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九葉草的尖端,有著一縷青煙的縈繞,從流塵這個角度看去,那縷青煙好似一位仙女在翩翩起舞,將這株九葉草襯托的格外神秘動人。

「這就是九葉還魂草?」流塵驚訝地問道。

不過流塵的話剛剛落下,一道黑影突然從他身旁閃過,直奔九葉還魂草而去。 「你那麼急做什麼?又沒人和你搶?」望著那已經閃身衝到九葉還魂草面前的蒼老的身影,流塵有些無語。

「嘿嘿,這好東西,我是日思夜想,現在親眼看到了,能不激動么?」

蒼老的身影老臉一紅,笑呵呵地道。

「看來那人說的不錯,跟著這小傢伙,就能撞大運。」蒼老的身影暗自偷笑,然後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摘九葉還魂草。

「我看你是老糊塗了,這九葉還魂草能直接用手採摘么?真是糊塗。」

流塵在空地上氣的直跳腳,這老傢伙這般採藥簡直是暴殄天物,要不是流塵身無術息,不能御空飛行,恐怕他早就忍不住趕上去,制止蒼老的身影那愚蠢的做法。

蒼老的身影不滿地嚷嚷道:「小塵塵,老夫吃的飯比你吃的鹽都多,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我還不懂么?」

「那你為何這般草率?」

「老夫自有妙計!」

「有什麼妙計?」

「你看好就行。要永遠記著,採藥的時候,在保證自己不損傷草藥的同時也,也要保護自己不被草藥所傷。」

「被草藥所傷?」流塵喃喃地念了幾遍,還是不通曉其意,不解地問道,「什麼意思!」

「自己領悟!」

「切!」

蒼老的身影乾巴巴的臉龐上擠出一個笑容,伸向九葉還魂草的那隻手突然升起一股漆黑如墨的術息,猶如靈蛇般纏繞在他的指尖。

在黑色術息的包裹下,那隻乾枯的手掌,緩緩地逼近九葉還魂草。

「叮……」當術息縈繞的手掌離九葉還魂草只有一尺的距離時,那殘留在九葉還魂草上的一顆露珠突然滾落,一道漣漪夾雜著清脆的鳴聲隨著露珠的滾落而在這寂靜的山洞響起。

「這……」那鳴聲雖然很弱,但是在這寂靜的山洞中陡然響起,不外乎晴天霹靂,流塵目光獃滯的停留在那圈漣漪之上,嘴巴情不自禁地張大。

與此同時,他也明白了之前蒼老的身影所說的不被草藥所傷是什麼意思,感情這採藥還有風險啊。

再流塵愣神的時候,那圈蕩漾出來的漣漪竟然直接是破碎著空間,張牙舞爪地沖向蒼老的身影,直欲阻攔他的侵犯。

「哼,雕蟲小技!」

見到漣漪盪來,蒼老的身影不但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反而快如閃電的迎頭趕上,在接觸到的時候,伸出兩根猶如鐵鉗般手指,並在一起,猛然一彎,直接將這圈漣漪抓碎。

「咔嚓……」漣漪宛如實質般片片破碎,落在池水之中,激起一波一波的水紋。

在那水紋擴散開來的時候,一股股狂暴的能量開始波動著,一池的綠水,猶如沸騰一般。

流塵低頭察覺到水池中的異樣,立馬大喝一聲:「小心下面。」

「哼!」神識敏銳的蒼老的身影,還沒等流塵的話落地,懸浮在半空中的身體,原地一晃,就閃了出去。

再出現時,他已經來到九葉還魂草的面前,袖袍一揮,一道黑影瞬間將後者籠罩,當袖袍收回來的時候,九葉還魂草也從流塵的視線中消失了,看來是被蒼老的身影收服了。

不過,九葉還魂草是收服了,可是麻煩也接踵而至,那一池的碧波已經完全沸騰了,一個個水泡從中冒出來,然後再一個個脹破。

站在一邊的流塵,目光深陷碧波之中,他隱隱地感覺到,這沸騰的池水中,必定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

「裝神弄鬼!」

蒼老的身影赤著腳猛然朝下一跺,一道霸道至極的術息匹練隨之而出,猶如蛟龍出水一般沖向下方沸騰的池水。

「咚!」在一道震耳欲聾的撞擊聲中,霸道的術息匹練直接落入池水之中,巨大的衝擊力,濺起池中的綠水猶如煙雨般落下,頓時視線模糊了。

當煙雨完全落下的時候,流塵定睛一看,便見到蒼老的身影懸浮在半空之中,面無表情,而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條碗口粗的大蛇,通體碧綠,足有兩丈長。

