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大夏王都風雲變幻。 朱莉和陳潔見羅洪二人一路嬉鬧著而來,陳潔耐人尋味地瞥了一眼朱莉。

二女都是牛仔短褲配緊身上衣,嬌軀曲線曼妙,活力四射,墨鏡架在秀髮上,時尚而冷酷,妖嬈而嫵媚。滿滿的青春氣息照亮了全場。

見朱莉凝視著數米之外的羅陽,陳潔摟著她的香肩,耳語道:「莉莉,不如讓我把你的秘密告訴他。那你還有機會。」

朱莉一口香煙噴到她臉上,冷笑道:「一邊爬去,別瞎猜。朱爺的事你別管。」

可是,陳潔向著迎面而來的羅陽,招手笑道:「牛仔,你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一聽她這樣說,朱莉急了,忙道:「牛仔,別理她。她瘋了。快做正經事。」

待羅陽走近了,陳潔便上去摟住他的肩膀,還沒說,便格格地笑了。

朱莉丟掉煙頭,上來拖走陳潔,微笑道:「牛仔,你辦你的事。別管這個瘋子。她今日忘記吃藥了。」

這時,陳潔又對洪佳欣說道:「佳欣,你過來。我把秘密告訴你。」

見二人嬉笑,可知並不算壞事,羅陽沒有追問。由著3位美人在一起談笑。

伍英宏已被帶到麵包車上,羅陽上了車,開門見山道:「咱們長話短說,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我就行了。」

猶豫了一下,伍英宏不情不願道:「不是我起的主意,我有個朋友,花名叫黑逵,他有一日突然來找我,說要帶我發財。」

羅陽聽了,問道:「黑逵認識唐德興?」

伍英宏搖了搖頭,在羅陽再三的催促下,便續道:「黑逵跟我說了他的計劃,就是設牌局騙唐德興。我開始不同意,但我還欠黑逵的錢。他說若我同意跟他合夥騙唐德興,不用我還債,還會分錢給我。後來我就同意了。」

聽到這裡,羅陽以為事情來龍去脈已弄清楚了。

他只是冷冷地瞪了伍英宏一眼,不料這一瞪又使伍英宏接著說道:「黑逵是高利貸公司的業務員。也兼職做討債。當時,已騙光了唐德興銀行帳戶的錢。黑逵卻不肯停手,一定要讓唐德興背上巨額高利貸。」

放高利貸的,自然希望有人借高利貸。羅陽並不覺得意外。

但,伍英宏接下來說的話引起羅陽的警惕。

「唐德興是我的朋友,騙他那麼慘,我有點過意不去。我就讓黑逵收手。黑逵說還沒到時候,別人給的任務還沒完成。」伍英宏說道。

「那麼說,就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唐德興了?」羅陽冷道。

「應該是。我問過黑逵,但他不肯說。我不知道是誰要陷害唐德興。」伍英宏答道。

「打電話給黑逵,約他出來見面。」羅陽吩咐道。

伍英宏以沒帶手機為由,不願意打電話。他還以為羅陽不敢打他,才拖拖拉拉的。

隨即,羅陽叫一個男青年上三樓鷹雁武館拿了伍英宏的手機下來。

撥通電話后,伍英宏約黑逵見面,但黑逵似乎收到了風聲,推說沒空,講完便掛了電話。再打,已逞關機狀態。

「怎麼找到黑逵?」羅陽問。

「他平時會去酒吧。我跟他並不算熟。不知他住哪裡。你要找他,問別人吧。」伍英宏答道。

「下車。」羅陽冷道。

待羅陽下了車,伍英宏跟著下來,二話不說,便想立刻離開。

「我讓你走了嗎?」羅陽沉聲道。

話音剛落,便有幾個男青年已擋住伍英宏的去路,只要羅陽一聲令下,他們會動手。

這些男青年是朱莉的手下,但也聽羅陽的指揮。

這些日子以來,羅陽這個名字在宏運鎮如雷貫耳,但凡在道上混的,不見過他都聽過他的名字。

洪佳欣,朱莉和陳潔3人在另一邊,陳潔在打電話,見羅陽下了車,3人便走過來。

原先,在鷹雁武館那兒,齊向天請求羅陽不要隨便打伍英宏。羅陽答應了一半。若伍英宏態度很好,很配合調查,羅陽不想揍他。

結果,伍英宏還以為齊向天能罩住他,雖勉強回答了羅陽的問題,卻是愛理不理的。

「我不是回答你的問題了嗎?」伍英宏不滿道。

「你表弟還在我手上,你都不關心一下?可見你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接我3招,你才可以離開。」羅陽訓斥道。

