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兒,快看······」我激動的喊了一句。

雷雲和李震風兩人看著那遠處的比較模糊的三條山脈,兩個人剎那間都像是被驚呆一樣;那樣眼睜睜的看著三條山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就是隱龍····」雷雲隔了半天才緩緩開口說道。

「那···那玩意兒該不會是海市蜃樓吧。」李震風指著遠處的三條山脈質疑道。

我心裡頓時一萬個曹尼瑪,什麼海市蜃樓,我看你他媽倒像個海市蜃樓。

「我們趕緊過去吧,一會兒七星歸位,可就什麼都找不著了。」雷雲著急道。

「沒事,我已經定好了方向,我們按照羅盤的指示方向過去就行了。「我指著手中的羅盤說道。

「那好,我們過去叫上和老闆,然後一起過去。」雷雲說道。

「好的,那我們就開拔了。」我點點頭說道。

我們三個趕緊上去去找何大拿以及我們的駝隊,因為我們必須早早的趕過去,找到那三條隱龍,找到我們的目的地圓沙古城。

經過我和何大拿的商量,我們一致決定抓緊時間趕過去,爭取抵達目的地圓沙古城。

我們收拾好物資,趕上駝隊向正南方向走去;我和買買提大叔走在最前面,帶領著整個駝隊;而雷雲和李震風兩人則在駝隊後面壓陣,保障駝隊的安全。

我們向前走了不大一會兒時間,我回頭看著北方的夜空,北斗七星已經歸位,百年奇象七星同位已經過去了,而此時北斗七星和月亮也都回復了自己本來的光亮。而在我的正前方,我也看不到那三條隱龍了。

這一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景,我很有幸沒親眼目睹了;並且發現了傳說中的圓沙古城。

在昏暗的沙漠中,伴著微風和歡迎面吹來的沙子,我們整個駝隊正向塔拉克沙漠的正中心靠近。

那地方看起來不是很遠,在七星同位之時我們都能看得到,平坦的沙漠中什麼也看不見,就只有遠處的三條灰褐色的山脈,那就是隱龍。可是,我們已經和駝隊前行了近兩個小時,可是依然沒有看見那三條隱龍。

「星爺,咱不會是走錯道兒了吧,你那破玩意兒是不是失靈了?」李震風騎著駱駝從後面趕上我說道。

我深深的白了那傢伙一眼說道:「不會水花你就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我看是你腦子不轉了,失靈了。」

「卧···卧···」我喝了一聲。駱駝終於乖乖的卧在了沙子上,我下來拿出羅盤再一次仔細的尋找著隱龍。

可是羅盤上的指針竟然在一瞬間又開始不停對的轉動起來,這明顯是磁場有問題,是磁場磁力引導著指針不停的亂轉,那麼很顯然這個地方的磁場應該很強大,而且很不正常,至少有三個磁場的存在,否則是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我趕緊拿出那張塔拉克沙漠的地圖,我在地圖上找到了我們所在的位置。沒錯,我們已經在塔拉克沙漠的中央了,而且是在最中心。

而地圖上顯示這裡確實有三條山脈和兩條河流;根據地圖上的顯示,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山環水繞,藏風聚氣的風水寶地,而這裡也有著一個標註那就是圓沙古城。

可是,在我們的眼前,透過皎潔的月光,我們能看到的就是一片沙漠,除了沙子還是沙子,根本沒有什麼山脈,就連一座小小的沙丘也看不見。

「不太對啊····」我低聲道。

這一刻,我竟然也陷入了無盡的思索,可就是想不出來問題到底出在了那裡。

「怎麼了?」 穿越之數碼寶貝 雷雲走過來問道。

「你看這張地圖上標註上的東西,再看看我們所處的位置,這顯然不和邏輯。」我低聲說道。

雷雲接過那張塔拉克沙漠的地圖看著,他的臉色也為之一變。

「這真的有點講不通,為什麼地圖上標註的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有三條山脈和兩條就河流,可是我們根本什麼也看不見,這是怎麼回事?」雷雲疑惑道。

我也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兒,為什麼這裡會和地圖上標註的不一樣呢,而且是完全不一樣,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別說山脈了,就連河流也沒有;那就算是千百年過去了,河流乾涸了,但是乾枯的河床總不會消失吧;那為什我們連一道河床也看不見呢?

