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打架是不是?」

把人拉到身後,葉靈瞪回去。

小男生剛感受了自己的手被葉靈有力的抓住,像鉗一樣,有點慫了。

「誰打他!他自己先來打我的!」

「你拿石子扔小月姐姐!我剛看見了!」

「關你什麼事!」小男生梗著脖子說道。

「就不準欺負小月姐姐!」齊晚晟從葉靈後面要竄出來保護她。

葉靈把人拉加後面。

「以後不準打架。」這話是對齊晚晟說的,但眼神卻是直視著小男生。

小男生斜眼看她,最後僵持不住了才說:「誰打他了!他不動我我幹嘛動他!哼!」

哼完後邊跑邊朝齊晚晟喊:「不知羞!才不要跟女生玩!」

齊晚晟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葉靈看人走遠了,便對他說:「回去吧,以後不要隨便惹人,你又打不過人家。」

「他欺負你!」

齊晚晟一副義憤的樣子。

「你先保護好自己。」再來談保護我。

齊晚晟抿緊了唇瞪著她。

「我說的是事實。你想保護別人,你自己要先長大,沒有力量,怎麼保護別人?」

像她一樣,如果有足夠的力量,也不至於讓外婆連就醫的機會都沒有。

齊晚晟看著葉靈離開的背影,唇抿得越來越緊……

一一一

葉靈看著自己地的紫蘇發芽了,一有空就去地里蹲著,每長一絲高興就多一點,就像看著錢慢慢印出來一樣。

葉靈又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再檢查了一遍,發現有的地方還是圍得不夠防護,於是又去砍了一些荊棘插在地里,這樣的話,如果不是故意放牲口進去,是不是會踐踏到小苗的。

做完這些,葉靈才放心的離開。

走到一半的時候,葉靈突然回頭,總是感覺有某些視線跟著自己一般。

可是背後看不見人。

葉靈轉了轉手腕,一直以來,自己不管是到哪個世界都習慣練健身操,這個身體也不例外,雖然不是太久,但是她發現了一個秘密,自從上個世界學了醫,前個世界又領悟了靈氣,她對身體的了解簡直可以說是赤赤的,連個關節都一清二楚那種,所以她才膽敢給外婆作針灸。

如果現在有人想對她做什麼的話,倒是已經不會像一開始一樣連去河邊抓個蝦都怕的那種了。

而且她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那個人,一直想對她下手。

葉靈若無其事的走著。

那種感覺又像是消失了一般,難道只是半路遇到的,然後分開了。

還是她回頭的動作把人驚跑了?

這樣看來,倒不像是慣犯。

如果是慣犯,這點心理素質是做不成的。

想到這,葉靈的膽又壯了三分。

越是生手越容易露出破碇,她這個歷練了多個世界的「高手」,總也不會敗在一個剛出爐的「小毛賊」手上的。

葉靈甚至哼起了歌來,既然沒什麼可怕的,她怕他幹嘛,要是敢動手,那就試試看咯。

她現在的力量,可不輸給一個大人了。

到時鹿死誰手,試試看咯。 果然信心壯人行。

葉靈一路平安到家。

人真的不能弱,彷彿一弱就全世界都會欺負你一樣。

還是有力量在手比較自信一點。

葉靈又開開心心的過了一天。

直到來了兩個婦女說叫她帶她們去采蘑菇。

她們自我介紹是朱老師讓她們來找她的。

朱老師?葉靈想起自己是跟他提過。

他也想吃蘑菇?

