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強者不屑地回道:「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要我回答你?當然是我們血族後輩實力高強,能接住你一擊又算得了什麼。」

「你!」蛇君心裡有一萬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你們吸血鬼一族的後輩什麼成色你們自己心裡還沒點子逼數?

吸血鬼強者冷笑,他如何沒有覺察到那個吸血鬼有些問題,但現在明顯擋在他前面的這個蛇君更加難纏,至於那個吸血鬼小隊長,不管他什麼情況,等他出去,很快就會被那些六階強者察覺到,到時候他還怕他跑了不成?

蛇君心中暗暗惱火,一時間無法擺脫吸血鬼強者的糾纏,只能盡最大力量嘗試著將他擊殺掉,要是動作夠快,還有希望能追上剛才那隻奇怪的吸血鬼小隊長。

在他們戰鬥的同時,另一邊,白洛背上背著喬治,手裡拎著克倫蘇,飛快地向外逃竄著,一離開蛇君跟吸血鬼強者大戰的地方,白洛再也沒有了顧忌,使出全力飛奔了起來。

在他背後,喬治一動都不能動,但意識是清醒的,克倫蘇情況跟他差不多,只不過意識還有些模糊,剛剛才被弄醒。

喬治發覺到了一絲古怪,虛弱地問道:「你是誰?一般的四階吸血鬼可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克倫蘇已經清醒,不過他仍然閉上眼睛裝睡,積蓄著微弱的力量打算反抗一波。

白洛一邊奔跑一邊回道:「你連我都忘記了?」

白洛說話的時候聲音又變了回來,喬治頓時瞪大了眼睛。

「你是……白洛?!」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喬治聲音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白洛笑道:「虧你還沒有把我忘了,當初你說要離開黑海市,我還以為你找到了什麼好去處,結果竟然是被抓了起來。」

喬治神色一黯:「這些先不說了,你這次來是打算將我們救出去?」

「嗯。」白洛點了點頭。

在他們二人說話的時候,克倫蘇睜開了眼睛,難以置信竟然會有人冒著這麼大的危險過來救他們,他心裡其實還有些懷疑,這個人將喬治救走還情有可原,因為喬治跟他認識,兩人之間的關係或許還不錯,可是,把他也順便撈走又是為何?這時候多帶一個人不是累贅嗎?

「哼,不會又是你們這些大家族的詭計吧?我可不記得什麼時候認識過你,我們非親非故,為何要救下我?」克倫蘇不得不小心,生怕又掉進那些吸血鬼家族的圈套裡面,他現在可是被坑怕了。

白洛沉默:「你是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

克倫蘇疑惑:「什麼意思?」

白洛回道:「是伊莉雅跟伊芙她們拜託我將你帶出去的。」

克倫蘇臉色瞬間激動了起來,聲音有些語無倫次:「伊莉雅跟伊芙,她、她們還好吧?」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被壓在這裡數年的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愛因貝倫家族城堡裡面的兩位女兒,沒有了他們的庇護,伊莉雅跟伊芙的生活將會多麼困難?

特別是伊芙,當初他被抓起來的時候,伊芙才兩歲啊!伊莉雅要一個人照顧妹妹,還要撐起一個大家族,一定很辛苦吧?

每想到這裡,克倫蘇的心都在隱隱滴血,他可憐的女兒啊。

「她們現在過的好好的。」白洛如實道。

克倫蘇奇怪了起來:「不對啊,難道是那幫吸血鬼真的願意照顧愛因貝倫家族剩下的族人?」

白洛嗤笑一聲:「你想多了,他們沒有落井下石就已經夠好了,現在愛因貝倫家族裡面就只剩下五個人,要是我去晚一天,這個家族八成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什麼意思?」克倫蘇聽出了白洛聲音里的惱怒。

白洛冷哼一聲:「沒有了你們,愛因貝倫在那些人眼裡就是剝了皮的雞蛋,誰都想上去咬上一口,現在危機差不多都解除了,等你們回去之後,這個邪神召喚也不可能繼續下來,但那些人一定會再次盯上你們,你們只需要跟日不落帝國團結在一起,就不用怕他們了。」

