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姐,你先回,我抽支煙。」羅陽說道。

「牛仔,那你明日給我。」秦飄要求道。

為了能給羅陽生寶寶,秦飄努力爭取每一個出現的機會。

若說不,那秦飄可能又會糾纏不肯回去。

羅陽只得先哄她,應承道:「飄姐,沒問題。你先回去睡覺。」

得到了羅陽的承諾,秦飄歡喜道:「牛仔,我會幫你搞定方琳的。算是我對你的報答。」

一切都是為了拖時間。

羅陽還真擔心秦飄去跟方琳直接說「牛仔喜歡你」這種話,那多少有點兒尷尬。

「飄姐,你不能太明顯,要含蓄些。方姐要是不願意,那就慢慢來。」羅陽叮囑道。

他的意思是,最好方琳不同意,那秦飄就得繼續努力。

這麼一來,羅陽就有借口不給秦飄。

還別說,單憑這一招,就能拖不少時間。

日後或許會有好辦法解決秦飄的問題,那也未可知。

「牛仔,知道了。我會慢慢勸她的。」秦飄應道。

「飄姐,那你先回去。」羅陽拍了拍她的香肩。

雖還沒有得到羅陽的甘霖來解渴,但明日就有機會收穫他的公扣糧,秦飄還是挺歡喜的。

待秦飄離開了,羅陽才點燃一支香煙,抽了起來。

秦飄要給他生寶寶,這事真的很棘手。

有時候,羅陽在想要不要帶秦飄到天江市,買個房子讓她住,然後幫助她懷孕。

以後秦飄生了寶寶,也留在天江市住,不回宏運大隊了。

這樣看起來,似乎把問題解決了。

不過轉而一想,覺得也不妥。

待到秦飄生下了寶寶,成為了事實,只可瞞一時,怎麼可以長久把秘密藏起來?

紙是包不住火的。

換言之,消息一定會傳開,只是時間問題。

屆時傳進兩位村花的耳朵里,還不是一樣會鬧起來?

