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英和靈兒把蕭凡趕出密室后,就著手給這女子沐浴,替她洗凈身子。

看著毫無意識的張曉蕊,江英不免想起在心界幻境之時,蕭凡那小淫賊似乎也是這般為她洗過澡。

經過她的親身體驗,她發現,自己好像被那小淫賊給騙了!

閉著眼睛不看,怎麼給別人洗澡!不摸摸這裡,不摸摸那裡,又怎麼可能洗的乾淨!

尤其是江英在觸及張曉蕊身子的時候,就能立刻聯想到當時那小淫賊的手在自己身上這樣那樣,她的臉,就越來越紅了!

「英姐姐,你怎麼了?」一旁的靈兒看到江英的異樣,不免好奇的問到,事實上,她心裡也有些害羞,只是她尚且年幼,對這方面的事情,理解不深罷了。

被趕出密室的蕭凡,正在思索如何對那神秘女祭司,給予致命一擊!

想了好一會兒沒有頭緒,蕭凡索性拿出了仙靈玉內存放的古籍,開始研究起來。他專門挑了一些奇聞怪志,希望可以找到些線索。

他本來最初的打算,就是在洞內布置一個初級伏魔陣。那女子雖然身為蟲族,卻也和魔族有著不淺的聯繫,這也是蕭凡這樣想的主要原因,但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只能說不到萬不得已,蕭凡不想用這個。

不得不說,身為修士,蕭凡看書的效率,要比凡人快上許多!

一目十行,過目不忘在修士面前,幾乎是信手拈來。

因此,不一會兒蕭凡的身側,就擺了好幾摞書。

終於,蕭凡在一本《奇經妙陣》中,找到了所需。

這本書中,大多記載了一些看起來十分不靠譜的經文,陣法。但偏巧在書本後半部分,蕭凡瞥見一種專門滅殺蟲族的陣法,名為紫光陣。

據記載,此陣一出,紫光萬丈,從天而臨,蟲族觸之則灰飛煙滅!

蕭凡仔細分析了陣法原理,又從洞外悄無聲息的綁了一隻弱小魔蟲。蕭凡利用法術和一顆紫色水晶,製造出了紫色光芒,照射在那魔蟲之上,果然有效。隨著蕭凡灌輸法力的增加,紫光威力也就越來越大,很快就灼透了那魔蟲厚實的體液表皮!

那魔蟲體表體液形成的堅實角質皮膚,曾讓蕭凡大吃口頭。沒想到用紫色光芒一照,竟有這般奇效,輕而易舉的就燒穿了這層可惡的盔甲!