「3招就3招!」伍英宏哼道。

在鷹雁武館里,當時他與洪佳欣斗戰,羅陽忽然插手,托起洪佳欣踹了他一腳。他並不認為羅陽武功有多高。而且,他沒有看出他的師父齊向天已敗在羅陽手下。

「第1招!懲罰你自私自利!」

羅陽欺身上前,使的正是鷹爪雁行門的鷹爪功,抓住伍英宏的左臂,施展出「分筋錯骨手」,將他的左臂卸脫臼。

慘叫一聲,伍英宏驚愕萬分,不知羅陽為什麼會鷹爪功,且比他使的還要嫻熟。

「第2招!懲罰你目中無人!」

話猶未了,羅陽又已將伍英宏的右臂給卸脫臼。

至此,伍英宏雙手耷拉著,軟綿綿的,便如兩根臘腸掛在肩頭上。他臉如死灰,瞪大了眼睛,惶恐茫然不知所措。

須知,他跟齊向天學了幾年,都還沒有學會這招「分筋錯骨手」。現今見羅陽使出來,只懷疑羅陽會不會是鷹爪雁行門裡極高輩份的人物,只這麼想了一想,便嚇尿了。

「第3招!懲罰你出賣朋友!」

羅陽雙掌拍出,擊在伍英宏的小腹上,只聽咔嚓咔嚓兩聲響,伍英宏左右各有一條肋骨斷了。

在雄渾的掌力猛推下,伍英宏如斷線的風箏,仰跌在地,渾身哆嗦,無法爬起來。

烙情:總裁的替身妻 「等我找到黑逵,若他所說跟你不一樣,我會當著齊向天的面收拾你!3招接完了,你可以走了。」羅陽淡淡道。

可是,伍英宏雙臂已被卸脫了臼,人倒在地上,雙手用不了,根本起不來。

洪佳欣,朱莉和陳潔見羅陽出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將伍英宏打得沒了脾氣,無不目露敬佩。

3女之中,陳潔不是練家子,洪佳欣和朱莉都看出羅陽使的是鷹爪功,也很驚訝。她們從來不知道羅陽原來會鷹爪功,第一次見他施展出來,著實吃了一驚。而且用的那麼好,決非初練者所能。

然而,羅陽的鷹爪功實是現練現用。 秦昊帶著喬裝打扮了一番的周牧兄妹兩人回到了王都,秦昊看見了整個王都非常的混亂,隨處可以的廝殺,隨處可見的兩方勢力的爭鬥,此刻王都已經成為了戰鬥爆發的中心,整個大夏王朝都是如此,秦昊的心中不由的更加著急想要儘快見到秦山了。

秦昊帶著周牧兄妹兩人快速的趕去了王宮,秦昊發現了王宮居然被一群人圍住了,而且這群人身上的圖案秦昊完全沒有看見過,顯然這群人便是來自於那些勢力之人。

「秦兄,現在王宮完全成為了是非之地我們最好不要進去」周牧勸告秦昊說道。

「沒事的」秦昊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帶著周牧和周雪大搖大擺的朝著王宮前去。

「給我站住,現在王宮只可以出,不可以進,若是硬闖者死」其中一個勢力之人看見了秦昊他們三人頓時冰冷的說道。

「哼」秦昊聽見了這個勢力弟子的話感受著這幾個勢力只有武士四五段修為,不屑的撇了撇嘴劍意迸發,直接劍意便殺死了這群人然後帶著周牧和周雪大搖大擺的進入到了王宮裡面,周牧驚訝的看著秦昊,而周雪則是崇拜的看著秦昊,顯然相信秦昊達到了武將修為,畢竟唯有武將修為才能夠領悟出意境。

「大王子」秦昊和周牧,周雪剛進入到王宮,便看見了王宮裡面的侍衛看見了秦昊等人,這群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頓時跑到了秦昊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我進去了」秦昊聽見了這些侍衛的話點了點頭繼續快速的朝著王殿前去。

「你便是哪位一直不知道模樣和姓氏的大王子?」周牧聽見了這些侍衛的話,頓時不敢相信的說道,周牧他們已經知曉了秦宇便是小王子,但是卻不知道秦昊乃是大王子,畢竟王上沒有承認過。

「對,我便是大王子,周兄你和你妹妹可以安心的待在這裡,我和我父王商議一番,然後在和你們商議,你們覺得合適便可以待在我們王宮,受我們王宮的庇護,你可以帶著你妹妹去我們的行宮,帶著我的令牌會有人安排你們過去的」秦昊拿出了大王子身份的令牌給了周牧便趕去了王殿之中。

