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辣的直執愛意,從夜沫昕子的口中輕輕的傳出,卻重重的震憾了在座的每一個人!

一個如此漂亮的女生,能夠當着自己喜歡人的女朋友面前,向着自己喜歡的人,說出包含無限愛意的話,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種喜歡是非常深的,深到了有可能不再只是喜歡二字這麼簡單,

而是昇華到了那個最神聖的字眼,

愛!

直執的愛!

*************

江文的心中,隨着夜沫昕子的話,而莫名奇妙的一陣煩惱,按說夜沫昕子說出這要不害躁的話,自己應該在心裏罵她纔對!可爲什麼自己罵不下去呢?而且還真的希望夜沫昕子去放棄這條非常艱難的路?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

不會是腦子要透逗了吧!

媽的!

江文用力地甩了甩頭,偷偷地喝完了懷裏的酒!

*****************

林思語的心中一驚,怎麼這麼多比自己漂亮很多,近乎完美女孩的會看上若寒啊?

難道這就是上天,對自己當年的賭博氣和任性,所作出的懲罰嗎?

林思語猛地喝了一大口酒,心裏酸酸的!

有多少個人喜歡張若寒,真的不是她有資格去過問的事情,她也不想去過問!

有權力,有興趣去過問這樣事情,應該是江娜和小云。

她只要做好若寒的好朋友,去好好的關心、照顧那個曾經關心過六年的若寒,就行了!

***************

江娜看了看滿臉直執神色的夜沫昕子,又看了看,一臉不知所措的最心愛人兒,只能很是無奈的輕輕嘆了一口氣!

哎,最心軟的心愛人兒,碰到這麼直執的人,這可不好辦了!

不過,江娜還是相信最心愛的人兒會好好處理,和夜沫昕子的關係!

因爲,最心愛的人兒心是軟,可不是這麼容易進的!

必需要有足夠的理由才行!

自己能夠進去,是因爲自己在最適當的機會,告訴了最愛心愛的人兒,自己愛他,真的勝過愛自己的生命!

小云能夠進去,是因爲沒有小云,就不會有張若寒的今天!

而且,小云比白雪還要無暇的清純和可愛,真的讓自己這個女生,都忍不住的想要疼愛她!

更何況對小云有特殊感情的心愛人兒呢?

可是,除了自己和小云外,就連曾經被自己最心愛的人兒,放在第一位的林思語,都只能在結束了那段讓人覺得可惜的完美姻緣後,以一種似友非友的身份,重新的迴歸到最心愛的人兒心中。

但是,這樣的迴歸,最多隻可以讓林思語接愛自己心愛人的的關心,就連以後還有沒有機會甚及到喜歡,都非常的難,更何況淡愛?

非常漂亮的女孩,如果你能夠走到最心愛人兒的心中,我是不會有話說的。

可你真的能走進去嗎?

……

*****************

汗,不穩定的感情就要處理完了!處理完後的主角才能全心全意的比賽,才能和最愛的女生一起,一起去贏得全世界!

小鬱20057。15 滿臉羞紅的張若寒,看了看坐在自己左右兩側的小云和江娜,在二個深愛自己女孩的四隻明亮的眸子中,張若寒看到了一種東西!

那就是信任,

絕對的信任!

相信,張若寒一個人能夠處理好這件事情!

任憑,張若寒一個人去處理好這件事情!

偷偷抹去手心的幾滴緊張汗水後,臉上古井無波的張若寒,看着夜沫昕子說;“昕子,可以出去聊會嗎?”

“可以!”夜沫昕子點了點頭,答應了張若寒。可是心裏卻有點不明白,不明白張若寒爲什麼非要出去聊。話都已經說到之個份上了,還有什麼話不能當着別人的面說嗎?

一句讓我想想,或者或者

什麼都別說的點點頭,不就行了嗎?

張若寒轉身拉開椅子,掉頭向包間外面走去。夜沫昕子同樣的轉身拉開椅子,跟着張若寒,向包間外面走去。

穿過了蜀王火鍋店裏富麗堂皇的通道後,夜沫昕了和張若寒站在了蜀王火鍋店後面的一個昏暗的小巷子裏。

通過不遠處折射而來的幾星燈火,張若寒靜靜的看着夜沫昕子那張近乎完美的臉蛋。俏麗到極點的五官,讓夜沫昕子美得宛如暗夜中的仙子。

能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喜歡自己,應該是很令張若寒高興的事情。

可是,已經一心分成二份用的張若寒,又怎可能讓自己再次挑戰極限,去體驗一心分成三份的極端滋味?

