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一眾勢力之主,大風群臣,盡皆跪拜而下,朝著大風聖君恭賀道。

「有請江山社稷圖!」

大風聖君風寅一聲大喝。

江山社稷圖?石柱等人有些疑惑地站起身來,抬頭看向上方。

然後,石柱等人就看到了一份金色的捲軸憑空出現,看上去有些像是聖旨。

「開!」

大風聖君對著面前捲軸一聲斷喝。

捲軸緩緩拉開,好一副錦繡山河圖呈現在眾人面前。

大風聖君面前,江山社稷圖上釋放出億萬金光。

億萬金光平鋪在上空,然後石柱等人就看到了綿綿不絕的山川、大河、沙漠等等形貌。

「這是,大風聖朝的疆域圖?」

有人看著江山社稷圖中呈現出來的畫面,驚叫道。

不錯,江山社稷圖上展示給眾人的就是大風聖朝現今所擁有的全部疆域。

「什麼是江山社稷圖?」石柱對身旁文琴太子小聲問道。

「江山社稷圖,你可以將它當作一件寶物。每個獨立的運朝都會有這樣一份地圖,上面有著運朝之主所掌控的全部疆域。」

「有了這份江山社稷圖,運朝之主對於自己所擁有的疆域的掌控就更加精準了。」

「只不過,每個運朝煉化江山社稷圖的材質都不一樣,所以法寶品階都不相同!」文琴太子看向石柱,沉聲道。

「法寶品階?我知道,一共有九品,不知這幅江山社稷圖是幾品?」石柱繼續問道。

「這幅江山社稷圖,由大風聖朝第一代聖君所掌天書所化,經過十多萬年,已經被歷代聖君祭煉成神器。神器有靈,謂之靈寶,早已超出了法寶的範疇。」文琴太子說道。

「想不到陳公子,對於我大風聖朝的神器,居然有如此了解?」

鎮北天王眼睛一亮,有些驚訝地看著文琴太子說道。

「這些都是道聽途說而已,王爺謬讚了!」文琴太子謙虛道。

謬讚嗎?鎮北天王卻不這麼想。

此刻看著文琴太子,鎮北天王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越來越滿意了。 「既然已經臣服,那就在此圖中留下印記吧!」

大風聖君將江山社稷圖展開之後,對著下方表示願意臣服的眾勢力說道。

此話一出,下方願意臣服的一眾勢力之主頓時露出了一絲苦澀,還有一點不甘。

然而此刻眾人的命都已經捏在別人手裡,再抓著這點面子不放又有什麼意義呢!

很快,眾人就從指間逼出一點精血。

一滴滴紅色的精血脫離眾人手掌,朝著江山社稷圖飛去。

隨著一滴滴精血的滴入,江山社稷圖上忽然間傳出陣陣龍吟之聲。

這一刻,整幅江山社稷圖的捲軸一下子變大起來。

石柱等人就看到,上方呈現出來的大風聖朝疆域範圍正在急速擴張之中。

江山社稷圖上更是釋放出大量的金光,猶如一輪釋放出無盡光芒的金日一般。

看上去是那麼的璀璨,光華耀眼。

那種龍吟之聲,大概過了很久之後,這才慢慢停了下來。

等到龍吟聲消失之後,江山社稷圖的捲軸似乎變長了許多。

石柱站在下方,親眼看著這神奇的一幕,卻又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故而,石柱將目光轉向了文琴太子。

「為何這江山社稷圖中會傳出龍吟之聲,而且聲音中時而帶著一股悲涼,時而又非常高亢?」石柱對文琴太子問道。

最強嫡妃,王爺乖莫鬧! 「看到對面那些人的臉色了嗎?」文琴太子指著對面一群勢力之主說道。

「看到了啊,看上去都有些蒼白。」石柱說道。

「那就對了。你聽到的那些龍吟之聲,其實是來自不同的勢力。」

「這些都是王庭、王宗氣運流失所造成的,所以龍吟之聲聽上去有著一絲悲意!」

「至於那種高亢的龍吟聲,則是代表了大風聖朝的。」

「這些人逼出自己的精血,滴在江山社稷圖上,就表示他們已經成為大風聖朝的臣屬,與大風屬於附庸關係。」

「簡單點來說,大風聖朝就是這些勢力的宗主國。」

「這些人雖然名義上還是一方之主,但他們的勢力卻已經成為了大風聖朝的封地。」

「因此,這些人所擁有的氣運,有一半都要供奉給大風聖朝。」

「有了在場勢力的氣運供奉,大風聖朝的氣運就會進一步壯大,這也就是你能聽到那種時而高亢龍吟的原因。」文琴太子對石柱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石柱點了點頭。

