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天桀表情一冷,唇角那點笑容緩緩褪下。

他胳臂肘搭在膝蓋上,身子輕輕前傾,半仰著下頜,目光牢牢地瞧在付若柏身子上,一字一頓道:「柳特助企圖把幼幼帶去加州,是你唆使的么?」

我耳朵蹭一下豎了起來,心中對這件兒事兒半信半疑,亦想聽一個答案。

付若柏卻是給這般的問題嚇一大跳,視線倏的轉挪到我身子上,面上閃動過一縷后怕,他衝口而出道:「啥時候的事兒?他有沒把你咋樣?」

瞧他那副表情,顯然亦給這般的情形嚇住了。

我攆忙搖了搖頭,囁嚅道:「我沒事兒,便是遭到一點驚嚇。那日跟你吃完午餐,柳特助送我回來,半道上忽然車輛調頭,不曉的他想去哪兒,幸虧華天桀及時攆過去把我救出。」

付若柏喘氣兒有點厲害,面色即刻難堪起來,可見這件兒事兒對他的驚嚇非常大。

我如今可以確信,這件兒事兒決對不是他在身後搗鬼。

華天桀半狹著眼,冷亨道:「不是你下令,你手底下的人怎會想把我太太搞去加州?」

「不,不是我,」付若柏捉緊了棉被,目光有些徐飄忽,他喃喃道,「我僅是想一想,自來沒真真的部署安排人去作。」

一句拋出來,華天桀霎時便要炸鍋,面上的狠厲表情一閃而逝,瞧模樣付若柏倘若再敢多講一個字,他鐵定要撲上去咬死這人。

他氣兒急敗壞道:「想全都不可以想,此是我老婆!」

付若柏沒在意他的話,不曉的尋思到些徐啥,突然腦袋一偏,目光挪到了付平川身子上,視線中帶著一縷詢問:「父親?」

自始至終,付平川全都沒講一句,直至我們全然人全都看著他,他才沉靜地講:「人是我派去的,護照與簽證亦是我找尋人偽造的。」

「父親!」付若柏有些徐激愈地揪緊了棉被,神態難堪。

「你這人真真是……」華天桀氣兒的要起身找尋他理論,我攆忙摁住他的肩頭,沖他搖了搖頭,要他別這般衝動。

華天桀給我大膽的舉動搞的一楞一楞的,跟隨著蠢貨似的倚靠在牆上。

他還是第一回露出這般蠢乎乎的表情,我噗哧一下笑出來,腰身突然一緊,笑聲戛然卻止。

華天桀一掌摟住我的腰,把我身子向前一提,我整個人霎時貼在他身子上。

他輕輕狹起雙眼,偏頭瞧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咬碎銀牙沖我道:「這可是你招我的。」

