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二長老也是一臉的不在乎,畢竟剛才葉濤說這是葉允製作出來的,現在的二長老正在生著葉濤的氣呢。

「挺正常的啊,你們怎麼會說這有毒性呢?」

大長老葉戰的目光從手中的回氣散轉移到了葉濤的身上,並且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說道。

葉天則是一直都關注著大長老的一舉一動,從剛才葉濤說這回氣散有問題的時候,葉天就已經感覺到大長老有些不對勁了。

而此刻,葉天正好看到大長老身後的葉離似乎也是受到那回氣散的氣味影響,此刻正是彎著腰,捂著肚子。

「葉離哥哥,你怎麼了?」

葉天看到這一幕之後,當即便是毫無遲疑的對那葉離說道。

聽到葉天的話,葉離明顯一怔,但很快就臉上堆笑的說道:「沒……沒事。」

葉離說這話,整個身體也是勉強的站直,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問題。

而葉天則是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平時,葉離跟自己說話總是一副天大地大他最大的姿態,今天怎麼突然就這麼和善了?

這是現在的葉天心中最大的疑惑,當然這一點葉天也並沒有著急表現出來,而一旁的葉濤也並沒有發現這一點不對勁。

葉濤現在心中已經肯定,這就是秦氏家族做的手腳,所以現在的他也是再度有些著急的說道:「大長老,請您好好辨別一下,這回氣散雖然看似正常,但其實裡邊蘊含著一定毒性,可能您的實力不會受到影響,您可以換一個人試一下。」

二長老葉蒙一直在旁邊坐著,皺著眉頭,不耐的看著葉濤的一舉一動,而此刻葉濤話說道這裡,葉蒙也是不耐煩的對著大長老說道:「哎呀!你就把回氣散給葉離,我就看看他葉濤到底要搞什麼鬼!」

葉蒙此話一出,一旁的葉戰倒是有些坐不住了,他那布滿皺紋的額頭上已經是出現了大量的汗珠,但是他還是假裝淡定的笑道:「呵呵,葉蒙,我看這回氣散根本就沒有問題,分明是他葉濤在這裡滿口胡言,咱們不要理他便是。」

霸道首席的小甜心 葉戰此話說的很是牽強,就連臉上的笑容看上去都很是僵硬,而葉天聽到此話,則是更加確信自己剛才的猜想,但還是沒有站出來說什麼。

「哼!我看也是!你就是閑著沒事找事干!有這時間,還是讓你家葉天趕緊把實力提升上來才是正事!」

葉蒙聽了葉戰的話,也並沒有想太多,畢竟葉戰現在雖說名義上是大長老,但其實已經開始打理族內的一些事務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算是族長了。

而葉蒙現在自然也不想得罪葉戰,所以他說的話,字裡行間都是隱隱偏向大長老那邊。

「二位長老,要不然,就讓我來試試這回氣散吧!」

而就在此時,議事閣下邊的執事,霍都突然站了出來,這段時間幾位長老對葉濤的壓榨和欺壓早就讓霍都看不下去了。

但霍都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執事而已,平時自然不敢跟幾位長老頂嘴,而現在,霍都看到幾位長老對於葉濤反應的事情如此敷衍,自然是感覺到了自己盡一份綿薄之力的時候,所以也是主動請纓,站出來說道。

「哎呀!你……」

二長老葉蒙好像對於霍都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好感,就在霍都的話音剛剛落地的時候,二長老便是一臉不耐的舉著手指,指著霍都說道。

然而二長老的話還未說完,葉允卻是向前踏出一步說道:「好啊霍執事,那就有勞你了。」

葉允突然站出來讓得二長老葉蒙更不開心,當即他的手指便是轉移到了葉允的身上,並且嚴厲的說道:「你這個不爭氣的丫頭,瞎攪和什麼!」

對於葉蒙的指責,葉允自然不敢多說什麼,只是身子稍微往後退了退。

然而這件事情對於葉允來說,自然是有著洗清自己的目的,葉濤雖然表面上沒說什麼,但是或多或少都會給葉允有些懷疑,這一點葉允自然清清楚楚,所以葉允也是急著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所以這才站出來說道。

大長老葉戰看著現在這場面,也是大概已經知道,看來今天是逃不開了,所以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但一時之間,他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葉族長,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這回氣散中的確有毒,為何我站的這麼近,都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呢?」