喬治問道:「你的意思是有辦法帶我們離開?離開之後讓我們加入日不落一方?」

喬治明白了白洛的意思,要是他們能成功離開這裡,那麼這幫黑暗生物的計劃自然沒辦法得逞,到時候等他們出去,完全可以跟日不落帝國聯盟,這樣一來,黑暗生物這邊也沒有辦法再輕易抓到他們,獻祭自然而然就失敗了。

等過上一段時間,可就沒有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了,日不落帝國有了這次的教訓,下一次這些黑暗生物想要再成功的幾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已經可以忽視了。

「不錯。」白洛肯定道。

「待會兒我會盡量把你們送出去,你們出去之後要儘快恢復力量,日不落這邊現在跟黑暗生物們是死敵,為了阻止邪神召喚,他們肯定不會拿你們怎麼樣。」

「可是,要是他們像這些人一樣,把我們關押起來怎麼辦?」喬治問道。

白洛一笑:「放心,日不落帝國已經跟龍國結盟了,到時候你只要跟他們說,你們跟龍國的白洛還有萌寶是朋友就行了。」

白洛也不管兩人吃驚的表情,繼續前進,克倫蘇有些忍不住地問道:「白洛……閣下,真的沒辦法將其他人也一起救走嗎?」

喬治像是看傻嗶一樣看著他,那眼神好像在說『你怎麼好意思問出這樣腦殘的問題?』。

白洛能將他們兩個人帶出來就是天大的幸運了,這傢伙竟然還不知足,想要把愛因貝倫家族的其他成員也帶走?拜託,他是人,又不是神仙好不好?能不能有點兒腦子?

要是其他人問這樣的問題,白洛早就一拳打過去了,但誰讓現在在他面前的是他的老丈人呢?白洛心裡嘆了口氣,要不是他把人家的女兒給拿下了,白洛連半個累贅都不想帶。

「抱歉,我已經儘力了。」白洛這般回道,要是再多帶幾個人,他們就都別想回去了。

克倫蘇沉默了下來,嘆息道:「多謝閣下,能夠遇上您,已經是我們的慶幸了,我不該再要求太多。」

克倫蘇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要求很過分?別人能將他帶出來就已經冒著很大的風險了,每多上一個人,都有可能丟掉小命,但他卻不得不這樣問,因為那些都是愛因貝倫家族的成員,都是他的親人。

「放心吧,少了你們,獻祭短時間內肯定是進行不下去了,但那些人不會死心的,在把你們抓回來之前,他們還是很安全的,以後有機會可以再將他們帶走。」白洛也只能這樣安慰了。

克倫蘇點了點頭,沒有再言語,兩人一個被白洛背著,另一個被白洛抓在手裡,行動速度被拖慢了不少,但也一點兒都不算慢,很快就來到了囚牢門口。

守衛們看到白洛過來,還有他身上的兩個祭品,紛紛圍了上來。

白洛沉喝一聲:「所有人聽著,蛇君已經成為叛徒,想要劫持祭品,現在所有人跟我一起將祭品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是!」守衛們沒有懷疑,雖然很是震驚,但還是按照白洛的吩咐做了。

有人想要上來接過他身上的喬治跟克倫蘇,都被白洛嚴詞拒絕了,理由是為了祭品的安全著想,只有他這個四階圓滿的小高手,才能徹底保護他們的安全,防止再出現蛇君那樣的叛徒劫人事件。

吸血鬼守衛們崇拜地看著雄姿英發的小隊長,能在關鍵時刻毫不猶豫地站出來指揮大局,不愧是能夠成為小隊長的人,他們一定要多向小隊長學習學習。

白洛身上的克倫蘇跟喬治兩人臉皮抽搐,他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剛才白洛在囚牢里義正言辭地從吸血鬼強者手裡接過他們兩人的場景,這個白洛簡直是天生當演員的料啊,說起謊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克倫蘇望了一眼喬治,好像是在詢問『你的這位朋友一直都是這麼戲精?』

喬治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他以前跟白洛相處的時候也沒發現他有這方面的能耐啊,難道是又覺醒了什麼隱藏的天賦不成?

