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

這種東西只能相信一次,想靠著它走出去,基本上不可能。

「看來已經發現,這麼亂走是不可能出去的了。」

袁夕夜暗道,她很想知道秦岳能不能從這裡出去。

昨天秦岳直接用魔法將大門轟碎,著實超出了袁夕夜的想象,不過想要打開大門的確只能使用非常辦法。

如果今天秦岳,依然能夠從這片黑暗走出去的話,袁夕夜或許會將自己的訓練難度再提高一個等級。

秦岳靜立在原地,將自己的心完全沉下來,一時間周圍的一切彷彿都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氣流?」

秦岳能夠感受到吹拂自己臉頰的微風,雖然氣流很小,但卻是的確存在。

「氣流!」

現在已經進入冬季,星痕城最近一個星期的時間,都有來自西北方向的寒風吹拂!

「有想法了?」

袁夕夜看著秦岳抬腳的瞬間,心中有些好奇,自己的布置憑秦岳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分析出來的。

「這怎麼可能?」

當秦岳毫不猶豫跨出數步的時候,袁夕夜有那麼一瞬間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下降了。

如果將秦岳跨出的每一步都連接起來的話,那就是一條非常筆直的直線。

袁夕夜在秦岳周圍布置的各種各樣的干擾,在這一刻好像都失去了作用。

從秦岳動身到走出黑暗的範圍,不過是十多秒鐘的時間。

這十多秒的時間,也是袁夕夜不斷懷疑自己的時間。

「師母,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就先走啦。」

當秦岳重新恢復視覺的瞬間,秦岳直接在原地站定,回頭望著自己走過的路。

原本的黑暗完全消失,一切彷彿沒有任何的變化。

但只要向前一步,黑暗還是會籠罩下來。

「看來真的要重新制定一下訓練的難度等級了,這個小子並非像你說的那樣不堪啊~」

袁夕夜看著秦岳快速離開的背影,從手邊抄起一張白紙,不斷的記錄著什麼。

在看到秦岳被風撩起的衣角的時候,袁夕夜就已經想明白問題出現在什麼地方了。

雖然秦岳出去的方法和自己設想的並不一樣,她壓制了秦岳兩種感覺,精神力魔法同時沒法使用。

這種情況在一些禁地,遺迹中非常常見,秦岳能夠憑藉對於氣流的把握,已經足夠證明秦岳的觀察力了。

又是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

秦岳的學習能力,讓季同沒有話說,而且他布置的一些任務,不論是完成的質和量,秦岳的完成度都非常高。

在這一個星期當中,秦岳又去了袁夕夜那裡兩次,每一次秦岳都得絞盡腦汁才能從袁夕夜那裡回來。

秦岳倒是激起了袁夕夜的好勝心,雖然她的布置已經簡化了很多,但屢屢被秦岳這種只是四階,精神力甚至還在青銅階段的小子給破解,袁夕夜的心情很不好。

季同:「秦岳。」

「還有什麼原材料要我處理的嗎?」

「歇會兒,我們兩個聊一聊吧。」

總裁幫我上頭條 「哦。」

秦岳將自己手中的鎚子輕放在工作台上,闊步走到季同的面前。

「基礎的東西,我已經交給你很多了。」季同看著秦岳髒兮兮的工作服,不禁露出了微笑。

「嘿嘿,還好。」

秦岳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應道。

秦岳覺得自己掌握東西的速度還是不夠快,總是惹季大師生氣。

而且秦岳聽說過,想要培養出一個合格的機械煉金師,至少需要五年的時間。

每一個機械煉金師,都是需要用大量的材料才能夠培養出來。

這其中的耗費就是天文數字。

如果像是天工那樣的大型企業的話,那倒還好,他們完全有能力利用學徒製作出來的廢料。

在季同這裡,為了給秦岳訓練一些能力,有些材料耗費了,那也只能丟掉,完全談不上任何回收利用的價值。

僅僅是這段時間,給秦岳練手的材料,其價值已經沒有辦法用金劵進行衡量了。

「你自己評價一下吧,假如滿意度為十分的話,你能給自己幾分?」

季同笑眯眯的看著秦岳。

「七分吧。」

秦岳想了想,低聲向著季同說道。

「為什麼是七分?」

「一分給材料浪費,有不少廢料的產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一分給時間,每天跟您學習的時間太少,不論是學習還是練習時間都不足。

還有一分給我自己,我經常惹您生氣。」

季同看著秦岳認真的神情,還是笑了起來。

幾個月的時間,秦岳就已經把機械煉金的基礎,基本上全都掌握。

這還是在秦岳幾乎每天都只有半天的情況下完成的,如果這都算慢,那麼那些五年才算完成基礎積累的機械煉金師,豈不是自己撞牆?

「您笑什麼?」秦岳撓撓頭,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分析的不對?

「自我評價的很好,很不錯。」

季同並沒有告訴秦岳原因,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掌握機械煉金近乎所有基礎。

在季同沒有遇到秦岳之前,如果誰敢在他面前這麼吹噓的話,季同絕對毫不猶豫的給一巴掌。

但現在,季同只覺得自己撿到寶了。

只是季同的這種喜悅卻不能讓秦岳知道,他還只是個十六歲的孩子。

年少輕狂。

季同很擔心,如果秦岳知道自己優秀程度的話,會不會像他之前遇到的那些所謂的天才一般,開始心浮氣躁,一事無成?

