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上百位天仙手中各持一塊奇異星辰幡,於數萬里之外圍攏著齊靈雲布成一方大陣。

嗡嗡嗡~~~

一連串的轟鳴聲中,一道道星光自那數百位仙家掌中的星辰幡之中爆射而出。

大地傾塌,斗轉星移!

瞬息間,這無數星光就在齊靈雲周身數萬里之外縱橫交錯,組成一道星斗大陣。

「這就是陣法?」齊靈雲望著天空中這無數星辰,以及一百零八顆璀璨大星。忍不住嘆道;「只是不知道比起齊靈雲念念不忘的量微塵大陣來,哪個更強一些。」

「死到臨頭還不知道,這就讓你嘗嘗我這周天星斗的厲害。」

。m. 瞬息間,這無數星光就在齊靈雲周身數萬里之外縱橫交錯,組成一道星斗大陣。

「這就是陣法?」齊靈雲望著天空中這無數星辰,以及一百零八顆璀璨大星。忍不住嘆道;「只是不知道比起齊靈雲念念不忘的量微塵大陣來,哪個更強一些。」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這就讓你嘗嘗這周天星斗的厲害。」

轟!

轟!

數聲巨響,環繞在齊靈雲四周的一百零八顆星辰齊齊一個顫動。

漫天的星光大亮,那一百零八顆星辰竟然緩緩凝實起來,以一種奇妙的方式運轉起來。星空之中的引力,陡然發生變化,好似這漫天星辰的重力盡數灌注在一個人身上一般,站立在這大陣當中的齊靈雲,只覺得瞬間,自身每一寸血肉,每一絲經脈臟腑都承受著千斤萬斤的力量。渾身上下好似背負著一顆星辰一般。

「嘯天候,大陣威力再提升,此女就要爆掉了,不符合陛下的要求。」水鏡先生站在大陣當中,笑著說道;

「陛下想用這一頭星空巨獸為我大漢鑄就一位巔峰強者。若是被大陣壓碎了,未免惹陛下不喜。」

嘯天候緩步踏入大陣當中,卻不受絲毫的影響。

一手持著白骨大棒,一手深處,在星光氤氳當中,向著她眉心直刺而來。



齊靈雲眸光微微一動,想擋,卻慢了一步,直接被一指彈飛百丈開外。

「這大陣乃是化星辰元磁為己用,陛下曾言,威力巔峰之時,能將大陣之內,引力化作白矮星。休說你只是血肉之軀,就是神佛落入,也難免粉碎的下場。」

「殺雞焉用宰牛刀,嘯天候暫退,且看我親手殺他。」一聲大喝響起,一個金甲人影,手持一柄金槍在大笑當中闖入星辰大陣,向著齊靈雲衝去。「拜你所賜,孫某戰意再次突破,特來送你上路!」

咻!咻!咻!

千百槍鋒洞穿虛空,或扭曲顛倒、或穿梭跳躍、或循環無盡,帶著無盡的森然,鋒銳,殺伐與破滅之意,將齊靈雲籠罩其中。

「哭吧,叫吧,然後去死吧!」

齊靈雲還是首次見識這種仙武世界的陣法,細細體悟著,只覺周身星光越來越沉重,直好似背負五嶽一般,一舉一動都要耗費莫大氣力。

「原來當年遇到的那顆吸扯力無比龐大的星辰,名叫白矮星!」

齊靈雲一笑,周身之上大放光明,滾滾血氣沸騰炸裂,遍體揮灑青光。想她乃是星空巨獸,以星辰為食,當初吃過的星辰何止數百顆,各種味道嘗個遍。各種輕重的重力更是享受多了。區區

重力變化,就想止住她,哪有那麼容易。

嘴角微微帶著冷笑,卻不急著打敗這猛衝上來的小子,那個狗頭人厲害非常,正好用這小子好好熟練一下此界的武道神通,仙家法術。

砰!砰!砰!

