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苦澀的笑了一下,自己也是給自己的那幫手下背鍋啊!「我沒記錯的話,這個王彬很可能要成神了!」

「你在開什麼玩笑?神根本不存在的!」一個幕僚嘲諷的看向馬克思。

馬克思沒有理會這個只知道紙上談兵的白痴,而是看向總統,「你現在這個王彬,在全美國,已經擁有了大量的支持者,尤其是這次事件之後,就連軍隊中都有著大量的崇拜者!而根據我們的情報,神明如果想成為神明,那麼就需要大量的信仰,還有相匹配的神職。至於有沒有神明的存在,別忘了我們所信仰的上帝,還有那幾個北歐神話中的存在,就連瑞典這次也出現了希臘神話中的神明。」

馬克思的話,讓剛剛還雀躍的辦公室,一下就陷入了沉默。

信仰上帝,可上帝並沒有在這個世界出現,那些北歐神話還有希臘也可以找理由說是外星生物,可這個王彬可是人類啊!雖然是遠古人類。

這必然對政府的統治帶來衝擊,說的更直白一點,對於這些政治家的利益造成極大的衝擊。

「馬上派人,和那個王彬溝通,絕對不允許在地球上成神!」反應過來的總統,氣急敗壞的一巴掌拍在了辦公桌上。

馬克思張了一下嘴,想說什麼,只是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而在舊金山的上空,一艘空天航母,正隱身懸浮高空中。

「局長,看樣子,那個王彬想成神!」一個身穿緊身衣,十分美麗的女性,走到了尼克身後。

尼克一臉嚴肅的看著,不停收集來的情報,「是的!希爾,根據我們收集的情報,這個傢伙實力早就達到了神明的級別,可能是因為神職的原因,一直沒有成神,當然也有可能梵蒂岡之戰,對他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傷勢。」

這個女人就是尼克真正的親信,瑪利亞.希爾。

「我建議我們必須阻止地球上,再次有神明的存在!」希爾嚴肅的說道,「我認為我們有必要消滅這個存在!」

尼克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心腹,「希爾,不是我不願意消滅這個傢伙,是我們沒有辦法!看到那些騎士了么?還有那些軍隊,我們怎麼阻止!」

希爾聽完,也沉默了,她當然知道神盾局已經無法對抗這個聖域的存在了。 舊金山的情況趨於穩定,市民開始返回自己的家中,只有舊金山的西城的兩個街區,還有戰鬥。

「你為什麼不去追擊那些怪物,而是把軍隊聚集在市區?」白宮特使咆哮著來到天台上,質問王彬為什麼停止了追擊。

王彬好奇的看著這個特使,不明白是什麼讓這個特使,有勇氣對自己這樣的態度說話。

一旁剛剛安排好軍隊調度回來的阿隆索斯,一把抓起這個特使的衣領,「你沒資格這麼對主人這麼說話!」

特使驚恐的掙扎著,企圖掙脫阿隆索斯的手。

「好了,不用理會這個小丑!儘快把一切準備好,抓了多少俘虜?」王彬冷笑一聲,讓阿隆索斯不要理會這個小丑。

「包括受傷的,總共俘虜了七萬多喬喬人。」阿隆索斯隨手把這個特使扔到了一邊。「在哪裡舉行儀式?」

王彬想了想,「就在市政廣場吧!那裡地方夠大,希望能夠一次成功!」

「我現在帶隊,把俘虜全部押送過去。」阿隆索斯行了一禮,轉身離開了,臨走前瞪了特使一眼。

特使嚇得連滾帶爬的離開了天台,至於他回白宮會怎麼說,估計已經沒有人會理會了。

「王彬,你真的要走這一步么?要知道,你這樣做,我們會成為敵人。」古一的身影,從一個閃著火花的傳送門走了出來。

王彬沒有回頭,他明白古一的意思,至尊法師的職業就是守護地球,免受其它位面的入侵。

王彬在成為神的那一刻,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已經不屬於人類了,必然會幹預人類的發展。

