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行的老伯搖了搖頭。珍而重之地從櫃檯下取出了一張唱片放到唱機上輕輕摁下了按鈕。唱針接觸唱片發出輕微的吱呀聲,隨即一段悅耳的旋律在店內響起。尚存喧鬧的人群瞬間為之一靜,任由優美的歌曲在耳際流淌,透過窗欞,飛向天際……

「思海中的波濤滔滔不息飛躍起,心窩中的激情終於不可關閉;

當初喜歡孤獨要愛卻害怕交出愛,你那野性眼神偏偏將戀火惹起;

火一般的激情滔滔不息因你起,當中一雙戀人甘心給戀火灼死;

漆黑之中等待你再次與我一起,火一般的嘴唇浪漫地令我不羈;

MyloveTakemybreathaway……」

請帶走我的呼吸……

(第九卷終) 腦海中沉重的暈眩感襲來!

彷彿剎那又如同永痕的黑暗過後。帶走的是指端森麻子那絲滑如綢緞的肌膚觸感、沁人心脾的幽幽體香和那如夢境般奇幻卻又真實無比的任務世界。唯將那抵死纏綿殘留下的餘韻,夜半輕語時數不盡的濃情化作絲絲記憶銘刻在識海。

任務計時器的數字停止跳動之後。時隔一天,周啟再次回到了夢魘空間。與往常不同的是,他並未在統計任務成果的光幕前駐留,而是直接被傳送到了紅門深處,那個牆壁之上點滿了蠟燭的大廳中間。

漫長而壓抑的等待過後,隨著一道深邃而廣博,沉重如山的意識降臨,時隔數日他將再一次面對主宰。

「求知的慾望是銳意進取的根源,也是觸碰禁忌的禍端。第七子! 白少的億萬寵妻 你必須時刻謹記!」

一陣死一般的寂靜過後,主宰古老而蒼涼的聲音猶如潮水襲來,在大廳內滾滾回蕩。

周啟聞言暗自輕輕吁了口氣,一滴冷汗順著臉頰悄然滑落。

聽語氣,主宰應該是對自己擅自探索科爾薩咔神廟的行動表現出了不滿。不過後面的提醒亦或說是警告卻又表明,並不會對此進行深究。

「因目光狹隘而受限的思維,將成為束縛的枷鎖!聆聽!感悟!你!需要加快成長!」

「是!」

周啟恭敬地回應了一句。至此方才把懸著的心完全放下來。主宰這麼說,顯然已經認可了本次試煉的成果。不出意外,自己成為使徒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方法和機緣可以加快你的效率,卻永遠不能代替孜孜不倦的求索和勤勉!去吧!時刻準備迎接我的召喚!」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蒼涼的話語悠悠未散,厚重如山的意識如潮水而來,也若潮水般悄然退去。

「試煉任務完成,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初級神選者身份。晉陞為第七使徒!」

「契約者編號5106獲得以下許可權:1.戰爭使者:戰場任務中通過意識鏈接可請求空間意志灌注增益;2.時空代行者:非任務期間,取消空間與現實世界連接限制。空間駐留時間延長至1個月!」

What?

聞聽空間給出的許可權,周啟渾身不由一顫。戰爭使者也就罷了,在黃金主線任務中已然親自體驗過其帶來的好處。時空代行者可當真了不得!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取消了空間與現實世界連接的限制,意味著自己可以在空間和現實之間來回穿行!而空間駐留時間增加到一個月完全是如同作弊般存在的一項許可權!更多的訓練時間,意味著更高的技能熟練度!尤其對於擁有諸多技能的自己來說,更是彌足珍貴的機會!

而且因為黃月英的關係,其中隱藏的福利也是不言而喻。此外最為關鍵的是,終於有了充足的時間對城外荒野進行探索。那頭將自己勸退的海狼魔蛛身後所隱藏的秘密也可以再度著手挖掘!

不過常言說的好,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享受權利的同時,也意味著自己必須履行相應的義務!

一句隨時準備迎接召喚概括了所有,其中的含義當然不會是進入紅門中同主宰談天說地那麼簡單!換句話而言,自己從今往後,不但是生命,連同行事的方向都已經落在了主宰的牢牢掌控之中!