秦昊到了王殿的外面,聽見了王殿之中出現了吵鬧的聲音,這些吵鬧的聲音有文官和武官,而且討論的事情便是文官選擇和國公和談,而武官便是和國公的勢力決一死戰。

秦昊聽見了兩方人之間的討論並沒有立刻出去然後悄然的進入到了王殿之中,就連修為最高的秦山都沒有發現,秦昊仔細的觀察每一個人,然後找出最親近國公之人,顯然這個時候還為國公說話並且和國公和談之人顯然是國公安排之人了。

秦昊躲在裡面半個時辰,已經找出了所有可能背叛之人,這半個時辰文官和武官已不斷爭吵著,至於王上秦山已沒有開口說話,顯然已不清楚現在的情勢,在暗中慢慢的觀察。

「殺」秦昊已經差不多都找了出來,要知道領悟劍意的秦昊感官非常的敏銳,秦昊可不管殺錯沒有,這個時候只要敢親近國公之人便是敵人直接殺了便是。

秦昊瞬間出現,然後再王殿之中大開殺戒,這群人有文官有武官,秦昊剛出現的那一刻坐在王位上面的秦山便認出了秦昊並沒有多說什麼,而其他文武百官可是不認識秦昊,文官大罵,武官則是阻攔,但是這群武官除了四大將軍可沒有一個人是秦昊的對手,而四大將軍都認識秦昊顯然不可能動手,而且四大將軍已非常想殺死這些親近國公之人,所以已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當做沒有看見,很快王殿之上一半的文武官都被秦昊斬殺了。

「你不該如此衝動的」坐在王座之上的秦山看著此刻大殿之中出現了幾十個屍體,而且血腥味非常的濃厚,秦山開口說道。

而其他文官百官都是主張和國公開戰之人,看著秦昊殺死了這些親近國公之人臉色沒有任何痛恨秦昊的表情有的僅僅是爽。

「一些不入流的勢力入侵我大夏王國殺之又如何?親外人者叛親人者殺之又如何?犯我大夏者雖遠必誅」秦昊看著王座上面的秦山冰冷的說道,完全沒有給秦山任何的面前。

「罷了,看來我已經老了,散朝吧」秦山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昊嘆息說道。

文武百官從秦昊和秦山的談話瞬間知曉了秦昊的身份,王朝大王子,聽見了王上的話快速的離開了。

秦山帶著秦昊前去了書房。

「說吧,你去了什麼地方?」秦山對著秦昊詢問說道。

「去了另外一個強大的王朝,那個王朝非常的強大,哪裡和我們這裡不一樣,哪裡靈氣充沛,武者非常適合修行,而且那個王朝之中還有十二大封侯,那個強大王朝若想吞滅我們九大王朝只需要派出六大封侯便足夠了」秦昊只是簡單的對秦山說了一些。

「那你覺得我們現在面臨的危機如何解決?」秦山沒有過多的詢問秦昊前去的王朝,反而詢問現在王朝面臨的危機。

「殺,親外來者殺,外來者以殺」秦昊沒有任何思考冰冷的說道。

「殺了他們後續之人又如何辦?」秦山聽見了秦昊的話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說出了秦山一直以來的後顧之憂,僅僅是幾個勢力便讓他們九大王朝頭疼了,若他們真的是後面的王朝派來的,那些強大王朝想要吞沒他們又如何。

「繼續殺,殺到他們承認我們的地位,殺到他們膽寒,敢侵犯我大夏王朝者都殺」秦昊繼續冰冷的說道。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大夏王朝的結局?」秦山聽見了秦昊的話並沒有責怪,反而詢問說道。

「我前去的那個強大王朝王子和我很熟,他可保我們大夏不滅,而我得到了一些傳承可以讓我們大夏王朝迅速崛起,只要十年的時間,擁有足夠天賦之人,擁有足夠資源我可保證大夏可以比肩那些王國,若沒有足夠的資源可能需要更久」秦昊對著秦山凝重的說道。

「此話可當真?」秦山聽見了秦昊的話,雖然相信,但是還是再次確認了一遍

「當真,傳承我可以給你」秦昊聽見了秦山的話然後喚出了體內的九龍梯教給了秦山,秦昊得到了雷龍將軍同樣九龍梯已得到了,而且東風家的傳承全部都在九龍梯之中,只要天賦足夠並且通過了考核都能夠得到東風家的傳承。

秦昊給秦山說了一番九龍梯的作用和如何獲得傳承。

「哈哈哈,我大夏之根基,我大夏之崛起」秦山聽見了秦昊的話完全相信了下來,大笑的說道,非常的高興,非常的興奮,如此大夏王國絕對可以強大甚至比肩那些更強大的王國。

「既然如此,我大夏王國便不在忍讓了,便殺吧。」秦山發泄了一番然後笑著說道。

「來人」秦山說完對著書房外面大聲的說道。

「王上,奴才到」秦山的話剛落下,一個恭敬地奴才走了進來對著秦山恭敬地說道。

「楊公公傳諭旨,即刻起殺所有親外人者,殺所有背叛親人者,殺所有外來之人」秦山對著楊公公冰冷的說道。

「諾」楊公公恭敬的應了下來然後得到諭旨離開了,離開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昊這個大王子,楊公公不知道秦昊為什麼讓秦山居然又如此強大的勇氣和那些外來勢力對抗。

