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二看著墨言,露出一副你不懂的表情。

「什麼不懂?」

墨言一愣,沒搞明白太二的意思。

「和吳澤在一起,不能以常理度之,雖然現在很平靜,但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產生爆炸之類的情況。」

太二以過來人的語氣對墨言勸解,「作為朋友,我勸你最好也做些準備,不要等出現狀況再說,那樣就晚了。」

墨言本來還感覺沒什麼,被太二這麼一唬,也感覺心裡有些毛毛的了。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做好準備?」

吳澤注意到這邊,剛才他在看戰爭場景,倒是沒怎麼注意兩人的對話。

「沒什麼。」

墨言回答,然後低下頭,思索太二的話,想了好一會兒,決定……多做些準備總是沒錯的。

吳澤就這麼看著墨言也給自己加了十幾套法器套裝,甚至還有上百個防禦法器。

「你們這麼沒安全感?」

吳澤眨眨眼。

「以防萬一,畢竟我們身處的地方太危險。」

墨言訕笑。

時光飛逝,轉眼雙方的戰爭就已經進行了十幾年。

十幾年看上去很長,實際上對於仙古宇宙的尺度來說,跟一個瞬間沒什麼區別。

雙方的戰爭,從最初的寂夜星空為圓點,逐漸展開蔓延,已經籠罩直徑幾十億光年的區域。

各種恐怖的法器在這場戰爭中打出,星空坍塌都是常事,搞得周圍的生命星球上的修士人心惶惶,生怕雙方軍團突然冒出來,把他們的星球世界打爆。

隨著戰爭進行,逐漸開始白熱化,大夏仙朝一些仙尊也投入戰爭,給古盟造成嚴重損失。

這時候九草出手了,率領著他們的法器造物,竟然硬生生將這些仙尊逼回。

強勢之姿落入所有修士眼中,令他們心中或驚嘆,或驚恐,或詫異……不盡相同。

「仙古宇宙修士的統籌,比預計的要強。」

羅大人坐在通明司大殿里,處理者從各處傳來的情報,加以分析之後,做出回應。

他切實的感受到古盟的難纏,他能感受到,古盟有一個算無遺漏的人物,他好幾次做出的計劃都被看穿。

並且他領悟天機之道,自然能測算天機,先人一步,可在天機之道中,他也感受到一位極其強大的存在在干擾,欺騙,甚至設下陷阱……

這是天機之道的戰鬥,擾亂對方,為已方贏得先機。

「我們終究還是落後了四億年,我們的高端戰力比他們要強,可在法器各方面卻弱了不少。」

羅大人閉眼,揉了揉眉心,跟著睜開,眼神更加堅定,有夏帝在,他堅信大夏仙朝一定會取得最終勝利。

不敢休息,羅大人再次投入工作。

「墨言,太二,你們快過來看啊,這些傀儡看上去好精緻,竟然還能使用道的力量。」

吳澤盯著具實化投影,招呼著兩個把自己穿得嚴嚴實實的兩個傢伙過來。

「這是九草手下的傀儡軍團。」

太二和墨言看了不少戰爭場景,古盟和大夏仙朝雙方他們都很了解。

「你們說,我們去抓幾個回來怎麼樣?光看著感覺很無聊啊!」

吳澤好幾次都想跑出去摻和戰爭,可都被墨言和太二攔下了,這下又忍不住提議。

「淡定淡定,不要激動。」

太二趕忙勸,他本來就只想安安逸逸的生活,可不想參與這樣的戰爭。

「但是感覺很無聊啊。」

吳澤在地上打著滾,翻過去翻過來,最後終於……壓到了正在角落碎覺的二兩。

「哇,幹嘛,別打擾我睡覺。」

二兩炸毛一樣跳起來,看見壓了自己的是吳澤,立馬慫了,嘀咕著各種可惡,獨自默默的走開,重新找睡覺的地兒。 仙古宇宙,某處星空,線條滲出,交叉構建,形成人影靜立。

