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那個我們又見面了。”

大虎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乾咳幾聲,大虎覺得自己怎麼有點像是英雄救美,就是不知道接下來,這兩人會不會以身相許。

“又見面了?”

何瑩瑩疑惑,仔細的看着大虎的面貌,不過她只覺得這人有些面熟,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在那裏見過。

“是啊,何小姐,你是貴人多忘事,難道不記得我的符錄了嗎?”

大虎聞言出言提醒了一句。

“啊……”

何瑩瑩聞言有些激動。

“你……你就是當初賣給我符錄的那個人?”

“是啊,何小姐,沒有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大虎感嘆天意弄人。

“真的是你,我找你好久了,現在終於找到了。”

說話間何瑩瑩就走到了大虎的近前,仔細一看,這模樣與當初在佛店,見到那個賣給她符錄的人,完全一樣,不是他還會有誰。

“你找我?”

大虎聞言疑惑,心說難道我的那些符錄沒有起到作用,人家找自己是來算賬的。想到這些大虎不由得暗罵自己多管閒事。現在人家找自己來要賬了,自己那有錢還給人家呢!

“是啊,我找你好久了,我的姐姐,被你的符錄救醒了,所以我要找到你感謝你啊!沒想想到上次的事還沒謝你,這次又欠了你這麼大的人情,我都不知如何去還了……”

何瑩瑩說話間,臉上的神色有些泛紅,這要不是在晚上,鐵定會被大虎看到的



“奧,是這樣啊……”

大虎聞言鬆了口氣,心說只要不是來要錢的,那其它的都是小事。等等……感謝我……如過覺得不知怎麼還,要不就以身相許吧!

“那要不……”

大虎還真的想說要不你就以身相許吧!不過他這話還真的沒敢說出來。

“要不你就請我吃頓飯吧?”

大虎想了想覺得還是算了吧,就是人家姑娘想以身相許,那自己也不能破身是不,要是破了身,那‘屁神決’還練不練了。

“啊……好啊!”

何瑩瑩聞言很是高興。

“那咱們走吧……”

金紫童看着兩人像是多年的老友重逢一般,在這裏聊來聊去,全然忘記了這裏是哪,她們是怎麼來的。

“奧,好啊……”

大虎聞言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金紫童道。心說剛纔還真沒有注意看,這女孩的胸還真是挺啊!

三人沒有多說,直接上了何瑩瑩被綁的那輛越野車,司機當然是保鏢金紫童了。

越野車呼嘯的朝着山下而去,不一會就消失在了這野山林邊緣。

金紫童知道這裏最近最好的飯店,當屬雨林烤鴨店莫屬,於是她駕駛着那輛方少雨的越野車,直接來到了雨林烤鴨店。

由於現在是初夏之際,現在這個時間正處黃金時間,所以這雨林烤鴨店的生意那叫一個爆,各種豪華的車輛已經將這裏的車位佔滿。(。) 由於現在是初夏之際,現在這個時間正處黃金時間,所以這雨林烤鴨店的生意那叫一個爆,各種豪華的車輛已經將這裏的車位佔滿。

一輛越野車“吱”的一聲停在了雨林烤店的門口。

門口值班的保安見狀,迅速的跑了過去,打了個敬禮道:“對不起……這位女士,這裏不能停車……”

車裏的司機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將車熄火,然後回頭對着車廂內人道:“瑩瑩,我們就在這吃好嗎?”

瑩瑩沒有回答,反而對着身邊的青年問道:“你看,這個地方可以嗎?”

“呵呵……我在哪都一樣,你看着辦吧!”

青年微笑回答。

“嗯,童姐就在這吧……”

瑩瑩衝着司機童姐說道。

這車正是大虎坐的那輛越野,從野山林到雨林烤鴨店,他們一路狂飆,路上闖了不知多少紅燈,大虎當時還提醒司機童姐,但是司機童姐卻說,要的就是這效果。大虎聞言疑惑了半天沒有說話,這時還是瑩瑩給他解惑,說這車不是她們的,就是有違章情況,也不會擔心找上她們。

大虎聞言心裏頓時明白過來,車的主人早已被自己嚇跑,好像是那個方少雨的。別說他來找這兩人算賬了,就是何瑩瑩不去找他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不過作爲一個市長的女兒,遭受了方少雨的綁架,甚至那個未隨,她或者她的父親能就這麼善罷甘休嗎?

