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我媽媽,只能是這樣看着她。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眼圈通紅,“安欣真的是被玷污過?!我就說嘛,她爲什麼會自殺!她根本就是受了委屈啊!”

“媽媽,我現在只是猜想,根本就沒有找到證據!我剛剛回來就是想要問問你,爲什麼你要把那張CD毀了!”我擦了一把眼淚看着媽媽。

而媽媽卻像是相信了我說了一切,“天哪,安欣走了這麼多年了,我們一隻都不知道!我根本就不配做她的媽媽!”

看着媽媽的樣子,我開始後悔自己爲了得知真相,而讓媽媽知道了真相!

“媽媽,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會爲安欣討個公道的!”我安慰着媽媽,也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順勢問道,“媽媽,爲什麼你要把那個CD毀了?如果你不知道那個錄音是誰,爲什麼要毀掉那個CD?我以爲那個聲音是那個禽獸老師的,我….”

“怎麼可能是他的!那個CD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把那個老師送進監獄嗎?!”媽媽抓着我的手無比緊張。

我點了點頭,“我在努力!他雖然不好過,卻一直都逃過了法律的制裁,安欣卻失去了生命,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情!”

“努力?也就是沒有進展了?”媽媽似乎有些絕望!

“您放心,我會想辦法的。現在就只差證據了!我已經找了人去找了!安欣的事情,咱不能就這樣算了!我不能讓我妹妹就這樣白死了!”我說到安欣的事情是及其憤怒,我憤怒當時的她不爭,憤怒那個禽獸的不認賬,憤怒那個檢察官的貪婪!害得這個案子卻如同是普通的自殺案子給完結了!

“你一定要讓那個禽獸得到應有的懲罰!”媽媽捂着臉哭了起來。

沒過幾日,我便是接到了超哥電話,他喜悅的語氣已經是證明了一點,他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我當然也提前給歡歡打過招呼了,我拿了一份洛氏的區域經理的合同與超哥見面,他並沒有立即拿出我想要的東西,反而是笑着看着我,“嫂子,現在您該兌現您的承諾了!”

“我都沒有看到你的誠意,承諾稍後再說!”我也沒有立即掏出合同,反而是想要先驗驗貨!

很快,他就從包裏掏出一支錄音筆,插上了耳機,將耳機遞給我,錄音筆被他緊緊抓在我的手裏,似乎在警惕我會去搶。

我帶上了耳機,他纔是打開了錄音筆,耳機裏傳來金檢察官的聲音——“五十萬塊錢,買他個輕鬆自在,這筆交易是我的創業基金,我冒險做的事情,讓我這輩子衣食無憂,應有盡有!我身邊不缺乏女人, 不缺錢,就因爲我做了一件喪盡天良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差點把我自己都賠進去了,要知道,只有冒險纔會有金錢,纔會有更多更多的財力,纔會有我今天的成就!”

我放下了耳機,看着超哥,從自己的包裏拿出合同書,那份合同沒有蓋印章,也沒有任何的筆記,只是單純的合同書,他興奮地打開來看了裏面的條條款款,當看到沒有蓋章的時候有些憤怒,卻努力壓制,他擡眼看着我訕笑,“嫂子,您就這樣把我打發了?!”

我我指着那個錄音筆,微微一笑,“你不也一樣把我打發了嗎?!”

“這怎麼算是打發了?!”他瞪大了眼睛,“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呀!”

“你去查查,這個能做爲呈堂證供嗎?你老闆有沒有說那五十萬的來歷?冒險得來的?何爲冒險?他也沒有指名道姓說是說是誰!還有,光是錄音,這點證據是沒用的!”我跟他分析了一下他所拿到的東西是多麼無用。

他拿起了錄音筆,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你的心裏就根本沒用?!”

“有用,但是用處不大,我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看着他,十分冷靜地說道。

他扔下了合同書,“那嫂子,您要百分之百的把握弄倒我老闆,您也該開出合理的價碼呀!這一份工作算什麼?!”

他居然坐地起價了!