講著把我打橫抱起,抬步便往樓下走。

我嚇一大跳,心臟惶亂地快要自胸腔中蹦出來,一邊兒偷瞧付若柏房間的響動,一邊兒抬掌在華天桀心口捶了下,要他快些徐放我下來。

華天桀充耳不聞,全然把我的話當成耳際風,徑直抱著我進了二樓的卧房。

我原先還挺快樂,亦不曉的怎啦,忽然一陣心悸,全身的筋肉剎那間綳的死緊。

華天桀緊貼著我的身子,即刻便查覺到我的反應,他半抬眼,討饒道:「好老婆,我曉的錯啦,你還要咋樣?」

我身子上有點難受,搖了搖頭,手掌推著他的肩頭,示意他下去。

他不依不饒,磨嘰著還想繼續。

「華天桀……」我左胸這邊兒彷彿岔了氣兒,一吸氣兒便痛,肚子亦不太舒坦,方才還覺的全身全都是氣力,如今卻是軟綿綿的,連動全都懶的動一下。

大約是我面色太難堪,華天桀這才查覺到不對勁。

他惶忙自我身子上爬起來,捉起衣裳套上,焦急道:「不要怕,沒事兒的,我即刻送你去醫院。」

我一掌撐著床單,緩緩爬起來倚靠在大床頭,緩慢地搖了搖頭,僅須不動彈,心口便沒啥反應。

華天桀匆忙套上褲子,又來給我穿衣裳。

「我……我沒事兒……」我沖他擺擺手,感覺到身子中的反應,內心深處驟然生出一陣惶恐,可隱約又有些徐期待。

「華天桀,」我攀著他一根兒胳臂,仰頭呢喃道,「我感覺……彷彿有了……」

「好。」華天桀正幫我找尋褲子,聞言胡濫地應付了句,隨後才反應過來,兩手捉著我的褲子,目光獃滯地瞧著我。

我瞧他這幅模樣,突然不確信起來,攆忙補充道:「你不要激愈,我是講彷彿,僅是彷彿……」

我已然記不清上一回懷孕是啥反應,僅是方才心目中突然閃動過這念頭。

華天桀便跟瘋啦般的,把我的褲子往床上一丟,驟然沖我撲過來,抱著我的腰,身子趴在大床上,腦袋埋在我肚子上,掀起我的上衣,徑直在我肚皮上親了口。

我給他唬了一跳,緊忙道:「我僅是感覺,感覺!」

「我不管,這回鐵定是。」他才不管究竟是否是真真的,面上洋溢著燦爛的笑意,仰頭瞧著我,眼中亮晶晶的。

我原先還未怎在意,可是瞧著他泛著淚光的眼,內心深處驀地一酸,迫切的期望我真真的懷孕了。

華天桀表面上瞧的開,實際上,他鐵定特不要想再要一個小孩。

「不是講去醫院么?走罷。」我抬掌摸了摸他的秀髮,指著褲子要他拿給我。

早點檢查的話,不管結果怎樣,亦可以要我們安心一點。

我穿好衣裳,叮囑了付媽他們幾句,要他們時刻防備外邊會不會有人來,倘如果有啥意外,肯定要告知付平川,他曉的應當怎處理。

之前懷過兩回孕,卻是沒哪兒一回像如今這般,要我慌張地手掌心兒中直竄熱汗。

華天桀捉著我的手掌,唇瓣貼在我手背上,印了個吻。

他大約是慌張,低著腦袋,一音不響,僅是不住地摩挲我的指頭。

我手掌蜷縮了下,禁不住沖他肩腦袋上倚靠過去,貼著他的耳朵輕聲道:「你在駭怕么?」

華天桀抿了抿唇,向來不可一世的男子,居然罕見地點了些徐頭,目光中帶著一縷怯懦。

他唇角囁嚅了下,輕聲道:「我怕空歡喜一場。」

我抱緊了他的胳臂,腦袋沖他懷中鑽了鑽,嘀咕道:「不怕,不管結果是啥,全都有我陪著著你。」

他面上露出一縷笑意,非常寵溺道:「我怎娶了你這般好的老婆?」

三國之毒士無雙 我沖他努了努嘴兒,的瑟道:「那是,便沖我樂意嫁給你,你下一生可的給我當牛作馬。」

作檢查時,我整枚心全都是懸在半空中的,華天桀比起我還慌張,眉角一直蹙著,耳朵豎了起來。

