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白洛的房門外,幽幽子內心狂笑不止,愚蠢的人類,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這麼想著,幽幽子一把抓住了門把手,然後,下一秒。

「啊——」

「白洛你個大壞蛋,竟然敢在門上貼雷符!!!!」

只見幽幽子一隻手掌上已經閃爍起了藍白色的細微電花,披在背後的黑色秀髮有些翹起,要不是幽幽子實力已經到了三階初期,沒準已經被電成了爆炸頭。

雷電對鬼怪惡靈一類的殺傷力最大,白洛在門上貼的雷符威力不強,但也足夠幽幽子喝一壺了,有了這次的教訓,相信她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輕易闖進來了,白洛也能安安心心睡個好覺。

除了這些,白洛房間里還設置了隔音法陣,就算幽幽子在門外敲鑼打鼓,他在裡面還是該怎麼睡就怎麼睡,絲毫不會受到影響。

幽幽子眼角閃爍著淚花:「白洛你個混蛋,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早上,白洛從睡夢中醒了過來,這次算睡了個舒坦,渾身的骨頭都彷彿鬆了幾分一樣。

關鍵還是白洛昨天晚上教訓了一頓那個到處惹是生非的惡靈小丫頭,心情不錯的緣故。

這段時間幽幽子沒少給他的工作添亂,昨天給了她個教訓,應該會老實一些了吧?

白洛這麼想著,將嗚喵抱了起來,嗚喵還在睡覺,白洛乾脆將它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這個位置以前是為狗傲天留著的,現在成了嗚喵的御用寶座。

開門的時候,白洛將房門背後貼著的一張雷符揭了下來,感受到裡面蘊含的力量少了不少,白洛露出濃濃的笑意。

「這個小丫頭果然不老實,這下又受到教訓了吧。」

白洛輕笑,出了房門,大廳里地上被丟了幾個枕頭,看樣子是昨天晚上幽幽子氣急之下,先拿這些枕頭出了氣。

她也是萬萬沒想到,都打算好好教訓一頓白洛了,誰知道她竟然連房門都進不了,當真是氣死人了。

虧她還在腦海中想了那麼多步計劃,哪知在第一步上就胎死腹中。

可惡,真是太可惡了,雖然敵人十分強大,但她幽幽子大人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

躲在暗處的某隻幽幽子握緊了拳頭,正在計劃下一步的行動,房間里的白洛拍了拍肚子,有些餓了。

他現在的飯量沒有以前那麼恐怖了,準確的說,是現在這些普通的食物已經沒辦法再為他提供更多的強化能量了。

其實早在他的實力提升到二階,這個問題就凸顯了出來,之後的每次強化,需要的都是蘊含大量靈力的食材,普通食物的作用幾乎已經不起絲毫作用。

仔細想想,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食堂里的大叔和阿姨們知道這個消息后歡欣鼓舞,甚至還搓了一頓慶祝一下。

要知道,白洛之前的飯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他們這些食堂的工作人員每天都在祈禱白洛不要到他們的窗口,不然被這個小魔頭盯上,他們每天還不得累死。

所以嘍,再知道了白洛不會再吃那麼多普通食物之後,這些人可謂是喜極而泣,折磨了他們那麼久的小魔頭終於要收手了。

從那以後,白洛基本上就不再需要普通的食物了,只能依靠蘊含大量能量的東西來進行強化。

他現在無論是精神力還是身體素質,又或是靈力,都達到了三階的極限,尤其在身體素質上,已經不比一些初入四階的修士要弱,這可都是硬生生吃出來的。

現在對白洛來說,一些對三階修士甚至是四階修士大有裨益的靈藥和寶物,到他這裡已經沒了用處。

就拿前兩天他繳獲的那顆地獄火俱樂部兩位首領之一的地獄火的心臟來說,那顆地獄火心臟早就被他當成糖豆來吃了,結果也才只為他增加了幾十斤的力量罷了。

那可是地獄火的心臟啊,無論是拿來煉器還是當用藥材料,都能賣上不錯的價格,畢竟是三階巔峰地獄火的心臟,著實少見。

可是,到來白洛這裡就是一口的事,作用只能說一般般。

實在是他吃的跟這顆地獄火心臟蘊含能量相差無幾的東西太多了,再吃下去對他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想要變得更強,就只能狩獵更強的目標,比如——四階生物。

