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子背對着辰逸雪自然看不到,只見慕容瑾陡然間愣了一息,忙收了笑意,繞出茶水間,清了清嗓子道:“辰郎君怎麼這晚過來了?纔剛到桃源縣吧?”

辰逸雪嗯了一聲,只問案子怎麼樣了?

成子施禮問安後,藉着給辰郎君上茶的藉口,麻溜溜退了下去。

慕容瑾見辰逸雪在樓道口褪下屐履,準備上樓,忙提着袍角跟了上去,一面將趙捕頭送過來的調查訊息跟辰逸雪交了底兒。(未完待續) 第2743章

「我們也沒有辦法,老祖的命令又豈是我等能違抗的,算了,這次就有我們三個帶隊吧,其餘幾人都在閉關,就別驚動他們了,至於剩下的二十個神皇,家主選吧……」之前說話的黑衣老者聞言看著安家主說道。

「是,老祖宗!」安家主無奈的說道。

神皇強者他們安家倒是不少,就是客卿長老中,也有不少神皇級別的,二十個神皇強者,安家主倒是不怎麼心疼的,他心疼的是三個神尊強者啊!

要知道剛才大廳內說話的黑衣老者,和他身邊的其餘兩個老者,三人都是安家的神尊強者,也是安家的老祖宗!

雖然三人的實力不如閉關的三位神尊強者厲害,但是那也是神尊強者啊!

要是一個神尊強者被派出去做任務,安家主也不會這麼肉疼,但是一次就是三人,安家主實在是肉疼的很啊!

要知道他們安家是寶圖城的頂級家族首位,但是寶圖城的頂級家族有五個,五個家族的實力基本上算是奇虎相當的!

也就是因為安家多了剛才主位上那一名強悍的安家老祖,才能一直讓安家穩坐頂級家族的首位!但是如果安家一下子失去三個神尊的話,就算有那一位怕是也會跌至頂級家族末位啊!

安家主再肉疼,也不敢違背安家老祖的命令,最後只能選擇了一些年紀大,天賦一般,很難再晉級的神皇強者,一共選出二十個神皇強者,讓三位神尊老祖宗帶著他們,晚上去見那一位安家老祖!

是夜,安家老祖的院內,三個安家神尊強者,帶領二十個神皇強者,來到了安家老祖的院內!

雖然他們對於這一次老祖宗說的任務十分好奇,心裡也十分的緊張,畢竟他們這二十三個人,雖然不多,卻是安家大部分的底蘊,如果沒事還好,一旦有事,他們不能回來的話,那麼安家從此必然要從頂級家族首位,掉到末位去了!

一個頂級家族想要培養出一個神尊,也需要無數的時間和財力的!

他們不擔心自己的死活,可是他們每個人的後代還都在安家,一旦他們隕落,不僅安家會落敗,他們的後代怕是也會日子難過!

可是,縱然心裡有很多話想問,但是他們面前的安家老祖,卻是安家最權威的存在,甚至是他們這些人的老祖宗,他們縱然心中不滿,也不敢在眼前的安家老祖面前表現出來!

只能在心裡祈禱,安家老祖這次讓他們做的事情,不會太危險,不會讓他們有事!

安家老祖察覺到人都來了之後,直接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二十三枚刻著安字的紅色令牌,發給每人一枚!

然後看著眾人說道:「你們將令牌滴血認主,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令牌自會救你們一命!」

聞言,眾人一愣,於是紛紛將手裡的令牌滴血認主!

然後安家老祖拿出一個錦盒打開之後裡面飄出一縷氣息,安家老祖揮手間將錦盒內飄出的氣息打散! (ps:六千字合併章,含粉票80+的加更!)

辰逸雪在幾邊坐下,聽完慕容瑾的陳述後,嗓子裏低低哼出一聲悶啞的嗯聲。

成子親自送了茶湯上來,辰逸雪接過來,淺淺抿了一口,方開口問道:“屍體是哪個仵作檢驗的?屍檢報告怎麼說?”

慕容瑾嘿嘿一笑,點頭道:“金娘子教導出來的徒弟自然是盡得真傳的。如今阿海不單單是咱們偵探館的司職仵作,金大人還找了在下細談,讓阿海順便去衙門掛個職,在下想着金大人乃是金娘子的父親,都是自己人,斷沒有拒絕的道理,便應承下來了。阿海那兒還能多領一份衙門的俸祿,又能多一個屍檢鍛鍊的機會,怎麼算都不吃虧!”