克倫蘇看到喬治搖頭,心裏面有點慌,摸不準這個白洛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更關鍵的是,根據白洛剛才的話,他好像對愛因貝倫家族城堡有很深的了解。

還提到過是伊莉雅跟伊芙拜託白洛,將他救出來的,這樣不是從側面說明了白洛跟伊莉雅還有伊芙的關係不錯嗎?他女兒該不會也被騙過吧? 戰場上,激烈的戰鬥還在繼續,邦尼在砍殺了大量騎士之後又一次跟大地騎士對上,大地騎士艱難地抵擋著邦尼的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手上的土黃色重鎚被邦尼的血斧砍的布滿了裂痕。

「真是個怪物。」大地騎士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就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這個邦尼遠非一般的半步六階所能相比的。

邦尼沒有領域力量,或者說她的領域能力就是那種變態的能夠無限恢復的能力,論真正實力,邦尼要比大地騎士還要弱上很多,但邦尼的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奔著同歸於盡的想法在出招,大地騎士沒有她這樣可以無限回復的能力,自然不會每一次都拼了命一樣,這樣一來,自然是要被邦尼壓著打。

大地騎士也很憋屈啊,怎麼會遇上這樣的怪物,明明是他的境界更高,到頭來竟然要還打不過邦尼,憋屈,實在是太憋屈了,大地騎士鬱悶到想要吐血。

但還是不得不撐起身體跟邦尼硬碰硬,因為除了他,這裡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了邦尼,而一旦他離開,聖城就算是被攻破了。

上面,暴風騎士跟教皇正在跟死亡神殿殿主還有巫妖王交手,四個人都被困在了另一個維度裡面,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束縛,現在暫時無法離開堅固的小世界裡面。

巫妖王手上的長劍舉起,跟教皇對拼,教皇掌握的是光明力量,而巫妖王的是黑暗,兩人之間可以說水火不容,到了六階,已經不存在屬性相剋這一說了,能走到這一步的強者,哪一個不是將自身力量錘鍊到巔峰的存在?

巫妖王的黑暗力量可不是下面那些半吊子的黑暗生物那樣的凌亂黑暗,而是徹底的純粹的黑暗,看上一眼就會將人徹底吸引進去的黑暗,巫妖王跟教皇兩人之間可以說半斤八兩,一時半會兒誰都拿不下誰,但在暴風騎士這邊就有些危險了。

暴風騎士雖然也是成名已久的六階,但對上死亡神殿殿主這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實力上還是差了不少,死亡神殿殿主可是自大災難一來就存在的六階強者,遠不是暴風騎士這個新晉六階不到十年的小年輕能夠相比的。

暴風騎士抹了抹嘴角的血液,握緊了手上的長槍,在長槍上面,有無窮的暴風誕生,在他身後,是一個完全由暴風組成的狂暴世界,強大的破壞力將小世界屏障都吹的搖搖欲墜。

死亡神殿殿主也不是吃素的,能夠穩穩壓制住暴風騎士,他的手段比暴風騎士更加高明。

死亡神殿殿主一指點出,擋在他身前的無窮無盡的暴風瞬間泯滅,冥冥中,似乎有一種法則力量在作祟,將擋在他面前的一切都判定為死亡,情形十分的詭異。

死亡如刀,如今這把刀在死亡神殿殿主手中更加的鋒利,直接從法則層面上進行的打擊,讓暴風騎士壓力劇增。

「法則的力量嗎?」暴風騎士身上汗毛炸起,每一次跟死亡神殿殿主交手,他都能感覺到一股極致的死亡力量沿著法則網路向他侵蝕過來,讓暴風騎士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應對,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陰到,死亡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好清除的,要是結結實實挨上這麼一下,他都懷疑自己能不能成功活下來。

好在他也不是什麼弱者,他的暴風法則剛剛凝聚出來,跟死亡神殿殿主正面對抗十分艱難,但也能勉強堅持住。

死亡神殿殿主輕飄飄的聲音傳進了暴風騎士耳朵里:「投降吧,你堅持不了多久的,現在投降還來得及,邪神大人會原諒你的無知。」

暴風騎士呸了一聲,不屑道:「是誰給你的信心,讓你覺得自己可以蠱惑一名日不落的騎士?我日不落帝國的騎士,就算是死,也不會歸順狗屁的邪神,我們效忠的人從始至終就只有女王一個人!」

死亡神殿殿主臉上一冷:「這就是你自己找死了,你還能堅持一會兒,但你的王又能堅持的了多久?」

「嗯?」暴風騎士猛的回頭,看向了聖城的方向,腦海中想到了非常糟糕的一個局面,難道說……

死亡神殿殿主臉上的冷笑似乎證明了暴風騎士腦海中不祥的預感,在他回頭的時候,看到一股黑暗力量從聖城裡面爆發出來。

原始大時代 「不好!」暴風騎士神色瞬間難看起來,那股黑暗力量至少也是半步六階,沒想到這一次這些黑暗生物竟然帶來了這麼多的強者,這下糟糕了。

聖城裡面現在已經沒有能跟半步六階強者對抗的人,女王那邊危險了!!

