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寐寐卻是悠然一接:「喲,扶大人,我又得罪你了嗎?」

扶隙欲語。

扶冉冉卻是恢復陰陽怪氣來:「哥,算了,這世上的有錢人,我們以後還是避著點好,免得沒人性。」

扶隙內心也是苦笑陣陣,小妹,就算你和那繪虞交情不錯,也不至於這麼噁心人家吧?

「哼,你很有人性嗎?一個連自己婚姻都做不了主的小女人!」卜寐寐譏諷著。

扶冉冉再次狠盯,未語。

老實說,不是她不想反擊,只是一邊的潘賽獻一直在靜靜旁觀,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對於潘賽獻,她是有一定了解的,這人思慮之時,頗有城府。

誰知道他此刻會有什麼壞心思呢?

「卜大人,你說完了沒有?」扶隙冷語。

卜寐寐盯了他會兒,一哼,未再語。

和這扶氏兄妹吵架,她實際一點也不稀罕!

而此時,宴上氛圍,安靜了不少,除了潘賽丫雄自顧自的吃喝聲外。

他已經把果然中妘底級的萄牛都吃光了,在方才幾人說話之際。

「冒蛋,你……怎麼還在這兒?」

剛剛一直在琢磨卜寐寐的廷雲不由一愣,笑道:「帝爺何出此言?」

潘賽丫雄白了他一眼,很是滿足道:「我都吃完了啊!」

廷雲對於這位爺的說話邏輯已有所適應,於是道:「原來如此,那帝爺可是要回去了?」

「呃,你……怎麼知道的?」潘賽丫雄有些吃驚。

廷雲凝著他,不語。

潘賽丫雄內心深處卻是沒來由地一慌,隨即轉道:「冒蛋,你住哪兒?」

廷雲有些無語,在想了想后,還是開口來:「賽婷宮。」 187.瑤絨仙丁息!

在廷雲三字一落,宴上所有聞聽之人皆怔。

潘賽丫雄更是目瞪口呆。

怎麼會?怎麼會呢?

「廷締友,你……剛才說你住在賽婷宮?」璞璞牽第一個開口問來。 億萬首席的蜜寵寶貝 事實上,她一直在關注廷雲。

廷雲朝人望去,接道:「璞大人,似乎很意外。」

璞璞牽微微一笑,道:「是啊!據我所知,廷締友是外來人,怎麼……突然就住到了帝女的宮中了呢?」

廷雲亦是一笑,頗為神秘道:「璞大人有所不知,廷某現在還有一個身份的。」

璞璞牽不由道:「是什麼?」

廷雲忍不住看了看在場所有人,才道:「未婚帝須。」

話落,在場人震驚不已!

許久,才聽璞璞牽感慨道:「廷締友真是真人不露相!」

廷雲淡淡一笑,道:「璞大人說笑了,在場除卻帝爺,其餘諸位頁境可都比我高。」

璞璞牽笑而未語。

「丫的!璞璞牽,本帝爺要回去了!」潘賽丫雄也不知哪來的怒氣,起身便離。

璞璞牽本欲相問,但見潘賽丫雄臉色十分難看,最後只得無奈一語:「帝爺慢走。」

「哼!」潘賽丫雄袖子一甩,邁開了。

廷雲凝著他的背影,心頭低嘆,這節奏是要和我絕交了嗎?呵呵呵……潘賽丫雄,你很有趣,性情似藏非藏,我欲琢磨於你,還真得費一番功夫!

在潘賽丫雄莫名離開后,宴上氛圍變得有點古怪起來。

誰也沒再開口,似乎都在消化某些事情的發生。

不過,未過多久,卜寐寐就出聲來:「璞大人,此宴已冷,告辭。」說時,起身離開。

「好的,卜大人。」璞璞牽出言相送。

潘賽丫雄卜寐寐兩人一去,宴會更加冷清了。

不過,廷雲卻成了剩餘人的焦點。

對於有心追求潘賽婷菲的扶隙而言,廷雲儼然就是情敵!

「廷締友,你和帝女早就認識?」扶隙不冷不熱道。

廷雲凝視著扶隙,內心還是有些疑惑的,此人性情應屬多愁善感,為何卻對傲氣甚重的潘賽婷菲有著傾慕呢?

「不能這麼說,扶大人。」廷雲簡而言之。

扶隙卻有點不依不饒的意思:「哦,那是怎麼說?」

廷雲感覺有點好笑,但道:「扶大人,我與殿下的婚約,只是卜夕娘娘做主的。」

話出,在場人再次訝異起來,卜夕帝后?

這……怎麼可能呢?

好一會兒后,扶隙才回神,語氣冷冷道:「不知廷締友有何德何能竟讓卜夕娘娘如此青睞?」

廷雲心中再不快,仍舊不想動氣,接聲:「說來我也不知,只感覺卜夕娘娘是個深不可測的人,行事讓人無可揣摩。」

扶隙一哼,道:「廷締友還是不要妄自菲薄了,先有善會夜受帝姝娘娘特邀,如今又有璞大人論會重請,可見廷締友確實有點扮豬吃虎。」

廷雲不禁納悶了,這扶隙兩次三番出言相激,他這到底是要幹嘛?