想起任務世界中所擔心到的那個問題,因晉陞使徒而獲得的喜悅瞬間被心中油然而生的陰霾所遮蔽。

真到了那一天該如何取捨?

一念到此,周啟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原地靜默片刻,轉身向著大廳入口方向顏色猩紅的光門走去。

舉步踏入光門的剎那,令人無力的失重感再度襲來。一番天旋地轉過後當周啟睜開眼的瞬間,眼前出現的並非是墮落之淵熟悉的廣場!

古代奈非天方尖塔神光閃耀!「裸男」毆雷克微笑在旁!竟是位於深藏在新崔斯特瑞姆教堂內的聖修亞瑞庇護所核心之內!

「哎呀我去,總算是回來了!」

「大明?」

聽到耳畔死胖子趙大明那嘟嘟囔囔的抱怨,周啟如夢初醒卻猶自不敢置信地偏頭注視著他出聲問了一句。

「哎!我在呢頭兒!」聽到周啟的呼喚,死胖子嘿嘿一笑,噌一下躥了過來,胖嘟嘟的包子臉上一副騷眉搭眼的模樣。

額,看來還真是!我去,這究竟怎麼回事?看著如海鮮般活蹦亂跳的趙大明,周啟不禁一臉的懵逼。難不成自個兒前往試煉任務的這段時間,暗黑世界的任務暫停了不成?

不對!絕逼不會是任務暫停。這一切就如同從空間返回現實的時候所表現的一樣。問題出在時間的流速上面!

「魂淡?丫兒這是怎麼啦?」

隨著軟軟的京片子在耳畔響起。周啟回頭的剎那,夏若冰精緻如瓷娃娃般的俏臉當即印入了眼帘。

「若冰!」周啟突然張開雙臂,一把將夏若冰抱在了懷裡,當雙手觸摸到她充滿彈性的纖腰時,這才確定以及肯定,自己並未出現幻覺,繼試煉任務結束之後,返回到了暗黑破壞神的任務世界!

「丫沒事吧,肉麻死了,都在看著呢!」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讓夏若冰身軀一僵,掙扎著脫離了「魔爪」后抬手在周啟肩膀上捶了一拳,俏臉微紅狠狠白了他一眼。

「沒事,當然沒事。」周啟伸手摸了摸鼻子,訕訕地笑著應道。心中彷彿一塊大石頭落地,突然只感一松。原本還擔心自己離開之後小夥伴們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任務。這下好了,一切又恢復到了正軌。

「切,和死胖子一樣,一驚一乍的。」

夏若冰撇了撇嘴,突然臉色微微一變,伸過頭對著周啟的領口,鼻尖掀動,如貓兒般嗅了嗅。點漆般的眸中頓時湧起一抹狐疑。

周啟嘴角一抽,心中不由咯噔一下。話說要不要這麼敏感?隔了不知多少個時空,這都能聞到?

一偏頭卻看到黃月英正睜著一雙妙目凝視著自己,俏臉上似笑非笑,彷彿發現了什麼。

「奈非天!沒有什麼比親眼看到你活著回來更令人高興的事情!」

聽聞耳畔毆雷克的聲音響起,正被夏若冰瞅得後背發毛的周啟如蒙大赦,急忙轉身走到這位遠古奈非天英靈的近前。

「能再次見到你,我也同樣的高興,尊敬的毆雷克先知。」

「這是一場輝煌的勝利我的朋友。隨著裂隙被封閉,繼永恆之戰後,這片飽經地獄蹂躪的土地終於可以迎來期盼已久的和平。不過,屬於你和所有參與封魔之戰的勇士們的征程才剛剛開始,聖修亞瑞庇護之地尚有更多的人類需要你們去解救。」