「可是,我外婆沒人照顧。」

葉靈攤攤手。

出趟門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兩個婦人面面相覷,似乎是沒考慮過這種情況。

於是有個婦人出門打電話。

葉靈眨眨眼,聽著婦人的說話聲。

了解到某些事。

她垂垂眸,但抬眼時什麼也沒有表現出來。

打完電話,兩個婦人又自己商量誰留下來,葉靈看她們猶豫不決,在旁邊說了句:「如果要去,我們需要早點出發,要走二個小時才能到。」

「二個小時?」兩人發出驚呼。

「嗯,對啊,因為要爬過那座山到後面那座山才有哦。」

「你的意思是走二個小時的山路,采完還要走兩個小時才回到這裡?」

「嗯,可能不止兩個小時,大概而已,我們都是早上去晚上回來的,所以也沒那麼准,但二個小時不會少了。」

「那……你去吧。」兩個從爭論誰留下來,到爭論誰去。

最終,朱老師的老婆朱夫人去。

葉靈微微一笑:「阿姨,你有帶水嗎?我們每次上山都會帶水和吃的,都是自帶的哦。」

朱夫人看看自己就一個筐,一副想甩手不幹的樣子,但最後都忍了下來,又吩咐同行的婦人去村裡的小賣鋪買了雪碧和餅乾。

葉靈什麼也不說,等她準備好了,又吩咐了一番婦人,便帶人出發了。

裝作天真,葉靈一路隨意的聊著天。

「朱老師很喜歡吃蘑菇嗎?」

「呃……是吧。」朱夫人似乎也不是太清楚的樣子。

「鎮上沒得賣嗎?自己來采挺累的,有錢的話,自己買一點來吃也不太貴吧?聽說要晒乾才貴。」

「就是,十塊八塊吃個夠了,還……」朱夫人看了一眼葉靈,沒有說下去。

葉靈淺淺一笑,沒有追問。

走了不到半個小時,朱夫人已經開始喝她的雪碧。

葉靈看著還沒有一半的路,雪碧已經喝掉一半,不得不提醒:「阿姨,我們的路還沒有一半,你的水不能喝光了,待會回來還要喝水的。」

而且你是以餅乾充饑,到時沒水的話咽得下么?

正在暢飲的朱夫人:……

默默的蓋上了蓋子,放時籃筐。

葉靈看著開始喘氣的朱夫人,只能放慢腳步。

而朱夫人,已經受不了的往路邊坐了下去。

葉靈只好跟著歇腳,也不多問。

可能是羞於一個大人還跟不上小孩子,朱夫人硬是氣喘吁吁的挺到了目的地。

看著深山老林,朱夫人吸了一口氣,「就這地方啊?」

葉靈點頭。

朱夫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葉靈則把她帶到了自己上次採到蘑菇的地方。

「蘑菇呢?」

「采完了啊。我上次就是在這採的。」你不是讓我帶你來采蘑菇的地方嗎?我上次就是在這採的,沒錯呀。

朱夫人噎著一口氣,也不能跟孩子怎麼計較。

「那,哪裡還有蘑菇?」

「找呀。」難道蘑菇會自己跑過來呀。

「去哪……」朱夫人把話吞了回去,明白葉靈的意思。

「那我們在剛才下來的地方會合,你要記得回來的路哦。」葉靈吩咐道。

她也還是個孩子,丟了可是不負責找大人的。

葉靈明晃晃的眼神,朱夫人吞了吞口水,這深山野林的,她要怎麼找呀?

葉靈沒怎麼理她,既然來了,她是不打算空手而歸的,正好還想再來看看呢。

葉靈之前有了點經驗,這次又再往裡進深了些。

她之前在深山裡還有一項鍛煉過的技能,可不是用上了嗎?

如果能找到一株半株,也是一筆不錯的收入!

而朱夫人之邊,則是在原地轉了半小時,發現真的找不到什麼東西,也只好再往其它地方再進深些,雖然在家待了十來年,但始終也算是農村出來的,做做心理建設,膽氣還是有些的,一步步試探著向前走,總不能一點收穫都沒有,不然回去的時候面對什麼她自己是最清楚的。

只可惜上天不是很眷顧她,找了大半天,怕是就那麼一斤八兩的樣子,倒是草藥扯了一點,煮個涼水什麼的,雜七雜八的塞了半筐,也算看得過去。

而葉靈這邊收穫還可以。

「你都采了些什麼?」朱夫人看葉靈滿滿的兩袋,眼神發了亮。

「一些藥草,我外婆說有用的。」葉靈也不介意打開袋口給她看。

「沒採到蘑菇嗎?」朱夫人的眼神帶著質疑。

「有啊,就一點,在底下。」葉靈指指紡織袋的下方。

朱夫人看了她一眼,想說什麼,終是沒開口。

「沒找到別的嗎?」還是有點不甘心的樣子。

「你找到了什麼?」葉靈裝作要往她筐里看。

「沒,就一點蘑菇,我也采了點藥草……」朱夫人躲開了葉靈的查看。

葉靈點點頭:「嗯嗯,這山裡的藥草挺多的,上次我跟幾個阿姨就是來採藥草的時候看見蘑菇的,大家收穫都不錯呢。」

朱夫人感覺心口被戳了一刀,哪裡不錯了,整筐東西賣掉都不知道有沒有三十塊錢,花了她這麼多時間,還爬了這麼多山路!