「主人,古盟和大夏仙朝正在戰爭狀態。」

無數黑色符文交織,管理者出現,雖然它沒有天域道網這個外掛,可後手依舊很多,時刻監察仙古宇宙各勢力的動向。

「我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只是現在不適合超脫,我能感覺到,他還在仙古宇宙。」

動用了那股恐怖力量恢復,但幕後仙主實力依舊損失,失去道果,那是不可彌補的缺陷。

「主人,以我們現在的準備,沒有失去道果還有九成把握超脫仙古宇宙,可現在,超脫的幾率太小了。」

管理者勸解,「我們需要拿回道果。」

幕後仙主沉默,拿回道果,談何容易。

「主人,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管理者接著開口。

「什麼,想法?」

「雖然我們打不過吳澤,但仙古宇宙可不止我們一個仙主存在,夏帝,比主人您還更早成為仙主。」

管理者說著,虛擬投影出一位存在,正是夏帝的模糊形象。

「你是說,聯合夏帝。」

能成為仙主,幕後仙主何其聰明,只是管理者一個提點,他就想到更多,但跟著他眉頭一皺,「可他不是一個人,還有一位迪奧族,甚至就算是他一個人,也可能是一位超脫宇宙的存在,就算聯合夏帝,勝算也不大,再者,沒有利益,夏帝憑什麼幫我對付一個可能是超脫宇宙的存在。」

「總得試試,否則主人就將永遠超脫不了仙古宇宙。」

管理者這話很直白,也很殘酷,沒有道果,能夠成功超脫的可能性小到絕望。

「好,總得試試。」

幕後仙主收起管理者,線條般的身軀消散在這片星空。

大夏首都河系的茫茫星空里,幕後仙主憑空出現,以他的能力,直接就能抵達這裡,就算是仙尊也沒可能發現他的蹤跡。

「夏帝,出來一見。」

幕後仙主將自己的意志衍生出去,擴散到整個大夏首都河系,這股波動,只有仙主能夠察覺。

沒等多久,幽暗的星空里忽然綻放一點藍光,猶如是一枚種子,光芒綻放,層層疊疊向外圈開放,轉眼間就化作一朵遮蔽星空的藍色幻花。

「這花,天藍幽羅花,沒想到夏帝的本體竟然是一朵靈植奇葩。」

仙主的情報很難探尋,就算是管理者也所知不多,幕後仙主親眼看見,自然看到更多,他著實有些震驚。

天藍幽羅花是一種靈植,能令修士寧心靜氣,感悟天地韻意,這種花,以仙古宇宙範圍來說都很稀少,能修鍊到化形就算是天大機緣了,以幕後仙主所知,這種花,最強的也不過是元嬰修為,他從來沒想到過,這種花竟然還能逆天,成就仙主。

可想而知,這種奇葩要修鍊成仙主有多麼不可思議,要經歷多少次蛻變洗禮。

幕後仙主忽然有些佩服夏帝了,能以奇葩之身成就仙主,還開創了一個統一仙古宇宙的仙朝,其中的艱難,幕後仙主自己想想都覺得自己做不到。

藍色的光輻射,遮蔽一切,星空都彷彿被染上了藍色,顯得飄逸,夢幻。

在藍光海洋中,碎光組成的身影一步接著一步踏出,看著很慢,實際上幾步就從遙遠處抵達。

仙主的氣勢磅礴,威壓星空。

夏帝的身影逐漸凝實,他身穿純黑帝袍,一舉一動無不帶著帝的威勢,仙的威嚴。

「夏帝,難道,你就是這麼接待客人的。」

幕後仙主放出了自身的氣勢,兩位仙主的初次見面,兩股洶湧澎湃的氣勢碰撞,碾碎空間,呈現波浪般散溢開,可跟著就被兩位仙主有意識的攔截,這是一種交鋒,不與人知的交鋒,如果不攔截,甚至光是氣勢就會對大夏首都河系造成劇烈有影響。