就在周啟和毆雷克寒暄之際,不遠處大天使泰瑞爾在一眾聖殿騎士的護衛下分開人群走了過來。

一見是泰瑞爾,周啟忙右手撫胸莊重地行了一個劍士禮。對於這位勇於犧牲自己,甚至不惜放棄神力來護佑人類的大天使,多一些尊敬完全是應該的。

「我的朋友,如果你已經做好了挑戰地獄魔王的準備,恐怕你和其餘的勇士們需要立刻啟程動身前往卡爾蒂姆。在我感應到黑暗靈魂石律動的同時,也在同一個地方感應到了謊言之王比列(貝利亞爾)氣息。不出意外,這位地獄七魔王之一已將魔爪伸向了沙漠中的明珠卡爾蒂姆。在此,我請求你們,找到並消滅比列!正如你們對坎杜拉斯所做一樣,將東方大陸從地獄的侵襲中解救出來!」

「警告!主線第三階段任務開啟!任務完成條件:1.三日內抵達卡爾蒂姆,任務完成獎勵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任務失敗抹殺!2.找到並消滅謊言之王比列,任務完成,所有參與者獎勵自有屬性點X3,技能點X3,血腥點20000,傷害百分比最高者額外獎勵橙色神話級裝備X1!任務失敗全體抹殺!」

就在泰瑞爾的話音剛一落下,所有非墮落者一方的契約者都收到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嗯?

聽到任務提示,周啟眉頭不由微微一蹙。從字面上理解,第一個完成條件除了沒有分支任務外,與第一階段大同小異。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按照所給出的獎勵來看,想要順利抵達卡爾蒂姆恐怕還需要經歷一番曲折。

而第二個條件竟然破天荒地給出了團戰提示!這隻能說明兩點!要麼比列的實力非同小可,遠遠不是個人或者某一支隊伍能夠應對的;要麼就是比列人多勢眾,無法單挑只能選擇群P!當然,也不排除還有第三種可能,戰鬥時或許會受到來自墮落者一方的干擾。

除此之外,那便是沒有強制性要求參戰。除了無法獲得獎勵之外,大可以選擇不參與對比列的擊殺!

有意思,空間這麼安排,還真是越來越人性化了啊!

心念電轉之間,周啟已然對任務解讀的七七八八。沉默了片刻,抬起頭注視著泰瑞爾。

「如你所願,尊敬的大天使泰瑞爾。我想我們所有人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離開這裡,我們將立刻動身前往卡爾蒂姆。」

「願天堂之光照耀你的道路,我的朋友!稍後我也會抵達卡爾蒂姆同你們一起作戰。去親眼見證又一名地獄七魔王的隕落和消亡!」 走出新崔斯特瑞姆教堂的一刻,周啟第一眼便看到了與鎮民一起守候在門外的柯南等人。

蠻子大爺那比奧尼爾還高出半頭的身板兒,無論往哪裡一站都猶如黑夜中的螢火蟲無比的搶眼。緊挨著他身旁不遠,涅槃閻王和卡達拉一對奸……額,郎情妾意地擠在一起,膩味的不行。黑哥們兒安拉貌似「帕金森」又犯了,在一臉臭屁的斯卡蕾特身邊手腳抖個不停。一眼望去,看得人只犯頭暈,天知道是不是從封魔之戰開始就一直抖到現在。

然而最奪人眼球的卻並不是這幾朵奇葩。

教堂前,樹冠下,一襲貼身皮甲,蠻腰輕束,盡顯S型曲線完美身材;兜帽遮面,卻難掩髮髻陰影下隱隱露出的小半精緻容顏。

尤其是圓潤的鎖骨下曝露於空氣中的小半酥胸擠壓成的深V溝壑,在配上過膝的高跟馬靴所包裹的一雙修長大腿。身著「娜塔亞的非難」套裝倚樹而立的賽琳娜,從頭到腳,無處不散發著魅力的光輝,吸引了絕大多數的視線。

聞聽身旁一群雄性牲口吞咽口水的聲音,夏若冰一瞥遠處的賽琳娜,悄然伸手在周啟的后腰上擰了一把。就連一向對容貌身材自負的她也不得不承認,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在這身性感而危險的裝束承托下,賽琳娜確實美得令絕大多數女人都會心生嫉妒。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呵呵,就知道你這傢伙命大死不了!」

一眼看到周啟幾人,涅槃閻王大眼睛一亮,戀戀不捨地舍開了卡達拉,扛著降魔杖笑著走了過來。

「哪兒有大和尚你能禍害啊?這不,從東邊禍害到西方來了!哼!」

斜眼一瞅說話的夏若冰。涅槃閻王縮了縮脖子,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急忙轉視線轉向了周啟,臉色隨之一正。