而就在葉戰發愣之際,其身後的葉離則是突然站了出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對葉濤說道。

葉天的目光在葉離的丹田之處掃過,雖然葉離現在假裝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但葉天還是能夠看出來,葉離這只是強忍的而已。

葉濤也是看了一眼葉離,旋即也是笑了笑說道:「離兒天賦卓越,如今已是靈力第九段的實力,所以,受不到這毒性的影響,倒也算是正常。」

葉濤此話說的倒是讓那葉離無話可說,畢竟這話聽上去可算是一種褒獎了,對於葉離這種自大的人來說,好聽話自然是非常具有殺傷力的。

「哼!我看你就是沒事找事,這回氣散,我看就沒有問題!」

葉離的身形稍微往前走了兩步,那張狹長的臉頰之上也是漏出一抹得意之色說道。

「大長老,還是讓我試試吧,那秦氏家族這幾天的確越來越囂張了,我怕到時候,咱們自己都還沒有發現,反倒是讓那秦家佔了便宜。」

霍都看著情形一發不可收拾,也是再度往前踏出一步,雙手拱拳,恭敬的對大長老說道。

聞言,大長老微垂眼帘,似是在思索著什麼,片刻之後,只見他狠狠一咬牙,旋即便是揚了揚手中的玉瓶,示意讓霍都拿去。

而大長老身後的葉離見到這一幕,臉上的得意之色卻是瞬間消散,頓時浮現出一絲恐懼。

而這一切細微的變化,都被葉天盡收眼中! 葉離的反應讓葉天盡收眼中,然而別人卻是都沒有看到,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霍都的身上。

二長老葉蒙更是睜大了雙眼,接下來霍都的檢測將會證明,這回氣散中如果有毒性,那麼葉允也會有一定的嫌疑,雖然他葉蒙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並不算好,但那畢竟也是他自己的親生女兒。

一旁的三長老倒是一直都像個沒事人一樣,這一切事情跟他沒有關係,即便最後真的查出來,這就是秦家搞的鬼,三長老也不會受到什麼影響,所以他倒是一直都沒有說話,悠悠喝著小茶,翹著二郎腿,整個人看上去悠然自得的樣子。

霍都接過玉瓶,也沒有太多遲疑,作為葉家的執事,霍都在外邊的名聲一向都是雷厲風行,做事從不拖泥帶水。

將瓶塞去掉之後,霍都直接將瓶口湊近自己的鼻子,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氣,緊接著,他的眉頭便是深深地皺了起來。

霍都現在只是靈力第七段的實力,對於這回氣散當中的毒性,也是有著不小的反應。

「大長老,這味道的確和正常的回氣散有些不一樣,有點太香了!」

隨著幾口呼吸,霍都的身體也是微微拱了起來,此刻的他,正是一隻手拿著玉瓶,另一隻手捂著自己的丹田,咧著嘴角對大長老葉戰說道。

聞言,葉戰一雙老眼之中突然迸射出一股怒意,旋即猛然起身,手掌狠狠地拍在檀木椅子上,大喝一聲:「葉允!你如何解釋!」

原本二長老的眼睛一直都有些詫異的盯著霍都手中的玉瓶,正心想著秦家到底是如何在這藥材當中做的手腳,而現在突然聽到大長老葉戰的大喝,葉蒙倒是有些怔怔的將目光轉向了葉戰。

葉戰的話也是讓得葉允的身體猛然一顫,就連一旁的葉天都是感受到,此刻的葉允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大長老……我……我……」

