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浩御此時做得夢,就是以青木前世為模板,經過一定的修改後所得到的夢境。

加入火箭隊更能夠了解精靈社會的底層。

夢境結束,夢妖魔乖巧地回到了青木的影子中。

「唔——」

天浩御扶著腦袋慢慢坐起來。

緩緩地睜開眼睛,原本的記憶再次回到了他的腦中。

想起了自己被熔岩隊成員所毆打,最後堅持不下去,昏過去的記憶。

「這裡…就是地獄嗎?」天浩御看著面前灰濛濛的牆壁,喃喃道。

眼睛之中閃爍著複雜的目光。

不知道為什麼,之前腦中出現的夢境,如此真實,就就好像是他所經歷過的一樣。

「平民…火箭隊…嗎?」天浩御心中默默地想到。

在夢境結束的瞬間,天浩御也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

「這裡可不是什麼地獄。」青木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

天浩御聽到聲音立刻一個激靈,轉過身,帶著警惕地看向青木。

「青木?!」看到是青木,天浩御突然愣住了。

青木笑了笑,「你可總算是醒過來了,為了救你,費了我好大的勁,差點就被赤焰松給幹掉了。」

「赤焰松…」

天浩御將之前的一切都回憶了起來。

「你把我從赤焰松的手中救了下來?」天浩御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是自己也看到了嗎?」青木努努嘴說道。

這時,天浩御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包裹了大量白色的紗布,之前的傷已經好了不少,行動起來雖然稍微還有些痛,但已經沒有大礙了。

旋即想到了自己的精靈,又想到了在夢境中,自己將精靈當成工具時的樣子,眼中露出了失落。

「我的…精靈們…」天浩御喃喃道。

不知道是感嘆於自己現在的精靈,還是感嘆於夢境中的精靈。

「都在這裡。」 重生娛樂圈選擇障礙症 青木拿出一個托盤,上面整齊地放置著六枚精靈球。

看到青木手中的托盤,天浩御露出了激動的表情。

手略微有些顫抖。

接了過來,透過精靈球上的小玻璃窗,能夠看到此時裡面的精靈精神頭都還不錯。

「我都已經給你的精靈治療過了,放心吧。」

聞言,天浩御神色複雜地看向青木。

千言萬語最後變成一句,「謝謝。」

青木擺擺手,將自己的精靈都一隻只地收回精靈球。

「不用了,不過我們可還沒有脫險呢,現在你醒過來了,就做好撤退的準備吧。」青木說道。

「撤退,撤退去哪裡?聯盟嗎?我…估計是回不去了…」天浩御的神色越來越複雜。

他還記得自己最後一次和源治見面的時候,自己問源治,究竟如何才能改變現在的聯盟時,源治那複雜的表情。

還有對自己的一絲質疑。

對於這種細微的眼神變化,作為卧底的天浩御再清楚不過了。

源治已經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相信自己了,而自己也的確是對現在的聯盟有些失望。

他所推崇和嚮往的和平,和現在聯盟表面看起來和平,暗地裡卻波濤洶湧的和平不一樣。

他很迷茫。

「不回聯盟?那你去哪裡?熔岩隊嗎?你也不可能再回去了。」青木皺著眉頭說道。

天浩御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突然的,天浩御好像是想到了什麼,朝著青木問道,「青木,你作為平民,走到這一步…經歷過什麼?」

——————————————

第四更!求月票! 「我?」青木自嘲地笑了笑。

平民能夠走到這一步,真的以為只是天賦和運氣嗎?

擺擺手道,「不說也罷。」

但他越是這樣,就越是讓天浩御覺得其中的艱難。

天浩御神色複雜地看了一眼青木,深吸一口氣。

「去走走吧,看看外面的世界,這些年不是在給聯盟工作,就是在不同的組織里卧底,都快忘了一開始成為訓練家的初衷。」

青木點點頭。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話,可以聯繫我,如果有什麼想不明白的,也可以找我。」青木對天浩御說道。

聞言,天浩御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多說。

他想去看看。

眼見為實。

雖然剛剛的夢很真實,但終究只是夢。

在熔岩隊接觸過很多,依舊只是冰山一角。

他想去不同的地區看看,會不會有所不同,第一站就是關都地區。

青木也沒有阻攔的意思。

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後面就等天浩御自己的選擇了。

「那我出去,準備走吧。」青木說道。

天浩御拿著手上的兩枚精靈球,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青木身邊跟著獃獃王和耿鬼,隨手在異空間灰色的混沌牆壁上隨手一揮。

一個通道出現。

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竄了出去。

果然,兩天時間過去,熔岩隊並沒有一直在這裡等待。

青木他們的出現,雖然有些動靜,不過卻並沒有吸引到別人的注意。

直到獃獃王身上的超能力澎湃起來,瞬間移動開始準備的時候,才出現了一聲犬吠。

一直壯碩的大狼犬從熔岩隊的帳篷內衝出來。

撕破了剛剛修復好的帳篷。

與它一起的還有一隻叉字蝠和一隻噴火駝。

只是這次是有些來不及了,獃獃王沒有將自己的超能力分散到青木身上,專心致志地準備瞬間移動。

所以這次發動的速度很快。

超能力包裹下,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慢一步從帳篷內走出來的赤焰松,這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對方並沒有離開,只是一直躲在某個地方,等到熔岩隊放鬆警惕后,才再次出現逃跑。