「古一,我能給你的承諾就是,我不會幹預人類自身的發展。」王彬鄭重的承諾。「而且,我的身份永遠都是人類,成神也只是為了守護我想守護的人。」

古一看著王彬,氣氛一下靜了下來,哪怕是街上的喧囂,或者遠處時不時傳來的爆炸聲,都無法干擾這種詭異的寧靜。

最終古一嘆了一口氣,轉身打開傳送門,準備離去,在跨入傳送門的一刻,突然說道,「記住你的承諾!王彬!你也為這個世界戰鬥過!」

王彬沒有說話,天台上再次陷入了安靜。

一天之後,市區的所有戰鬥都已經結束,哪怕是躲入地下隧道的喬喬人,也在趕到的大批美軍瘋狂進攻下,消滅的乾乾淨淨。

中午十二點,市政廣場上,黑壓壓的一片俘虜。周圍的建築上站滿了人類,他們想看看,這個遠古人類的皇者,會如何對待這些俘虜,還有看一個傳言是不是真的。

在前一天的傍晚,就有一個傳言,在所有市民中傳開,甚至連參加戰鬥的軍隊中,都傳了起來。

那就是黑暗騎士,要在舊金山成神。

這引起了城市裡,眾多神父的敵視,就像現在多名資格最老的神父,就站在市政府大樓的階梯前,盯著王彬的一舉一動。

王彬走上廣場上臨時搭建的一個高台上,看著周圍的人群,還有地上密密麻麻的喬喬人。

「我,遠古人類的皇,為了守護地球,我們與黑暗種族戰鬥,和邪神戰鬥,和妄圖統治人類的神明戰鬥!我們三大遠古三大種族,為了這個星球,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價,從我統領的黑暗戰爭,擊敗了吸血鬼,狼人,黑巫師,還有後來的妄圖再次干涉世俗的耶和華。」

耶和華,三個字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那些神父已經忍不住開始咆哮了起來。

「我們遠古人類為了人類的自由,為了讓地球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們付出了無數的生命。」王彬聽到了周圍傳來的各種各樣的聲音,只是懶得理會,「現在,這些遠古魔神和他們僕從種族,再次出現在這個世界,還有來自宇宙中的威脅,我們遠古人類已經經不起這樣的犧牲了。所以,我決定在這裡封神,成為遠古人類的神明,組建我們的神系——秩序神系!」

當王彬說完要建立自己的神系的時候,天空突然出現了濃厚的烏雲,烏雲中還不時的閃過一道道閃電。

王彬看著突然變化的天空,知道這是對自己的考驗。

「我在這裡宣誓,誓要斬殺一切入侵地球的異族!」王彬猛的揮手,示意阿隆索斯行刑。「我們不需要俘虜,尤其是這些以人類為食的異族!」

阿隆索斯看到王彬的信號,一個轉身,對著廣場上的士兵們下達了處決的指示。

論小乞丐的花式拒絕 剛剛建立的三萬狂熱者的軍團,還有禁衛軍,已經阿隆索斯的第一騎士團,同時對這些俘虜展開殺戮!

這一幕把原本在哪裡咒罵的神父,還有那些真正的天主教信徒嚇得不敢在發出任何聲音。

王彬抬頭看著天空,拔出自己唐劍,飛到了半空中,一劍斬向烏雲,一道劍光擊中了雲團,原本黑壓壓的天空,一瞬間烏雲消散,天空中撒下無數的金色光芒。

金色光芒照射在王彬的身上,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出現王彬的身後,這就是王彬法相。

「我在這裡宣布,秩序神系成立!我們將繼續遵守眾神的協議,完成遠古種族的承諾!」王彬低著頭,看向大地,聲音傳遍了整個世界。

聖域所有的戰士,都摘下頭盔,半跪在地,恭敬低下了頭,哪怕是星靈一族,也摘下了頭盔。

星靈族的樣貌,還有精靈族的代表,獸人族的首領,形形色色的種族,無不顯示聖域的實力。 距離舊金山的戰鬥,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

原本各國政府所擔心的,聖域開始傳教並沒有發生,甚至普通根本不知道在哪裡能找到這些遠古人類。

而此時的王彬在幹什麼?