齊靈雲面色淡然,立於當空之中,身形略帶凝滯之相,一邊匆忙變換拳掌,招架孫伯符的赤金長槍。

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交手幾百招。

「痛快,真是痛快!」小霸王孫策一邊戰鬥一邊大吼;「小娘們兒,剛剛在肚子里你是怎麼欺負我的,現在孫爺爺要討回來了。」

「周公瑾,你讓他上去搶柿子的?這個柿子可不軟。」諸葛亮望著星辰大陣中的戰鬥,微眯著雙眼,神念根本追不上二人的戰鬥速度。

「你不怕玩禿了,縱使有大陣增幅,小霸王恐怕也不是這妖獸的對手。」龐統搖著頭說道;「雖然我看不到他們打成什麼樣,但從氣息上感覺,孫伯符戰意已經到達巔峰,而那妖女氣息還未變過,勝極而衰。」

「有這麼多大高手看著,沒事兒,死不了就行,每一場與頂級高手的交手經驗都珍貴非常。」周瑜冷冷的說道;

「差不多了,這小子已經是在強撐,後繼無力了。」嘯天候向著天空說道;

大陣之外,水鏡先生立於長空之上,向著嘯天候微微點點頭,手中星辰幡搖動,天宇之上,一顆顆星辰閃爍著豪光,隨著他手中的星辰幡舞動,轟然撞入星斗大陣之中,向著齊靈雲轟擊而去。

砰!

齊靈雲一拳盪開孫伯符的赤金長槍,就感覺星光閃動著,一座座小行星搖曳著滾滾氣流向著他撞來。

呼!

孫伯符身形在星光的籠罩之下,一個閃身,接著大陣之力,便瞬移閃出數千里之外,遙看無數星辰向著顧少傷砸去。

「水鏡老兒,不要瞎插手,今天被打的那麼慘,還沒回過來本兒呢!」

這些星辰雖然只是一些普通的小衛星,個頭大的也不過幾百米大小,但在星辰大陣的加持之下,幾百倍地球重力加速度,使得這威力,絕對遜色於一些真正的衛星,這猛然一撞而下,聲勢之浩蕩,難以想象。

咔咔咔~~~

齊靈雲微微抬首,看著滿天氣流撕裂星空,一座座星辰下砸而來,周身無數細微之處閃過一絲絲的炸裂之聲。

齊靈雲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幽深的眸光陡然一亮:「可惜時間還是有點兒斷,在撐一會兒就能領悟新的神通了。不過即便是這般,也足夠了!」

隨著聲音的飄蕩,一股霸道絕倫的意念霎時間震蕩星空寰

宇,盪開萬里之內的一切星光,煙塵。

而你終將離去 在孫伯符色變之中,腳下一踏。

她的每一個毛孔之中,都衝出了一道道的金色血氣,這些血氣燃燒起來,在齊靈雲金角巨獸霸絕無雙的意志催動下,頃刻間染紅了無盡星空。

轟隆!

帶個淘寶來種田 在這浩蕩血氣炸裂的瞬間,她身體猛然前傾,轟然出拳!

「人皇拳法·番天印!」

一拳即出好似一尊大日陡放光華!

拳印擊出的瞬間,萬里星空為之坍塌,破裂,一顆首當其衝的星辰頃刻間被打的四分五裂,在波動中碎裂成齏粉。

在孫伯符的目光之中,這一拳簡直如同大日墜落,天地俱滅一般。

轟!

轟隆隆!

狂暴激蕩,奔騰肆虐,拳風呼嘯。

巨大的碰撞中,滾滾漣漪縱橫交錯。

好像是天地間最猛烈、最可怕的颶風,輕易的掃蕩了整座星斗大陣,無數的星光,流星、元氣都在這一式拳法之下炸碎破裂開來。

「我屮艸芔茻,跑啊!」

孫伯符心神狂跳,二話不說,直接將戰魂之身主動散去,強的蠻橫不講理,不跟你玩兒了。

咔嚓!

咔嚓!

一顆顆下砸的星辰隕石坍塌,在這一道拳印洪流之中,頃刻間被打的爆碎。

隨即,無數星辰碎屑被狂風席捲成最為細小的粒子,消失在天地之間。

呼呼~~~~

無盡的元氣潮汐翻滾之中,齊靈雲周身的汪洋血氣炸裂震蕩著衝天而起。

她眸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嘯天候,一步踏出數里,撞碎了無盡星辰,一掌上揚托天,向著下方覆蓋而下。

「狗頭,接我一拳。人皇拳法,金角番天印!」

轟!