辰逸雪英俊的容顏露出淡淡笑意,顯然他也覺得慕容瑾這個安排很是妥當。

慕容瑾見狀,便吩咐成子下樓去取阿海之前記錄下來的時屍檢報告。

成子忙應聲去了,須臾便咚咚的跑上樓,將記錄屍檢詳情的小冊子遞給辰逸雪。

辰逸雪身姿舒展地靠坐在軟榻上,翻看着小冊子。

受金子的影響,阿海的屍檢記錄如今也做得想當細緻。

死者是一對年輕男女,二人系夫妻關係,成親才兩年時間,夫妻感情十分和睦。

屍體的解剖結果顯示,二人的致命傷在於喉嚨處,傷口深約莫一寸,創口極薄,系喉管破裂,失血過多而亡。以發現屍體呈現出來的屍僵情況推斷,死亡時間在二十四個時辰之內。

從兩人的姿勢可以判斷。他們是在死亡前被迫或自願採用擁抱的姿勢,四隻手緊緊抓着對方的衣裳。因地面和牆壁上皆有噴濺血液,因此判定小院房間內是案發的第一現場。

趙捕頭等人在案發現場勘查過。並沒有發現兇手留下的痕跡,但兩名死者的頸部傷口深度和部位完全一致。可以肯定是一人作案。

辰逸雪將屍檢小冊放回几面上,慕容瑾便趁機補充道:“趙捕頭說室內的銀兩和那婦人的妝奩匣子均未遺失,可以排除謀財害命的可能。”

辰逸雪看了慕容瑾一眼,不置可否,回道:“根據阿海的屍檢報告可以肯定,兇手是一個心理素質極高的人,行兇的過程從容不迫,也深諳衙門偵查的手段。才能不留下一絲痕跡。本案最大的兩個切入點是死者的傷痕和擁抱而死的姿勢。我認爲這是兇手留給衙門的一個特徵。兇手只有一個人,卻能連殺兩人而未遭半點反抗,一定是出手飛快,一刀致命,受害者連反應都來不及。”

慕容瑾點頭,神色漸漸嚴肅起來,附和道:“在下也認爲兇手讓死者擁抱而死,這其中似有些寓意!”

辰逸雪沉吟了片刻,腦中飛快的搜索着近些年接觸到的案件,在腦中過濾了一遍後。也沒有搜索出類似的。

“讓一男一女相擁而死,也許是仇恨,也許是模仿作案。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入手點,只有弄清楚了兇手這樣做的用意,才能使案情變得明朗起來。”辰逸雪淡淡道。

慕容瑾:“是,明日在下就跟趙捕頭說一說,看能否查到相關類似的案例。”

“兇器確認了嗎?”辰逸雪陡然想起屍檢報告上關於死者那極薄又深的致命傷口來。

慕容瑾搖頭,猜測道:“那麼薄的利刃,還真不好判斷!”

辰逸雪沒親自看過死者的創口,也不敢輕易下結論。

他擡頭望向窗外,東市的喧囂熱鬧在這個時候已經漸漸掩去。時辰不早了,想着出門前金子的囑咐。辰逸雪便不覺抿嘴微笑,起身整了整衣袍。說道:“明日我再過來,慕容公子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慕容瑾忙應聲道好,送辰逸雪出了偵探館,這纔回頭囑咐成子也去將馬車駕過來,留了守夜的人,便上馬車回府去了。

翌日一早,金子便起身更衣洗漱,隨辰逸雪一道去偵探館上工。

阿海今日要過去衙門報備,卻因偵探館員工的身份,不得不先過來點個卯。

意外得知師父回來桃源縣了,阿海喜出望外,師徒倆見面之後自是一番寒暄說笑不提。

小瑜陪同金子上樓伺候,青青比較熟悉偵探館,便主動留在茶水間烹煮羊奶和茶湯。

慕容瑾作爲偵探館掛牌人,自然是十分守時的。

他進了館,一見青青,暗道辰郎君和金娘子也夠趕早的。

曉得金子定在樓上,打了招呼後便急忙忙上樓去了。

“……金娘子大駕光臨啊,您這一懷胎,可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母親前日還在念叨着要去辰府看完你,這下倒省卻舟車勞頓了,直接讓她上偵探館與您敘舊得了!”慕容瑾嬉笑道。