「嘶嘶……」這碧綠的大蛇不安分的在他的手中掙扎著,猩紅的信子不斷的吞吐,「砰」,蒼老的身影蒲扇般的大手重重拍在它的額頭上,直接將它一掌拍死。

隨手一扔,蒼老的身影便將碧綠的大蛇扔給了流塵。流塵輕舒猿臂,將死了大蛇握在手中,查看一番,不解地問道:「你把這死蛇給我幹什麼?」

「死蛇?小塵塵你也太沒見識了,這可不是真正的蛇,而是這池水之中最精華的那部分所化,經過歲月的沉澱才有這番模樣。」

「你是說,這蛇乃是池中綠晶氣的結晶?經過歲月的積澱,有了靈智,幻化成蛇形?」

「也可以這麼說。好了,趕快把它服用了,要是再耽擱,恐怕這綠晶氣都要消失殆盡了。」

流塵疑惑地問道:「怎麼服用?」

蒼老的身影笑道:「很簡單,我教你只需三步。」

「哪三步?」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第一步,張嘴;第二步,把它放進嘴裡;第三步,咽下去。」

流塵嘴角的肌肉一陣抽搐,「你這是要我生吞呢?」

「要不然呢?你還想把它油炸,紅燒,清蒸啊。」

「……」流塵心悸地望一眼手中的大蛇,無奈地點點頭,「那好吧,生吞就生吞。」

「小塵塵你慢慢享用,老夫要閉關煉化這九葉還魂草。」

流塵放下手中的大蛇,好奇地問道:「不就是服用一株九葉還魂草么?還要閉關?」

蒼老的身影撇撇嘴,「你懂什麼?這可是九葉還魂草,不是大路邊的野花野草。」

「好吧,那你閉關要多長時間。」

「少則一個月,多則三個月。」

流塵稍微在心裡一估摸,「那也不長啊。」

「我可不是按照十八層的給你說的。要是按這裡來算,恐怕最少五年。」

「五年?你這是閉關,還是閉眼?要這麼長時間。」

「……」蒼老的身影翻了翻白眼,「老夫當年受傷太重,實力不及以往十分之一,這九葉還魂草雖然葯齡不長,但是要想徹底煉化它,我還真得費上一番功夫。」

流塵攤攤手說:「那五年就五年吧,你閉關的時候,我耳朵根也能清靜清靜。」

蒼老的身影:「……」

「我不在的時候,你小子可給我放老實點,別捅破了天,弄個身死道消,怕你老夫美夢成空?」

流塵不屑地輕哼,「你怎麼說不到好的,都要閉關了,就不能積點口德么?」

蒼老的身影乾笑道:「嘿嘿,這不是關心你么?」

「行啦,行啦,我明白你的好意,趕快去閉關吧。」流塵不耐煩地揮揮手。

「俺去也!」蒼老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衝進流塵的丹田,在他即將沒入其中的時候,囑咐的話也在流塵的耳邊響起。

「小塵塵,我把紫竹皇笛的封印解開了一點,危機時刻你可以拿出來保命,不過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後,破裂的封印會自動癒合。所以你一定要慎用,只有三次保命的機會,可不敢輕易浪費了。」

流塵滿頭黑線,「你不是說那封印你解不開么?現在怎麼又……」

「哈哈……」回答他的是一陣爽朗的笑聲。

無奈隱婚:小叔叔請自重 「這個老頭子,還真是氣人!」流塵拂然不悅,不過轉念一想,老頭子這番做也是為他好,畢竟這紫竹皇笛太過霸道,要是一直依靠它,衝上十八層地獄,那也太沒趣了。

「我要憑藉自己的實力,笑傲十八層地獄!」

蒼老的身影前去閉關,恢復實力,流塵也不閑著,閉著眼睛將那大蛇吞下,然後就地而坐,盤腿屈膝,進入修鍊狀態。

綠晶氣所化的大蛇落入流塵口中時,就顯露了原型――一道濃郁到極致的綠晶氣呼嘯著,滑入他的腹中,在經脈里胡亂的衝撞一番之後,就被流塵的心神強行領著,按照特定的線路,運行了一個周天。

「呼……」一團白氣從流塵鼻孔中冒了出來,同時還有許多黑色的雜質也從流塵的皮膚毛孔中滲透出來,然後結成疤枷,塊塊凋落。

只運行了一個周天,流塵就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原本的低迷一掃而光,連在和藍衣少女戰鬥時留下的傷口,也緩緩地癒合了。

感受到這晶氣運行帶來的好處之後,流塵心中暗喜,然後趕忙聚精會神的引領著小了一圈的綠晶氣,繼續按特定的路線運行。

「嘖嘖,這還真是好東西!」流塵睜開雙眼,從修鍊狀態中退了出來,意猶未盡的咂砸嘴。

那股精純到極致的綠晶氣在他身體之內足足運行了七七四十九個周天之後,才被他完全吸納。

雖然這綠晶氣不似術息那般給他帶來修為的提升,但是卻讓他的肉體得到了一次比較好的強化,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膚的每一個細胞都飽飲一回,受益無窮。

現在的他,完全沒有惡戰之後的疲憊,有的僅僅是充沛的精力和躍躍欲試高昂戰意。

「可惜太少了,不然……」流塵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得了便宜之後,還在思考著怎麼將到手的便宜最大化。