不管以後怎樣,至少目前的張若寒,是絕對的不想!

“昕子,能聽我好好的說幾句嗎?”張若寒的一臉隨和的看着夜沫昕子。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張若寒非常隨和的表情,夜沫昕子的心中,卻沒由來的一陣慌亂。感覺將要有什麼自己接受不了的話,會從張若寒的口中說出!

“好的,你說吧,我聽着~~”

夜沫昕子的雙手,在背後胡亂的搓着,滿是慌亂的勾魂眸子,閃着忽明忽亮的幽芒,盯着張若寒那張純淨無暇的面孔。

老天啊,求求你了,給我一次機會吧?

讓我能夠留在若寒的身邊吧!

“昕子,我知道你很喜歡我!”張若寒的心中先是一軟,然後浮現出江娜和小云充滿信任的目光,終於狠下心來,開口說道:“可是,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我的心中已經有了江娜,還有了小云,真的再也無法分給另外的任何一個人了!”

不!!

夜沫昕子的心好痛好痛,不由自住的向後退了一步,然後非常勇敢向前猛地邁進了一步,幾乎貼着張若寒的面孔,無比心酸的問道:“你都可以把一顆心,分給了江娜和小云兩人,爲什麼不能再多分一份給我?我不求自己能一個人獨佔你,只求能夠和她們一樣,永遠的站在你的身邊,就足夠了!”

“我沒有辦法和你詳細解釋,爲什麼我一個人,能夠接受小云和江娜兩個女生的愛!只能說我和她們之間,有太多的命運之所使然!這一生一世,我都決不會對她們放手!”張若寒看着夜沫昕子的鼻尖,嘆了一氣說,“對不起了昕子,我真的無法接受除她們以外任何女生的愛!謝謝你的喜歡,可我不值,請不要再喜歡我了,好嗎!”

夜沫昕子的悄臉,一下變得慘白慘白的,不住的向後退去!

一步,兩步,三步,一直退到了冰冷的牆壁邊上。

剛剛的夜沫昕子,還有勇氣,還有信心走回張若寒的身邊。

可現在的夜沫昕子,真的再也沒有了勇氣和信心,去走回張若寒的身邊!

一瞬間,夜沫昕子感覺自己和張若寒之間的距離,瞬間被拉得好遠好遠!

張若寒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可夜沫昕子自己卻一下子,彷彿被一道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怒風,給吹到了極度冰冷嚴寒的廣寒宮前!

是天與地的永恆距離!

“昕子,好好想想我的話吧,我們真的是沒有什麼可能的!我先進去了!”緊緊一咬牙關的張若寒,掉頭轉身走開了。

對不起了,執着的女孩!

我的心,除了小云和江娜外,再也裝不下任何人了!

…….

夜沫昕子嬌豔的臉蛋,在張若寒的身影完全消失後,佈滿了無比痛苦的心酸淚水。

十支細長白嫩的手指死死抓着背後的牆壁,一個勁的不住顫抖。

結束了!

徹底的結束了!

自己第一次的感情,第一次的真心,就這樣的被劃上了一個絕望的句號!

難道,這就是上天,對自己以往看不起愛情的行爲,而作出的可怕懲罰嗎?

自己也許是錯了!

可這個懲罰也爲免太重了!

太可怕了吧!

……

若寒,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

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連一個只求站在你身邊的機會,都不給我!

…..

夜沫昕子那顆高貴天之驕女的頭,毫無生氣的低聳着,緊閉的雙眼中,在一個勁的向外滴淌着如水晶般晶瀅的淚珠。

那顆充滿愛意的心,瞬間被一片極度的陰冷漆黑所包圍住,陷入了只有夜沫昕子一個人存在的無盡痛苦深淵中!

….

哎~~

躲在巷子黑暗中的江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夜沫昕子每滴晶瀅的淚珠,輕輕的落在地面上時,卻重重的砸在了江文的心上!

嘴很臭的女孩,你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你應該是永遠的蠻不講理,永遠的沒有痛苦!

那樣的你,纔是你這樣的極度完美的女生,所該擁的心態啊!

可你,爲什麼要喜歡上老大!

難道不知道,從你喜歡上老大的那刻起,其實就已經錯了嗎?

大錯特錯了!

老大的心,真的不是你能夠隨便進的去的!

….