魔都,這個讓王彬難以忘記的土地,這也是王彬第一次踏入超凡者世界的地方。

「王彬,你是不是有些緊張啊?」曉婷好笑的看著坐在一旁的王彬。「飛機降落了。」

王彬透過機窗,眼神滿是懷念的看著窗外忙碌的忙碌的停機坪。「八十八年了,我終於再次回來了。」

曉婷沉默了下來,八十八年,相當於一個人的一生了。「為什麼,不能回來?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么?」

王彬想了想,「曉婷,你知道華國的道教吧?我的手下都是來自西方世界,而華國的東方地界,是禁止西方,哪怕是遠古人類踏入的,而我走的道路,因為一些原因,也是西方神明的道路,這都是忌諱。」

曉婷沉默了,她現在在身體素質上,早就超過了美國隊長的級別,只是實戰能力還是個菜鳥。「那這次你回來?」

王彬拿出一張紫色符籙,「這次是我的師傅,替我和道教三大掌教求情,才能有這次機會,走吧!這麼多年,也不知道當初的老戰友,還能剩下幾個了。」

曉婷笑著拉起王彬的手,就往艙門走去。

當兩人走出艙門的那一刻,王彬愣住了,舷梯下停著十輛汽車,幾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裡。

陳真,孫老前輩的大兒子孫浩翔,全真的伊真人,玄武的張輝,武當的無念道人,還有秋生,正一的文道人。

「你們都來了?」王彬身子往前走了兩步,眼睛里滿是淚光。

「阿彬!」秋生率先迎了上去,一把抱住王彬,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秋生的外貌和當年變化不大,這也是王彬當年的一點私心,留下了不少生命之水,再加上秋生也達到了真人的水平,只是眼神中的滄桑,是怎麼也掩蓋不了的。

「師傅,還好么?」王彬鬆開了秋生,有些急切的問道。

秋生擦了一下眼睛,「還好,師傅早早達到天師了,身子比我硬朗多了!我和文采也都是爺爺輩的人了。走吧,看看你的其他朋友。」

「嗯。」王彬重重的點了點頭,挽起曉婷的胳膊,「師兄,這是我的未婚妻,卞曉婷。」

「你好,我叫秋生,很高興認識你。」秋生微微的點了點頭。

「師兄好!」曉婷乖巧的問候。

「走吧!不然,那幾個傢伙,要找我拚命了!」王彬大笑著,走向那幾個老戰友。

「歡迎你回家,王彬!」陳真緊緊抱了一下王彬。

「歡迎回來!」剩下的幾人同時行道教禮節。

王彬鄭重的回禮,「各位,多謝各位,我回家了!」

一行人先來到了位於魔都的精武門,院子還是那個院子,只是規模更大了,畢竟精武門可是給神矛局輸送了不少武者,這點照顧總是有的。

「怎麼樣?是不是有種很熟悉的感覺?」陳真看著一旁陷入沉思的王彬,笑著問道。

王彬苦笑一聲,「八十多年了,我沉睡了七十年,當年武盟的兄弟,還剩下幾個?」

已經是滿頭白髮的陳真,嘆了一口氣,「沒幾個了,大部分都是和外族作戰的時候犧牲了。還是道教的好,到了一定層次,壽命都能活個一兩百歲,甚至更長壽。」

「王彬,你現在應該達到永生了吧?據我所知,你成了西方的神明。」一旁的無念道人,突然問道。

無念的話,也是幾個人都想問的一個問題,包括各家掌教想知道的。

王彬沉默了,曉婷聽王彬說過關於東方地界的特殊性,忍不住緊張的握緊王彬的手。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好了,進去再說吧!」陳真笑著岔開話題,「裡面有一個人想見見你,對不起,畢竟你的身份太特別了。」

王彬笑著點了點頭,在自己決定回來的那一刻,有些事自己就想過了。

還是那間大廳,當年王彬初次拜訪精武門就在這裡。

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男人,坐在大廳喝著茶。

「張衡?」王彬有些驚訝的說道。

張衡,世界安全理事會的一員。

「王先生,是我,我也是神矛局的局長。」張衡笑著和王彬握了握手。

王彬的表情十分嚴肅,這個男人可不簡單,或者說他的另一個身份不簡單。

墨家,一個傳自春秋戰國的學派,張衡的大名還是當年在茅山掌教那裡聽過。

也就是說,這也是一個幾百年的老怪物了。

更何況王彬從張衡身上感應到的,不低於提爾的能量波動。

「張局長,我想知道你,在我一回國,就等著我,是有什麼事么?」王彬冷靜的問道。

「我們先坐下再說吧!」張衡揮手示意大家入座,當然不論輩分,還是地位,他都有資格這麼說。

等所有人都坐好,張衡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出了來意,「王先生,我希望能得到你們聖域技術的支持!」