「河床···乾枯的河床···」我的腦海里頓時不停的回想著河床這兩個字。

對啊,我們在之前是看到過乾枯的河床的,這就可以說明在塔拉克沙漠是中絕對存在的。既然存在河床,而我們沒有找到,那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們沒有找對地方。

可是依據地圖顯示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可是為什麼還是沒有看到?難道地圖是假的不成?這也不可能,因為之前我們一直參考著這張地圖,這張地圖從來沒有出現過失誤。

那為什麼單單會在這個地方出現問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我的心裡很焦急,我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別著急,抽根煙慢慢想。」李震風走過來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遞給了我一支玉溪。

我點燃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慢慢蹲下身一屁股坐在沙子上,心裡全是那個問題,為什麼這裡的情況會和地圖上的標註的不一樣呢,而且單單就是這一個地方不一樣,這顯然十分奇怪。

我想來想去,可依然還是沒有任何頭緒;我頓時感覺手指一陣疼痛,原來是煙頭已經燃燒完了燙到我的手指了,我趕緊使勁兒一吹,將煙頭吹掉在了地上,這時,因為我吹的氣兒太大了,地上的沙子被我嘴裡的氣吹出了一個小小的坑。

我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我起身激動的喊道。

「到底怎麼回事?」雷雲問道。 第一百二十六章消失的圓沙古城(1)

「你的意思是說這裡本來的地貌是和這張地圖上描述的一樣的,但是是因為長時間的風力侵蝕而導致了地形地貌發生了變化,所以這個地方才會變成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李震風湊過來說道。

我點點頭說道:「你小子終於開竅了,算是聰明了一會。」

「但是,這對於我們而言,也是一個難題,我們如何才能找到隱龍呢?」雷雲低聲說道。

「這個問題我也來考慮過了,只要我們能夠確定準確的位置,那麼我就可以找到隱龍;不管它隱藏的有多深,我都可以將隱龍給你挖出來。」我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個對那個人那豈不是蓋的,更不是吹的,老子如歸連幾條隱龍都找不到那還怎麼在道兒上混,豈不是被人笑掉了大牙。況且我們袁家曾經也是道兒上有頭有臉的人,只要在做土貨生意這一行,提起我太爺爺的名字沒有人不知道的。

「那好,只要能找到隱龍就行。」雷雲淡淡的說了一句。我看得出來,他對我是十分的相信,他的疑慮和擔心從此煙消雲散。

「這樣,雷雲、李震風,你們兩個先跟我過去看看,我有一種直覺隱龍就在前面不遠處。」我說道。

兩人點點頭帶上裝備跟我一起過去了;而買買提大叔則留下來照顧駝隊以及其他人,因為他熟悉沙漠的脾性,身手那也是沒說的。

我們三個人打著高光手電筒向我指示的正南方向快速摸了過去,大概走了有兩三百米的距離,我突然發現我們腳下的沙子開始開始變的粗大了起來,也比較堅硬,一腳踩在上面也沒了之前的那種軟軟的要陷下去的感覺,相反確實硬邦邦的感覺,有時候還會感覺到硌得慌。

我放慢腳步,打著手電筒朝自己的腳下看去,果然在一層薄薄的沙子下面有著大一點的石頭,直徑大約在3到八公分不等,而且石頭的表面都非常的光滑,看上去像是被刻意打磨的一般。

說實話,在沙漠中能見到這樣的石頭,真的是奇迹;但並不是說在沙漠中就一定沒有這樣的石頭。我慢慢蹲下去,輕輕的將腳底的沙子全部剷除乾淨,然後一點點將那些表面的石頭摳了出來,果然是類似於鵝卵石的那種石頭,表面特別的平整光滑,真的就像是被打磨過一樣。