「你有多少蘑菇,我跟你買了吧?」她實在是採得太少了,回去有點丟臉的感覺。

「買?你要買我採的蘑菇嗎?」葉靈故作驚訝。

「嗯!你有多少?」

「不知道呀,要回去稱一稱才知道。」

「不用稱。我直接給你錢!」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可是,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呀。」

「你拿出來我看!」

葉靈聽話的把袋子里的蘑菇拿出來給她。

「還挺多的……」朱夫人氣結,這至少比自己多一倍呀。

「這有多少錢呀?」葉靈裝作不懂的樣子。

「這樣吧,你全部給我,我給你十塊錢。」

十塊錢?你確定?她這裡可是至少有三斤的份量,就算五塊錢一斤也有十五塊呢。

「哦,那我不賣了。」 ……

林逸帶著喬絲琳回到了別墅裡面,不出意外,林若煙狠狠地白了林逸一眼,看起來林逸和這個喬絲琳肯定有什麼事情了,要不然喬絲琳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林逸?

不過林若煙也有些納悶,喬絲琳是什麼人?共濟會的大小姐,共濟財團的第一人,怎麼能看上林逸這個傢伙?

當然了,有這樣疑問的不止是林若煙一個人,喬絲琳也在納悶,要說林逸這個傢伙長得不是很帥,更不懂得什麼浪漫,怎麼會讓林若煙這樣的大美女喜歡上呢?

不過兩個女人之間雖然有些一些疑問,兩個人還是一見如故,相互拉著小手在一起說著一些貼心話,林逸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還有些害怕林若煙會翻天覆地呢。

不過林逸也開始琢磨了起來,上一次答應要給林若煙一個完整的婚禮,現在回來了,是該做出承諾了,不過這可是一件大事,林逸是一點也不能含糊,畢竟林若煙以前是那麼的高貴,跟著林逸可以說是委屈了自己,林逸可不能在這種事情上委屈了林若煙。

不過另一方面,林逸對於這種事情也有些不太懂,女人的想法和男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林逸還要等一等,等有了什麼好的想法然後在付諸實現。

吃完了晚飯,幾個女人都互相回了房間,喬絲琳則是住在了林逸的房間裡面,雖然別墅裡面很大,可房間也是有限的,林若煙、櫻花玉、美姬子、月霓裳、櫻子和喬絲琳六個人,一人一個房間,就沒有房間了。

櫻花玉悄悄在林逸的耳邊道:「林逸,不如今天晚上你去我的房間吧,我不會說什麼的!」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雖然我也很願意去,」林逸微微一笑道:「不過我還是小心一點的好,林若煙現在還生著氣呢,要是明天早上看到我從你的房間裡面走了出來,那還不吃了我?」

櫻花玉吐了吐小香舌,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無奈之下,林逸只好離開了別墅,本來想找個酒店去住呢,可是一琢磨,不是還有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么,不如去找她們呢,她們兩個人肯定也非常的想自己。

打定了主意,林逸就開著車子直奔水吟月和戚凌薇二人的別墅而來,同樣是別墅,水吟月和戚凌薇的別墅相比較林若煙這邊的別墅來說就差了一點,畢竟身份不同嘛!

打量著四周,也有不少人在保護,都是大月氏的人,還有十幾個暗樁,就算林逸想要不動聲色的走進這間別墅都不可能。

林逸也算是放下了心來,起碼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住在這裡不會出什麼事情,龍有逆鱗,林逸也有逆鱗,林逸的逆鱗就是自己的這些女人們,林逸不願意她們出一點事情。

看到林逸來了,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也是非常的高興,她們是真的沒有想到林逸會來,兩個女人什麼都顧不得了,一左一右攬住了林逸的胳膊,甜蜜的笑著。

感受著這兩個女人的溫柔,林逸也是露出了笑容,自己算不上什麼好人,可有這麼多紅顏知己,林逸真的很滿足,他是真的有些厭倦了地下世界的那些打打殺殺,要不是因為要處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事情,林逸真的想要和這些女人隱居起來。

兩個女人見到林逸來了,趕忙開始做飯,雖然林逸剛剛已經吃過了,肚子裡面飽飽的,可看到這兩個女人那麼激動,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說錯了話可是會打擊這兩個女人的積極性的。

坐在了餐桌的主位上面,一旁的水吟月給林逸倒上了一杯酒,林逸端起來一飲而盡,隨即道:「這可是純正的二鍋頭呀,大月氏可沒有這種酒,你們在哪裡弄的?」

「這都是戚姐姐弄的。」水吟月趕忙道。

戚凌薇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浮現了一抹通紅,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是我從以前的戚氏集團裡面帶來的,我知道你喜歡喝二鍋頭,一直等著你來呢。」

「是啊,我們兩個人都等著你呢,」一旁的水吟月趕忙道:「可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也不知道是忘了我們還是怎麼,過了這麼長時間都沒來,可是讓我們好等呀!」

林逸有些不好意思道:「實在是有些忙,真的不好意思,以後,以後我一定多抽出一點時間來陪陪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