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嗯什麼嗯,我再問你明天要怎麼應付,你不答應二叔他們會這麼輕易放過你?我才不關心你,我是問你有沒有安排好爺爺和奶奶。事情原地爆炸,惹出什麼亂子,你難道都沒有考慮爺爺奶奶的安危嗎?」

穆夜池大手捉住江緋色亂動的小手,「別激動,這麼緊張幹什麼,搞得好像我對你很重要。」

江緋色一口老血。

「你耳朵有問題嗎?你哪只耳朵聽到我擔心你了?」

「兩隻耳朵都聽到了。」

「……」不要臉天下無敵。

爺本紅妝 看江緋色氣呼呼的嘟起嘴角生氣,穆夜池心裡的七上八下忽然就莫名安心了下來。

小妻難馴:大叔,我們不約 他薄唇勾了勾,壞壞的笑道,「這麼擔心我,不如就跟我假結婚啊,不然我還真沒有辦法控制明天的場面,我跟卿月月結婚已經成為定局。」

江緋色心裡一睹,好一會才別吐出句話,「那又怎麼樣,關我什麼事。你們愛怎麼折騰盛世婚禮怎麼折騰,我只關心老爺子和竹姨的安全問題。如果你確定卿家人出手沒有把握,讓我帶爺爺和竹姨離開。」

本來說的好好的,一聽江緋色又要離開,跟蕭涼城離開就算,還想帶爺爺奶奶跟上。

穆夜池頓時就虎下臉,十二分不高興都在臉上緊繃繃的,山雨欲來風滿樓。

「我就說說,如果你真跟卿月月結婚,那就不會出問題,我自己離開還不行嗎。臉色綳著這麼緊幹什麼,我這不是還沒有帶走問問你嗎。」

穆夜池的臉這才放鬆下來,哼了一聲,「不準跟蕭涼城走,待會先跟我過去見爺爺奶奶一面。」

江緋色不說話。

「老子跟你發誓,要是你出事我就切了小jj!」

「……」好毒的發誓,江緋色聽著都乾淨到某個地方疼。

穆夜池壓下臉,「走不走!」

不走還不被你打暈弄走?看穆夜池的臉色,江緋色覺得還是自己走比較好。

「走就走,不過見了爺爺奶奶你要給我自由,不許勉強我做不喜歡的事情,也不許對這樣那樣動手動腳。」

「跟你做過什麼事情了?」

江緋色氣得小臉一紅,啞口無言。

難道她要說他親她,他吻她,他對她動手動腳摸摸這裡摸摸那裡,各種使壞嗎?

「哼,口口聲聲說我欺負你,老子都沒有碰過你吧?沒有讓你懷孕生包子吧?你肚子里沒有我穆夜池的種吧?」

江緋色:「……」這能一樣嗎能一樣嗎!

這些事他……好像真沒幹過,就是親親摸摸她,並沒有真的真槍實彈欺負她。

江緋色心裡怒啊。

被人給吃光了豆腐,還得幫他一起隱瞞真相。

「走吧,我不會強迫你嫁給我,也不會強迫讓我在你肚子里播種,意外的話,那就不能怪我。」

江緋色看著穆夜池伸過來要拉她的大手,毛骨悚然。

小手一縮,她拒絕,「我自己可以走,不麻煩穆總裁了。」

「快點,手給我。」

這不是逼迫逼迫逼迫?