「你們快看····:我指著自己手中的一塊石頭說道。

雷雲反應很快,他立即蹲下身伸手在腳下的沙子層中抓了起來,又是一塊光滑的石塊兒。

兒李震風看到我們都在那樣搞,那傢伙也蹲下身從自己腳底下的層下摳出來兩塊青黑色的是塊兒,圓圓的滑滑的那種。

「我說我怎麼感覺腳底下硌的不行,鬧了半天是這沙層太薄了,而且下面還有這麼的石頭,真的是牛逼plus。」李震風拿著手裡的一塊石頭說道。

「那麼這些石頭是從哪裡來的,這也是一個問題啊。」李震風接著問道。

「很簡單,你看這些石頭一個個大小基本上都差不多,而且都是表面很光滑平整,這說明這些石頭絕對都是經過沖刷磨損的。而在自然界中能夠將石塊兒沖刷磨損成這樣的只有河水。石塊在在水的推動下不停的滾動碰撞,從而慢慢變成了這樣的圓圓的光滑的樣子。」雷雲解釋道。

「完全正確,就是因為水流的力量。所以,這個地方應該就是一個河床,一個乾枯很久的河床。」我說道。

「嗯···有道理。」李震風點點頭說道。一副專家的樣子,好像什麼都懂一樣。

「抄傢伙,先把上面的這層沙子鏟掉看看。」我說道。

我們三個人人手一把工兵鏟,開始蹲在地上將那層和不是很厚的沙子清理掉。十幾分鐘后,我們清理掉了一片,而那乾枯已久的河床的真是面貌終於出現在了我的們的視野中。

雖然我們能看到的只有很小的一塊兒,但是我們卻能清楚的看見埋在沙子下面的那些光滑的石塊兒;沒錯,那就是一個乾枯很久的河道,河道里幾乎全部都是那種橢圓形的表面光滑的石頭。

「沒錯,就是這裡,就是這條河道。」我激動道。

「河道是找到了,但是我們要找的石隱龍,可這隱龍到底在哪裡啊?」李震風問道。

「先別著急,爭座位水是龍的血,山水龍的勢;只要找到了水,還怕找不到山嗎?」我胸有成竹的說道。

我摸出羅盤站在河道中間,果然,羅盤上的指針崔克也穩定了不少,但是卻依然無法指示準確的方向。

但是,坐北朝南的字向是不會改變的,而且就算經過兩千多年的移動,但是龍脈的整體是不會發生多大改變的,所以我必須從圓沙古城的字向入手,只有這樣才能打開進入圓沙古城的大門。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又抬起頭看了看夜空正中的月亮,那月亮正正照耀在河道這一條線上;那麼毫無疑問,三條山脈中的一條絕對也在這條光線上,也就是說,正北的那條山脈絕對在河道的北邊,而西、東兩座山脈則分佈在河道西北和東北兩側,因為這有這樣才會形成山環水繞之勢,才會形成所謂的藏風納氣。

我換了一個方向,自己站在河道中月亮正南而照射下來的那條光線軸上,我再一次看著羅盤,果然羅盤上的指針又一次穩定了不少,它僅僅東西搖擺著不超過五度。

我順著那條月亮的光線向北看去,隱隱在月光下,我看見了那條若隱若現的山脈;沒錯,就是青黑色的山脈。而那個位置,那個位置,正是我們之前望向河道的那塊稍微高一點的地方。

「找到了······「我激動的喊道。

「在哪裡?」雷雲和李震風兩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就在那個地方····」我指著我們之前站著望向河道的那個地方喊道。

「你確定就在哪兒?」李震風看著那塊沙堆不是很相信的說道。

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回答他的話,我抄起傢伙什就朝那個沙堆沖了過去。

「就···就這麼個地方,光禿禿的除了沙子還是沙子,毛兒都沒有一個,哪裡有什麼隱龍,您不會搞錯了吧星爺?」李震風還在質疑我。

我抬起腦袋看著月亮,果然,還是在那條光線的平行軸上,正正的正北方向;而此時我手中的羅盤也終於穩定了下來,順著羅盤上的指針看去,剛剛指向正北,剛剛指向月亮的正中心。

「沒錯了,就是這兒。」我激動的喊道。說實話,我真的是無法掩飾和壓制住自己內心的興奮和激動,因為圓沙古城的就在這裡。

「啥玩意兒?這裡就是圓沙古城?不是吧,這裡啥都沒有,只有一片沙漠。」李震風看了看四周帶著失望的說道。

「沒錯,就是這裡,這裡就是兩千年前的圓沙古城。」我再一次喊道。

我打開手中的地圖,借著手電筒的光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地圖上鎖標註圓沙古城就是我們目前所處的這個位置。