「我倒是沒想到,現在的仙古宇宙,還有仙主存在。」

夏帝收起氣勢,炯炯有神的眸子盯著幕後仙主,「你,意欲何為?」

「不要用那麼警惕的眼神看著我,我可不是古盟那一方的。」

幕後仙主臉上線條扭動,發出輕笑。

「噢,是嗎?」

夏帝不置可否,「在我之前沒有仙主存在,看來,你是我的大夏仙朝陷入沉睡之後晉陞的仙主。」

夏帝一語中的,幕後仙主也沒反對,反而點點頭,「沒錯,不過我這次來找你可不僅僅只是為了聊這些。」

「洗耳恭聽。」

夏帝一揮手,虛空凝物,化作桌椅,有靈茶散發著淡淡白霧。

幕後仙主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上去,端起一杯,抿了一口。

「我這次來找你,是需要你幫個忙。」

幕後仙主直入主題。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幫忙?以你的境界還需要我幫忙?」

夏帝來了點興趣。

「我的道果被人搶了。」

饒是以幕後仙主的臉皮,說這話都感覺不好意思,道果可以說是一個仙主最重要的東西了,這玩意都守不住,還被搶,這簡直是恥辱。

夏帝本來還悠哉悠哉的喝了口茶,聽到這話差點噴了出來,扭頭看向幕後仙主,滿臉怪異,「你說什麼?我沒聽清,能再說一遍嗎?」

「我的道果被人搶了。」

幕後仙主面無表情,再次重複了一遍,反正不要臉了,他倒是還淡定了。

「誰?」

夏帝肅然了,能從一位仙主手中搶走道果,「難道有超脫宇宙的修士?」

「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超脫仙古宇宙,或者說是不是其它宇宙降臨而來。」

幕後仙主很無奈,除了和吳澤交手時候獲得的一些情報,他幾乎對吳澤一無所知。

「他的力量很奇怪,不,不能說奇怪。」

幕後仙主又慎重思考了一下,才抬頭,「應該說不可思議,或者奇異。」

「他是誰?」

夏帝忽然想到那位奇異修士,頓時追問。

「這是他的形象?」

幕後仙主想勾畫吳澤的形象,可卻感覺力量彷彿失控,根本勾畫不出。

「嗯,怎麼回事?」

幕後仙主皺眉,明明之前就能勾畫,他卻是不知道,吳澤無聊的時候就解析整個仙古宇宙的萬物法則,直接將自己設置成隱藏狀態,這樣才能發現更多有趣的事情。

因此除非幕後仙主能力抗仙古宇宙,否則根本描繪不出已經是隱藏狀態的吳澤。 火影之千葉傳說 「勾畫不出形象?」

見幕後仙主的動作,夏帝道出猜測。

「是,看來,他已經能夠影響到仙古宇宙的道了。」

幕後仙主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又重了。

「能夠影響仙古宇宙,還能讓仙主都勾畫不出形象,難道他是超脫宇宙的存在?」

夏帝越發確信自己的想法,這個人很可能就是他要找的奇異修士。

「不知道,我沒有感覺到他身上有超脫宇宙的氣息,但很詭異,他的實力卻不比仙主弱。」

這也是幕後仙主想不通的地方,不是超脫宇宙的存在,又能夠吊打仙主,這到底什麼情況。

「前段時間消失的天域道網,應該和你有關吧!」

見到幕後仙主身上流轉的虛擬氣息,夏帝說。

「那就是我的道果。」

美男社交圈 「你想怎麼做?搶回道果?」

你們這些NPC 夏帝發問,心裡猜到了幕後仙主的打算。

「沒錯。」

幕後仙主端起杯具,再抿一口,看向夏帝,「可我打不過他,我需要你的幫助。」

「無憑無故,我為什麼要幫你,而且對方還可能是超脫宇宙的存在,如果真是這樣的存在,我們就算一起動手也打不過。」

夏帝搖頭。

「看你剛剛蘇醒還沒有完全恢復吧!」

幕後仙主抬指,有一個能量小球凝聚,散發駭人威勢,彷彿其中的力量爆發,就能輕易磨平寂夜星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