惡之城紅姐讓我交給你的遺物,後來我見到你,把這件事情忘記了,現在物歸原主。」

左不韋伸出手將玉接過來,看也不看就收入懷中。

「不仔細看一下嗎,我身上有好幾塊玉,也不知道有沒有拿錯。」葉雄問。

左不韋愣了一下,將白玉拿過來,在面前看了一下,說道:「沒錯。」

說完,轉身離開了。

路瑤在旁邊看著,一直都沒有說話,這時候忍不住問:「阿雄,我怎麼覺得你說話怪怪的?」

「紅姐根本就沒有遺物交給我,他不是左不韋。」葉雄盯著他的背影,語氣冰冷。

路瑤臉色微變! 他不是左不韋,那麼他是誰,難道被人易容而成?」路瑤看著那邊的左不韋,震驚地問。

葉雄目光閃爍,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突然變成乳白之色。

下一刻,面前影像一變。

視線之中,所有修士,真身立現。

有些人變成了蛇,有些人變成了狐狸,還有一些人外貌沒有變化。

這些人身上被各種光芒籠罩。

有黑氣繞體,有白光散發出來,其中一個,身體散發著金色光芒,仔細一看,正是北虛和尚。

在慧眼之下,人,妖,鬼,魔全都無所遁跡,真身立現。

他們修鍊的是魔功,道功,佛功,或者鬼界功法,在慧眼之下,一清二楚。

甚至連他們身上的元氣洪厚程度,也逃不過葉雄的眼睛。

葉雄嚇了一跳,驚呆了。

雖然他早就知道慧眼很厲害,但是從來沒想過,佛門慧眼會厲害到這種地步。

幾乎每一個人都騙不過他的眼睛。

法眼只能看透虛幻,還有穿透能力,比起慧眼差太多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佛眼開啟,會恐怖到何種地步,那豈不是有可能,整個宇宙都在自己眼睛裡面。

葉雄目光落到左不韋身上。

只見左不韋的外形跟平時一模一樣,顯然沒有經過易容,身體是他的。

刁妃不好惹 下一刻,葉雄臉色微變。

他從左不韋身上,看到了白色,黑色兩種元氣。

道魔雙修。

他的眼睛再次透視,從透視之中,他能看出左不韋的身體跟一般的人不一樣,骨骼比起一般人更加堅硬,就像是經過長時間煉體一樣。

葉雄伸出手臂,用慧眼看著自己的手臂,發現手臂上,骨頭外形跟他差不多。

也就是說,左不韋不但精通道魔功法,還會妖族修鍊體。

葉雄認識的人,除了自己之外,只有一個人能同時修鍊魔道妖三種神通。

神帝葉問天。

「你沒死嗎?」葉雄喃喃自語。

他回想當初葉問天死時的情景,一遍遍回憶,最後幾乎斷定,葉問天肯定是死了,連元嬰都沒逃出來。

為什麼在左不韋身上,會找到屬於葉問天的特徵呢?

葉雄閉上眼睛,慢慢地思考起來。

片刻之後,他睜開眼睛。

可能性只有一個。

左不韋也是葉問天的分身轉世者。

好恐怖的心機,將其中一個分身進入一個神將的身體之內,這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別人只知道左不韋是神將轉世,誰會想到,他不但是左不韋,還是葉問天。

「如果我猜得不錯,這個分身在左不韋身上一直都沒有窮醒,以前的左不韋就是左不韋,但是在本尊死之後,這個分身窮醒了,侵佔了左不韋的身體跟意志。現在的左不韋,其實已經是葉問天了。」葉雄暗暗想到。

當初,葉雄身體裡面也有一個葉問天,好在他下手快,將這個分身斬殺了。

可惜左不韋沒有這個機會,被奪取了身體。

「距離我離開真仙界已經差不多一百年,以葉問天的資質,足夠他將道門功法跟妖族煉體術,修鍊到極高的地步,加上左不韋本身有魔功在身,他才能三道同修。」

在慧眼之下,葉雄將事情猜得八九不離十。

「葉問天,你以為可以躲在暗處陰我,只是你萬萬沒有想到,我修鍊成了慧眼,把你的真身看得清清楚楚。我且看看,你借著左不韋的身軀,準備鬧出什麼風浪。」葉雄忍住斬殺他的衝動,想看看他有什麼目的。

慧眼開啟之後,葉雄想得更深了。

他覺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個天坑,在等著自己往下跳。

夢幻女神伊莎。

現任神帝陸青鋒。

重生的神帝葉問天。

還有路瑤。

這些人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陰謀?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易容而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左不韋,只是他的反應太反常了。翁紅是他的親人,他居然連信物都不認得,我無法相信。」葉雄回道。

路瑤可以相信嗎?

