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馬上過去!」

幾個小弟哪還敢停留,一溜煙就全跑去幫忙收拾房間去了。

李祖兒沒理會吳鵬峰獻媚的眼神,而是徑直朝林飛看去,那一抹的風情,頓時又讓林語嫣醋意大發。

「林飛先生,我還有很多話想要跟你傾訴,不知你今晚方不方便到我房間,和我秉燭夜談呢?」李祖兒含情脈脈地問道。

「沒有,他很忙,不好意思!」林語嫣搶著打答道,同時朝林飛投去警告性的目光。

林飛無奈地攤開手,表示很無奈,說實話他也不是很相信李祖兒的話,月黑風高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說只是單純地進行所謂的秉燭夜談,誰信呀?

林飛也不知道這李祖兒是哪兒冒出來的一個人,感覺就像個花痴一樣,逮住他不放,唉,男人長得太帥了,果然不是什麼好事,容易犯桃花啊!

李祖兒嫣然一笑,說:「沒事,我可以等,我相信,他今晚無論如何,都會過來找我的,親,等你喲,拜拜!」

說完,李祖兒還飛了個吻,浪的那叫一過分,可林飛偏偏又覺得被撩得心猿意馬的,差點就按耐不住要回應了。

李祖兒風情萬種地扭著翹臀邁著貓步離開,林飛看得眼睛都直了,心中不停感嘆,這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妖精啊!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感嘆完,就感到耳邊傳來一陣撕扯的辣痛,然後林語嫣的警告聲響起。

「林飛,我警告你,這個祖兒有毒,不准你和她有太多接觸,否則我告訴菲菲她們……」

「呵呵,哎喲……疼疼疼……不會,當然不會啦!怎麼可能!」林飛齜牙咧嘴地一邊喊著疼一邊表決心作保證。

「哼,這次就先放過你,如果有下次,哼……」林語嫣鬆開手,指了林飛兄弟那裡,邪魅一笑道。

好狠!

林飛當即打了個冷戰,接著不得不再次舉手對天發誓了一番,林語嫣這才臉色放緩,算是放過了他。

「那個……不好意思啊,飛哥,打擾一下……」吳鵬峰忽然諂笑著插了一句,整個人都湊了過來。

林飛實在看不慣他這種嬉皮笑臉的樣子,極其不耐煩地白了他一眼,問:「幹嘛呀?」

吳鵬峰指了黃龍幾個,說:「飛哥,他們三個的手臂好像……我聽說你醫術不錯,可不可以……」

「哦,你說這個是吧!」

林飛瞥了一眼如同死狗般焉了的黃龍幾人,恍然大悟,接著慵懶地伸了個懶腰后說:「當然可以治好,但是可能這個……」

說著,林飛故意伸出食指和拇指,快速搓來搓去,吳鵬峰看到當即秒懂,連連點頭說明白。

「飛哥,您開個價唄!」

吳鵬峰雖然心頭在滴血,但沒辦法啊,這個錢他必須得出,誰叫黃龍他們幾個是自己現階段唯一的對自己還算忠心耿耿的小弟呢?

出來混的,講的就是一個義氣和誠信,小弟有事做老大的,自然擔待著,如果吳鵬峰不這麼做,那黃龍他們肯定會走,而且從此之後他吳鵬峰的名頭,也就是徹底沒了。

不過話說回來,吳鵬峰現在也不是以前那種靠著刀光劍影來賺錢的人,他早在幾年前就上岸轉行,開了兩三家公司,生意還不錯,一年也能賺個一兩個億這個樣子,所以跟著他混的人,個個都有固定底薪和業務提成,五險一金一樣不落,而且年終獎啥的那叫一個豐厚。

基本上,每個人的年終獎,都在五萬以上。

你說,這麼好的「工作」,誰能不心甘情願地繼續為吳鵬峰效勞呢?

從某種角度上講,吳鵬峰的的確確算得上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華夏好老闆!至少,對待員工,他大方且人性化,很有人情味兒。

「這個!」

林飛伸出一根手指頭,笑著看向吳鵬峰。

「一百萬?好,沒問題!」吳鵬峰鬆了口氣,心想還好不是一千萬,雖然還是有點肉痛,但為了黃龍幾個以後手腳麻利沒後遺症,這錢花出去,也值了。

「不對,你再想想~」林飛搖了搖頭。

「不是一百萬,難道是一千萬?」

吳鵬峰的臉色當即僵住了,尼瑪,正是擔心什麼來什麼!

一千萬?!

這值嗎?

一時間,吳鵬峰都有點猶豫了,畢竟黃龍他們幾個的斷手,再怎麼精打細算的,也不值一千萬啊!