「此處事情雖已了結,不過莉亞那小姑娘終還是被麥格坦所劫走。如此一來,我迴轉天空寺院之行恐怕還需往後推延。嗯,你打算何時啟程前往卡爾蒂姆?」

「不出意外,稍後就走。」周啟沖著大和尚點頭行禮。 不負榮光,不負你 微一猶豫后沉聲應了一句。

「哦?可否多耽誤半日?新崔斯特瑞姆通往洛桑的路上有一座廢棄的傳送法陣,乃是舊時商隊前往卡爾蒂姆專用。昨日卡達拉已拜託米莉安女士前往修復。若是一切順利,算來今日晚間便可完成。當可為你省去不少腳程。正好,我與柯南還有些事情沒有安排妥當。」

嗯?聽大和尚的意思也有前往卡爾蒂姆的打算?醬紫的話等上半天也無妨啊!有這兩位牛人在身旁同行,別說半天,就是一天也得等。

「行,那稍後咱們屠牛旅館碰頭!」

「嗯,一言為定。」大和尚輕輕吁了口氣隨即將視線落在了夏若冰的身上。

「小丫頭,隨我來吧,能學會多少,全看你的悟性。」

「唉?」周啟聞言微微一愣,偏頭與夏若冰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一抹驚喜。涅槃閻王既然這麼說,那就是答應教夏若冰武藝了!果然十二級的颱風都比不過枕頭風啊!當初決定用血岩碎片刷卡達拉聲望的方法看來是生效了!

喵了個咪的,這下賺大發了!

這時,隨著眼前視線一黑,卻是蠻子大爺不知何時來到了近前。

不待周啟開口,柯南國際慣例般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才伸出大手一臉不耐煩地指了指張定軍。

「那誰,跟老子走!」

撂下話,柯南轉身就走,當真是乾脆人辦爽快事,絲毫不拖泥帶水。

「大軍,你家蠻爹叫你呢!」死胖子用肘子拐了拐一臉懵逼的張定軍。小眼睛里閃過一絲羨慕。按這待遇,大軍這傢伙這回怕是要發達了。

然而今天註定是先行者小隊的幸運日,幾乎就在張定軍前腳屁顛屁顛地跟在柯南身後剛一離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萊德,立刻匆匆忙忙將趙大明和付雲生給叫走了。

周啟環顧周圍,這才發現除了在教堂內便被拉姆福德以幫忙救治傷員借走的黃月英,短短片刻,教堂前的廣場之上,先行小隊便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恰在這時,倚樹而立,彷彿一尊絕美雕像的賽琳娜卻是動了。在周啟驚訝的眼神中,只見她嬌軀一晃而無,眨眼便失去了蹤影。

先前不走,這時候走?美女,你又是要鬧哪樣?

靈覺感應散出之際,獨特的視野中已然捕捉到了一個飛速向著城外掠去的紅點。周啟嘴角微微一掀,身形一晃循著方向追了過去。先前的一幕幕若說是巧合,他打死都不信。

這麼喜歡撩,就一點不怕把自己給搭進去?

