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我怎麼會看不起您,看不起你們李家呢,只是今天有些特殊,你們可以包場,但是樓上靠窗的座位需要留下」

趙管事對著李家少爺,李元恭敬的說道。

「哼,我來這裡包場,當然是不喜歡有任何在這座酒樓裡面,無論什麼人現在給我趕出去,否則不要逼我李元親自動手,馬上給我去辦。」

李元狂妄的大聲說道,完全不在乎樓上坐著的是什麼。

當然此刻二樓樓上,還有兩桌人在,其中一個便是秦昊,另外一個乃是一個看起來邋遢的老頭,正在興高采烈的吃著雞腿喝著酒水,完全不在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至於其他人,則是在李元說下包場的時候,害怕引火上身便快速的離開了這裡,不敢繼續在這裡吃喝了。

「李少,你不要生氣,我上去問問」

趙管事聽見了李元的火氣,心中已開始不悅了起來,但是臉色依然非常恭敬的回應道,然後快速的傷了二樓,走到了秦昊的身邊。

「少爺,李家的李元來了我們清風樓準備包場,讓我們趕走所有人,包括少爺您在內,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趙管事臉色難看的對著秦昊詢問道。

「你看著辦吧,清風樓怎麼大,就算他李家所有人到了這裡吃喝都能夠坐下,我沒有必要離開,至於其他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秦昊聽見了趙管事的話,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便開始獨飲了起來,不在乎外面的事情了。 羅陽真想一巴掌拍死余向海。塵√緣×文?學×網

瞪著余向海一會,才收回目光,接著道:「我來這裡,是要跟你們談談傷者的事情。我可以幫他治好病。」

這時成南站了出來。

「他是真的很懂醫術。」成南贊道。

先前成南一直沒怎麼說話,此時一開口便幫羅陽說話,眾人很驚訝。

「村長,你不正常。」余百強冷道。

作為新崗大隊的村長,卻公開稱讚世仇村子的少年,在余百強看來,這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事情。

其他村民也覺得成南的舉止很古怪。

「我的病就是他治好的。」成南感激道。

一聽村長這麼說,在場的人更震驚了。

成南接著道:「老余,你老婆不是有風濕性關節炎嗎?請他看看。」

余百強一口拒絕道:「我要找人治,也不會找宏運大隊的人治!」

場面又僵了。

羅陽知道要來點實際的才能讓在場的人消火,說道:「傷者的醫藥費,我們宏運大隊會出,你們放心。今晚就會有人去醫院付醫藥費。」

果然如他所料,眾人喊打喊殺的行為弱了許多。

「明天我們找個地方再好好談這件事,怎樣?」羅陽建議道。

「你們宏運大隊先把醫藥費付了,以後賠償的事,以後再談!」

余百強說完便走了。

其他男青年大部分都跟著走了。

這個結果,羅陽能接受。

來之前,他就沒有想過能跟余百強友好地打交道。

成馨走上來,說道:「牛仔,別急,慢慢來。你有這份心,我們會儘力幫你完成心愿的。」

成南說道:「你們先回去。這事明日再談。」

他是擔心餘向海會糾集更多村民來找羅陽報復,那可能會出人命。

「成叔,成姐,那我先回村去。有事電話聯繫。我回去之後,會叫人把醫藥費帶到醫院。」羅陽告辭道。

「我送你們回去吧。你等一下,我開車過來。」成馨說道。

「不用。我有車。出到村口就行了。」羅陽婉拒道。

這時,羅陽看到余旺似乎有話要說。

「余大哥,有空咱倆好好互相學習一下。」羅陽說道。

「好!好!」余旺點頭。

高手過招,自然很過癮。

余旺敗在羅陽手下,輸得心服口服。

在走向村口時,羅陽打了個電話給唐桂花,讓她開車過來。

和洪佳欣走在一起,羅陽問道:「班長,今晚刺激嗎?」

洪佳欣淡淡道:「算你有本事。」

她極少稱讚人,那是由於她爭強好勝,不會輕易說別人比她強。

這算是她由衷佩服羅陽的能力。

「班長,我跟你說,當時我……」羅陽一面說,一面摟住洪佳欣的香肩。

絲絲體香飄入鼻端,乖乖,好香!

「你說就說,摟著姐幹什麼?又想吃豆腐?」洪佳欣嬌嗔道。

「班長,你誤會了。咱們挨著走,說話不用那麼大聲,你都能聽見,對不?」羅陽解釋道。

只聽洪佳欣輕輕地哼了一聲。

旋即羅陽又說道:「班長,你摸摸我的心,看是不是跳得太快了?」

洪佳欣冷笑道:「安玉瑩吃你那一套,姐可不會!」

被她識破了,羅陽嘿嘿一笑。

「你敢再吃姐豆腐,看姐揍不揍你。」洪佳欣撥開羅陽的手。

「班長,我怎麼敢呢?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你這件衣服面料很好,要是這有個口袋……」

正當羅陽要伸手過去比劃時,洪佳欣一個肘撞過來。

羅陽笑著避開了。

隨後洪佳欣追著羅陽,一直追到村口。

唐桂花的車子已停在那兒了,還亮著車燈。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見洪佳欣追著羅陽,安玉瑩頗為吃醋。