答案是不能,方家雖在都城內,是一家獨大,但是一個市長的能量豈會小到哪裏去,即使不能把方少雨怎麼樣!怎麼着也得去討個說法不是。

得到了何瑩瑩的許肯,金紫童下車開門,大虎與何瑩瑩下車,完全把那名保安涼在了那裏。

三人正要往酒店裏走,不料保安像是發火了一般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您好,請您將你們的車開走……”

保安說的雖然禮貌,但語氣之中沒有絲毫的禮貌之意。

“我們的車?我們哪有車呀?”

大虎與何瑩瑩還沒有說話,只見金紫童一臉疑惑的對那那名保安道。

“那……那輛不是你的車嗎?”

保安聞言一愣,轉而指着那越野車道。

“那個啊……,不是我們的車,你看錯了,要是你覺得那車礙事的話……你可以自己去將車開到一邊去,或者停在馬路中央也行,在或者直接叫人過來砸了也可以,反正那車不是我們的,你想怎樣都可以的……”

金紫童看到那保安指着那車說道,心裏頓時升起一股無名之火,要不是大虎今晚她和何瑩瑩的下場難以想象,罪魁禍首就是這車的主人,雖然車主跑了,但是那這車來出出氣,當作利息也是可以的



“額……”

保安聞言傻了眼,他見過有錢人,但是沒有見過如此囂張的有錢人,不過看到這一男兩女他不由的懷疑這兩女的職業,難道這兩女是做那個的?不對啊,這男的看起來穿的很是一般嗎?不行,今哥我就要給她們槓上了,砸車是嗎?我今就做了,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怎麼說……

想到這裏保安繼續問道;“把它砸了是嗎?你給錢嗎?我們可是不能白砸的……”

“呵呵……對,砸了,要是砸的好,或者砸爽了……我自然會給你小費的……”

金紫聞言心說這保安還真有些意思,要是他真敢將這輛車砸了,我給他點小費那又如何……。

“好,那我現在就叫人來砸,你們先別走,以免被人誤會……”

保安說話間就對着對講機喊了起來,不一會就過來了三名保安,這三名保安個個都是人高馬大。

“班長,出什麼事了?這麼急把我們喊來?”

三名保安過來後有些疑惑,最高最壯的那保安首先問了起來。

“奧,是這樣的,這位女士說把這輛車砸了,而且事後她還會給我小費,所以我這纔將你們喊來……”

保安對後來的這三名保安說道。

“是嗎?有這好事?那我們還等什麼?直接砸了便是……”

那名問話的保安聞言似乎明白了什麼,一臉興奮的說道。

“這位女士,那我們就開始砸了……”

保安班長看了一眼金紫童詢問道。

“好啊,砸吧,砸吧……,儘管去砸……”

金紫童聞言也是一喜,心說今天還算是運氣不錯,被人救了不說,竟然還遇到了個沒長腦子的傻保安。

保安班長聽了金紫童的話,心裏一陣冷笑,今天算是遇到了傻筆,竟然要自己去砸她的車,而且還說砸好了,她會給錢的,這樣的傻如今還是真的難找啊!

“抄傢伙……”

保安班長對着其餘三人命令道。

三人聞言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心說,這傻妞還真把他們的老大當成了保安,要是他們老大報出了自己的身份,不把她們嚇死纔怪呢……

三人將腰間的橡膠輥直接抽了出來,走到了車前,直接“哐當……哐當……”的砸了起來。

“好,砸,使勁砸……對,那裏,就是那裏,使勁砸……”

金紫童見狀鼓掌叫好道。

何瑩瑩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說看來童姐今晚受的委屈不少,這樣也好,就算是讓她發泄一下吧



大虎沒有說話,但是他發現這些保安與自己公司的那些不同,他們囂張的很,而且砸起車來毫無顧及,難道是各個地方的保安制度不同嗎?

“哈哈……,”

幾名保安只是片刻就將車砸的面目全非,這幾人停下手裏的動作後,看着他們的傑作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位女士,我們砸的你是否滿意?”

保安班長看了看金紫童說道。

“嗯,很滿意……”

金紫童看着那輛車的慘樣,確實是心裏舒服至極,要是讓她來砸這車,說不定還要被人誤認爲瘋子。

這次那保安班長包括那幾名保安都是聞言,心裏一驚,難道這次是真的遇到了精神病,砸了她的車,她還高興不已。

金紫童沒有去管那些保安的表情,不知是從裏拿出了五六張老人頭,直接扔給那保安班長,“這是你們的小費,哪去買包煙吧!”