是以,帶秦飄到天江市去生寶寶,那也行不通。

看似簡單的事情,實質挺複雜的。

羅陽猛地吸了幾口煙,便往秦飄的家走去。

現今血煞子又還沒找到,依然還要到天江市血煞門的度假村去。

一想到很快要去見骷髏堡的堡主和水妹,羅陽就感到頭皮發麻。

若讓親朋好友知道他跟兩個類似妖怪的姑娘結了婚,這不知是會壞著他們,還是會惹他們笑掉大牙。

羅陽也不知該不該稱呼堡主和水妹為姑娘,但稱她們為妖怪,好像不太準確,其實把她們歸為姑娘一類,也不太恰當。

左右都不妥,往好的方面講,權當她們是姑娘就算了。

除了骷髏堡想拿血煞子外,谷家三姐妹等人也想得到,這讓羅陽很煩惱。

關鍵是他也需要血煞子,若是黃金什麼的,他就不在乎了。

想到為了血煞子,日後極有可能要跟很多美人血拚到底,羅陽心裡並不快樂。

講真,他不想跟她們為敵。

他只想安安靜靜發展成為世界首富而已。

可她們偏偏要來惹他,讓他不能過安寧的日子。

現今住在村子里的美人,看似風平浪靜,其實隨時會發生火併。

羅陽很擔心谷家三姐妹,水月和鏡花5位美人的真實身份被人看穿,那就麻煩了。

一旦她們打起來,羅陽也不知該幫誰。

個個都算是他的老婆,作為老公,他有他的難處。

胡思亂想間,猛一抬頭,居然走到了秦飄家的門口。

一樓的門虛掩著。

羅陽丟了煙頭,進了屋,關上門,聽了聽,二樓挺安靜的,可知美人在房裡或許已睡下了。

他還沒洗澡,上了樓,輕輕推開他所住的房門,見5位美人已躺在床上。

美人們聽見腳步聲,便知是羅陽回來了,都坐了起來。

「安姐,桂花姐,大喬姐,小喬姐,小雲姐,你們睡吧,不用管我。」羅陽輕聲道。

她們雖穿著睡衣,但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就跟什麼也沒穿一樣。

只掃視一眼,羅陽的呼吸便有些粗重了。

看到得意處,不禁笑了。

5位美人當然不知羅陽在笑什麼,但從他的狡黠笑意中,大約可猜到他的腦海里在想些什麼。

「牛仔,人家幫你拿好衣服了呢,你快去洗澡呢。」安玉瑩柔聲道。

「安姐,我這就去。」羅陽說道。

這時唐桂花下了床。

「牛仔,老娘有話問你。」

一面說,唐桂花拉住羅陽的手,要跟他到樓下談談。

在房間里聊,唐桂花也不好意思。

畢竟還有幾位美人,讓她們聽見她和羅陽談感情的事,作為黃花閨女,多少會害羞。

農門惡婦:山裡漢子心上嬌 秀爺快穿之旅 先前在外面,羅陽已偷聽到兩位村花在商量什麼。

不用問,也知唐桂花會問些什麼話題。

「桂花姐,先等我洗了澡再說哈。很快的。」羅陽說道。

「不行!過來。」

不容分說,唐桂花把羅陽拖出了房間。

安玉瑩也連忙下了床,跟了出去。

剩下的雙喬和施雲則面面相覷,彼此相視一笑,知道兩位村花要找羅陽算帳。

她們已見怪不怪了,便重新睡下,豎著耳朵,想聽聽三人在下面談些什麼。 羽舞不服氣,使出吃奶的本事終於做出來了,但才觸碰到,就消散不見了。

囚焰失敗可以歸咎於修為不夠,可羽舞是有八千年修為的應龍,也做不出來,無疑在說哪吒是對的。

可若是他一切如他所說,那自己身上的衣服怎麼解釋?

「我主人也不是鴻鈞一脈,可他就能,我身上的衣裳還是初化人身只是他扯來七彩祥雲做的。」

聽她說了,哪吒震驚不已,咽了口水告訴她:「天地法相乃眾生之相,凡修道之人一旦化境,均有眾生相,所以你們也都能抓雲撥霧,無中生有實際是一種幻術,你們看我躺在上面,其實是這個幻術騙了你們,也騙了我,但虛而實之,則是創造和毀滅的法術,三界中的一切都是要創造的,一切也都是可以毀滅的,但我想不通的是,你主人既然有這樣的修為,為什麼還要給你當主人?」

不明白他在說什麼,有點懵的狀態,尷尬的說:「你可以說的明白一點嗎?」

她要說明白,就明明白白的告訴她:「說白了,你主人能用七彩祥雲給你做出衣裳,就完全有能力再造出一個天地,想要什麼只是彈指一揮的事情,而帶你在身邊,完全是累贅。」

他說的很直白,直白的讓人想哭。

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這個不一樣的吧,我有靈魂,那些造出來的東西有嗎?」

「三界中的一切,最開始的時候也都是造出來的,女媧摶土造人之時,只給了人軀體和聽從命令的本能,後來伏羲大帝解放了人,賦予人自由,並且給人修仙化境、成仙了道的能力,才有今天的世界;所以說,你真的不是你主人造出來的一個玩具嗎?」

本來不覺得,一直很幸福,但是被他這麼一說,自己也不敢肯定了,或許他所有的記憶,都是主人給她的。

失落的低下頭:「不知道,或許,真的是!」

見她這麼難過,羽舞白眼哪吒,安慰她:「不會的,你主人對你這麼好,你肯定是爸媽生下來,自己長大的。」

「哼哼,難道你不覺得她主人對她太好了嗎,或者說你是對別人好還是對自己親手創造的更珍惜?」懶得管兩個人的想法,直接挑破了最真實的一面。

這一下,羽舞也無話可說了。

見兩人都不說話,哪吒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不如告訴我們你主人是誰,他性格什麼樣,讓我們給你分析分析。」

張了口又閉上,看著哪吒,鄙視的說:「你轉了這麼大一個圈子,說了一大堆鬼話,這才是真實目的吧!」

最終沒能騙到囚焰,攤開雙手嘆口氣:「看樣子你這半仙半妖的東西成長也挺快的,好吧,要創造一個世界並不容易,天地萬物的形體一揮手就能創造,但靈魂要他們自己去生成,這個過程很漫長,今天我們看到的三界,聽師祖說足足用了三百萬年。」

終於聽到實話,羽舞過去他身邊坐下:「那你這個法術,我還要多久才能練成?」

「天地法相藏在三界眾生的心中,你只需要集中精力就行,無中生有是鴻鈞法術,你的修為,半個時辰就能練成,至於虛而實之,是一個境界,脫落七情六慾,消了體內慾念,自然就成。」