這些先不多說,白洛這邊開始叮叮噹噹做起了早飯,雖然這些普通食材已經對他沒了強化作用,但味覺上的享受還是有的。

他跟青青老師學了那麼長時間,手藝雖算不上大師級,好歹也算小有所成,餓不死自己。

就這樣,白洛肩膀上趴著一個小貓咪,走進了廚房。

廚房裡面沒有遭到幽幽子的毒手,白洛也是放下了心,先將各種廚具清洗了一遍。

這裡的各種廚具都是以靈石為能源的,不僅更方便控制,還持久耐用,不用擔心突然停水停電什麼的。

裡面的靈石都被換上了全新的,用上幾個月都不成問題。

將一切準備妥當,白洛把袖子擼了起來,開始做第一道菜——蒜苔炒肉。

很普通的一道菜,食材在保險柜里放的滿滿當當,白洛也是就地取材,不得不說,裡面的食材準備的還是蠻充分的。

很快,第一道菜就新鮮出爐,白洛將炒好的菜放進一張圓圓的盤子里,為了保溫,又在外面蓋了一隻圓口的瓷碗。

將炒好的小菜端到客廳的餐桌上,白洛又回到廚房熬起了米粥,因為嗚喵不能吃辣的,所以白洛做菜的時候都注意是清淡口味。

熬粥的同時,白洛也開始了第二道菜。

不多時,當第二道菜做完,白洛在上面同樣蓋上一隻圓口瓷碗,端到客廳里的餐桌上時,眼角一抽。

原來是餐桌上早已空空如也,連盤子都不見了蹤影。

「呵。」白洛冷笑,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

「幽幽子,這可是你逼我的!」

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打擾他的用餐,這是他從小就養成的習慣,一直到現在也不例外。

幽幽子偷了他的食物,算是撞到槍口上了,要不好好教訓一下她,白洛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哼。」白洛冷哼一聲,什麼話都沒說,將手上炒好的菜放到了餐桌上,轉身離開。

就在白洛的身影消失在餐桌上不久,客廳里的電視機在無人關注的情況下竟然再次打開。

畫面中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小女孩悄悄探出了小腦袋,露出兩隻烏黑的大眼睛打量著客廳,當看到客廳裡面沒人的時候,幽幽子放心了心,視線轉移到了才桌上炒好的另一道菜上。

「咕咚」一聲,幽幽子的喉頭滾動,咽了下口水。

「哼,這個傢伙人品不怎麼樣,做的菜還可以嘛。」某位嘴硬的小惡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

她可是半點兒負罪感都沒有,誰讓白洛昨天晚上欺負她來著,她已經決定了,只要一天沒有要回照片,她就繼續找白洛的麻煩。

當然,她才不是為了美食的誘惑,她只是單純的想要白洛不開心,嗯,真的是這樣,美食只是附帶的而已。

幽幽子這樣安慰著自己,一雙眼睛在客廳外面掃來掃去,受到視線的限制,現在她只能看到電視機前面的東西,但這已經足夠她將整個客廳的景象盡收眼底。

確定了白洛已經離開了之後,幽幽子慢慢地探出了小腦袋,兩隻手掌撐在電視機的屏幕邊緣,上半身緩緩爬了出來。

「嘿嘿,你個大壞蛋,竟然敢欺負幽幽子,看幽幽子大人不把你的菜吃光。」幽幽子一隻手伸向了餐桌,涉世未深的她,尚未注意到來自背後的威脅。

「你剛才說什麼?能不能再說一遍?」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幽幽子背後傳了過來,使得幽幽子伸到半空中的手臂僵了下來。