金子笑着瞪了慕容瑾一記白眼,又正經道:“多謝慕容夫人惦念,下次你倒是真將夫人請過來纔好,可不要只嘴上說說。”

慕容瑾哈哈一笑,忙道好。

他打了一個呵欠,隨後轉頭對拿着屍檢小冊認真研究的辰逸雪道:“在下昨晚上回府路上想到這案子也是影響不小的人命官司,衙門自是着急,便讓成子送在下回去後,又上趙捕頭住處遞話。今日一早,趙捕頭回說查了有兩起相似的案子,死者當時也是相擁而死的!”

金子昨晚早早歇下便沒有過問案情,但早上在上偵探館的路上便忍不住向辰逸雪打聽昨天接手的案子,心中好奇,忙豎着耳朵聽着。

辰逸雪微挑眉頭,神色淡淡道:“哦?說來聽聽!”

“十年前,有一對年輕男女相愛,卻遭家人反對,相約殉情,在家中燒炭死了。死亡是便是如本案死者那般緊密相擁,幾乎合二爲一。仵作要檢驗屍體時,不得不掰斷了男死者的手指,纔將兩具屍體分開!”

“還有一個。五年前的。兩男女溺水身亡,撈上來的時候。二人也是緊密相擁着,嘴還對着嘴,手臂交纏,讓圍觀百姓見之落淚……”

這倆對男女的死或許會讓聽故事者不由感嘆愛情的悽美,可辰逸雪不一樣,他注重的往往只是案情的重點。

“這兩起案子明顯是自殺或者意外事件,與本案的兇殺案件沒有一絲關聯……”辰逸雪打斷道。

慕容瑾恍然,這才發現的確如此。除卻死者死亡時的姿勢相似外,的確沒有半點關係。

看來還是瞎忙了一場。

他訕訕閉了嘴,心中暗自惱怒自己剛剛還有些沾沾自喜,想讓辰郎君曉得自己也不是半點用處沒有,可惜使錯了力……

金子見慕容瑾情緒低落,忙起了圓場。

“慕容公子也是心焦案子而已。”金子笑了笑,接過辰逸雪手中的屍檢小冊看了看,說道:“阿海進步不可謂不大啊,這麼短的時間,竟能有這般造化。真真是個可造之材!”

慕容瑾這才鬆懈一笑,揶揄道:“金娘子這是誇自己教得好吧?”

金子懶洋洋的靠在靠背 …

上,佯裝鄭重道:“強將手下無弱兵啊!”

“阿海不能推斷出兇器許是他資質還不夠。不如請金娘子爲我等釋疑吧,找到了兇器,便能對兇手的特徵多一份把握!”慕容瑾看了金子一眼。

辰逸雪目光涼涼的掃了慕容瑾一眼。

這廝是忘了他家瓔珞還懷着身子麼?

金子倒是沒注意辰逸雪對慕容瑾意味深長的眼神,只點頭道:“回頭讓成子上市場買幾塊豬頸肉回來試驗一下,看阿海描述的這個傷口特點,應該只有解剖的手術刀、剃刀和裁紙刀能形成。具體是那一種,還得做過試驗後才能進行比對!”

慕容瑾嘿嘿一笑,朝金子豎起大拇指,主動忽略辰逸雪不滿的眼神。起身道:“你們先聊着,在下這就去安排!”

等慕容瑾下樓後。辰逸雪才拉過金子的柔夷,清亮銳利的眼神盯着她。“珞珞,你答應過不插手案子的!”

金子認真點頭,看着他俊朗安靜的面容,應道:“我不去案發現場,只是檢驗刀口幫個小忙而已,你別擔心啊,我又不是紙糊的,你什麼都不讓我做,會把我給悶壞的!再說幫忙解決案件上的一些小問題,何嘗不是胎教的一種?語瞳說多看多想一些有深度的書籍,還能提高孩子將來的智商呢……”

辰逸雪傾身,將金子抱在懷裏,只一雙清澈的瞳仁裏還漾着溫和的笑意。

的確,無所事事的感覺,不大好受。

再者,他只說了一句,珞珞便有十句話在後面等着反駁他呢!