羅陽繞著車子跑,笑道:「安姐,快打開車門。」

於是安玉瑩便打開了車廂後座右邊的車門,嬌聲道:「牛仔,佳欣,你們又在做什麼呢?」

車門開了,羅陽連忙鑽進後座。

「安姐,班長要打我。」 星際之佛系女配 羅陽坐進去后,笑道。

「你們評評理。」洪佳欣也追進後座。

關好車門,她便將在路上發生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唐桂花和安玉瑩。

唐桂花聽了,心有同感道:「牛仔就是該打。佳欣,我們回去再好好教訓他。他也……」

說著說著,她便停了下來。

安玉瑩從一個「也」字便知羅陽也摸過唐桂花的上衣,醋意更濃了。

「壞牛仔,壞壞牛仔……」

她一面嬌嗔著,一面揮舞著小粉拳打羅陽的肩膀,溫柔極了。

羅陽伸手輕輕拍了拍安玉瑩的大腿,以示安慰。

「安姐,我沒有其他意思的,只是想研究一下你們的衣服,看都是些什麼布料的。安姐,你這衣服……」

「壞牛仔,又摸人家呢,人家生氣了呢。」安玉瑩更加快速地輕捶羅陽的肩膀。

「安姐,我只是摸你的衣服。」羅陽解釋道。

「還不承認呢。人家也要打你呢。」

安玉瑩的捶打很舒適,洪佳欣的小粉拳卻有些力量。

「班長,你別打我啊。」羅陽只得轉身去應付洪佳欣。

他背對著安玉瑩,她便好像在幫他捶背。

「姐看不下去,不得不拔刀相助。」洪佳欣一拳快過一拳砸過來。

「班長,輕些。」

羅陽的右掌按了過去,穿透洪佳欣的一雙小粉拳。

「你!姐要殺了你!」洪佳欣陡地感到胸前被按了一下,低頭一看,正是羅陽的手掌。

見他咧嘴狡黠一笑,她擰著秀眉打了過來。

安玉瑩和唐桂花沒瞧見是怎麼回事,但聽洪佳欣生氣了,均問:「怎麼了呢?」

羅陽替洪佳欣回答:「沒事。」

說著,抓住她打過來的小粉拳,安慰道:「班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擋你的拳。」

洪佳欣輕咬銀牙道:「敢按姐的胸,姐要殺了你!」

此時唐桂花和安玉瑩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安玉瑩嬌聲道:「壞牛仔呢,你按人家佳欣的胸幹什麼呢,人家也要打你呢。」

唐桂花也酸溜溜道:「姐妹們,不能慣著他,他老是弄我們的胸,今晚要教訓他。」

一聽此號令,羅陽苦笑道:「安姐,桂花姐,班長,我很純潔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什麼的。」

聽他這樣說,三位美人氣極反笑了。

「壞牛仔呢,人家也要打你呢。就是要打呢。」安玉瑩嘴這樣說,又捨不得用力,依然是溫柔地捶打羅陽的背。

出盡吃奶的力,她怕打傷羅陽。

其實她全力打他,也打不傷。

(本章完) 「嗯?」

秦昊看向了到來的美艷女子,他沒有想到他體內的煞氣居然有人能夠使用玄氣便壓制住了,顯然是一個勁敵。

這個她有著天使一般的容貌,美艷而不可侵犯,身穿一件純白色的長裙,增添了幾分聖潔的光輝,頭綰風流別緻,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看起來不顯眼的戒子,整個人顯得高貴,聖潔不可侵犯,好似九天下凡的仙女一般。

「多謝手下留情」

女子清脆,如黃鶯鳴叫好點一般的聲音對著秦昊歉意的說道。

「嗯」

秦昊聽見了女子的話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小子,藍小姐和你說話,你是什麼態度,你想死嗎?」

前面那幾個人狂妄的傢伙,看見了秦昊居然如此態度,頓時憤怒的說道,恨不得立刻動手,將秦昊的頭顱壓在地上,直接一腳踢碎掉。

「嗯」

秦昊聽見了那幾個狂妄的傢伙的話,眉頭皺了起來,身上的煞氣再次爆發了出來,雙眼看向了那幾個狂妄的傢伙。

秦昊僅僅一眼看了過去,那幾個傢伙便瞬間閉嘴了,不敢在多說廢話了,因為他們從秦昊的眼中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機,隨時可能殺死他們,秦昊擁有這個實力。

「你們在敢多說一句話,我便讓你們躺著出去」

秦昊不屑的看向了那幾個狂妄的公子小姐,冰冷的說道。

「這位公子我幫他們幾人給你抱歉了,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裡」

女子對著秦昊歉意的說道,然後便帶著所有人離開了,李元還有他大哥李成源已灰溜溜的離開了這裡,不敢在這裡多待。

「公子可能還不知曉小女子的名字吧?小女子叫藍素素」

藍素素離開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昊,輕聲的說道,便離開了這裡,離開了清風樓。

「小子很不錯啊,煞氣居然都凝聚成為了實質,看來經歷很多啊」

秦昊回到了座位上面,對面的老頭看著秦昊,笑嘻嘻的道。

「我這個都是小把戲,你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測,我現在都還看不透你的真實修為」

秦昊聽見了老頭的話,已開始打太極笑著說道。

「呵呵」

老頭聽見了秦昊的話笑了笑沒有在這個話題多說什麼。 三位美人當中,只有洪佳欣若全力打羅陽,會輕微打傷他。塵↘緣√文?學↖網

是以羅陽不得不抓住洪佳欣的兩手腕,不讓她打。

唐桂花坐在駕駛位上,也想參戰,卻是手不夠長,只能起助威的份。

「姐妹們,揍他。」唐桂花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