「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幽幽子做夢也忘不了這道聲音的主人,因為它的主人正是昨天那個敢威脅他的大壞蛋。

幽幽子錯愕地轉過頭,看到了貼著牆邊,跟電視櫃處在一條線上的白洛。

『他現在不是應該在廚房裡面做飯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還有,為什麼我剛才沒有看到他?對了,是這個卑鄙的傢伙站在了電視機的後面,難怪我看不到他。』

『可惡啊可惡,這個傢伙肯定是故意的!!』

幽幽子被嚇了一大跳,任誰發現自己背後突然多出來一個人影,都不會無動於衷吧。

尤其當她背後的這個人還是她討厭的人的時候,更別說她方才剛剛偷吃了白洛的菜,還準備偷吃下一道,本來就帶著幾分心虛,現在還正好被白洛撞破,這些就更尷尬了。

「再見,大壞蛋!」幽幽子當即決定逃離這個是非之地,遇到白洛她還能怎麼辦?打又打不過,嚇人還被反嚇,也就只能靠著騷擾一下維持她貞子一族的尊嚴。

想好對策的幽幽子在腦海中瞬間有了決斷,身體一縮,就要重新回到電視裡面,只要等她回到電視機里,她就不信白洛還能拿她怎麼樣。

可惜,想法是挺好,奈何遇上了準備已久的白洛。

白洛等了那麼長時間,其會讓這個小丫頭輕易跑掉?

「秘術——封靈!!」

用的正是許久為登場的封靈術,當初白洛只在對付教父的時候用到過一次,後面就再也沒有出場的機會,但這並不意味著封靈術就不強大,相反,封靈術在對付這些純粹的靈體的時候,威力要比對付一般的生命體威力強上數倍!

說話間,白洛手掌在電視機上一拍,幽幽子的身體頓時卡在電視機中央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我怎麼動不了了?」幽幽子眼中露出驚慌之色,她現在上半身卡在電視機外面,下本身卻還在電視機裡面,這樣詭異的情況幽幽子也是第一次遇到,甚至以前連聽說都沒聽說過。

幽幽子驚恐地看向了白洛:「放開我,快放開我,你這個大變態!」

白洛笑容逐漸崩壞:「呵呵,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乾脆就變態一回好了!」 「你覺得這件事該怎麼辦?」白洛面無表情地揉著幽幽子圓圓的小臉,將其揉捏成各種形狀。

幽幽子張牙舞爪地進行反抗,可惜都於事無補,只能在白洛一雙大手下無力反抗。

「快放開唔。」幽幽子儘力抗議,然而並沒有什麼用,臉蛋被白洛揉來揉去,以至於連聲音都有些含混不清。

「想走?哪有那麼好的事?」白洛依舊面無表情,手上動作不停。

說起來,這手感還不錯,冰涼涼的,跟達克寧的手感有一拼,這也讓白洛回想起了一些愉悅的往事。

當初在赤龍學院裡面,天氣熱的時候白洛和狗傲天兩人可是沒少抱著達克寧睡覺,達克寧身上冰涼涼的,比什麼控熱法陣都管用。

回想起這些往事,白洛看向幽幽子的目光越發詭異,這個小丫頭的體溫跟阿寧有一拼,到了夏天,抱著睡覺應該很舒服吧?

「喂,你腦子裡又在想什麼變態的事情啊!」幽幽子的聲音將白洛的思維拉了回來。

「哦,抱歉,我們繼續。」回過神的白洛一聲不吭接著他的揉臉大業,既然敢偷他的食物,就要做好遭受懲罰的準備才行

可憐的幽幽子苦不堪言,叫道:「我知道錯了,快放開我啊,你個大變態。」

「哦?竟然還敢罵我是變態,看來是還沒有受夠教訓啊。」白洛淡淡地回道,想這麼簡單就離開?哪有那麼容易。

昨天打擾他睡覺也就罷了,他可以不追究,但打擾他吃飯這件事,絕對不可以原諒!