當大夫確信我已然懷孕時,他激愈的咆哮一下,邊上一個孕婦給他嚇一大跳,像跟神經元病似的瞥了他一眼。

他分毫不在意旁人的視線,興奮地想抱著我轉圈兒,然卻又顧忌我的肚子,一時間蠢兮兮地站立在我跟前,面上的笑意燦爛的快要飛出去。

我嘴兒上雖沒講啥,可心臟卻是比起之前跳的要快非常多。

自醫院出來,我禁不住沖華天桀道:「我想去瞧瞧小蠻。」

華天桀面上的笑意頓了頓,隨後沖我點頭。

自上回小蠻下葬開始,我已然非常久沒到這兒來過,不是不想他,而是不敢來。

小蠻便是扎在我心口的一根兒扎,分明想他,可卻是駭怕紅血林漓的疼苦。

這回鼓起勇氣兒過來,我亦不曉的自個兒究竟想講些徐啥。

朱伯等在車中,我跟華天桀一步一步地朝小蠻的墓碑步去。

墓碑打掃非常乾淨,照片上的他面上全然卻然是嬰兒肥,漆黑的眼又大又亮,便彷彿在看著你似的。

瞧著照片時,我下意念地一笑,便像起先他還在我懷中時,然卻當我反應過來他正躺在冰寒的底下時,笑意霎時僵住,淚珠在眼圈中打了個轉,無音無息地掉落下來,沿著我的面頰不住地往下滑。

華天桀摟住我的肩頭,下頜在我頭頂蹭了蹭,輕聲嘆息道:「不管往後咋樣,我們全都不會忘了小蠻。」

「恩。」我狠狠地點了些徐頭,惶忙抬掌拭去面頰上的淚珠。

這小孩,把給我黯淡無光的生命帶來新的喜悅和感動,我兩手捧著肚子,雖還感覺不到他的響動,心中卻是滿懷期待。

戀戀不捨地看著小蠻的照片瞧了又瞧,直至天色暈沉,華天桀才勸我回家。

我答允一下,指頭自冰寒的墓碑上劃過,終究亦可可以轉頭離開。

自自小蠻意外過世以後,他的全然東西全都給我收了起來,主倘若我之前一瞧著他的玩兒意兒便傷心,那些徐玩兒具、衣裳、照片,全都要人塞進了柜子中。

這回自墓園回來,整個人豁然開朗。

我上了四樓,指著那些徐柜子對華天桀講:「這些徐,全都打開罷。」

我聽華天桀講,楊總沒捉到付家的人,上邊對這件兒事兒催的又緊,他如今忙著清理那些徐跟付家有利益瓜葛的人,成天焦頭爛額,壓根兒無暇顧及其它。

海島生存記 雖他沒明講,僅是我即刻便明白他的意思。

趁著楊總分身乏術,給其它人吸引走留意力,此刻送付若柏他們去加州,應當最是為穩妥。

「可是機場那邊兒怎辦?」

登機前須要過安檢,如今付若柏他們的頭像滿大街全都可以瞧著,欲要他們登上飛機,還不若要他們徑直飛到加州去。

「幼幼,」華天桀無語地瞧著我,嘆氣兒道,「他們這算是逃難,還可以大搖大擺地坐飛機?即使是私人飛機,航線亦批不下來呀。」

我茫然地瞠大眼,嘀咕道:「莫非走海關?」

我瞧他那副模樣,估摸要厭憎死我。

「走海關等著給捉?」他屈起食指在我腦門上彈了個腦瓜崩兒,咬碎銀牙道,「全都這類時候啦,他們還要講究排場?有命逃出去便不錯啦。」

「那你怎計劃打算?」

「自然卻然是……」華天桀沖我挑了揚眉,「偷渡。」

我險些徐咬到舌頭,萬萬沒料到他可以把偷渡講的這般冠冕堂皇。

「可是……」

「沒啥可是的,」華天桀豎起食指沖我搖了搖,「便這般定了。」

他講著自我身側繞過去,徑直上樓打開了付若柏住的房間。

我緊忙跟隨在他屁股後邊追過去,生怕他口氣兒沖再惹出啥事兒來。

一進門便聽著華天桀的意洋洋地講他已然部署安排好,兩日後秘密送他們去海港,會有船送他們出海,等逃到公海上,他們亦便安全了。 我又是想笑又是感覺,僅可以哭笑不的地瞧著她。