我也不惱怒,笑着收回了那份合同書,“我也可以直接給你現金,你願意要嗎?!一個區域經理,年薪幾十萬,和我直接給你幾十萬,你選哪個?你現在的情況我很清楚,你並不是很得到你們老闆的賞識,你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到一萬塊!”

“算了,這個交易沒法做了!”超哥拿起錄音筆起身。

我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才是緩緩問道,“怎麼?這裏沒你想要的價碼,打算找你老闆談談?!”

他怔住了,我笑得更加誇張了,“超哥,我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給你老闆聽到這個錄音,往好了想,可能你會有幾年好日子過,可最後你們老闆會用你這種威脅他的‘人才’嗎?往壞了想,他要是做個什麼,你能跟他抗衡!?”

他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

“你只能跟我合作,因爲他的公司走不遠是註定的事情,你只是幫我一下,足夠你一輩子享清福了,對於你這樣能力的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嫂子!我可一直都沒有看出來您是這樣有魄力的人!”超哥忍不住感嘆。

我笑而不語。

他想了一下,纔是給出了我承諾,“好!這交易我做了,我豁出去了!你想要的東西,三天後我給你!”

我點了點頭,看着他急急忙忙地出去了,我當然沒有在超哥這棵樹上吊死,很快就有手下給我打電話了,“姐,查到了,當年那個老師確實是有一筆五十萬的資金不知去向,而剛好離職的檢察官就有二十萬的註冊資金,加上零零碎碎的花銷,也差不多這個數目!”

總算是迎來了好消息,我當然是高興得不得了!

“對了姐,我們還查到金檢察官現在跟他的妻子正鬧離婚,他並不打算給自己妻子一分錢! 培訓班那些事 我們還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好!”我一拍桌子,真是太好了! 第3736章

於是藥王尊者把紫苑丹的藥材給了墨九狸好幾份,墨九狸也沒客氣的直接收了起來!

藥王尊者想了想試探的看著墨九狸問道:「小丫頭,你師父也是翡翠樓的嗎?」

「不是,不過我有很多師父,前輩問哪一個?」墨九狸微微一笑的看著藥王尊者問道。

「咳咳,我隨便問問哈!」藥王尊者有些失望的說道。

「行了,多謝小丫頭把丹藥送給我,以後有什麼藥材沒有的,可以直接跟我說,我送給你!」藥王尊者看著墨九狸道。

「好的,多謝前輩!」墨九狸道。

藥王尊者轉身飛回高台上,雲亦涵才看向墨九狸問道:「墨主,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問吧!」墨九狸挑眉道。

「你是不是易容了?」雲亦涵盯著墨九狸問道。

之前他覺得墨九狸沒有易容,現在看到的就是對方的真實容貌,可那是因為他不清楚對方的煉丹術如此高!

現在既然知道對方的煉丹術,超過自己了,那麼對方的容貌是不是也是假的?

想到這裡,雲亦涵就盯著墨九狸的眼睛,想從她的話里看出真假來!

「這和比試似乎沒關係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覺得既然是比試,起碼應該讓大家只是我跟誰比的吧?墨主該不會易容跟我比試吧?」雲亦涵這次學聰明了,不說自己,而是帶上眾人的問道。

「易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沒事喜歡拿出真容四處招搖才有病吧,我這個人比較低調,不喜歡招搖!」墨九狸看著雲亦涵意有所指的說道。

「你……那如果我在後面兩場比試中贏了你,還請墨主樓主真實容貌,墨主可敢答應?」雲亦涵憤怒的瞪著墨九狸。

這個該死的女人,真的是時刻不忘踩自己啊!

「先不說你能不能贏,就算你贏了,你也不配啊!」墨九狸無語的看著雲亦涵道。

真不明白雲族有這樣的少主,是怎麼發展到現在還沒沒落的,墨九狸同情的眼神,再次飄向高台上雲族老祖宗身上!

雲族老祖宗被墨九狸同情的眼神,看得頭皮發麻!