但是,正如李震風所說的,這裡除了沙漠還是沙漠,我們的確看不見任何東西,或者說是我們就沒有看到這裡有一點點當年圓沙古城殘存的遺址。

這一點,我也很奇怪,但是我可以肯定,這裡就是我們要找的圓沙古城,因為天象是絕對不會錯的。

「傳說圓沙古城中海油一座通聖山,山上還有一座通聖塔,可是這裡完全是一片沙漠,根本不存在什麼山,更別說圓沙古城的遺址了。」雷雲打著手電筒環顧著四周說道。

「這裡就是圓沙古城所在,但至於為什麼一片沙漠,什麼都沒有,我也不知道原因。」我看了看他們兩個人說道。

看來,我有必要在對圓沙古城做一個向西全面的了解了;可是如今我面對的困難就是從哪裡找到關於圓沙古城的記載呢?好像沒有,有也就是某些書上簡簡單單的記載過兩句而已,僅此又怎麼能全面深入的了解到圓沙古城的歷史原因呢。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難題。

我瘋狂在自己的大腦中調動著關於圓沙古城的記載,我記得我在一本書上看到過關於圓沙古城的消亡,說是因為人們大肆放牧、砍伐樹木,所以最終自然生態破壞嚴重,土地大肆沙化而且連年不斷,所以才會招來自然的報復,整個城都被沙漠所吞噬。

但是,這樣記載並不能說明什麼;我們要找的是殘存的圓沙古城,並不是它是如何消亡的;但是資料太少,我們根本無法找到。

圓沙古城,書上的這幾個字我們是找到了,但是具體的地方和遺址我們並沒有親眼看到。

「難道偌大的圓沙古城消亡之後連一點遺址也沒殘留下來嗎?這根本不可能,也不合常理。」我的心裡暗暗思索道。

冷情前夫,前妻已改嫁 但是兩千年的時間又可以改變很多的東西,難道傳說的圓沙古城不存在?或者是它被沙漠徹底淹沒了?或者是圓沙古城會在我們的腳下,難道它是一個地下城······我的腦海中頓時冒出種種的草測,但是我們不敢輕易相信。 第一百二十七章消失的圓沙古城(2)

我看著眼前的一片沙漠,心裡剛剛燃起的激動瞬間又被這突如其來的失望和絕望所撲滅,是無情的撲滅。我站在沙地上,看著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沙漠,我整個人彷彿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了一般,愣愣的站在那裡,沒魂沒魄。

「星爺,你也不要太難過了,說不定是我們沒有找到或者是我們找到的位置不準確,咱們在努力努力,在找找看。」李震風走過來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低聲說道。

我苦笑一聲搖搖頭說道:「我們沒有找錯,可是老天爺偏偏跟我們開了這樣一個天大的玩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在故意捉弄我們。」

「袁天星,拿出我們這一行人的精神來,刀山火海我們都未曾懼怕,鬼門關口我們都出入了無數次,這點小小的挫折難道就會擊敗你嗎?不要自己放棄了自己。」站在我身後的雷雲沉聲說道。

我趁人,不管是李震風還是雷雲,他們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可是,老天爺為什麼要跟我們開這樣一個玩笑。我袁天星捫心自問,雖然是做的倒斗掘墓的事情,但是我從來沒有違背生人與死者之間的陰陽契約,也沒有帶走過一個墓葬中的東西,不管是帝王將相的皇陵還是普通的貴族的陵寢,我從來沒有帶走過一件,就是連陵寢中的一塊石頭我也沒有拿過,我但都探墓所得的東西,不管價值大小盡數上交國家,我袁天星問心無愧。

可是老天為什麼非得跟我開這樣一個玩笑,我不服······

「走吧,先過去休息會兒,我們繼續接著找,老子就不信找不到,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會把圓沙古城給挖出來。」李震風看著我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是在安慰我,我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此時的我,根本無法休息,因為我的心根本平靜不下來,因為我沒有找到圓沙古城。

「你們先去休息吧,我想一個人坐一會兒。」我低聲說道,就連頭也沒回一下。

我往前挪了兩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子上,順手從兜兒里摸出一包兒煙,拿出一支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我試著平復著自己的心情。