教皇也覺察到了聖城裡面的變故,但他跟暴風騎士二人現在都被小世界裡面,短時間內根本沒辦法出去啊!

地面上,正在邦尼手下苦苦支撐的大地騎士臉色一變,看向了聖城裡面,在那裡,一股黑色的不詳力量正在耀武揚威,像是在嘲笑著他們這些騎士的弱小與無能。

大地騎士整顆心都在滴血,雙目變得赤紅,戰鬥的時候再也沒有保留,每一招都是豁出了性命,但還是無法擺脫邦尼的糾纏,就算他拼了命,也不過跟邦尼打個半斤八兩罷了。

最後的三國 「該死的黑暗生物,給我讓開啊!!」大地騎士怒吼著,想要將邦尼擊飛,但邦尼豈是一般人?換成其他人或許需要躲避,邦尼可不在乎受傷,直接就硬抗了上去。

聖城裡面的那股黑暗力量在肆虐著,看的所有人心驚肉跳,黑暗生物們這個時候盡情歡呼著,已經預見到聖城被他們佔領之後的場景。

正在戰鬥的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擦了擦武器上的血液,擋在他面前的敵人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下,憑著血海源源不斷地恢復力,吸血鬼在同階裡面很是難纏。

他看了一眼聖城裡面升起的黑暗力量,咧開嘴角笑了笑道:「哈哈,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我們的,只要聖城被我們攻陷,邪神大人一定能夠降臨,到時候整個世界都沒有人能夠阻擋我們。」

其餘的黑暗生物也都狂熱地看著聖城的方向,那股黑暗力量已經不再是個人力量,而是凝聚了他們所有的期望,攻破了聖城,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抵擋他們了!

然而,就在這時,在聖城裡面,又有一股金色的力量升起,跟黑暗力量相互對峙,不斷地交手。

「嗯?這是女王的力量?」騎士們感受到了金色力量之中那股熟悉的氣息,正是他們誓死守衛的女王。

騎士們心中都冒出了疑惑,什麼時候女王也變得這麼強了?

他們看聖城當中那兩道光柱相互碰撞,金色光柱比漆黑的光柱差了不少,但仍然在堅持著,沒有第一時間就潰散掉。

「想不到老傢伙你還留了這麼一手。」正在跟教皇戰鬥的巫妖王忌憚地看了他一眼,外面傳言一直都是女王是手無縛雞之力之人,而且還受到教皇的瘋狂打壓,女王的權利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現在來看,八成是教皇自己故意散播出去的,顯然,教皇的陰謀也得逞了,在來之前,連他們都沒想到日不落的女王竟然也能有著這樣的力量。

教皇嘆息一聲:「可惜了,要是再晚上一些該多好。」

教皇神色黯淡,巫妖王跟死亡神殿殿主兩位高手如何看不出那道光柱的虛實?看上去聲勢浩大,能勉強跟黑色光柱暫時對抗,可實際上,不過是一時爆發而已,藉助了整個聖城的力量,才能短時間內跟那個半步六階抗衡。

以現在女王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完全掌控整個聖城,要是再過上一兩年,才能差不多完全掌控,到時候能爆發出媲美六階的力量,而不是現在這樣,連半步六階都十分的虛浮,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唉,這就是命吧。」老教皇不由得嘆息一聲,難道今天他們日不落帝國就要這樣被毀滅了嗎?一旦女王也堅持不下去,聖城就算是真正的垮了,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阻擋邪神的降臨。