王彬想到了這點,只是有些事沒有那麼簡單,「對不起,我不能給你們超出地球科技太多的技術,不過我會在允許的範圍內,給你們支持!而且我的星宇集團一直在這麼做。」

王彬沒有說錯,幾十年來,蘭斯洛特一直通過星宇,在給華國各方面的技術支持。

張衡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到了他們這個地位,有些虛假的客套,已經沒有意義,「那麼,還有一個問題,我想也是各國都想知道的,你們秩序神系,會在世俗世界傳教么?」

在座的其他人,也都嚴肅的看著王彬。

王彬笑了,「放心吧,我們只是遠古人類的神系,原因也很簡單,世界範圍,馬上就要進入混亂時期,越來越多的勢力,會侵入地球,我們只有建立自己的神系,否則,我們聖域可能會第一個被摧毀。」

無念有些好奇的問,「那麼建立神系,就可以避免了么?」

「其實,遠古人類的實力不止這些,可是大部分都在沉睡之中,為了那一天的到來。至於建立神系,其實我們很多人,早就達到了神明的級別,只是不願意去成神罷了!畢竟,這麼多年,我們最大的一個敵人,就是一些妄圖控制人類的神明。可是,也只有成為神明,我們才能獲得一些力量,提高我們的實力,才能喚醒更多的族人。」王彬無奈的解釋道。「至於東方地界的規距,我懂,遠古人類沒有道教的同意,絕不會踏入華國。」

這番話,也算是讓所有人都放心了,王彬當年的所作所為,還是值得相信的。 張衡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也不在這裡待著,畢竟這算是王彬的歡迎聚會。

「師兄,師傅現在怎麼樣了?」王彬語氣有一絲激動,「他現在在哪裡?」

秋生笑著搖了搖頭,「放心吧!師傅身體好著呢!就是經常提起你,他現在在主峰潛修呢!對了,師傅聽說你要去見女方父母,他要親自替你去提親。」

幾十年的思鄉之情,再也忍不住,眼角流下了淚水。

王彬離開華國的時候,原本就準備隱居下來,一開始是為了完成任務,等到確定這個世界是漫威宇宙的時候,王彬猶豫了,他固然可以自保,甚至在擁有自己的位面以後,可以躲在裡面,過自己的日子。

可是在經歷過梵蒂岡之戰後,加上蘇醒后,一個突如而來長期任務,徹底讓王彬放棄了給任婷婷報完仇后,就歸隱的想法。

這個任務就是建立自己的神系,擊敗最終的敵人。

王彬明白,最終的敵人只有一個,他也賭不起,滅霸的那個響指,自己最重要的親人會不會消失。

沒有錯,在王彬心中,九叔還有秋生他們就是自己的至親,自己容不得他們冒一點點風險。

這也是王彬放棄復仇,哪怕已經知道了幕後主使,也要利用那個勢力,鍛煉未來的復仇者聯盟。

不過,王彬早已替那幾個主使者,在地獄預定了席位。

在魔都和幾個老戰友短暫相聚后,王彬沒有耽誤時間,帶著卞曉婷直奔茅山。

秋生和文才兩人都把家安到了茅山腳下,九叔一生未婚,沒有子嗣,秋生文才二人就相當於九叔的孩子,兩人為了照顧九叔,也一直選擇陪伴九叔,甚至把整個家族都落在了這裡。

九叔知道自己小徒弟馬上就到了,早早就來到鎮上的大院。

這個大院住的全是秋生文才的家人,九叔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來這裡住幾天。

「師祖,你怎麼來回走啊?是不舒服么?」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孩,好奇的問平日里嚴肅的師祖。

九叔有些不好意思的彎下腰,拍了拍小傢伙的腦袋,「信兒,我在等你的叔祖爺爺。」

信兒抬起頭,用他那大大的眼睛看著據說已經一百多歲的師祖,「叔祖爺爺?是文爺爺么?」

九叔笑著說:「不是,是另一個,一個總算回家的親人。」

「師傅!」王彬走進祠堂,就看到九叔在和一個小孩在哪裡說話。

王彬快步走到跟前,直接雙膝跪地,連磕了三個頭,「師傅,不宵徒兒,回來看你了!」

九叔趕忙扶起王彬,「阿彬,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當年如果不是你為了不讓我,不讓師門為難,你又何苦離開故鄉這麼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