剛剛的一剎那,他看到渾身包裹著大量繃帶的天浩御,頓時怒不可遏。

不過他卻不知道,原本還有些猶豫的天浩御,在青木的干涉下,已經決定不會再回聯盟了。

天浩御對於赤焰松也並未有太多的仇恨。

他沒有報復熔岩隊的意思,現在的他放下了一切的擔子,所有的東西都和他沒關係。

兩人再次睜眼,已經出現在流星瀑布外的森林中。

天浩御將握在手中的兩枚精靈球放在了腰間。

戰鬥沒有出現,對於他來說是最好的。

精靈們並未完全恢復。

青木想起了之前從赤焰鬆手上搶到的那枚紅黃相間的能量結晶,問道,「對了,你知道那天赤焰鬆手上拿著的金屬盒子里裝得是什麼嘛?他這麼寶貴它。」

聽到青木的問題,天浩御詫異地看了一眼青木。

眼中出現了一些異樣,不過想了想還是說道,「以你的身份,應該知道熔岩隊一直在追求固拉多吧?」

青木點頭。

「其實這些也是赤焰松當時為了引我上當,才說出來的隱秘。

赤焰松和水梧桐曾經都是豐緣地區海外一個偏僻小島上一個村子里的居民,這個村子里的居民信奉大地之神與海洋之神,也就是固拉多和蓋歐卡,在村子的祠堂中,就存放著這兩枚能量結晶。

赤焰松和水梧桐從村子的長老身上得知了關於固拉多與蓋歐卡的傳說,從此就瘋狂地崇拜上了這兩隻精靈。

只是赤焰松覺得人類與很多小精靈都生活在陸地上,所以希望能夠藉助固拉多的力量,讓大海乾涸,這樣就能夠增加人類與精靈的生活空間。

而水梧桐則覺得海洋中的生物數量才是最多的,希望能夠將所有的陸地都變成海洋,讓所有的一切都回歸自然。

兩人的理念出現了偏差。」天浩御講述了一些赤焰松和水梧桐兩人的過去。

「那和這兩個能量結晶又有什麼關係?」青木問道。

天浩御繼續說道,「他們從村子的長老口中得知,這兩枚能量結晶之中的能量,是曾經的兩大神獸所流傳下來的,等到兩位已經陷入沉睡的神明蘇醒過來的時候,會來尋找這兩枚結晶。

有著這兩枚結晶的存在,會讓兩大神獸變得更加強大。

於是,在一個夜晚,赤焰松和水梧桐盜取了這兩枚結晶。

在他們接觸到這兩枚結晶的時候,目睹了兩大神獸的風采,也正是因為這兩枚結晶,才有現在的海洋隊與熔岩隊。

可以說兩隊的起源都在這個上。

赤焰松一直都說自己是被選中之人,目的就是喚醒大地之神。」

聽到天浩御的解釋,青木明白了這兩塊結晶的作用。

「赤焰松和水梧桐之前就有派人來流星瀑布調查,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就是他們從這兩枚結晶上,接受到了指示,這次熔岩隊于海洋隊一起出手,並不是巧合,也不是赤焰松與水梧桐說好,而是他們都接收到了結晶冥冥之中傳過來的指示。

這才是我決定盜取赤焰鬆手上那枚結晶的主要原因。」

固拉多和蓋歐卡還能隱約地聯繫到這兩枚能量結晶嗎?

青木略微有些驚訝。

是沉寂了太久,希望水梧桐和赤焰松找到靛藍色寶珠和硃紅色寶珠喚醒他們?

還是純粹的,屬於水梧桐與赤焰松的個人感覺?

亦或是有另外的人在操控?

現在赤焰松沒有了這枚能量結晶,之後的熔岩隊會怎麼樣呢?

青木有些好奇。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還沒有來得及告訴老頭子,你回去幫我傳達一下吧。」說完,天浩御就準備直接離開了。

都市透視小神醫 「你真的不回去了嗎?」 頭號私寵:老公大人狠給力 青木問道。

天浩御頭也沒回,擺了擺手。

不過在準備出發的時候,天浩御卻是停下了腳步,沒頭沒腦地問道,「青木!你不只是平民,不只是聯盟成員吧?」

聽到這個問題,青木一愣。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背對著青木的天浩御,雖然沒有看到青木的表情,但他卻感覺到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

「謝謝你的夢!如果…如果!我這次所看到的東西和夢境中的東西完全一樣的話,就回來跟你混!不管你是聯盟也好,火箭隊也罷,疑惑是別的什麼組織,我想看看,如果是你的話,能夠做到哪一步!」

說完,踏上自己的比雕(大比鳥太難聽),消失在了夜空中。

在天浩御消失后,青木笑了起來,「還是被猜到了一點嗎?在剛剛醒來的時候?還是在更早的時候?

不過…的確是個不錯的人選啊…」

————————————————

第五更!求月票!為joker7Z大佬的萬賞加更410! 天浩御的離開,在青木的計劃之內。

只不過對於天浩御隱約地猜測到了自己的身份,讓青木有些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