「廷締友,你我切磋一番,如何?」扶隙又語。

廷雲不置可否。

「廷締友?」扶隙催來。

無奈,廷雲只得道:「扶大人,廷某隻是一介嫏境,如何能與一城之斐的扶大人相提並論呢?」

「簡單,我可將頁境壓制在嫏頁境頁底級。」扶隙卻道。

看來還真是躲不過了,廷雲心中輕嘆。

「扶大人還真是看得起廷某,唉,好吧,不知扶大人要如何切磋?」

扶隙接道:「較量頁學。」

廷雲聲色不動,點點頭,道:「如何較量,還請扶大人說明。」

扶隙思忖了一下,道:「前些日子,我在安魂予地里得到了一叢古籍所載的頁物。」說時間,他從自身頁囊中取了出來。

廷雲和其餘人一樣,皆凝去。

這是一叢像極了巴茅草的毛絨植物,只不過,它尖端的絨色非白,而是一種寶青色!

雖然它的洛炁含量只是嫿底級,但是它所呈之象卻是格外令人窒息,

彷彿那是驚人的美蘊!

「諸位,可有人識得此物?」 嬌秘 扶隙環視著在場之人。

扶冉冉下意識搖搖頭。

津樂道下意識搖搖頭。

津婗下意識搖搖頭。

潘賽奉下意識搖搖頭。

潘賽獻下意識搖搖頭。

卜籟籟下意識搖搖頭。

潘賽鳴下意識搖搖頭。

璞璞牽下意識搖搖頭。

廷雲皺眉,沉默。

「廷締友,你呢?」扶隙問來。

廷雲緩緩回神,接道:「願聽扶大人道來。」

扶隙隨即語露感慨之意:「古籍記載,此物名喚——瑤絨仙丁!它的誕生,極為罕見,可謂上萬年難遇一叢!並且,它含有一種極難剝離的頁息,而這種頁息就叫瑤絨仙丁息。傳說,這種瑤絨仙丁息能令世上最醜陋的女子在頃刻間美絕人寰!」

眾人震撼。

「廷締友,今日你我就以剝離為試,看誰剝離的瑤絨仙丁息越多,越好!」扶隙又出聲來。

廷雲忍不住道:「扶大人,不是說極難剝離嗎?怎麼……還以剝離為試?」

扶隙呵呵而笑:「廷締友,我說了,是越多和越好!」

「扶大人,你的意思是這種瑤絨仙丁息本身並不純?」

廷雲問來。

「不錯!瑤絨仙丁,含有的不僅僅是瑤絨仙丁息,它裡面還混有不少難以名狀的頁息。這些頁息在締洛者去剝離瑤絨仙丁息之時,也會被剝離出來。而這些和瑤絨仙丁息混雜在一起的頁息,於人而言,有的說是劇毒也不為過。說來,這也不難理解,世上頁物越是驚世駭俗,越是險象環生!廷締友,你現在是否要怯戰?」

扶隙笑來。

廷雲思忖了會兒,最終應聲道:「就算廷某怯戰,扶大人恐怕也不會罷手,請!」

擺手以禮。

「請!」扶隙亦擺手來。

其餘人給兩人讓開了場面。

一場剝離之戰,隨即上演。

凝著自己手中這一枝瑤絨仙丁,廷雲心頭卻有幾分古怪之情。

這種瑤絨仙丁息,為何會與仙娘發香那麼相似呢?

唉,仙娘,你到底在安魂予地都幹了什麼啊?

先是復時栗隱瞞於我,現在又是這傳說之中的瑤絨仙丁。

罷了,且看看這扶隙本事幾何。 188.七頁驁體

在決定一睹扶隙能為之後,廷雲並未急著動手剝離。他緊緊注視著已展締力的扶隙:

雙手締力為托,瑤絨仙丁懸空。

一團團蒙氣繞,赫見其中蹄騰!

有意思!

這扶隙軀身有奧秘!

看似洛炁締力在剝離,實際卻是一種軀息頁力!

嗯……若不用靜海思洋眼一觀,還真看不出這騰飛之蹄是何種頁物。嗯……看嗎?還是算了,這些人都不是易與之輩!

「喂!雖然這較量沒有時間限制,但你也不至於這樣悠閑吧?」扶冉冉有些好笑,朝廷雲叫來。

廷雲不由有點尷尬,但道:「冉大人說笑了,廷某隻是對扶大人的剝離手法頗為好奇。」

扶冉冉含笑一盯,接道:「哦?那未婚帝須大人可有所得?」

廷雲微嘆,道:「未有所得,還需冉大人相示。」

扶冉冉卻是一嗔:「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最壞最好的你 這可是我哥的絕密!」

廷雲尷尬了。

就在這時,一直都沒怎麼說話的卜籟籟開口來:「絕密嗎?不就是七匹驁馬嗎?」

話落,扶冉冉吃驚了!

就是扶隙本人也分了一絲神。

這女人……她怎麼知道的?

「七匹驁馬?卜大人,你在說什麼?」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三帝子潘賽獻若有所思問來。

然而,卜籟籟卻對潘賽獻視若無睹,根本不予理睬。

一時間,潘賽獻面色有些掛不住了,但他卻又開口來:「卜大人不屑告知嗎?」

卜籟籟斜了他一眼,才道:「三殿下,孤陋寡聞沒什麼不好。」

「你!」潘賽獻乍然一氣。

一邊潘賽奉這時真看不慣了,道:「卜籟籟,你怎麼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