葉允一時之間激動地說不出話,兩隻手無所適從的捏著自己的衣角,慌不擇言的吞吐道。

「你什麼你!葉天可是我們葉家下一次家族比武的重點人物!你竟然私自動了邪念!你該當何罪!」

大長老葉戰此刻看上去一副怒不可遏的姿態,對著葉允就是一通斥責。

而葉天對於這一切倒是沒有絲毫的驚慌,葉天的目光一直都在觀察著大長老和他的兒子葉離。

此刻的葉離躲在葉戰的身後,臉上也是漏出一抹暗喜之色,雖然那時經過掩飾的笑容,但葉天還是能看出來,葉離分明就是鬆了一口氣。

「哎,大長老,您搞清楚啊,允兒她可是冤枉的呀!」

二長老葉蒙也是慌了,此刻也是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一絲驚慌的對葉戰說道。

然而葉戰卻是看都沒看葉蒙一眼,他的目光始終鎖定在葉允的身上,葉蒙的話他似乎是沒有聽到一般,繼續斥道:「來人!把葉允給我押下去!好好審問!」

「大……大長老!您……您可要明斷啊!」

葉蒙聽到葉戰如此決絕,當下也是更加驚慌,旋即也是趕緊抱拳,說話都是閑的有些結巴。

「葉蒙,你這是不相信我嗎?」

葉戰看著侍從將葉允控制起來之後,目光終於是轉向了葉蒙,旋即繼續著族長的氣勢說道。

「不不不,不是不相信您,只是剛才葉族長不是也說了嗎,這……這是秦家搞的鬼。」

葉蒙此刻再也沒了之前的霸氣側漏的氣勢,整個人萎靡了下來,看上去倒是顯得有些滑稽。

「我告訴你!他秦家就是再張狂,也不可能在我葉家的藥鋪中動手腳,這件事,絕對就是葉允做的!」

葉戰此刻也是一口咬定這件事就是葉允的責任,對葉蒙也沒有太多耐心解釋,剛剛說完這句話,葉戰就再度轉身對著那幾個侍衛說道:「把葉允給我帶下去!」

「是!」

隨著幾個侍衛的回應,葉戰臉上的怒色終於是稍微收斂了一點,此刻的他也是不顧及二長老的哀求,直接是坐在了椅子之上。

葉戰從桌子上端起一杯茶水,微抿了一口,旋即對葉濤說道:「葉族長,你放心,這個葉允我一定嚴加審查,一旦查出結果,一定不會虧待了你家葉天。」

說完之後,葉戰還不待葉濤回話,就將目光轉向那苦苦哀求的葉蒙,旋即也是再度說道:「你也不要太過傷心,如果查出來不是葉允做的,我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

「好了,今天的事,就先這樣吧,都散了吧!」

跟葉蒙說完之後,葉戰目光掃視了一圈議事閣,旋即放下手中的茶杯,就欲起身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葉天的目光終於是從葉離那充滿笑容的狹長臉頰上轉移到了葉戰的身上。

「慢著!」

葉天並沒有廢話,直接是看著就欲起身的大長老葉戰說道。

葉天的話讓大長老剛起到一半的身體突然僵硬在原處,旋即葉戰便是皺著眉頭看著葉天。

「大長老,葉允不能抓。」

葉天轉過頭,看了一眼已經到了門口的幾個侍衛和葉允,旋即再度轉頭對著大長老葉戰說道。

「怎麼?」

葉天的話顯然讓大長老很不開心,此刻的葉戰也是再度坐在了椅子之上,皺著眉頭,沉聲反問道。

「是啊是啊!大長老,您再好好審度一下。」

二長老葉蒙的目光之中也是流漏出一絲希望,旋即看著葉戰跟著說道。

「我父親剛才已經說了,這回氣散是被秦家搞得手腳,剛才葉鞘弟弟也說了,回來的時候,有聽到秦家的兩個下人的低聲低語,現在我們確定這回氣散中的確有毒性,那麼首先要做的,自然是調查秦家到底是如何在咱們藥鋪動的手腳,而不是關押我們自己家族的人。」

葉天的目光看著大長老此刻那難看的臉色,但是卻沒有絲毫要退縮的意思,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放肆!」

葉天的話音剛剛落地,大長老身後的葉離就站不住了,他前踏一步,當即便是大喝一聲:「怎麼跟我父親說話的!」

而葉天也是瞥了一眼那站出來的葉離,現在這葉戰父子二人的舉動,更是讓得葉天肯定,這件事的背後,或許還真的另有隱情! 葉離的一聲怒吼,並沒有引起葉天絲毫的重視,現在一切都只是葉天自己心中想的而已,所以也並沒有打算現在就要說出自己的懷疑。

「大長老,家族中發生這樣的事情是誰都不願意見到的,但是現在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我們自己是要一探究竟,一方面避免冤枉了葉允妹妹,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杜絕以後發生同樣的事情。」

葉天的目光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那站出來怒吼的葉離,旋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轉向了大長老葉戰說道。

此刻的葉戰也是沒有再繼續說什麼,畢竟葉天所說的話也並不過分,而且句句在理,他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出來反駁的理由。