江文用力的攥了攥手中的紙巾,擡起頭來,毅然的向夜沫昕子走去。

雖然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這樣做,可是江文卻知道自己真的無法看着夜沫昕子一個人在那裏痛苦的掙扯着。

不管自己的這個舉動,到底能不能夠讓昕沫昕子的痛苦減少一點。

可至少這麼做過後,自己會安心點!

“昕子,別哭了,好嗎?這個給你!”

走到夜沫昕子跟前的江文,怯生生的向夜沫昕子,遞上了一張雪白的紙巾。

希望夜沫昕子,還是嚮往常那樣的罵自己幾。

也許在罵過自己後,夜沫昕子會好受點吧!

那樣自己也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十分不解的夜沫昕子擡起頭來,朦朧的淚眼中,看到了一張彷彿在黑暗中閃着淡淡光芒的面孔,露出童話中天使般的微笑,靜靜靜的看着自己…..

我願變成童話裏

你愛的那個天使

張開雙手變成翅膀守護你…..

**************************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非常的快!

投入到籃球的快樂,和愛情的甜蜜中的張若寒,漸漸迎來了大學生涯中的第一個假期,寒假。

由於省工院的校隊要備戰來年cuba全國聯賽東南賽區比賽,所以進行了冬季的身體強化集訓,讓張若寒等校隊成員在寒假開始了十幾天後,纔得到了可以回家過年的機會。

雖然只有十天,但有總比沒有的好!

這十幾天中,已經沒有上課約束的江娜,搬到了張若寒的出租房裏,細心的照顧着張若寒的生活起居,着實讓處於一個屋沿之下的張丹楓小倆口,大大的過了一把口福。

小云的家裏,只有小云一顆掌上明珠,所以小云的父母對小云的管教甚嚴!

在學校還沒有宣佈放假,他們就已經開始不住打打來電話,催促小云快點回家。

於是,非常無奈的小云,在和張若寒的一個深情長吻中,灑下了幾滴依依不捨的淚水後,登上了南下的火車,踏上了回家的行程。只能在每晚父母睡着後,偷偷的抱着電話,躲在厚厚的被窩裏,向張若寒傾訴自己今天在做些什麼,有多麼多麼的思今她的若寒哥哥……

********************

希望大家有票就砸,有書加就收,感激不盡,謝謝!

另注:每個星期一爲存稿日,不能更新,但希望大家能一樣投票,支持小鬱,給小鬱一點動力,謝謝!

小鬱20057。16 臨回家前的一個晚上,張若寒抱着心愛的江娜,低頭向江娜問道:“娜明天,我就要回家了!你會想我嗎?”

“當然了,我會想得發瘋的!”江娜的眼中閃出一種離別前的不快,幽幽的說道。

“是嗎,哎~~~真的不想和你分開啊!每天醒來,微微的一睜雙眼,便能看到身邊睡着心愛的娜,真的讓我覺得好幸福啊!”張若寒緊緊握着江娜的小手,感嘆道。

“我也是!”,江娜閉上了眼睛,緊緊的貼在張若寒滾燙的胸口上。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事情,比每天早上,一睜眼就能看到心愛的人兒躺在身邊,更幸福呢?

可是,如今~~~哎

即將離別的傷感,瀰漫在兩個極度相愛的心上,久久的揮之不去。

張若寒和江娜都不再說話了,只是緊緊的依偎在一起。聽着對方的心跳,感受着對方的愛意,流連在最後一抹的溫存中!

突然!

腦海中靈光一現的張若寒,向着江娜開口問道,

“娜,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家吧!!!”

少了天真可愛的小云陪伴,已經夠讓張若寒難過的了,實在不願意和江娜分開讓彼此都有可能思念發瘋的十天!

江娜的心臟巨烈的一跳,非常驚喜的擡起頭來,看着張若寒問道:“可以嗎?你的家人會不會怪你!”

江娜的身邊沒有父母的牽絆,自然是想去哪就去哪!

可是,從來沒有進過男孩子家門的江娜,覺得這樣會不會讓最心愛人兒的父母不開心,生最心愛人兒的氣啊。

“當然不會怪我了!”張若寒笑眯眯的親了江娜一下:;“我給他們帶回去一個這麼漂亮的兒媳婦,他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怎會怪我!”

江娜的小臉,刷地一下紅了,極度的紅,

“我們快點睡吧,明早收拾一下,去趕火車。”

“好的!”

張若寒隨手拉上了檯燈,抱着江娜開始向甜美的夢鄉一步步的進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