「還是不對,峰哥,看來你還是不懂我啊!」

林飛還是搖頭,接著咧嘴露出人蓄無害的笑容,朝吳鵬峰走前了幾步,一直走到兩人距離只有咫尺般近才停下,然後看著其眼睛,一字一頓地說了一句。

「聽清楚了,是一個億!少一分都不行!」

(本章完) 「噗~」

吳鵬峰楞了一下,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什麼?一個億?你怎麼不去……」

「搶是吧?」

林飛笑了笑,接著說:「你說的沒錯,可我卻覺得你這一個億,花的絕對不虧。」

不虧?

虧大了好嗎?

三個人的斷臂,如果送到正規的骨科醫院進行接駁,加上有社保卡報銷,估計整個流程下來,花不了多少,可你卻獅子大開口,直接要我一個億!這還不虧嗎?

「不信?」

林飛臉色一變,一本正經地給吳鵬峰算起賬來:「老吳,你稍安勿躁,我給你算算這筆賬哈,你想啊,黃龍是你的得力助手不?他平日里幫你賺了不少吧?你給我說說,如果他的手從此以後廢了,上不了班,你會損失多少?同樣的道理,其他幾個人也一樣。」

「還有,我知道你想什麼,無非就是說像他們這些情況,送去骨科醫院,肯定能夠治好,但我必須提醒你一下,他們每個人的手臂骨裂都是粉碎性的,換句話說,就算醫生再牛逼,也不可能駁得回來,他們到時候肯定會被釘鋼釘或者鋼板來固定……」

「你想想,這樣的手,就算真的全好了,鋼釘或者鋼板拆除了,還會像以前一樣靈活嗎?」

「這個……說的好像還真的很有道理似的……」吳鵬峰頓了頓,皺著眉頭想了一下,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有道理吧?」林飛打鐵趁熱,繼續忽悠:「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吳鵬峰睜大眼睛,問道。

林飛故作神秘地先做了個噓聲的動作,還特意左顧右盼了好幾下后,才靠近吳鵬峰耳邊說:「人心!」

「人心?」

吳鵬峰一臉愕然,實在搞不懂林飛說的是幾個意思。

林飛點頭:「嗯,沒錯,你想啊,如果你肯花這個錢去治好他們的手,他們會對你怎麼樣?」

「哦?」

「哦個屁啊!」

林飛用手推了吳鵬峰一下,笑罵道:「我說峰哥,你到底聽懂沒聽懂啊?」

「懂了懂了!」

「懂了就好,我給你賬號吧,你馬上轉過來吧,我的時間很寶貴的,容不得任何浪費,只要錢一到賬,我保證絕對可以在十分鐘之內治好他們,並且沒有任何的後遺症!」林飛正色說道。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他之所以敢大包大攬,那是因為在異域空間內還有著好些專門治療骨裂的活骨生肌藥膏,當時記得是閑著沒事幹做來玩的,所以就做多了許多。

沒想到,現在居然派上了用場。

「十分鐘之內治好?」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吳鵬峰以為自己聽錯了,連忙又問:「真的?」

「真的……我說你能不能爽快點!一個大男人這麼磨磨唧唧的,像樣兒嗎?」

「不行,一下子給你一個億,太不安全了,這樣,我先給你轉三千萬,剩下的就等你把他們全都治好再給,沒問題吧?」吳鵬峰問道。

林飛無奈攤手:「好吧,既然你硬要這樣,也可以,但一分錢一分貨,你既然先付了我十分之三的錢,那我就只能治好他們十分之三哦!」

「十分之三就十分之三,成交!」

吳鵬峰一咬牙,就答應了,反正不能一次過把一億付完,天知道林飛會不會收到錢馬上變卦,把他們給再次打趴下呢?

所以,保險起見,吳鵬峰還是覺得自己沒錯。

很快,林飛的銀行卡就入賬了三千萬,確認到賬后,林飛也沒賴賬,立刻開始治療。

只見,林飛先是讓黃龍和他的兩個小弟分別站好,再把斷手伸出來,林飛掏出針來,分別扎住他們每條手臂的麻穴上,隨後利用借位技巧,快速地從異域空間中掏出一瓶活骨生肌藥膏出來,分別塗抹了一小塊於碎骨的傷口上。

緊接著,林飛催動真氣到手指之上,他逐一將手指放在黃龍等人傷口上,啟動透視眼觀看手術進程,驚奇地發現活骨生肌藥膏真是太神奇了。

竟然能在真氣的輔助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將碎骨癒合,速度之快,簡直堪稱神乎其神的絕技。

由於每個人都要如此這般「操作」一番,最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注視下,林飛終於停了下來。

林飛笑著說道:「你們仨試試動一下手?」

「好的,林醫生!」

黃龍回應之後,立刻照做,他一咬牙把手給抬起來,並且已經做好了會有劇痛傳來的心理準備。

可是,抬起來后,又晃了好幾圈,黃龍還是沒覺得會有哪裡不合適,感覺挺好的。

「這個……」

「怎麼樣?龍哥,感覺爽不?」林飛問道。

「爽啊!太爽了!」黃龍還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剛才被碎骨的手,好像比之前好的時候還要靈活多好幾倍呢!