依據華天桀的意思,我娘親他們往後可可以便會留在城中不回農村了。

丫頭已然成年啦,想找尋個地點上班,她倘若走啦,我娘親一人在農村我還真真的不太安心。

小丫環這兩年嘴兒甜了不少,亦曉的瞧人眼光啦,長的亦不賴,我聽華天桀的意思,是欲要她去下邊的集團中當前台,工作不累,薪水待遇依據正常標準來,對她這般學歷不高的女生來講,算是非常穩定的。

丫頭還抱歉,講怕給我們添麻煩,瞧她比起以往明白事兒那樣多,我終究放下心來。

小孩出生的那日,壓根兒全無預兆。

早晨我食慾挺好,吃了一大碗早飯,還由於華天桀逼著我吃水煮雞蛋的事兒跟他鬧彆扭,結果才放下碗沒多長時間,腹中便傳出一陣鑽心的痛。

我兩腿一軟,身子向後栽去,要不是我娘親眼疾手快,險些便跌倒在地。

華天桀嚇一大跳,心急道:「是否是要生啦?」

我娘親瞧了眼我的肚子,催促道:「快快快,我們還是先作預備,不要屆時未及。」

上一回小蠻出生時,華天桀人在加州,對於生小孩這件兒事兒,他僅是聽聞過,實際上壓根兒沒啥概念。

瞧著我痛的腦門上竄著熱汗,他便快要給嚇蠢啦,抱著我坐在車中,要朱伯緊忙開車去月子會所。

「幼幼,不要怕,有我呢,我不會要你跟小孩出事兒的。」華天桀抱緊了我的肩頭,一掌捉著我的手掌掌,在我耳際絮絮叨叨地講著話。

我身子上痛的想打滾,腦子中嗡嗡地響著,全身臭汗要我難受地想躲進冰櫃中。

基金會大游戲 偏偏此話癆一刻不住地講個沒完,我又沒氣力阻止他,耳朵飽受摧殘,想死的心全都有了。

「安心罷,沒事兒的,你痛么?痛你便咬著我的胳臂。」

他把胳臂舉到我嘴兒前邊,示意我不用忍著。

我沖他翻了個白眼兒,身子上的衣裳已然給汗水打濕啦,如今全身軟的跟一灘爛泥般的,我哪兒還有氣力去咬他?

這笨蛋,重要時刻這般倚靠不住,簡直比起鴨子還聒噪。

一陣劇烈的陣疼非常快便過去啦,身子終究恢復正常,我長長地吁出一口氣兒,感覺半根兒命全都快快給搭在中邊。

華天桀瞧我身子驟然放鬆,緊忙問:「咋樣,好點沒?是否是還痛的厲害?」

麻醉打完往後非常快便發揮效果,肚皮上啥感覺全都沒,唯有華天桀捉著我的那僅手是那般的溫暖,要我特別安心。

我狠緊閉著雙眼,恍惚間尋思起上一回在產台上的情形。

彼時唯有我一人孤零零地躺在那兒,當中乃至一度出現休克的狀況,要不是我命大,非常可可以已然死在台上。

現而今回想,僅覺的一陣后怕。

如今有華天桀陪著著我,我感覺自個兒充斥了力量。

為安撫我慌張的情緒,華天桀一直在摁摩我的手掌背,幫我把僵直的指頭搓開。

當一下脆生的嬰兒啼哭聲傳來時,我的淚珠驀地掉出,自眼尾滑落,打濕了我的耳朵。

那一個剎那間,我感覺到一縷奇異的力量充盈我的身子,內心突然升起一陣莫明的感動。

我張開眼,淚眼朦朧中,僅瞧著像星子一般的燈光。

護士開心地講了句是女兒,我捉著華天桀的手掌驀地收緊,鼻翼酸酸的。

他捉牢了我的手掌掌,大夫幫我縫兒合肚子上的創口,待我自病房中出來時,才發覺華天桀眼圈紅通通的,居然哭了。

這般個大男人,竟然亦有這般感性的一面。

我指腹動了一下,華天桀即刻驚醒過來,目光還有些徐迷糊,卻是下意念問:「怎啦?」

我張了張嘴兒,輕聲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