「那、那你想怎麼樣?人家都道歉了還不行嗎?」幽幽子委屈巴巴地道,眼角擠出幾滴眼淚,淚汪汪地看著白洛。

如果換個人,說不定這時候心一軟,還真被她矇混了過去。

誰讓她遇見的是白洛呢,在他這裡還想靠賣萌混過去?沒門!

「咔——」

嗯?什麼聲音?幽幽子聽到一陣怪異的聲音,這讓她勾起了昨天晚上一些不好的回憶。

『難道是……不會吧?』

幽幽子猛的抬頭,看到白洛手上拿著個銀白色的手環對準了她。

「來,笑一個,多虧了你,這下又收集到不少珍貴的素材。這個拿著手環的惡魔輕笑道。

「啊——」

「你個混蛋,快把照片給我刪掉,快刪掉啊!!!」

幽幽子伸手想要搶回白洛手上的手環,但她現在被卡在電視機裡面,動彈不得,最終只能靠著嘴上功夫大罵白洛。

白洛笑的像個壞人一樣,將手環換了個角度道:「來來來,就是這樣,表情再生動一些,這照片肯定能賣出個好價錢。」

「這可是貞子一族被卡在電視機裡面的畫面,你猜猜別人看到後會怎麼想?」

當然是笑掉大牙啊,堂堂貞子一族誒,竟然會被卡在電視機裡面?

噗,不行了不行了,讓我再笑一會兒。

「你、你、你,你這個壞人,嗚嗚,以後再也不要看見你了……」幽幽子『哇』的一下大哭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為白洛對她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

額,好吧,他確實做的有些過分。

幽幽子雖然是貞子一族的,再怎麼說也才不過是一名十一二歲的孩子,哪裡吃過這樣的虧。

要是被同族知道了她不僅沒有嚇到別人,還被反嚇,最後還被卡在電視機裡面動彈不得,她以後就成了貞子一族的笑柄,甚至貞子一族還會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而這一切又都是因她而起,幽幽子如何能不羞愧?

要是因為她一人,敗壞了整個貞子一族的名聲,她就算是死,也死不足惜。

「嗚嗚嗚,你還是殺了我吧,身為貞子一族,竟然被你這樣對待,幽幽子大人以後沒臉見人了。」幽幽子捂住了臉,晶瑩的眼淚從手指縫隙中滑了出來。

明明是惡靈,卻能產生眼淚,確實有些怪異,但現在顯然不是關注這個的時候。

幽幽子一哭,白洛心裡也是咯噔一下,心想:『難道我真的太過分了?』

他托著下巴靜靜思考,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點。

「唉,真麻煩。」白洛嘆了口氣,伸出雙手幫幽幽子擦了擦眼淚。

「好了,先別哭了。」

「嗚嗚,那你得先把我的照片刪掉。」

白洛扶著額頭,有些頭疼地道:「這樣不是不可以,但我們非親非故的,想要我幫你刪掉照片,你總得給我個理由吧?」

幽幽子抹了一把眼淚,嘟著嘴道:「那我加入你們總可以了吧?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加入你們嗎?這下你滿意了吧。」

幽幽子雙手抱著胸,將頭扭到一旁,看都不看一眼白洛。

「不不不,現在不一樣了。」白洛伸出一根手指在幽幽子面前晃了晃。

「之前是我邀請你加入龍衛,現在是你求著我加入。」

「有什麼區別嗎?」幽幽子疑惑。

「當然有區別了,要是之前你就同意,我現在就能把照片當場刪掉,現在嘛,是你求著加入我們,條件當然不一樣。」

幽幽子聽著頭暈,到底哪裡不一樣?

最後,她鼓起了腮幫子問道:「那你到底要我怎麼做才肯把照片還給我?」

白洛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語道:「想讓我還給你也簡單,只要你做的讓我滿意,我就同意你加入龍衛,到時候你的照片我也會一個不留地全部刪掉。」

「怎麼樣,這個條件還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