這不單單是爽,而是相當神奇了!

和黃龍一樣的,還有另外兩個小弟。

他們也學著黃龍那樣,在不停地測試著剛剛癒合的傷口,驚奇地發現,不但斷手癒合了,而且手臂的靈活性比之前更好,這怎能不算是個奇迹呢?

看到這一幕,吳鵬峰也傻眼了。

說真的,他沒想到林飛真能在十分鐘之內治好他們的手,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

「林醫生,謝謝你!對不起啊,我剛才……」吳鵬峰先向林飛道歉后,還表示要收回他剛才說的那些話。

林飛擺擺手,插話道:「別謝我,也不要高興得太早,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所以我本次每個人都只治好他們十分之三的傷勢,剩下的十分之七,一分錢一分貨!不給免談。」

吳鵬峰:「……」

好吧,搞了半天,無非就是還要錢而已,給他便是!

……

七八千萬的存款,吳鵬峰還是有的,關鍵在於他肯還是不肯給而已。

「什麼?才好了十分之三?真的假的?林飛……」

「騙你是小狗!」

「……」

林飛見吳鵬峰還是問東問西的,似乎一點付尾款的意思都沒有,於是就決定最後問一次:「老吳,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尾款你到底給還是不給?!」

「你叫我給我就給,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緋聞女王 (本章完) 「你的面子重要,還是他們的命重要,自己選吧!」

林飛忽然臉色一變,冷冷地扔下一句,就轉身過去拉起林語嫣的手,作勢就要離開。

「等等~」

吳鵬峰叫住林飛,問:「你說的第二句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他們的面重要?」

林飛頭也不回,拉住林語嫣的手,大步流星往前走,當然,也不忘扔下一句狠話給吳鵬峰:「等著吧,他們三個將會在三分鐘之內,傷口再次斷裂,繼而不堪劇痛折磨,而被活活疼死……」

話音一出,吳鵬峰幾個齊齊大驚失色,不但是他們,甚至連林語嫣也被嚇了一跳。

什麼時候,林飛變得如此殘忍了?

救人之後,居然還特意留下如此恐怖的后著!

饒是林語嫣這個前殺手,也沒想到林飛居然比她還要兇狠幾分。

「等等,林醫生,你說的…是真的?」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說謊嗎?沒這個必要!」林飛說道:「你要是不信,那就拉倒,我走了,再見!」

說完,林飛再次拉住林語嫣的手,轉身就要走。

「別,別別走啊!」

吳鵬峰這下是真的信了,也怕了,剛才林飛出神入化的醫技,不但徹底征服了他,同時也讓他徹底放下戒心,心甘情願將這剩下的七千萬尾款給出來。

「林醫生,七千萬尾款我已經轉過去給您了,真的很抱歉,是我錯了,不應該質疑你的。」吳鵬峰低聲下氣地道歉,態度相當誠懇。

「行了,不用道歉了。」

林飛擺了擺手,說:「我剛才說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現在既然尾款收到了,那我就把這剩下的十分之七給一次性全治好!」

話音一落,林飛就鬆開了林語嫣的手,繼而化作一團殘影,迅速沒入到黃龍三人之中,並且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而是不停地變換著位置,在三人之間來迴旋轉著……

等林飛再次現身的時候,已經是五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林飛鬆了口氣后,指著黃龍三人說:「他們三個全好了,即便讓他們去干粗活或者其他的活兒,也是沒問題的。」

一聽林飛這麼說,黃龍三個人都快樂壞了,互相再次搖動受傷的手臂,確定這次是真的徹底好了的時候,他們喜極而泣,甚至摟在了一起痛哭了起來……

「喂,你們幾個,差不多就行了啊,都是大老爺們,哭哭啼啼的,看著多彆扭啊!」林飛實在吳峰忍受這種幾個大男人摟在一起痛哭的場面,所以開口喊停。

黃龍幾個人尷尬地停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竟然不知該說些什麼,還是吳鵬峰這個做老大的會來事兒,他徑直走到林飛面前,拱手說道:「林醫生,謝謝了,說實話,要不是親眼看到,我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以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