小夫妻倆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話兒,盤算着明日回金府看看父親,順便了解一下案件的偵查情況。

青青送了煮好的茶湯和羊乳上樓。

自從懷胎後,樁媽媽便不許金子再喝茶湯了,只讓喝牛羊乳,說不僅溫潤養胎,將來孩子皮膚也晶瑩剔透,長得好看。

金子纔剛喝完一盞羊乳,便聽慕容瑾上來道:“成子買了豬頸肉回來了,金娘子現在做實驗麼?”

金子點點頭,放下碗盞,看了辰逸雪一眼,二人含笑起身下樓。

樓下成子已經在茶水間的流水臺上鋪好了一層青油紙,一大塊豬頸肉就擱在上面。

金子想了想,回頭對慕容瑾道:“慕容公子先準備幾把刀具吧。解剖刀、剃頭刀、刮鬍刀還有裁紙刀,這些刀刃都比較細薄,比較貼合阿海描述的創口大小。”

慕容瑾應了聲沒問題,轉頭就將任務落實給成子去完成。

成子咚咚又跑出了偵探館。

金子覺得自己試驗的話,不夠精準,兇手出手的速度必是極快的,可見應該是有些功夫底子在的,她顯然無法勝任。

“英武錦書可在?”金子問慕容瑾。

上次夫妻二人回來後已經打定主意要將逍遙王安插在偵探館裏的眼線拔掉,辰逸雪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跟二人挑明,讓他們自行離開。可那時候逍遙王已經給英武和錦書發了話。讓他們脫離鷹組,效忠金娘子。

英武和錦書不敢不從,只好將自己的境況與辰逸雪和金子剖白。如今他們已經不在逍遙王處效力。辰逸雪再驅逐他們,他們二人果真要流露街頭了。

辰逸雪自是不信憑他二人的本事能找不到好的職業。不過偵探館衆人與他們二人相處甚久,也有了感情,再加上偵查人員的甄選,果真沒一個人能比得上他們二人的,且過往二人也不曾做過任何傷害金子和辰逸雪的事情,金子權衡之後,便拿了主意,讓他們二人繼續留在偵探館擔任調查員。

因金子和辰逸雪多半時間呆在仙居府。與英武錦書的接觸並不多,辰逸雪思慮過後,便同意了。

慕容瑾看着金子點頭道:“在的,只他二人一貫清冷,若無任務,多半不出來露臉。”

“去喚英武出來,有事讓他做!”金子笑着吩咐道。

“好!”慕容瑾應了一句,便闊步往後堂走去。

後堂有幾間廂房,英武和錦書及一應守夜的護衛夜裏便歇在那裏頭。

不多時,一襲黑色圓領胡服的英武便隨着慕容瑾出來了。

英武先給辰逸雪和金子恭恭敬敬的施了禮。而後方拱手請示道:“金娘子讓在下做什麼試驗?”

“衙門新近的那個雙屍案你是知道的,屍體上的傷口是反映兇手的特徵之一,本娘子讓你過來。是想讓你用各種刀具出手試驗一下,以便驗證。”金子說道。

英武點頭,目光掃過流水臺上的豬頸肉。恰好此時成子已經將一應刀具送了過來,種類不一的刀具擱在流水臺的磚面上,發出一聲清凌凌的脆響。

成子抹了抹額頭的汗珠,笑道:“跑了幾處鋪子,纔買全乎了!”

慕容瑾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賞你下去喝口茶!”

成子憨笑,退至一邊。

英武用手撫摸着那塊碩大的豬頸肉。這跟人體的脖頸自然不能同日而語,不過用來試驗刀口深長度以及形狀。倒是相宜的。

щщщ¸ttκá n¸¢ ○

摸着豬頸的位置,他似在感受脈動。冷冽的面容陡然流露出陰森森的煞氣來,這樣的表情,還是金子第一次見識到。

英武是逍遙王麾下鷹組的暗衛之一,身手極好,各種冷兵器對他而言,不過是信手拈來,拿來就用罷了。只見他右手一件件拿起流水臺上的刀具,出手飛快,一刀刀飛向白花花的豬頸肉。

看着他在施展刀法是露出的冷煞表情,辰逸雪下意識的摟緊了金子的肩膀,往後退開幾步,拉開距離。

幾秒鐘後,英武便收起了刀具,回頭對金子道:“幾把刀具全部試過了,請金娘子查看!”