處理乾淨實驗物品,蕭凡開始著手布置紫光陣。

此陣不難,但卻需要大面積太陽光的持續照射來儲存能量。

不得已,蕭凡只好又花費時間學習了一種虛空轉移陣法。此陣需要虛空之力,好在蕭凡對此也並不陌生,只是用來挪移陽光,還是可以勉強做到。

於是,他又隱藏身形,在山頂和山洞內,分別布置了陣法,將陽光藉由虛空,挪移到山洞。

辦完所有事情之後,蕭凡滿意的點點頭。

這邊剛忙完,密室里的沐浴也結束了。

剛剛出浴的張曉蕊,容貌雖不及江英靈兒,卻也別有一番韻味。只是那空洞的眼神,讓人嘆息不已。

蕭凡再次嘗試將她收入仙靈玉界,果然,這一次十分順利的就辦成了此事。

將張曉蕊在仙靈玉界安頓好之後,江英就立刻出來,與蕭凡共同商議除惡大計。

只是她一出來,就看到正在壞笑的蕭凡和靈兒。

「笑什麼呢?」江英一臉好奇的問到。

「沒什麼沒什麼。」蕭凡忍住笑意,他才不會和江英說,方才靈兒告訴他的小秘密,否則怕是要挨打。

見兩人不在竊竊私語,江英也不以為意。

「怎麼樣,有辦法了嗎?」

「英兒你看上面。」

江英抬頭,就看到了鑲嵌在洞頂石壁上的六顆水晶,正在閃閃發著紫色光芒。

「紫水晶?六顆?那不是仙靈玉里的水晶嗎?」

「是,不過它們現在不光是水晶,更是滅敵的利器!」

「水晶爆開?可以炸人?」江英也看出那水晶似乎是在儲存能量,卻不明白真正用途。

「是這樣……」經過一番講解,江英和靈兒都明白了此陣的奧妙,不由有些讚歎。

世間竟有此等奇妙陣法,創出此陣之人,又該是何等的驚艷絕倫。

夜色漸漸黑了下來,六顆紫水晶在太陽落山前,也完成了儲能。蕭凡又施法在水晶表面撒了一層灰,用來遮住水晶光芒,避免暴露。

他們三人,進入了密室,又從密室,遁入了仙靈玉界,靜靜等候那神秘女祭司的到來。

根據蕭凡猜測,那三名帶脈境高手,極有可能無法殺死神秘女祭司,而張曉蕊,正是神秘女祭司翻盤的關鍵!

月色再撒之時,陰靈谷的戰鬥,已然結束。

此谷同樣化為一片狼藉,到處都是崩塌的山石,削平的山尖,戰鬥激烈,可見一斑。

「呵呵,我還以為是多厲害的魔頭,還不是一樣廢物!」

「此女短時間內晉入帶脈境,更是重創了陳師弟,面對我等三人圍攻,已是不易了。」

「哼,若非此女狡猾,又怎麼會中了此地陰氣的招,罷了,反正她已經死了,帶上屍體,早些回去復命吧。」

「嗯。」

三人扛起地上已經被打爛的魔女屍體,朝北飛去。

就在他們走後半個時辰,那神秘女子的元神,卻從一處山石中,緩緩飄出。

整片山谷,突然枯竭,就連一絲絲陰氣,都蕩然無存。生機全無,一如當初雨靈山的山谷。

「咯咯,一群傻子,本祭司難道這麼容易就被拿下了?」

「先前布置了陰氣大陣,果然蒙蔽了他們的視線。藉由此地陰氣保元神不滅,才是本祭司的真正目的。」

「帶走我的皮囊吧,我會在那小妮子身上,好好活下去的。待我完成族內祭祀大典,接引族人入侵凡界,再跟你們好好算這筆賬!」

神秘女祭司雖然保住元神不滅,卻還是受了重傷。

「咳咳,一群臭男人,下手還真是狠!」

「快些回去了,張曉蕊是吧,從今以後,我就是張曉蕊了!咯咯!」

她帶著猙獰的笑,朝著自己的巢穴飛去。

半路上,她突然打了一個響指。

原本埋伏在山谷里的魔蟲,紛紛朝著不遠處的南澤宮三名修士襲擊而去,至於結果如何,她就不關心了,只要麻痹了他們的視線,這些魔蟲,就死的有價值!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仙靈玉界內,蕭凡三人同樣感知到了谷外魔蟲的騷亂,他們知道,那女祭司,怕是要來了! (作者說:這一章結束,也算是告一段落。最近的更新不太穩定,皆因諸事纏身。這本書目前字數不多,也沒上架,看的人也不多,無法帶來任何收益。到目前為止只有五個小可愛給我點了收藏,十分謝謝你們。因為20考研的緣故,後續更新可能依舊不會有太大起色。但本書絕不會太監,因為我愛寫作,也愛這本書,感謝你們的陪伴。)

即便是隔著仙靈玉界以及密室厚重的石壁,蕭凡三人還是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外面魔蟲們的動靜。

這意味著,他們即將面對一個沖脈境巔峰的高手,雖然她有可能傷的很重,但實打實的境界差距,猶如鴻溝,是真實存在的。

這是一種很刺激的感覺。三個人都不免有些小緊張,尤其是靈兒,幾乎都要把蕭凡的袖子,擰出水來了。

大約又過了半個時辰,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一絲熟悉的氣息突然飄過,進入了山洞!