聽起來不難,就跟他求教:「無中生有的法術是怎麼練的?」

雖然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法術,但他也不想教這兩人:「我教你,要拜師的,不想拜師,就找你叔叔去。」

既然青龍也會這樣的法術,那就沒理由拜師,伸手推推他:「你讓我坐會。」

往下看一眼,又繼續躺回去,把椅子向旁邊移動一些:「不給。」

他不給,自己也搶不過來,就去囚焰旁邊,跟她坐一起享受這從口到心的甜蜜。

慢慢悠悠的,到北海已經是亥時末,這一路用了兩個多時辰。

降下雲頭,左手掐避水訣,右手在水面輕輕一劃,海水便向兩邊分開,一條水道階梯直通北海龍宮。

另外兩人見了,不由得豎起大拇指,羽舞嘖嘖兩聲說:「即便是我這個八千年的應龍,要想點水鑄天梯也不見得比你容易。」

囚焰直接都懶得開口了,這樣的法力,她需要苦修一萬年。

北海龍宮外現出水道階梯,巡海的夜叉以為是若木回來了,連忙跑去向青龍稟報。

不疑有他,青龍親率四海文武百官、註冊散仙及一萬蝦兵蟹將來迎。

等了半刻鐘時間,卻見到水道上下來的是哪吒、囚焰、羽舞三人,未見若木身影。

這個陣勢,不用說也知道不是為他們準備的。

既然是不能享受的待遇,那就讓自己洒脫一點,哪吒一個閃身到了青龍跟前,伸過去雙手:「我知道你很心急,動手吧。」

沒有理會他,讓文武百官及各方散仙各自入席,告訴羽舞:「如今你是四海至尊,慶功宴上理當跟大家打個照面;去吧。」

說真的,這個四海至尊究竟有什麼好處,自己可是一點不知道,但是青龍是她叔叔,他的話必須要聽。

一個人去,還真的有點怯場,就拉上另外的兩人陪同。

她盛情邀約,囚焰自然是興高采烈。

哪吒失望的樣子:「四海水族沒有人喜歡我,你讓我陪你去,我看你這個四海至尊也是做到頭了。」

他說的是事實,羽舞也就不強求,對青龍祈求道:「叔叔,可以過了今天在鎖他嗎?」

青龍點頭,這也是他的想法,這一戰若不是哪吒出手相助,四海龍族斷然不是六大妖王的對手。

欠債一定要換,也該到了他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時候了:「我四海排宴三天慶功,這三天時間,你是座上賓,有什麼需要只管開口。」

不錯的待遇,欣然接受,大大方方的進去龍宮正殿,大大方方的坐上龍王的寶座。

都知道這是九天大羅金仙,誰都不敢惹他,就讓他坐在上面。

換了幾個姿勢都覺得不舒服,還是起身讓給別人坐去。 下到一樓,羅陽先把睡衣放進浴室。

然後站在浴室門口,只瞥了一眼兩位村花那飽滿堅挺的上圍,腦海立時想起了給林喜欣通奶的畫面,便有些兒口渴了。

因是深夜了,周圍挺安靜的,唐桂花不便高聲說話,自然要和羅陽挨近,才能說悄悄話。

羅陽乾脆左手摟住唐桂花的柳腰,右手則勾住安玉瑩的小蠻腰,把她倆都擁進懷裡。

這樣三人就能方便竊竊私語了。

還沒開口說話,唐桂花便先施展她爐火純青的掐功來伺候羅陽。

「桂花姐,輕點,會脫皮的。」羅陽只得輕啄她的紅唇,算是向她求饒。

唐桂花抿嘴一笑,掐功的力量便小了許多。

醫婚霸道,總裁妻人太甚 這時安玉瑩又吃醋了,撅起了紅唇。

羅陽只得又連忙補啄回安玉瑩的紅唇,見她嘴角有了淺淺的笑意,俏臉飛上了迷人的紅暈,算是讓她心情好些了。

但唐桂花的掐功力量又大了許多,羅陽不得不又討好她,一連啄了數次,才讓她的掐功功力減弱。

看著兩位村花臉蛋白裡透紅,泛著青春靚麗的活力,羅陽覺得自己運氣挺好的,居然能得到她倆的青睞。

兩三個月之前,羅陽從未想過能得到兩位大美女其中的一個。 總裁爹地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