她周身狂猛到極點的力量在這一拳擊出的瞬間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宣洩出去。

一縷純粹到了極點的金光破開重重虛空,攜帶著他那無匹的意志,震碎了星斗大陣之中所有的星辰。

在滾滾星辰炸裂的響動聲中,直向嘯天候覆蓋而下!

「大天尊的拳法,你才得了幾層真意,就敢這般放肆。」面對這仿若天傾,恐怖無比的氣勢。狗頭嘯天候不閃不避,緩步走進。

「力量鋪張的越大,就越分散,越薄弱,真正的高手,追求的都是對自身力量的掌控,若是能夠做到將自身一切元氣完全掌控,出手無聲無息卻將一切元氣凝聚在一點,才算大成。」

淡淡的聲音超脫空間的束縛,就這麼在齊靈雲的心頭響起。

。m. 「大天尊的拳法,你才得了幾層真意,就敢這般放肆。」面對這仿若天傾,恐怖無比的氣勢。狗頭嘯天候不閃不避,緩步走進。

「力量鋪張的越大,就越分散,越薄弱,真正的高手,追求的都是對自身力量的掌控,若是能夠做到將自身一切元氣完全掌控,出手無聲無息卻將一切元氣凝聚在一點,才算大成。」

淡淡的聲音超脫空間的束縛,就這麼在齊靈雲的心頭響起。

「不好!」齊靈雲心神劇震,這狗頭什麼時候到我身後的。她清晰的感覺到,背後一股強橫到難以想象的威脅感,渾身汗毛都在聳立,心神每一寸都在瘋狂的報告危機。

尚未施展完全的番天印再不敢進行,而是剎那之間,

就感覺到身後一股強橫的難以想象的拳意升起,向著他轟然砸來。周身鮮血燃燒,化作一道血色遁光洞穿空間,急速逃走!

嗡!

一根白骨巨棒在腦後出現。

天地陡然凝滯,齊靈雲的速度緩慢的幾乎如同跪爬一般。

不,並不是凝滯,而是那棒槌來的速度太快,幾乎無視了空間的限制,瞬間就將齊靈雲的後腦勺籠罩在其中。

轟隆隆!

猛烈的巨響聲中,便見一道透明的元氣漣漪揚起,蔓延無盡遙遠的距離,虛空能量,天地元氣,全都消失不見。

齊靈雲慘叫一聲,渾身血色瀰漫,暈倒在長空之中,一道血色的意志虛影被一棒槌從齊靈雲身體之中拍出,尚未逃離,就被嘯天候張口一吸,連慘叫也沒發出一聲,就被整個一口吞掉。

「這小丫頭,可是得了天大的便宜,得了星空巨獸的全部氣血與骨骼精華,起碼省卻千年修行!」望著渾身血色瀰漫的齊靈雲,嘯天候搖頭一笑。大袖一卷,直接消失不見。

……

洛陽城,皇宮之中,徐仕林躺在躺椅上,懶洋洋額曬著太陽。

天空中一道光華閃過,宮門之外,嘯天候帶著昏迷的齊靈雲緩步走入宮門。

「陛下,幸不辱命。」

「嗯,嘯天候先下去休息吧。」許仕林點點頭,懶洋洋的望了一眼齊靈雲,微微一擺手,貂蟬便帶人將齊靈雲抬下去治療。

「齊靈雲能夠保存住幾分金角巨獸的氣血與骨骼精氣。」

「啟稟陛下,齊靈雲乃是金角巨獸奪舍後主動融合自身氣血,骨骼精氣,本命核心,後續為了學習

我大漢的仙武法門,更是努力適應人身,這一身修為,能夠保留七八層左右。」華佗恭敬的說道;