「你剛才說的!」

「我說什麼了?我說過我不牽你手還是不牽你手了?」

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你明天要牽卿月月的手結婚,我覺得會髒了我的手。」

穆夜池鼻樑戳天,不屑的冷笑,「就算我的手跟你做什麼親密生孩子的事情,也不會髒了你的手,明天真牽卿月月的手,髒的是我的手!」

天上烏鴉飛過,說得很有道理的樣子。

眼看江緋色就要被穆夜池攻陷,危急時刻房門被人從外面直接轟開,門板破了兩個大洞,洞口外站著拿菜刀的蕭涼城和拿掃把的周瑾兒。

江緋色和穆夜池驚呆,目瞪口呆看著來搞笑的那兩個人。

「緋色!」

「夜池哥哥……」

蕭涼城和周瑾兒同時大叫,彎身鑽……狗洞。

江緋色看得實在不想吐槽,只覺得畫面實在太喜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這一笑,把正鑽了一半狗洞的蕭涼城與周瑾兒笑的臉紅,頭皮發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們頭鑽進門內,pp翹在外面,怎麼看怎麼符合鑽狗洞的原型。

「走,瘋狗要進來咬人了,趕緊出去拿亂棍打死。」相對江緋色,穆夜池要顯的沒有幽默感很多。

拉起江緋色,他冷冷走到門邊,也不看卡在門上的人一眼,推開門一拉。

破了兩個狗洞的門帶著卡住一半身子的蕭涼城和周瑾兒盪鞦韆,直直往牆裡撞去。

門外的穆夜池涼涼的薄冷聲音也緊隨傳進來:「傻缺年年有,今天特別多,還湊一塊一起玩撞牆自殺呢。」

「噗……咳咳,我沒有在笑。」

江緋色笑的忍都忍不住,在蕭涼城和周瑾兒爬起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走到樓梯口,準備下樓梯。

蕭涼城臉色鐵青,握緊手裡的菜刀,真想把自己的手給剁下來!

他是沒有臉追出去跟穆夜池算賬報仇,但周瑾兒不一樣啊,她這麼高調得意的來羞辱江緋色,想在穆夜池眼皮底下邀功,想博取同情或者好感。

誰知道穆夜池竟然幫著江緋色,讓她丟盡了臉面。

生氣的周瑾兒把掃把砸到蕭涼城臉上,在蕭涼城一腳踹飛她之前,嚶嚶的哭著跑向穆夜池與江緋色,踩著高跟鞋一口氣跑下樓,在大廳下面追上人。

穆夜池和江緋色看起來比剛才和諧多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聽到周瑾兒撒嬌的哭泣聲,叫著穆夜池就撲過來。