「好了,你先去看一下小宇和你的昊天軍吧,他們都在王家校場裡面訓練」秦山對著秦昊笑著說道。

秦昊離開了,秦山已發出了一條密令讓王朝四大將軍全部趕到了書房準備商議一些大事。 見3位美人驚訝到張圓了小嘴,羅陽向她們微微一笑。

她們才回過神來,朱莉與陳潔都鼓起掌來。她們長這麼大,還是首次見到如此精彩的真實功夫表演,由衷稱讚。

「牛仔,問清楚了么?」朱莉關心道。

「問清楚了。」羅陽點頭道。

「那幾個怎麼處理?」朱莉指了指平頭男青年一夥。

平頭男青年見羅陽揍了他表哥伍英宏,本來心裡憤怒的,但聽了羅陽說伍英宏自私自利,事實也正是如此,他並不為表哥被打而傷心。

此時,當羅陽望過來時,平頭男青年一夥嚇到臉都白了。

「帶到無人的地方,教他們做人,讓他們記住以後別再害人。別打死就行了。」羅陽吩咐道。

隨即,平頭男青年一夥被人押上了車,轉瞬間便被帶走了。

「牛仔,到我美容院去,我介紹兩個大美女給你認識。包你滿意。」陳潔狡黠笑道。

一時之間,找不出黑逵。先到美容院去坐坐也未嘗不可。

「陳姐,我說了要送一條白金龍給你表妹的。待會給你,你轉交給她。我還帶了不少護膚品,在背包里,到了美容院再給你吧。」羅陽說道。

他還以為陳潔是開玩笑的,只是要帶他回美容院休息一下,並非要介紹美女給他認識,也就不再詢問。

於是,羅陽和洪佳欣乘坐朱莉的奧迪,陳潔自己駕駛空車,一齊前往美容院。

在路上,洪佳欣數次用眼角餘光瞥過來,眼神里充滿了好奇與仰慕。

羅陽看出她想要問什麼,便伸手摟住她的香肩,她撅了撅紅唇,看似生氣,右肘輕輕撞過來。他右手拿起她的右手,牽過來,架在他的肩膀上。

二人便坐在車廂後座勾肩搭背了。

她幽幽地白了他一眼,見他湊臉過來,以為要吻她的紅唇,連忙轉過臉,不讓他吻。

其實,他只是想湊近她耳朵跟她說話。她轉過頭去,耳朵正好對著他。

「班長,你現在相信我會鷹爪雁行門的絕招了吧?」羅陽笑道。

她微微一笑,顯是將信將疑。

他又咬著她的耳朵,輕聲道:「班長,吻我。我就教你鷹爪功,怎樣?」

聞言,洪佳欣俏臉刷地紅了,便如臉蛋綻放兩朵紅花,嬌美嫵媚,羞赧之中泛著黃花閨女的清純,頗為迷人。

首富從地攤開始 見他狡黠地笑著,她恨的牙痒痒,左手忽地伸過來要擰他的大腿。由於她正幽怨地盯著他,並沒看真切他大腿的位置,只是憑藉感覺,將手放了下去。

結果,她的手剛觸碰到他的身體,便做賊心虛似的陡地急縮回去,俏臉兩朵紅花綻放得鮮艷了。浸在秋波里的眸子也染上了濃濃的窘色。

羅陽興奮地哆嗦了一下,體內立時生出一朵熊熊的火苗,驚喜地瞥了一眼洪佳欣。

隨即,他附耳探詢道:「呵呵,班長,你好污。原來你想……」

那並非她本意,只是一時錯手而已,卻是有口說不清楚,輕咬著紅潤的下唇,頗為著急,顯是有千言萬語要解釋,但又未能找到最合適的說辭。

又聽他「呵呵呵」地笑著,她更尷尬了,眉頭一擰,便揮左拳打了過來。

羅陽右手一抓,便握住了她的左拳,又湊近她耳畔,輕笑道:「班長,原來你這麼會挑逗人。」

被他這麼一說,她已窘到無以復加,要抽回右手揍他。可是,還沒有縮回手,便被左手抓住了右臂。

雙手被他控制住了,她只能抬腳踹他,結果又如前一次那樣,被他右手一拖,她的身子便離座,直愣愣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