「是啊,大長老,葉天所言有理啊,咱們還是好好調查一下吧!我相信我家允兒一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二長老葉蒙看著事情稍微有些轉機,當即也是著急忙慌的對著大長老葉戰口口聲聲說道。

「大長老,葉天剛才所說的話,的確有道理啊,如果我們不查出真兇,那麼整個葉家以後將永無寧日啊!」

霍都在下邊看著幾個人的對話,也是找了一個機會插嘴道。

「還望大長老明察!」

而與此同時,管家也是站出來說道。

眾人一句句的要求,讓得大長老葉戰一時之間也是陷入了為難,在葉天的目光之中,葉戰微垂眼帘,似是發出一陣長嘆,在良久之後,他終於是再度抬頭,面向大家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好好徹查此事!」

「父親!」

葉戰此話一出,其身後的葉離倒是率先站不住腳了,甚至他的雙腿都是打了一個哆嗦,整個人差點就跌倒在地。

聽到葉離的叫聲,葉戰卻並沒有理會他,只是看著大家漏出一抹有些牽強的笑容,旋即便是再也沒了絲毫聲音。

而葉天則是一直都盯著那葉離的一舉一動,此時的葉離看上去就像是犯錯的孩子一樣,那種戰戰兢兢的姿態,在心高氣傲的葉離身上,還真是不常見到。

「既然如此,就多謝大長老了!」

葉濤聽了葉戰的最後一句話,臉上也是漏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旋即也是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葉允。

葉濤心中對於葉允其實並沒有因為葉蒙而有絲毫的偏見,對於這個女孩,葉濤也算是比較喜歡的。

而現在,葉允也算是稍微洗清了一下自己的嫌疑,所以葉濤也是鬆了一口氣。

葉濤的眼神在葉允的身上停留片刻之後,便是轉移到了葉天的身上。

此時此刻的葉濤,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十五歲的少年有些陌生。

這股陌生的感覺,甚至葉濤自己都說不上來到底是因為什麼,或許是因為之前的葉天一直受人誇讚,所以向來做什麼事都是為所欲為,然而現在,受到了這麼多的冷落,也是讓得這個十五歲的少年感受到了什麼叫做世態炎涼。

而正是這種感受,讓得少年不得不快速成長,鑄就自己更加強大的心理素質,所以,今天才能夠站在這麼多人面前,不驕不躁的說出剛才那番話。

就在不知不覺間,葉濤對於葉天的看法已經潛移默化的發生了微妙的轉變,這一點,葉濤此時此刻方才有了明顯的察覺。

葉天,已經不是之前那個趾高氣揚的天才少年,如今的葉天少了一絲年少的戾氣,多了一份成熟穩重,甚至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能夠表現出來的。

不負年華愛上你 這讓葉濤一方面很欣慰,而另一方面也很是心疼,成長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議事閣內的人逐個離開,整個閣中顯得冷清了下來。

就在葉天幾個人離開之後,葉離臉上原本就戰戰兢兢的神色再度被擴大,他迅速來到他父親葉戰的身邊,著急道:「父親,您就這樣答應了他們,那件事還能瞞得住嗎?」

聞言,葉戰一雙花白的眉頭緊皺,旋即四周張望了一圈之後,再度看著葉離輕聲道:「我自有辦法。」

說完之後,葉戰便是在葉離那疑惑的眼神之中甩袖而去,而葉離也是只好跟在葉戰的身後。

另一邊,在距離靈源台不遠處的青石小道上,葉允急匆匆的對著葉天和葉濤兩個人跑了過來。

「伯父!」

聲音從葉濤的身後傳來,葉濤和葉天也是止住了身形,旋即緩緩轉頭,正好看見了急匆匆跑來的葉允。

葉天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便是落在了葉允的身體之上,一席紅色衣裙在奔跑之中將葉允的整個玲瓏剔透的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胸前更是伴隨著一起一伏釋放著無法抑制的魅力。

葉允的身形很快就到了葉天的面前,她喘了幾口氣之後,紅著一張臉頰對葉濤說道:「伯父,謝謝您。」

「呵呵,謝什麼!這明明就不是你的錯,何必言謝?再說了,就算要謝,也應該謝天兒才對。」

聽了葉允的話,葉濤爽朗一笑,旋即也是將欣慰的目光轉向了一旁的葉天,笑道。

葉濤話音落地,葉允也是隨著將目光轉向了葉允,卻是正好看到葉天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當下她的小臉便是「唰」的一下通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