穆夜池嫌棄的佛袖閃開,怕被周瑾兒碰一下都會臟死了他。

穆夜池避開迅速,伸手拉江緋色一起打時候沒拉住,江緋色正好收手,這一個小失誤,讓撲過來的周瑾兒狠狠的撞向江緋色。

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周瑾兒來得又快,又用儘力氣。

在看到穆夜池避開,心碎的周瑾兒看著江緋色的目光十分惡毒,故意的撞江緋色,目的是把江緋色撞到茶桌。

茶桌是紅木做的,又沉又堅硬,被折磨狠勁的推過去,這一撞不撞個頭破血流也要把江緋色的臉撞出毀容,尤其嚴重的還有可能把江緋色腦子撞成為白痴。

穆夜池大吼一聲。

周瑾兒一咬牙,抱著江緋色一起砸向紅木茶桌。

茶桌上昂貴的茶具被打翻,嘩啦一片碎在地板上,而江緋色和周瑾兒也裝在了石桌里,兩人誰都占不了便宜。

江緋色當然知道周瑾兒狠毒的心思,危急時刻她用扎馬步的基本功下沉,腳底摩擦地板,在失控撞個半死不活之前起了作用。

得到喘息機會的她兩手利落一翻,扣住周瑾兒雙手用力一捏,痛得周瑾兒失聲尖叫的同時,也放開她。

江緋色才撞到桌面就被後面趕過來的穆夜池拉起來抱入懷裡,周瑾兒可就慘了,撞得自己一臉血,眼冒星星痛苦的趴在地板上大哭。

當然不會讓周瑾兒在這裡撞死裝出事,不然江緋色肯定會被周家反告一把。

她懂,穆夜池也懂。

但不讓周瑾兒自己為自己做出的行為付出代價,他們可不樂意,周瑾兒只撞得輕傷就已經是他們最大的容忍度。

周瑾兒捂著頭,站起身,怒瞪穆夜池懷裡的江緋色,

「都是你,要不是你這個惡毒的人,我怎麼會受傷。江緋色你說,是不是都是你的錯,是你讓我撞傷的。」

周瑾兒咄咄逼人,指著江緋色就指責怒罵,一切責任都推脫到江緋色身上,好像穆夜池的眼睛是瞎的一樣,也是厲害。

江緋色對周瑾兒的怒罵看著都煩。

她白了一眼,不吭聲,從穆夜池懷裡掙脫開,想要自己站起來出門去,不想與周瑾兒在這裡吵。

為這種事情爭吵,顯得自己的智商好像都餵了狗一樣叫人噁心反胃,人家當自己是智障,是愚蠢,你也要跟人家一樣當智障白痴?

所以江緋色對周瑾兒的謾罵是鳥都不鳥,只給周瑾兒一個你自己體會的白眼,淡定自若的從周瑾兒身邊,與周瑾兒擦肩而過。

「江緋色,你能不能要點臉,你做出這樣傷害無辜的舉動,想置我於死地,還想走得乾乾淨淨清清白白?誰給你這麼大的豹子膽了,賤人——」周瑾兒怒得臉色發紫,一邊大罵一邊去推江緋色,想要把江緋色再次推去撞個頭破血流才甘心。

「我穆夜池給的,怎麼樣?」穆夜池大手一抓,抓小雞一樣,又噁心的嫌棄丟開就收回手,把手伸到江緋色面前要擦擦。

江緋色:「……」

周瑾兒氣得渾身哆嗦,對江緋色射過來的眼神,真是千萬毒箭。

「快給我擦擦,碰到髒東西了。」穆夜池見江緋色不理睬他,怒氣沖沖的直接吼出來。

那著急的樣子,真的好像抓了周瑾兒一下,那些髒東西就從周瑾兒身上串擾給他,不快點擦掉會中毒身亡,著急得不得了。

怒罵的周瑾兒這會兒沒有脾氣了,氣得內出血,乾瞪眼睛,小臉白得好可憐。

「你……你們……」當年在簡居碰到他們那一幕衝上心頭,雪上加霜,把周瑾兒那點暗戀擊打得潰不成軍,慘些就癱軟了腳暈過去。

簡直太過分,太可惡了。

他們還有沒有道德,還有沒有王法,還有沒有廉恥心!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以前他們這樣,沒有人敢說什麼,沒有什麼能阻止單身的他們這樣那樣,現在可是一點都不一樣,穆夜池明天就和卿月月結婚組成家庭了啊!

都這有時候了,江緋色怎麼還這麼犯賤,還這麼不要臉勾搭穆夜池,跟穆夜池親親愛愛,簡直太不知廉恥了。

周瑾兒越想越是一肚子傷肝傷肺,一口氣上不來,差點把自己給氣死。

「快點幫我擦掉,好難受,估計皮下面的血肉都已經腐爛了,這麼噁心。」

穆夜池的話又是重重一擊。

哪個女孩都沒有辦法承受被自己喜歡暗戀的男人如此嫌棄,一句狠毒話都沒有,也沒有什麼傷害,可這一句句的,卻每一個字都讓周瑾兒被五雷轟頂般痛苦折磨。

該死的江緋色,不得好死的江緋色!

「你這個不要臉的小三,你現在在做什麼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你都會遭受老天爺天打雷劈,劈死你這種專門破壞別人家庭的賤人。」 御侯門 周瑾兒咬牙切齒詛咒。

雷劈啊?