心裡也是對雲亦涵有些不滿起來,不明白平時聰明多謀的雲亦涵,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丫頭的對手,就別去招惹她不行嗎?

「墨主,說話還真的是句句帶刺啊!」雲亦涵臉色一沉的說道。

現在不用問他也猜到墨九狸是易容了,可是他心裡卻沒來由的很好奇墨九狸的真實模樣,這種感覺還很強烈!

只是看起來,想逼著對方答應還要自己先贏了比試才行!

他就不信,對方煉丹厲害,煉器也那麼厲害!

如果雲亦涵曾經去過中仙界,可能就會知道,墨九狸確實不僅厲害,煉器也很厲害!

畢竟當初在八荒盛會結束后,墨九狸可是整個八荒城的女神啊!

直到現在關於墨九狸的傳聞,在中仙界也是被傳的沸沸揚揚的!

「還行吧,你要是沒有廢話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墨九狸看著雲亦涵問道。 當天,我就去找了金檢察官的妻子,當她說起自己老公的時候,那是一個咬牙切齒,原來老公在外面養小三,想要讓小三上位,竟想踢她出局。

“我恨不得他死了!”她說道。

聽了她這句話的時候,我纔是問到他丈夫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苦笑着說道,“還能是個什麼樣的人!不要臉,也不要皮!你是不知道他現在有這樣的成就,還不是幹了傷天害理的缺德事兒,這老天爺還真是沒眼,這樣的人居然還沒有被雷劈死!”

“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假裝好奇了起來。

“還能有什麼,還不是以前做檢察官的時候撒謊,明明人家那女孩都是被性侵了,他非要做成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那女孩還真是死得冤枉!我告訴你,他要真對我這麼絕情,我非把這個事情給他捅出去不可!”她憤憤不平地說道。

我瞪大了眼睛,“真的?!”

我沒有想到她對金檢察官的恨意這麼大,跟我素不相識,居然都可以說這麼多金檢察官的壞話!

“還能是假的不成!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可一直都沒有說起過,只是他現在太絕情了,等着吧,我遲早去警局告發他!他不想要我好過,我憑什麼讓他逍遙快活!”她那是一個斬釘截鐵。

我看着她,驚訝得不得了,她真的可以做到對自己丈夫不念舊情嗎?!

“你就這麼恨你丈夫?”

“他那種人,誰跟他結婚都會恨他的。我想我可能還要感謝他現在身邊的女人,讓我認清了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有錢就能讓男人變懷,我也該讓他嚐嚐以前沒錢的日子了?!”

“那你要去告他?!萬一他答應給你錢了呢?!”

“錢?我纔不要這種噁心錢呢?!他這種人就該讓他吃吃苦頭了!害苦了人家姑娘,還幫着壞人幹些喪盡天良的事情!他活該!”她說着就已經是拿起了手機,準備要報警了。

我一把抓着她的手,“你什麼證據都沒有,人家警察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她笑着看着我,“誰說我沒有!我一定搞得他傾家蕩產!”

“哦,這樣哦!”我默默地撒開了手,看着她報警。

我想這件事情也不用我再多操心了,眼前這個女人雖然和我們立場不一樣,目的也不太一樣,她現在做的事情卻能達到和我一樣的目的!

我看着她報完了警,目送着她離開了。我想整件事情就算是我沒有查過,這個女人也會讓警局重視起來。

當天我接到了手下的電話,說是老師的前妻的店面已經是關了,住所也找不見人影了。我心裏暗叫了一聲不好,慌忙又是開車去了禽獸老師家。

開門的正是老師的前妻,她一見我就有些驚訝,眼神中充滿了害怕,立馬就要關門。

我一腳踏進了門,看着她,“所以你連你兒子都不想救了?!”

她無比無奈地搖頭,“他都這樣了,他也得到報應了!”

“報應?!”我苦笑,“你覺得這就叫報應嗎!?你跟他離婚這麼多年了,他根本就沒有管過你們娘倆的死活,說到底孩子成這樣,不僅你有責任,他這個做父親的也難辭其咎。爲什麼你們倆過得好好的,你要回來?!”