季同不清楚的是,秦岳幾乎每兩天都會被蘇亞強制進行各種機械煉金的訓練。

秦岳接觸到的材料,甚至比季同安排的東西更多。

誘婚一軍少撩情 「傳統煉金方式的準備,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下面我會開始教給你關於製作方面的事情。」

「我能開始進行製作了?」

秦岳有些驚訝的看著季同,他感覺自己好像離著這個階段差的還遠。

「還不能獨立進行。」

季同看著秦岳的表情,低聲向著秦岳說道。

季同也有過自己的考量,對於秦岳這驚人的學習能力,如果他一直拖在基礎部分的話,那就是對於秦岳的一種浪費。

季同沒辦法忍受這種浪費。 「其實今天你需要做的東西很簡單。」

季同回身從自己的身後取出了一件秦岳非常熟悉的東西,那是他的鉤爪。

「這個鉤爪設計的相當巧妙,最關鍵的地方,就是這部分彈出回收部分。」

季同三兩下,就將鉤爪以及鎖鏈卸了下來,顯然這東西已經被預先拆卸過。

外殼已經被完全卸掉,原本捆綁在手腕位置的匣,內部情況清晰的呈現在秦岳面前。

對於這鉤爪,秦岳非常清楚其構造,因為這是之前秦岳能看懂的,為數不多的圖紙之一。

「之前你的鉤爪有多次拆卸的痕迹,你應該很清楚裡面的構造吧?」

秦岳點點頭。

「那就簡單了,今天的任務就是讓這個拳頭動起來,而且能夠擊碎這塊鋼板。」

季同掀開了身邊蓋著的遮灰布,一個巨大的機械拳頭出現在秦岳的面前。

簡單的齒輪嚙合在在一起,幾根手臂粗細的工字鋼連接著齒輪,以及前方直徑超過半米的合金重鎚。

看著重鎚表面的坑窪,秦岳很快就想起來這是用來材料鍛打的機械錘。

季同並沒有給這個裝置加裝外殼,裡面的一切都呈現在秦岳的眼前。

重鎚最關鍵的動力位置,空空蕩蕩,顯然是要秦岳來完成最後的步驟。

秦岳默默地站在旁邊,仔細觀察著整個裝置。

季同也不說話,他已經限制了解決方案,留給秦岳的辦法其實就只有一種。

只要在裡面加裝合適的彈簧裝置,就可以讓重鎚獲得足夠的動能。

秦岳站在原地靜默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季同也等待了同樣的時間,在季同看來這個裝置的解決辦法其實非常的簡單。

季同不清楚秦岳為什麼會等待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

季同能夠看出來秦岳並沒有在發獃,否則他早就開始催促秦岳了。

又過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秦岳終於有了動靜。

「用現成的動力裝置?」

季同看著秦岳將動力裝置搬過來的時候,他有些看不懂秦岳的想法了。

季同讓秦岳接觸這個裝置的目的,其實非常的簡單,就只是讓秦岳稍微了解一下關於製造方面的東西而已。

如果說魔法是這個世界劃分武力的絕對選項,那麼機械煉金就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存在,現如今整片大陸到處可見機械煉金的產品。

它們給這片大陸的人,提供了很多便利,同時也讓很多在魔法上毫無出頭之日的人,能夠有機會成為萬人敬仰的機械煉金大師。

但正因為機械煉金覆蓋的方面如此之廣,機械師想要獨自完成煉金,需要大量的學識才有可能做到。

「這個小子又有什麼新的想法了?」

季同饒有興趣的看著秦岳,他並沒有出聲阻止。

每個機械師都應該擁有自己的特點,這是成為機械大師的必要條件之一。

秦岳每一次的「異想天開」,都能夠給季同一些靈感。

學習,是相互的。

秦岳穩穩的將動力裝置加裝完畢,同時將控制器上的線路改動了一點點。

「這個小子想做什麼?」季同很好奇。

秦岳圍繞著動力裝置,不斷的加裝穩定器與濾波器,這些不過指甲蓋大小的東西,能夠很有效的吸收震動波。

「改動好了。」

當秦岳裝完最後的零件之後,原本空蕩蕩的位置,已經被秦岳塞得滿滿當當。

季同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在秦岳改動控制器線路的時候,季同就已經稍微能夠猜到秦岳的想法。

「那就試試吧,如果沒辦法破開這鋼板的話,你可不能走。」

季同將重鎚前面的鋼板敲的梆梆響,用著提醒的語氣向著秦岳說道。

「那我開始了?」

在得到季同同意的時候,秦岳只做了一個動作,那就是按下控制器的啟動按鈕。

秦岳所選得動力裝置,還沒有辦法在如此短暫的加速中,讓重鎚獲得能夠破壞鋼板的能量。

季同原本以為重鎚會在動力裝置的驅動下,直接轟擊面前的鋼板。

但事情完全超出了季同的想象,動力裝置只是發出嗡嗡的聲響,根本沒有驅動重鎚。

嗡嗡的低鳴聲,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就變成了轟鳴聲。

季同的目光緊盯著動力裝置,秦岳的改動竟是讓這動力裝置開始蓄能!

這是季同完全沒有想過的事情,雖然他也能實現同樣的目的,但自己的方法與秦岳的方式相比起來,好像繁瑣了很多。

嘭!

一聲悶響傳來,五毫米的鋼板應聲出現一個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