潛愛成癮,帝君的小毒妻 李震風很了解我,他了解我就像了解他自己一樣到位,他知道我這個時候不想被別人打擾,也不想多一句話,他看了看便和雷雲一起離開了,向營地走去。

我就那麼一直坐著,一直坐在沙子上;儘管天都快要亮了,儘管氣溫很低,可是我還是不想動;我一直盯著遠處的天際,那是一摸青藍色的天際,像是天邊天盡頭一樣,我就一直看著那個地方,腦子裡什麼也沒想,心裡什麼也沒挂念,去他娘的圓沙古城。

直到那天邊的青藍色漸漸變得金黃,還帶著火紅,我知道那是天亮了;一輪火紅色的驕陽已經開始出現我的視野中,大大的圓圓的,看著很熱很熱。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一宿沒合眼,而我手中的那包煙也早已經只剩下一個空盒子了,腳下的煙頭已經堆成了一個小山丘,還在隱隱約約的冒著几絲青煙,我面前的空氣中也還夾雜著尼古丁的味道。

「大叔,天性可是一宿沒睡,您得好好勸勸他,讓他休息會兒吧,這樣下去他身體吃不消的······」我突然聽到後面有人在說話,而且還是李震風的聲音。

沙沙沙的腳步聲正在急急忙忙的向我趕過來,很急促但是少了幾分穩重,看樣子後面來的人有幾分著急。

「天星,跟我回營地,我有事對你說。」買買提大叔的聲音在我的耳邊回蕩著。

我雙手撐地慢慢的試著站了起來,因為坐了一個晚上,腰已經是疼的不行了,兩條腿也早已經麻木了,所以我只能用手撐著慢慢站起來。

李震風趕緊上前一步,攙扶著我站了起來;我稍稍緩了緩,感覺氣血已經流通正常了,我看著李震風,那傢伙的眼睛竟然有幾分腫脹,看樣子也是一宿沒睡。

「老子是不是又拖累你了?」我苦笑著說道。

那傢伙淡然一笑道:「知道就好,還算你小子有點良心。」

我又向前走了兩步,看著買買提大叔,我的心裡頓時又覺得一陣酸楚,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突然莫名的一陣酸楚湧上心頭。

「大叔,對不起,我這又給您添麻煩了。」我低聲說道。

「你這是說哪裡話,先不說了;回營地先吃點東西,休息休息,然後在說。」買買提大叔笑著說道。

我也不想了,想了一個晚上了,我是在想不出問題在哪裡,也想不出答案來。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老子索性也不想了,傷人傷神。我回到營地簡單的吃了個早飯,臉都沒捨得洗一把,就又開始想那個讓我非常好奇的圓沙古城了。

可是我想來想去,依然是沒有什麼頭緒;還是那個問題一直讓我很糾結,即使是一座兩千多年前的古城,可是在怎麼坍塌,也不會說是前部消失不見。

這的確是有實例可以說明的,比如我們遇見的龍城,本身也不算是一個大的城邦磨面機很小,人口也不多,但是龍城的祭祀遺址也是有相當一部分保存了下來;而且同樣也是在塔拉克沙漠中,這是不是可以說明圓沙古城的消失並不是單純的受到沙漠的吞噬。

如果僅僅是沙漠的吞噬,那麼龍城又為什麼還會存留大量的遺址;況且龍城和圓沙古城之間的距離也算不上很遠,畢竟兩個地方都在同一片沙漠中。

「大叔,您對沙漠比較熟悉,您說一座古城在沙漠中平白無故的消失不見,一般會是原因造成的?」我問道。

買買提大叔摸了摸自己的鬍鬚,微微思考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這個原因應該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還是沙漠中的沙暴,沙暴可以在瞬間將一座城夷為平地,一是因為沙暴的破壞力特別大,二是因為沙暴捲起來的沙土可以將一座城淹沒掉,讓城邦可能永遠埋藏於地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沙漠的吞噬;當然,這還得考慮到城邦本身建築體的牢固性如何,越是牢固的城邦建築抗破壞力也就越強,反之則越弱就容易被吞噬或者淹沒。」

「那如果按這個邏輯來講的話,圓沙古城就是屬於被沙暴淹沒了。」我思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