她紅了眼睛,“他畢竟也是孩子的父親啊!”

我有些無語,她這樣臨陣脫逃讓我有些無語,我只得是說道,“原本醫生我也是找好了的,費用我也承諾我幫你出了!你這樣的話,你會毀了你孩子一輩子!”

她怔怔地看了我一眼,最後還是低下了頭。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自己考慮清楚,爲了你兒子,你也該多想想!我先走了,三天,如果我得不到你的消息,我會給醫生過這孩子不看了!”說完我就收回了腳,在她猶豫之際,我順手幫她關上了門。

從三個人入手,我調查安欣的案子,就算是老師的妻子臨陣脫逃,我依然有着百分之六十的把握。

兩天後,我接到了老師的電話,他讓我去他家見一面。

我又是來到了他家,他家的味道要比之前好聞得多,畢竟也有了個女人在家了。

老師沒有出臥室,反而是他妻子接見的我。

“如果他自己去投案自首,你能不能救我們的孩子!”她看着我,說道。

讓我意外的是,兩天的時間,這個老師就已經是徹底頓悟了。

“怎麼忽然就想要自首了?!”我看着她。

“還不是爲了孩子!還算是他有點良心!”老師妻子含着眼淚說道,“我原想,他都這樣了,還是算了,可沒想到他會自首!”

“可以!”我答應了下來。

她纔是引我進去見了老師,老師的起色要比以往好很多,他甚至是坐在牀上的,見我進來也是笑容滿面,“不好意思,身體不便,不能起身!”

我笑了笑,一如既往地坐在牀邊上的椅子上。

“你真的願意救我的孩子?”他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話。

我微微一笑,“就算是你犯了多大的錯誤,你的孩子也沒有錯啊!他是無辜的,我就當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積德而已。”

“如果你能兌現你的承諾,我明天就去警局自首!”他說道。

我微微一笑,“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已經有警察找過你了?!”

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看來我的猜想是對的。果然金檢察官的妻子還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這麼快就有效果了!

“實話告訴你,如果你不自首,過幾天你也會被警察抓走。我說過,我會讓你得到該有的懲罰的!”我微微一笑。

他低下了頭,嘆氣道,“原本以爲做得天衣無縫,還是被翻了出來,人這輩子就不能昧着良心做事,不然這輩子都不好過。這幾天我老是夢到安欣,我總覺得會出什麼事情,果然,她姐姐來幫她平冤了!”

之後,老師就同我講起了他和安欣的故事,安欣活波可愛,他是一眼就看上了安欣。無奈安欣起先不爲所動,後來因爲安欣有了男朋友他纔是着急了! 重生福晉求和離 原本他只是勸安欣以學業爲重,後來安欣的無動於衷讓他心理扭曲,他開始跟安欣示愛,安欣總是以爲他是老師而一直都是含蓄的拒絕。直到案發當天,他壓抑不住自己對安欣的喜歡,再一次找安欣談話,談話不成功,就起了禽獸的念頭,那天晚上安欣是哭着離開的,他以爲這樣就可以徹底得到安欣,沒想到安欣回去之久不久久跳樓了。

“你真是個禽獸!”我聽後破口大罵。 第3737章

「好,我們繼續比試煉器,我就不信你還能贏我!」雲亦涵冷聲說道。

於是墨九狸和雲亦涵兩個人,又紛紛開始了第二場比試,煉器比試!

這第二場比試也十分重要,墨九狸贏了,這次的比試就結束了,雲亦涵贏了,那麼最後一場實力比斗也是眾人最想看的!

只是眾人沒有想的是,墨九狸沒有給他們繼續看戲的機會!

墨九狸這次煉器,速度故意放慢了很多很多,也忍著沒把煉器材料全部丟進去,在想煉製什麼的時候,墨九狸忽然間想到了自己的徒弟宮本千夏!

所以,墨九狸覺得給自己的小徒弟宮本千夏煉製一把仙器好了,這樣等到自己離開后,她也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實力上去之後,又有翡翠樓護著,自己的徒弟應該在雲中界不會被人欺負的!