「七八成,那就很不錯了,從一個普通地仙到天仙巔峰級高手,完全適應之後,戰力還能再漲,已經足夠鎮壓峨眉山門。也算是了卻了當年那兩面之緣。也算是對得起長眉祖師在這方世界的一脈傳承了。」 最好的時光 許仕林微迷住雙眼,自語說道;

「米明娘那小丫頭得了髓珠,在這方世界,只要不是自己找死,想死都難。諸葛亮、龐統、孫策那群小子得到了這巨獸的腎水精華,也算是造化。」

「下去吧,那兩個小丫頭,好生照料。」

「諾!」華佗躬身退出。

「來到這方世界不知不覺間已經六七年了。」許仕林背負雙手,緩緩站起身來,一位身作龍袍,赤紅著頭髮的男子緩步從身體當中走出。

「這方世界由你照看著,我也到了回歸的時候。」望著第二元神,許仕林嘴角微微一翹;「有兩個丫頭還等著我金榜題名,狀元之後,帶著龍牙米回去呢。」

「狀元之才沒有,但有一方天地,至於龍牙米,三尺三寸龍牙米咱們大漢多不勝數。也是到了該回去完成承諾的時候了。碧蓮,媚娘,多年不見,甚是想念啊!修鍊不知歲月,恍惚之間,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了。」第二元神微微一嘆。

「暗中離開吧!免得再起波瀾!」

「這一屆的狀元,就是齊靈雲、榜眼米明娘、探花就讓孫伯符來當吧。」說罷,一步踏出,就已經出現在邊疆,原本許仙地藏出現的地方。

也不驚動在這裡研究空間裂縫的守衛,許仕林直接一步踏入裂縫當中,循著冥冥中的血脈聯繫,向著空間深處奔去。

「以血脈為引,聯通!」伸手在手腕上一劃,一道金色的血絲出現,在空間中微微燃燒,化作一道煙線,裹住許仕林的身形,不斷的加速,加速,加速。

速度漸漸快到根本無法感應的地步,許仕林只能在冥冥中感到,自己在迅速的離開神魔三國世界的疆域,星球世界,熒惑星辰,都在迅速的遠去。

「如果這裡是地球,那麼我去的白蛇世界,又是哪裡?」

一瞬間,似乎突破了一道次元的封鎖,展現在許仕林眼前的是一個龐大的星辰世界,神魔三國,不過是其中的一粒微塵而已,而與神魔三國碰撞在一起的蜀山劍俠世界,卻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蹤影。

「星空,宇宙,世界,到底是以什麼形態存在的,神魔三國是地球,蜀山劍俠也是地球,但卻根本看不到任何蹤影。」自身存在的狀態再度拔高,似乎再次突破一層時空間的界限,突破一層維度,再看世界,卻見在一片混沌海當中,一條渾身纏繞著漆黑不詳氣息的世界之白蛇,正在混沌海中爭渡,在這白蛇身上,大半個身體已經被改造成了一方世界,在這世界中,有山河湖海,有城池守將,有人族妖族。有社會朝廷。

有一個個人影自白蛇身上飛出,或持槍,或持塔,或持棺材,將混沌當中一個個小世界捕捉,拖拽到白蛇身邊,同時不斷的有小世界被送入白蛇口中,世界的力量不斷融入白蛇身體之內,一部分用來擴張體內的世界,一部分化作前進的動力。而世界毀滅其中無盡生靈的怨氣,則化作漆黑的不詳氣息,融入白蛇殘存的血肉筋骨當中。

又有璀璨的佛光從這世界之蛇體內浮現,不斷的凈化那被怨氣所污染的血肉。

感受著這條世界之蛇身上,傳來的親切氣息,許仕林身軀微微顫抖。

「為何要逃命,是什麼存在,讓你的身體變成這般模樣,是什麼樣的敵人,讓你這般倉皇。」順著白蛇的身軀,向著後方望去。



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頓時覆蓋整個心神,尚未看到任何東西,許仕林就已經完全失去意識。

白蛇雙眼之中射出一道神光,跨越虛空次元,將許仕林直接投入一方世界當中。一道白衣雍容的身影待許士林的身形消失之後,才緩緩出現。

「我兒,長大了!敵人已經出現,只是你現在太弱,還不是回歸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