辰逸雪和金子一道上前,二人目光掠過那幾道極細極薄的刀口,而後又相視了一眼。

“三娘,我想聽聽你的意見!”辰逸雪嘴角露出淺淡笑意,看着金子說道。

金子仔細看着英武剛剛劃開的那幾道刀口痕跡,對比刀口傷痕是一個法醫最基本的入門基本功,因而金子對這些刀口的辯證,是非常熟悉的。她端詳過後,又靜默了一息,纔開口道:“刮鬍刀的傷口最接近阿海屍檢記錄的描述傷痕。解剖刀除了仵作或者外科大夫,一般人不會擁有,且解剖刀、剃刀和裁紙刀都帶有刀柄,揮舞的時候力矩長,力度大,無論兇手怎麼控制,刀口都要比受害者的傷痕深且長,而刮鬍刀的傷口最淺,但仍然是長了些的。”

“那金娘子你的意思是這些刀具都不是麼?”慕容瑾有些失落的問道。

金子微一沉吟,只覺得刮鬍刀最接近,但除非兇手的控制能力特別好,不然,不可能沒有刀尾拖長的痕跡。她還沒有理順思緒,便只默然不語。

辰逸雪清冽的眸子看着流水臺上的刀具,他忽而邁長腿上前,將刮鬍刀內的刀片抽出來,對英武道:“直接用刀片再試試!”

英武道了聲是,兩隻修長的手指捻起鋒利的刀片,輕輕一揮。一道細薄創口便呈現在衆 …

人面前。

慕容瑾驚呼一聲道:“這個像了!”

金子剛要上前細辨,只聽身後傳來趙捕頭和阿海的聲音。

“師父……”

“辰郎君、金娘子…….”

衆人聞聲回頭,辰逸雪和金子上前與趙虎打了招呼。而阿海則憨憨一笑,問道:“師父在做什麼?”

“你來得正好。去辯一辯英武剛剛做的試驗刀口,哪一個與屍體最爲接近的!”金子指了指流水臺上擺着豬頸肉。

阿海頷首,只上前一看,便驚訝道:“這傷口是哪把刀具造成的?竟與那雙屍上的傷痕一分不差!”

金子見他一眼便辯出傷口來,可見阿海的屍檢和觀察能力進益不小,心下安慰,又見那傷口正好是辰逸雪讓英武用刮鬍刀刀片劃出來的,清幽脈脈的眸光便不由自主瞟向自己丈夫。二人默契一笑。

“是刮鬍刀片!”金子道。

“阿海兄弟能確認麼?”趙虎聞言,也上前細看究竟。

阿海忙不迭點頭,拍了拍自己的前額,失笑道:“兒平素也用刮鬍刀的,只腦袋笨,沒想到那上面去!”

衆人也瞭然的附和一句是,趙虎隨後道:“兇手會武功這點可以肯定,可誰殺人會用刮鬍刀片呢?這太不實用了吧?除非是那雞鳴狗盜之輩,可能用刀片殺人,桃源縣還沒有這樣本事的盜賊吧?這太奇怪了……”

衆人正狐疑間。偵探館外傳來聲響,是衙門裏的捕快跟過來了。

趙虎剛還沒來得及跟辰逸雪交流案情呢,見手下的人追了過來。不由蹙眉道:“什麼事?”

“又發現了兩具屍體,一男一女,死法與之前的那對無異!”捕快上前拱手道,稟報完隨後又朝衆人拱手致意。

衆人臉上掠過愕然,只有辰逸雪神色依舊淡漠無波。

連環殺手,這算是他的菜吧,只不過任誰也不願看到這樣殘酷的事情一而再的發生。

“青青,小瑜……”辰逸雪神色微凜的看了立於一隅裏默不作聲的兩個丫頭。

青青和小瑜忙小步上前,應了聲在。

“你們倆好好照顧着娘子!”辰逸雪說完。看向慕容瑾道:“三孃的午膳,就勞慕容公子張羅了。我和阿海趙捕頭過去看看現場!”

慕容瑾笑道:“辰郎君只管放心去吧,在下虧待不了金娘子!”

金子瞪了慕容瑾一眼。又上前囑咐辰逸雪小心些。

辰逸雪含笑應了聲別擔心,便招呼阿海和趙捕頭幾人,一道出了偵探館。

偵探館一下安靜了下來,又顯得空蕩又神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