想來想去,墨九狸最後給宮本千夏煉製了一條鎖魂鏈,裡面還融入了空間,可以存放東西,也可以收納靈魂,最重要的是可以裝不少敵人!

打不過的話,直接把敵人收進去,留著以後慢慢收拾就行了!

墨九狸都在腦海中設計好之後,就開始慢慢的煉製塑性了,很快,空中離開沒多久的雷劫再次飄了回來!

墨九狸又是故技重施的丟了一堆的高階仙器上去擋雷,看得擂台周圍的眾人肉疼不已!

暗道翡翠樓的人,真的是太土豪了啊!

三十六道雷劫過後,墨九狸周圍又落下一堆的碎片,墨九狸再次手一揮,把碎片收拾了,再次一拍天地鼎,一道紅光從天地鼎內飛出來!

「嘩啦啦……」一聲脆響。

也讓眾人看清楚了墨九狸手裡煉製的是一條鎖鏈,只是冰藍色的鎖鏈,看著真的漂亮極了,不少女子看著眼睛都是一亮!

探險手記 就連包間內的蘇欣渝見到鎖魂鏈的時候,眼底光芒都是微微一閃!

因為極少人知道,蘇欣渝的本命武器,其實就是一根鎖鏈!

只是因為她是藥王谷大小姐,別人知道她最多的,都是她的煉丹術,並不關注她的實力,和她用什麼武器的!

剛才看到墨九狸煉製的紫苑丹,蘇欣渝心中就一陣的嫉妒不已,畢竟現在的自己,還煉製不出紫苑丹來呢!

特別是看到自己乾爹加師父的藥王尊者,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時,蘇欣渝的心都提起來了,還好墨九狸識趣,直接說自己有師父,堵上了藥王尊者接下來的話!

不得不說那一刻,蘇欣渝看墨九狸順眼了很多!

只是蘇欣渝沒想到,現在墨九狸又煉製出來了地品仙器,這簡直太打擊人了!

想想自己那麼努力,才成為玄品中階煉丹師,跟墨九狸一比,自己簡直就像一個笑話!

蘇欣渝覺得如果墨九狸的實力,再比自己還強的話,可能她連嫉妒的資格都沒有了!

雲亦涵的額頭終於緊張的冒汗了,他的心裡也終於慌了,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樣樣都比自己強?

現在雲亦涵一邊覺得自己的眼光好, “其實一直我都後悔我對安欣做的事情,我不配做個老師,可生活不是還要繼續嗎?難道我真的就要進去做一輩子的牢?我的妻子我的母親該怎麼辦?當年我就是衝動了,纔會做錯事情!我害了安欣,也害了自己!後來我的日子不一樣不好過嗎?!我的腿,我的半身不遂,也都是報應,肯定是誰在幫安欣報復,可我一直不也沒有計較嗎?!這都是我活該!可這些年來,我什麼都沒有了,我失去了妻子,沒了工作,還要自己的母親出去撿瓶瓶罐罐的維持我們母子的生活!要我早點死了,其實 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老師苦笑着感嘆,“食色性也,食色命也!”

“別以爲你說了這麼多,我會原諒你的所作所爲,你該做的事情,你也該去做完!”我起身,望着老師說道,“還是原來的約定,你自首,我幫你救孩子!你放心,我跟你不是一樣的人,孩子是無辜的,我會找最好的醫生幫你看孩子!”

他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我轉身準備往回走。

“安安!”他叫住了我,我沒有回頭,只聽得他說道,“對不起!是我傷害了那麼多的人!”

我沒有回答,大步走了出去。當我知道了整個完整的故事,真的是心寒,當時的警察都在做什麼,爲什麼有人會因爲貪婪而讓人死了都不能瞑目!

後來超哥從金檢察官那裏得到的錄音,加上金太太的對於金檢察官的指控以及當年的金錢走向來源記錄,最後是老師的自首,才讓整個案子走向了最大的真相。他們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