大虎看着金紫童的舉動,心裏默默在笑,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傻必賣,傻必買,傻必成了好買賣。(。) 金紫童沒有去管那些保安的表情,不知是從裏拿出了五六張老人頭,直接扔給那保安班長,“這是你們的小費,哪去買包煙吧!”

大虎看着金紫童的舉動,心裏默默在笑,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傻必賣,傻必買,傻必成了好買賣。

金紫童將錢扔給了那名保安班長後,就雖着大虎與何瑩瑩走進了酒店,只留下一臉驚愕的保安。

“班長,是不是她們認識我們啊?知道我們的厲害,這纔不敢招惹我們,砸了她們的車,她們還拿錢給我們?”

最高最壯的那保安有些疑惑的出口問道。

“嗯,或許吧,畢竟我們在這裏的名頭是響噹噹的。”

保安班長不確定的回了一句。

大虎與何瑩瑩進了酒店,然後找了個包間坐了下來。服務員過來後,何瑩瑩點了一桌子酒菜,而且是酒店裏最貴的那種。

“呵呵……那個冒昧的問一句,你貴姓啊?”

酒菜上全後,大虎吃的差不多時,何瑩瑩開口問道。

“我,我型李,名大虎……”

大虎嘴裏吃着菜含糊着說道。

“是,大虎哥啊,這次多謝你的救命之恩,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報答你了……”

何瑩瑩想到今晚若是沒有大虎的出現,那麼自己的下場是多麼的悽慘。

“嗯……,這頓飯就夠了,我也是恰巧才遇到的,沒有什麼,小事一莊而已,不用掛在嘴邊。”

大虎這話說的不假,他還真不知道那八卦圖的傳送地點竟然是野山林,而且又恰恰的遇到她們,這才無意之下救了這兩人。

“哼哼……”

何瑩瑩聞言哼笑起來。

“大虎哥哥是做什麼工作的?奧,對了還有上次你所畫的那些神奇的符錄又是在那裏學的?是否可以教教我啊?”

何瑩瑩是個好奇的女孩,就將自己一些困惑了事問了出來。

“奧,我是一名保安,至於那些符錄這是個祕密,所以就無可奉告……”

大虎聞言簡單的解釋道。

何瑩瑩就這樣八卦的與大虎聊着不同的話題。

方少雨幾人被嚇跑後,他們就像是馬拉松的運動員,一路瘋狂的跑下了山。方少雨追追上那幾名手下後,已經是累的死狗一般,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他的幾名手下,除了那受傷的肥球以外,其餘幾人見狀立刻上前扶住了方少雨,不過這次不知怎麼回事,方少雨難得的沒有生氣,沒有罵這幾人。

休息了不五分鐘,正好有輛出租車經過,幾人就打車離開這裏。

出租車首先載着幾人去了醫院,先將肥球的手治療了下,而後他們又來到了雨林烤鴨店。

“肥哥,是什麼鳳把你吹來了?”

肥球這剛一下車,就看到一名保安急匆匆的跑過問候道。

“恩,我過來陪方少吃頓便飯,怎麼你們沒事吧?”、

肥球聞言平淡的說道。

“啊,肥哥,我們這裏了沒事一切正常……”

保安聞言微笑答道。

“嗯……好了,你去……”

肥球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一旁砸的面貌全飛的那輛越野車。

“那是怎麼回事?”

肥球指着那輛面目全非的越野車問道。

“奧,呵呵……你是說那車啊!”

保安呵呵一笑的說到。

“嗯,”

“那是我今天見過最搞笑的事了,這事說來話長,是這麼回事……”

保安將自己如何砸車又得到了那些小費的事給肥球說了一邊。

“你說肥哥,是不是那人很好笑啊……”

“哈哈……天下竟然還有這樣的傻必,我實在是無語了……”

肥球聞言笑的兩隻眼睛只成了一條縫隙。

“方少,你說這事是不是很好笑啊??”

“好笑你媽啊……你睜大了眼睛看看,那是誰的車?”

方少雨聞言也看向了那輛車,不過車雖依面目全非,但是車子的標誌以及車牌號還在啊!五個八,不是他方少雨的車,還會有誰的車呢?

“什麼……”

肥球聞言仔細一看,可不那車的確就是他們坐的那輛車。

“方少,那我們的車怎麼到這裏來了”

肥球見狀疑惑道。

“你媽,蠢豬,這不明白這嗎,定然是有人開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