「我的朋友你又要去哪兒?等等我!」黑哥們兒安拉見周啟說走就走連話都沒來得及說上一句頓時急了,抬腳就要追過去。卻不從身後伸出一隻冰冷的手掌將他的肩膀給牢牢壓住。

「別鬧!」

斯卡蕾特白了一眼兀自掙扎不休的安拉。隨即轉頭望向周啟消失的方向。

「還真是個好運的混蛋哪,和他一起前往卡爾蒂姆說不定會很有趣。」

苦難曠野。

自數日前化身骷髏王的李奧瑞克被消滅之後,隨著永夜詛咒散去,長久以來盤踞在此的大量卡茲拉羊頭怪彷彿一夜之間從世間蒸發掉一般,突然地失去了蹤影。

非但如此。雖然地獄裂隙被封印沒有多久,不過因此帶來的變化也已清晰可見。

受地獄魔氣影響,因腐化而粘稠不堪的土壤正在烏雲散去之後再次明媚的天光之下漸漸變得乾燥。一眼望去,就連路邊枯萎的棘叢和樹枝也少去了幾分往日的猙獰,煥發出新的生機。

午後的陽光下,兩道身影迅捷如飛。宛若兩抹青煙自空曠的荒野上一路疾馳而過。短短片刻,便將新崔斯特瑞姆遠遠拋在了身後地平線的盡頭。

如此奔行了良久。終於,在臨近曠野邊緣的一處廢棄村莊之前,隨著當前一人停下腳步,雙雙顯露出了賽琳娜和周啟的身影。

長身俏立於一所傾塌了半邊的木屋前,注視著眼前荒敗的景象,任由風將齊肩的短髮吹散,賽琳娜宛若一朵風中百合,於靜默中帶著幾分凄美。

周啟放輕了腳步走上前,剛欲伸手扶取她的肩膀,當視線落在她絕美的側顏,伸出的手掌卻凝在半空。透過飛舞的髮絲清晰可見,賽琳娜明媚如水的眼波中,似有霧氣升騰。

周啟偏頭望向凋敝的木屋,儘管時隔許久,木屋那陳舊腐朽的牆壁之上,一塊塊發黑的血跡依然留存。看到這一幕,周啟隱約明白了什麼。此時保持沉默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而來時路上腦海中那些個亂七八糟的想法,早已隨風飛往了天際。

「這裡是我的家園,曾經是,永遠都是。」

沉默良久之後,賽琳娜宛如喃喃自語般如是說了一句。

「除了我,所有人都死了。卡茲拉畜生不但殺死了他們,甚至,還吃……吃了他們。」賽琳娜的聲音變得哽咽,緊握的雙拳間,修長的指尖刺破了手掌,眼淚如掉線的珍珠,順著她光潔白皙的面頰滾落了下來。

周啟的眼底泛起了一絲愛憐。他可以體會到賽琳娜此刻的心情。換作任何一個人在親眼目睹自己的親人被怪物殺害,並且還被當做食物吃掉,當場崩潰或者發瘋都算是輕的。

「如果不是我的導師恰好經過,我也無法倖免。」說道這裡,賽琳娜一直低垂的螓首微微抬了抬,視線投向了遠空。

那一夜,她經歷了此生最大的不幸,同時也碰見了此生最大的幸運。

就在怪物發現並將魔爪伸向自己的時候,一支弩箭宛若夜空許願的流星劃過,終結了那頭怪物罪惡的生命!

緊接著便有漫天的流星劃過!一頭頭怪物爭相倒下,無一例外,它們的脖頸上都精準地插著一支追魂的弩箭!

當最後一頭怪物倒下的時候,這一場難言的噩夢也隨之走向了終點。

就在那時,她見到了導師——娜塔亞。並從此走上了獵魔人的道路。

「導師教會了我所有的一切,將她的戰甲和武器留下之後,就離開了坎杜拉斯。在臨行前,我曾聽她提起過,會去卡爾蒂姆附近的迷霧荒原尋找先民神殿的下落,傳說那裡被一群邪惡的巫師佔據,正進行某種邪惡的儀式試。如果可以,我想請你幫我尋訪她的下落,確認她是否還活著。」

賽琳娜轉過身,輕輕依偎在周啟的懷中,側著臉枕在他的肩膀上。語氣輕柔地說道。這一刻她哪裡還是那個即便面對成群結隊的惡魔依舊指揮若定的獵魔人首領。儼然便像一個沉浸在塵封的記憶之中而顯得柔弱無助的小女生。

「嗯!我會親自去探索先民神殿,搜尋娜塔亞的下落。」周啟點了點頭。語氣很輕,卻露出一抹不容置疑的堅決。

又是先民神殿?對於這名字他並不陌生。

先前就曾聽毆雷克提起過,而且任務中也明確的給出了提示,就在先民神殿中藏有另外一塊奈非天方尖塔。萬沒想到竟然還同賽琳娜的老師,存在於傳說中的獵魔人娜塔亞有關!

「謝謝你周啟。」

賽琳娜直起身,緊接著從自己的脖頸上取下了一塊護身符,雙手握住凝注了片刻之後,掛在了周啟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