顯然,並不能全部相信。

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他完完全全,可以相信的,唯有一人,就是幽冥。

「咱們一定有機會知道他是誰的,快看,通道開啟了。」路瑤突然指著那邊的通道說道。

原本空無一物的雪山頂上,突然出現一條通道,正是通往飛升台的通道。

一個五光十色的彩色大門,突兀地出現在半空之中。

跟以前黑洞般的入口不同,這裡是五彩大門。

「飛升台通道已經開啟,請各位有意前往飛升台的修士,帶著白銀令進入闖關。沒有白銀令,是無法進入通道的,強行進入後果自負。飛升台通道十分危險,殞落機率很大,自覺沒有把握的,建議三思而後行。」

肖英作為三山地域現任的第一人,首先站出來,給大家說清楚風險。

這些情況幾乎所有修士都知道,但這是每一界闖關必須要說明的,是官方話。

肖英話剛說完,旁邊有意進入的修士,紛紛進通道,身體掩沒在五彩門之中,不見蹤影。

一道流光落到葉雄面前,卻是北虛小和尚。

「葉施主,咱們進去吧!」北虛說道。

「你先進去,以你的實力,進去沒壓力,咱們飛升台見。」葉雄道。

「那小僧就先行一步了。」

北虛化成一道流光,進入五彩大門。

很快,人數就進得差不多了,已經出現了冷場。

葉雄目光掃過左不韋那邊,發現他身上站著一名女子,不是幽冥是誰。

幽冥至此至終沒有看向葉雄一眼,那冷漠的模樣就像刀一樣。

她這種性格,葉雄早就領教過了。

她生氣的時候,可以不理你一年,十年,甚至一百年。

如果葉雄不想辦法哄她回來,她甚至可以冷戰一輩子。

這就是她,這是幽冥,愛恨分明,從不認輸。

他們兩個,也進入了通道之中。

「阿雄,咱們進去吧?」路瑤問。

葉雄點了點頭,化成一道流光,進入五彩門之中。

他背後路瑤,金伊,火炎,紛紛跟在他後面,進入通道之中。 剛進入通道,葉雄就感覺到一股很強大的威壓傳來。

彷彿進入萬倍重力空間,一般修士不但飛不起來,連走路都困難。

面前是一條懸浮在半空中的長橋。

長橋一眼望過去,可以看到那邊的出口,顯然那裡的出口就是飛升台。

長橋由不知名的石板所鑄,古樸,厚重,地上長滿了青苔。

剛進入通道,周圍的人紛紛運轉身體元氣,抵禦威壓。

惡魔公主的專屬微笑 這種時候,別說飛行,連走路都困難。

一些人只走了不到十分之一,似乎已經快扛不住如此強大的威壓,選擇了後退。

「咦,後退居然沒有了威壓。」有人意外地尖叫起來。

聲音落剛,周圍的人紛紛仿效,往回走,果然沒有了威壓。

「哈哈,看來天道是怕死的修士太多,沒有人再闖飛升台通道,所以回程沒有威壓。」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到我走不動那一步,反正回來沒威壓,死不了。」

得知這次的飛升通道跟以前不一樣,周圍的人紛紛朝前沖。

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越往前沖,威壓越大,走到快一半的時候,威壓已經快增加了一倍。

葉雄如同信步閑庭,這種程度的威壓,根本就對他產生不了威脅,如果不是害怕太驚世駭俗,暴露實力,他甚至都想試試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能不能御空飛行。

路瑤,金伊,火炎,跟在他身後,緩緩跟隨著。

除了火炎略有些應付困難之外,金伊跟路瑤都有些輕鬆,暫時沒發現體力不支的情況。

葉雄目光一直盯著面前的幽冥,擔心她承受不住,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了,自己想多了。

雖然幽冥只有煉虛巔峰,但是元氣的底蘊,並不遜色於路瑤。

面前兩人,突然同時停了下來,轉身攔住他們的去路。

葉雄也跟著停了下來,他背後的三人也紛紛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