大風聖朝原本就是大羅天境頂級勢力之一,無論是疆域、人口,還是氣運,都是頂尖的。

如今,大風聖朝又接收了下方一眾勢力的氣運,氣運又增長了許多。

現在的大風聖朝,就是金光聖地和萬獸聖朝的氣運,也沒有它的多。

大風君臣看著江山社稷圖上突然多出來的大部分疆域,臉上都露出了一股滿意之色。

「恭喜大風聖朝,擁有無量氣運。單以氣運而論,已經冠絕整個大羅天境了。」

金光聖地之主和萬獸聖朝之主向大風聖君恭喜道。

「這一切,都還有賴於二位的幫助。」

「二位放心,只要大事一成,本君絕不會忘記二位今日之助!」大風聖君鄭重承諾道。

金光與白夜二人,看著大風聖君,微微點頭。

「而今氣運已經足夠,不知風聖君準備何時動手?」金光手中握著白玉珠,看向大風聖君說道。

「不錯,此事宜早不宜遲,遲則容易生變!」白夜跟著附和道。

「此事本君早已經想好,時間就定在三日之後。」大風聖君開口道。

「既然如此,那我二人就拭目以待了!」

千億雙寶:總裁爹地狠會撩 金光、白夜二人相互看了看,然後說道:「告辭!」

然後,這二人就捲起一金、一黑兩道大霧,消失了。

周圍景緻再度變化,眾人又回到了宮殿之中。

大風聖君站在最上方,看向下方眾人說道:「今日臣服勢力和三品以上官員留下,其餘人等退下!」

「遵命!」

「轟」

就在此時宮殿大門打開,石柱跟著文琴太子走了出去。

閑雜人等出去之後,宮殿大門又快速關上。

大風聖君留下臣服勢力和一眾重臣,顯然是有什麼大事商議。

只不過這一切,就不是石柱等人所能了解的了。

出了雲浮宮之後,石柱跟隨文琴太子、左先生身後,連同其餘六人一同駕雲而下,回到鎮北王府。

回到了鎮北王府,左先生就急忙帶著其餘六人離開了。

正好文琴太子要與石柱商議事情,就將他帶到了自己房間。

文琴太子房間之中。

文琴太子在房間內設置了一道音障之後,這才讓石柱坐下。

石柱見他如此慎重,知道一定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今日之事,你如何看待?」 最強絕世兵王 坐下之後,文琴太子問石柱道。

「大風聖朝如日中天,即便是一眾勢力之主聯合起來,也無法與之抗衡。」石柱說道。

「你真的以為,當時那些人沒有反抗的能力嗎?」文琴太子笑道。

文琴太子這一笑,好似有種魔力,讓石柱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若是有能力反抗,他們為何又低頭,願意臣服呢?」

「恕在下眼拙,不知其中有何玄妙,還請文琴太子解惑!」石柱說道。

「今天晚上,鎮北王府會有一場大亂。」

「到時,你直接跟在我身後。」

文琴太子微微搖頭,看向石柱鄭重道。

大亂?

石柱有些不解,不知道文琴太子為何會知道今夜王府之內一定會鬧起來。

莫非這一切,都與文琴太子有關?

正當石柱有些猜疑的時候,文琴太子已經開始趕人了。

「你走吧。」文琴太子開始下逐客令了。

「告辭。」石柱起身,然後離開了這兒,回自己房間去了。

此時石柱房間中,已經有人等著他了。

「大哥。」

石柱剛一進房間,就看到了寧龍臣。

這個時候,寧龍臣不是應該已經與白憐花等人撤離了嗎?

石柱將房門關上,有些驚訝地對寧龍臣道:「你怎麼來了?」

「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就等大哥你這邊了。」寧龍臣說道。

寧龍臣這時候來,就是想要接石柱一起走的。

「現在我還不能走。方才那個文琴太子,約我晚上與他一起出去,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

石柱將方才文琴太子的話告訴了寧龍臣,然後說道。

「大哥想要跟過去看看?」

寧龍臣看石柱那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了。

「不錯。我有預感,文琴太子這邊定然有什麼大的圖謀,而且與大風聖朝有著很大的關係。」

石柱點點頭。

「若真是這樣,那這裡面牽扯到的事情可就大了。」

「大哥…」寧龍臣有些擔憂的看著石柱道。

顯然,對方是擔心石柱這一去會受到什麼牽連。

「此事就這麼定了!」石柱決定道。

「是。」寧龍臣有些無奈道。

「三日之後,大風聖朝定然會發生大變。」

「這樣,今晚你們就離開這裡,走得越遠越好。」石柱說道。

「那大哥保重。」

寧龍臣知道勸不了石柱,很快就離開了石柱的房間。

寧龍臣走後,石柱就坐在自己房間之中,等待黑夜降臨。

時間很快就一點點過去了,外面天也已經黑了下來。

石柱又坐等了一會之後,就聽到外面有人大喊。

石柱急忙出了房間,就看到此時整個王府都處於一片火海之中。

火勢很大,整個鎮北王府到處都是濃煙滾滾。

王府之中,許多下人、供奉此時都已經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被燒著的房間前面,有著許多人提著水桶在撲火。

上方,更是有著一些懂得水系、風系功法的強者作為輔助。

「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