略微一沉吟,一道靈光從他腦海中閃過。

「有了,這個可以試試。」 流塵從懷中掏出一把綠晶石,綠光的照耀下,他的雙眼也泛起幽幽綠光。

「嘖嘖,不知道這綠晶石中的綠晶氣能不能被我吸收。」

猩紅的舌頭在嘴唇上一舔,流塵想到這剛欲將手中的綠晶石全部捏爆,腦海中念頭一閃,只挑了手中最小的一塊,其他的都被他收了回去。

「先拿這最小的試試吧,要是失敗了也無妨,可不能貪功冒進。」

「砰!」拇指微微一用力,流塵就將那鵝卵石般大小的綠晶石捏爆,左手一揮,輕輕抓住從中散發出來的綠晶氣,

「嘿嘿……」緊握著那股綠晶氣,流塵將它緩緩送入口中。

「唰……」綠晶氣剛剛一入嘴,便化成一道流光,直接落入流塵的腹中。

猶如小蛇的綠晶氣,根本不似之前那條大蛇般溫和,進入流塵的腹中之後,就是一陣攪和,在他的五臟六腑之中橫衝直撞,從四肢百骸到七經八脈,流塵的身體被它攪了個底朝天。

「可惡!」

流塵剛剛沉下心神,內視身體,便見到那條綠晶氣正在他經脈中四處搞破壞,眼見著流塵的心神漸漸靠近它,綠晶氣彷彿通了靈一般拔腿就跑,當然一邊跑還一邊不忘了肆掠一番。

「吧嗒吧嗒……」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面頰滾落,流塵臉色鐵青,嘴角的肌肉時不時地抽搐幾下。

此時的他席地而坐,正在用心神與綠晶氣交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剛才我服下那麼濃郁的晶氣,什麼事也沒有,而現在這一縷小小的綠晶氣怎麼把卧身體攪成這副模樣?」

流塵的心神一邊追殺綠晶氣,一邊暗自琢磨。

「不好,這傢伙真是不知死活!」

在流塵愣神的時候,綠晶氣已經沿著他的腹部經脈一路向上爬,那樣子時要去他的大腦攪和一番。

念頭一動,流塵的心神便飛速的追趕上去,好在這是流塵的身體,每一處都零碎的分散著他的心神,見到綠晶氣蠻橫的直衝流塵的大腦,這些分散的心神開始在路上紛紛阻攔它。

終於,經過百般努力,流塵的心神將綠晶氣攔了下來,並且圍困在一處死角。

「哼,看你這下還往哪裡逃?」

流塵的心神望著戰戰兢兢的綠晶氣,得意地一笑,然後猛然張開大嘴,直接將這股綠晶氣生吞。

「嗚嗚……」綠晶氣被流塵的心神吞沒非常不甘,竭盡全力地掙扎著,可是任它如何的掙扎,流塵的心神就是不鬆口。

「你就乖乖地為我所用吧!」

流塵的心神蠻橫將綠晶氣拖拽著,開始按照功法的指定的路線,一個周天一個周天的運行。

「這是怎麼回事?」

順著功法的路線運轉了一個周天之後,流塵驚訝地發現,那股綠晶氣並沒有被沿途的經脈所吸收,而是一直留在流塵的心神之中。

「冥頑不化!我就不信了,該煉化不了你!」

流塵心中生了怒意,心神再次牽引著綠晶氣開始漫長的一個周天的運轉。

「可惡,再來!」

又一個周天下來,綠晶氣依舊是絲毫沒有被流塵的各處經脈吸收,他一咬,心神領著綠晶氣再一次運轉一個周天。

「靠,怎麼這麼冥頑不化,再來!」

「我日,就是大石頭,也早該被煉化了,我就不信了,再來!」

「再來!」

「再來!」

………………

時間宛如指尖沙飛速流逝,轉眼間,流塵已經修鍊了三個時辰,可是他的劍眉依舊緊鎖,臉綳的緊緊的,看來煉化綠晶氣的事,還是沒有進展。

「真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這頭運轉了四十九個周天,怎麼還是難動它分毫。」

望著分毫不少的綠晶氣,流塵有些氣結。

流塵失望的時候,便稍微放鬆了警惕,這時一直不甘心被吞噬的綠晶氣抓住機會,集中全部的力量,死命衝出流塵心神的束縛。

「唉,這傢伙居然還想跑,真是氣死我了。」

正在休息的流塵,見到綠晶氣居然衝出他的枷鎖,逃跑了,多少急了眼,立馬操控著心神直撲綠晶氣而去。

惡魔初吻:總裁的兄弟情人 「嘿嘿,跑啊,你怎麼不跑了?」

經過幾個回合的追逐戰,逃跑的綠晶氣再次被流塵逼入死角,戰戰兢兢地望著流塵的心神,綠晶氣不時的發出「嗚嗚……」的哀鳴。

「再叫也沒有用,今天我非要煉化你。」

流塵的心神一閃,張開血盆大口撲向綠晶氣,想將它再次吞噬。

可是這一次卻沒有成功,綠晶氣在流塵的心神撲來之前,一頭扎進他破損的丹田,消失不見了。

「噫?它怎麼跑到我丹田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