「認輸吧,你們已經失敗了。」死亡神殿殿主語氣中充滿了肯定,對著眼前的暴風騎士說道。

暴風騎士握緊了手中的長槍,看著聖城裡面那道金色光柱一直被黑色光柱逐漸壓倒,一顆心都在滴血,最後憤怒地看著死亡神殿的殿主,口中緩緩吐出兩個字。

「做夢!!」

死亡神殿的殿主笑了笑道:「你這又是何必呢?老老實實投降不就好了嗎?」

他搖了搖頭,跟暴風騎士一起看著聖城裡面的金色光柱逐漸崩塌,被黑色光柱擊潰,最後再也沒有一絲金光存在。

最牛尋寶人 金光的消失就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等金光徹底消失,聖城的城門也被『轟』的一下打開。

聖城淪陷了……

所有騎士都是心中一沉,絕望地等待著邪神的降臨。

死亡神殿的殿主跟巫妖王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而暴風騎士跟教皇則是臉色難看,這下邪神的降臨再也無法阻止了。

然而,好像少了些什麼…… 「哈哈,邪神的到來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了。」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瘋狂大笑起來,笑的肆意和狂妄,在他對面,在他的對手戰死之後,另外一人補上了位置。

現在,那人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完了,連聖城都被攻陷了,世上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邪神的降臨了,這個世界要完蛋了。

這時候不止他一個人心中充滿了絕望,所有騎士都是這樣認為的,他們連聖城都淪陷了,黑暗生物這一方召喚邪神的前兩個條件都已經湊齊,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阻擋他們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邪神的到來,然而,時間一秒接一秒的過去了,竟然沒有半點兒動靜傳出來。

暴風騎士跟教皇心中大為疑惑,死亡神殿殿主跟巫妖王兩人也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聖城明明都已經被攻破了啊,只要邪神大人再吸收點祭品,就可……等等,祭品?!

幾個人心中一動,不會是祭品出了什麼問題吧?他們連忙看向黑暗生物的後方大本營,黑暗生物的大本營距離他們的戰場有著一段不遠的距離,被重重防護了起來,這也是為了防止日不落一方的人過來劫人。

但這麼一點障礙,對他們來說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樣,幾人沒有浪費太大的氣力,就看到了關押祭品的囚牢裡面。

囚牢地面上出現了繁雜的圖案,兩個綁著祭品的十字架散發著微微的光亮,要是正常情況下,這兩名祭品應該直接作為獻祭被吸收掉,而現在,上面竟然空空如也。

「祭品呢?!」黑暗生物這邊的兩位大佬發出憤怒的咆哮,我們好不容易帶人把聖城給攻了下來,結果你們竟然把祭品給弄丟了?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見目光看向了正在戰鬥的兩人,一個是原本守護祭品的守護者,另外一個竟然是已經死掉的蛇君?!

看到這一幕,他們基本上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是蛇君在暗中搞破壞!

巫妖王心中的火焰噴薄而出,恨不得將蛇君直接撕成粉碎,怒火不斷地上涌,大吼道:「蛇君,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叛徒!你忘記黑暗議會是怎麼收留你的了嗎?!」

巫妖王即使是亡靈生物,情緒很不容易激動,這個時候也感覺心中的怒火像是火山一樣要噴發出來,這可是他們謀劃了將近百年的計劃,好不容易才等來了一次機會,竟然被蛇君給攪黃了?

特別是蛇君還是被他們親自吸收進黑暗議會的成員,一個內部成員,竟然吃裡扒外,主動將黑暗議會給賣了,這也算是他們自作自受?

不管怎樣,現在巫妖王跟死亡神殿殿主兩人都憤怒到了極點,想要憤怒到想要殺人!

冰冷的視線投注到了蛇君跟另外一個正在跟他戰鬥的守護者身上,這個守護者就是那隻半步六階的吸血鬼了,現在,這名吸血鬼強者在幾位大佬的注視下瑟瑟發抖,不敢有一絲反抗的念頭。

「會長,都是蛇君這個叛徒乾的!」吸血鬼強者毫不猶豫地指認道。

蛇君臉色一黑:「人不在我手裡!」

兩名六階的大佬可不管他們之間的這點破事兒,等將祭品追回來,再回來懲罰蛇君也不遲。

「快說,祭品現在在哪兒?」巫妖王用尖銳的聲音問道。

半步六階的吸血鬼渾身一震,回道:「會長,祭品被一名吸血鬼小隊長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蛇君在一旁煽風點火:「這樣的話你也信?分明那個人也是過來要劫走祭品的。」

半步六階的吸血鬼惡狠狠地看了蛇君一眼,那表情,像是要把蛇君吃掉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