三個人都不由吞了吞口水,嚴陣以待。

此時的女祭司,十分狼狽,元神幾乎已經虛無到看不見了。經歷了長途飛行,她損耗了為數不多的法力,若她再飛上半刻,怕是直接會消散在天地間。

「咯咯,小美人兒,不要著急,待本祭司先好生歇息一番,再來佔據你的身體。」

女祭司以為萬無一失,沒了南澤宮的打擾,這一個凡人國度,還沒有能礙著她辦事的。再加上此刻她十分虛弱,疲憊,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關注到洞內一些微妙的變化。

她沒有注意到乾草堆翻動的痕迹,沒有注意到密室機關的變化,更沒有注意到,頭頂上懸著的六顆致命紫水晶!

她靜靜盤膝於地,吸收這虛空之石的能量,緩緩恢復著。

要說這女祭司,倒也是個奇女子。

她是族內為數不多可入五靈的天才,更是憑藉重重算計,躲過了南澤宮的殺劫!接下來,她便可藉由張曉蕊的身體,存活於世間。只要暗中完成祭祀大典,便可立下汗馬功勞,提高在族內的地位……

她的計劃百密無疏,內心的驕傲也讓她漸漸放下了戒備。

然而就在她心神最為舒緩的一刻,卻有六道紫色光柱攜帶著極強的能量從天而降,直射她天靈!

紫色光柱在她頭上交匯,在一瞬間便狠狠地刺穿了她的靈魂之軀,直接將她鎮壓在地上,動彈不得,生機更是飛速流逝!

「我去!誰幹的!」一直喜愛嬌笑的她,突然遇到這等致命襲擊,也忍不住動了粗口!

她被一股無形之力,牢牢的按在地上,紫色光柱更是在不停的燒灼她的元神之軀!

灼燒的刺痛感深入靈魂,傳遍四肢,即便擁有者帶脈境的修為,這等程度的疼痛,都讓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她對這種紫色光柱尤為熟悉,這是低階蟲族的絕對剋星!她的娘親曾不止一次和她說過,紫光的可怕!

她非常明白自己受了暗算,卻無計可施,只怪自己大意一時,竟喪了命!

意識越來越模糊,生命也在不斷消逝。

就在她幾乎臨死之時,體內突然湧出一股紫黑色水膜般的保護膜,直接吸收了那紫色光芒。

又過了數息,水晶的能量終於耗盡,紛紛散裂,落在地上。

那紫黑水膜,也在最後一刻到達了極限,散為虛無。

不知這紫黑水膜從何而來,卻終究將那女祭司,強行拉回了死亡的邊緣。

女祭司此刻的情形,幾乎糟糕透頂!

她的元神,已經昏死過去,和剛才相比,更是虛幻無比。而她的元神之軀也不得不縮小到拇指般大小。用以自我保護。

眼見那陣法奏效,女祭司昏死過去。蕭凡三人才從仙靈玉內出來,再打開密室門,來到山洞。

怨不得三人謹慎,雖說剛剛進洞時的女祭司,已經十分虛弱。可那帶脈境的氣息,卻讓三人不敢妄動。蕭凡有九成把握敢確定,他可以殺了那女祭司,卻也會遭受重創!

一出密室,靈兒見那女祭司模樣,立刻便要掐訣施法,給她補刀,卻被蕭凡攔了下來。

「靈兒乖,現在還不能殺她。」

靈兒雖然很生氣,抑制不住衝動想要把那花生大小的元神,踩在地上碾死!可是她還是要聽哥哥的話。

回想起那七具乾屍,還有已經痴傻的張曉蕊,江英的眼中,也存著一股怒氣!她顯然要冷靜一些,知道蕭凡這麼做,必是另有原因。

「如果她死了,她族內必然會知曉這一消息,到時就會有第二個祭祀,第三個祭祀降臨凡界,然而這凡界,都把她當做魔頭,對她蟲族的身份,則一概不知曉。而到時候,她們一定會更加謹慎。一張一弛,到時候就麻煩了。」

江英一聽此話,頓時有些后怕,若她也想往日那般衝動,直接一劍劈了此女,怕是會釀成大禍!