周瑾兒不說江緋色都要忘記上一個詛咒她的焦思優,好像真被雷給劈了吧?雖然是夙夜背後搞了點小動作。

江緋色不懷好意的目光直勾勾的盯過去看周瑾兒,看得周瑾兒毛骨悚然,手腳一陣發抖。

「看……看什麼,你就是這種人人唾罵的賤人,我有說錯了嗎?你現在難道不是正在跟月月姐的准老公穆夜池先生不乾不淨?還是你主動勾搭的,你真不要臉!」

周瑾兒害怕是一回事,但是罵江緋色的周瑾兒是一點都不害怕的。

反正江緋色這樣倒貼穆夜池當小三,本來就不光彩,她不可能鬧出什麼名堂,他們羞辱她失光明正大。

想到這裡,周瑾兒那個得意忘形,就差沒有猙獰的揚天大笑三聲,表達她發現的得意秘密。

「我主動勾搭江緋色,你有意見嗎?」穆夜池轉身,冰冷無情的綠眸煞氣重現,一眼就把得意忘形的周瑾兒看得手抖,手中的包落在地板,嚇的她腳軟。

穆夜池冷哼,再次清楚明白的說給周瑾兒聽:「聽清楚了再回去告訴你的合伙人卿大小姐。沒錯,是我,是我穆夜池不要臉勾搭江緋色,死不要臉倒貼江緋色還被江緋色拒絕了不下數十次!」

江緋色:「……」造孽了。

低低沉沉的嗓音暗啞落在空氣中,甘醇動聽,又帶著十分凌厲的警告意味,更是坦白公開了一直被周瑾兒卿月月這些人拿來顛倒是非,傷害,賤罵江緋色的事實。

「我……我……我不相信!一定是江緋色暗中讓夜池哥哥你這麼說。你一定是很為難,江緋色肯定是用了什麼手段。」周瑾兒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他們求而不得,想見上一面猶如登天之難的男神,千辛萬苦暗戀,只盼望能贏回他一個眼神的男人,卻被江緋色當成垃圾那樣看不上眼!

他們一直都認為是江緋色這種賤人狐媚手段了得,知道怎麼勾搭男人,怎麼討好男人,心甘情願被男人各種各樣玩弄,做個十足十的表子。

這可是他們心中一直賴以生存的信任,是他們能找到安全感的最大共同話題,覺得江緋色這種卑微低賤的人哪能跟出身高貴,優雅乾淨的他們比——

他們一直都把江緋色這種貨色當成最骯髒的垃圾,江緋色只不過會裝了點,能做一個不要臉的賤人供男人玩樂,完全比不上他們,永遠都是他們腳底下的賤婢洗腳奴!

誰知道穆夜池忽然說了出來,說是他主動追求江緋色,江緋色竟然還拒絕了他好幾十次。

這種傷害,推翻了他們心中的設定,結局天翻地覆。

江緋色一下就好像抬起頭,嘲笑的看著他們這些小丑,拚命去討好她江緋色不要的東西。

可是她就是喜歡穆夜池!

周瑾兒尖銳的指尖掐入掌心,痛得清晰。

「聽懂我的話就滾出去,以後少在外面跟潑婦一樣滿口髒話,胡亂背後落井下石。江緋色要是跟你們計較,你們早就被分分鐘打臉沒臉見人,滾——」

看周瑾兒鐵青著臉,身子搖搖欲墜,穆夜池不耐煩的叫人滾蛋了。

他可不想因為周瑾兒的無理取鬧,讓江緋色有陰影。

「夜池哥哥……你說的,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真的沒有被江緋色欺騙,沒有被她灌了迷魂湯嗎。」周瑾兒傷心欲絕的哭著問。

穆夜池臉色一沉,眼中嗜血冰冷。

「當你們心心念念的男人是白痴啊? 毒醫娘子:夫君讓我扎一下 我要是給他灌什麼迷魂湯,現在你還能在我們面前哭哭啼啼裝可憐?周家小小姐,還是別裝了,叫你滾你就滾,別惹人家生氣。」

江緋色看穆夜池冰下臉,知道身份讓穆夜池不方便說,也就賣給穆夜池一個面子,笑著提醒周瑾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