「先留她一命,此刻她已經損傷了修為,翻不起大浪,等她醒來之後,再做打算。」

藉由仙靈劍的鎮壓效果以及仙靈玉的加持,這女祭司被封印在一個一寸見方的仙靈小牢籠內,隔絕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這個小籠子被靈兒用線綁住,拴在了袖子上,沒事兒就甩兩下,就連江英都感嘆不已。

深夜之時,蕭凡三人替七位玄門修士斂了屍骨,葬在了山巔。而後又帶著張曉蕊,連夜離開了南梁,重新踏入大梁國。

經過觀察,蕭凡發現,張曉蕊的仙念識海,沒有任何損傷,她的情況,還是在於心理上障礙。

對於此女的處置,經過討論,還是決定將她留下。

以她現在這幅狀態,若將她送回宗門,非但得不到悉心照顧,說不定反手就會被當做絕佳鼎爐,讓人採補了去。

這無疑是把羔羊送入虎口,把人推進了火坑。不得已,只好讓她先住在仙靈玉界,雖然這裡沒有靈氣,卻好在十分安全,可以讓她慢慢恢復。

江英靈兒雖然也很疲憊,卻堅持跟著蕭凡一起遁行。這一次雖然險劫雖然安然度過,卻讓二女更加珍惜生命的寶貴,也更加珍惜互相相處的時光。當然了,她們珍惜的,還有他,那個看似瘦弱的少年。

三個人雖然都不明說,但彼此心靈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行至邊境時,三個人停了下來,坐在山頭歇息,欣賞日出。初升的朝陽,撒下暖洋洋的光輝,照在緊緊相依的三個人身上。

蕭凡在中間,一邊是靈兒,一邊是江英。

這一份來之不易的恬靜時光,讓蕭凡無比舒心。看著依靠在他肩膀上兩個女人,蕭凡也淺淺的笑了。

若不修道,便無法守護這樣的溫暖。殺魔蟲,暗算女祭司,他早已不再是那個當初每日砍柴的少年,但蕭凡不後悔!

腹黑總裁夜夜撩 「經此一事,南梁國,便再無任何牽挂,此去一別,歸期不知,但天下浩大,由我馳騁!」 大梁,初級修真國。和凡界凡界眾多修真國家一樣,單由一個宗門執政。

大梁的執政宗門,和國家同名,名為大梁宗!

大梁宗宗主,名為張穆,是一個督脈境巔峰修為的老怪,同時,他也擔任著大梁國國君一位。

這樣的修為,放在中級修真國,那只有做長老甚至是弟子的資格。但在大梁這種地方,督脈境巔峰便是呼風喚雨,威震一國的絕對強者。

當然,大梁宗同樣隸屬玄門,受南澤宮管轄。

蕭凡一個人走在青木鎮的街上,藉由他的視角,仙靈玉內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同樣可以看到外面繁華的街市。

我師傅是林正英 自從來到凡界,江英還從沒逛過街,一直都和蕭凡靈兒待在深山老林。不做捕快許多日,江英已經完全放飛了自我。此刻,她無比想出來逛逛,買些首飾,再買些好看的衣服穿。

靈兒倒是不在乎一直在山裡,反正有哥哥在,在那裡都行。但是小孩子也有貪玩的性子,靈兒也想出去逛逛,買糖葫蘆和肉包子吃。

可她們不能出來。這也是無奈之舉。

一進鎮子,蕭凡就能明顯感覺到這裡有數道任脈境以上的氣息,分散在鎮子各處。這幾人是敵非友,蕭凡當然不可能隨便把江英靈兒大搖大擺的放在街上。

按理來說,青木鎮不過是個平凡普通的小鎮,不應該會有這麼多的任脈境強者,此處必有什麼事情,是蕭凡不知道的。

遇事不決?想要打探消息?那就進茶館!

清茶閣,青龍鎮有名的茶樓。

蕭凡尋了一處二樓靠窗的位置,眼睛看著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耳朵里卻聽著整個茶樓飲客的談論。

三杯清茶入口,事情已經瞭然於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