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站穩后,理了理假髮,靠著嗅覺,很快尋到了王雯和林詩雅,並跟了上去。

「喂,誰呀?什麼…」

就快到幼兒園門口時,王雯突然接了個電話,對方似乎和她在溝通上有些問題,王雯被弄得一陣莫名。

「媽媽,我自己可以進去,你去忙吧。」林詩雅鬆開了王雯的手,抬頭對她說道。

看著林詩雅突然變得乖巧,甚至還對自己露出了久違的笑顏,王雯心頭瞬間一軟,朝她點了點頭,捂著話筒對她說道:「乖點,媽媽下午來接你。」

林詩雅朝她揮了揮手,就向著幼兒園的大門走去。

王雯目送了林詩雅一會,也轉身離開了。

就在林詩雅離幼兒園的大門還有兩三米的時候,突然朝右邊一轉,拐進了一個小巷子里。

笑笑看到后,急忙跟上。

「熙子,小雅果然有問題,居然翹課了。」熙熙朝雲熙子

喊道。

「她去哪兒了?」雲熙子急忙走過來,湊到手機屏幕前。

「這麼小的孩子,不怕走丟嗎?」呵呵有些擔憂道。

「我看她目標很明確,應該是去某個熟悉的地方。」蕭瓚垂眸看向屏幕,推測道。

林詩雅走到路邊,招了一輛計程車,笑笑見狀,立馬鑽到了計程車的下面,在車子發動之際,用小短手扣住了車底的某個位置,把自己穩穩地懸挂在了上面。

看著笑笑這一系列的驚險動作,眾人忍不住感嘆道,不愧是當過貓的洋娃娃。

因為在車底,手機攝像頭又正對著底盤,畫面一直沒有變化,但從手機里傳來的聲音可以判斷,車子一直在行駛。

計程車開了將近二十分鐘后,終於停下了。

聽到開門又關門的聲音,笑笑急忙從車底鑽了出來,尋著就近的一棵樹,兩三下爬了上去,站在樹枝上俯視著下面。

「咦…這裡看起來有些眼熟啊。」

根據俯視的鏡頭,眾人發現,林詩雅出現在一條有些破舊的街道上,並沿著人行道朝前面走去。

笑笑剛要跟上去,便被一股若有似無的氣息給吸引了。

她動了動小鼻子,感覺這股氣息似曾相識。

「這氣味好像在哪兒聞到過。」笑笑擰起了小眉頭,用力地嗅著。

就在她沉思之際,林詩雅突然離開了她的視線,同時也從手機屏幕上消失了。

「哎呀,笑笑怎麼不跟上去呢?跟丟了!」熙熙焦急地搓著小短手。

「別著急,她應該是進到了其中某間房子里。」蕭瓚指著屏幕上出現的幾棟民房,說道。

「這是什麼地方啊?怎麼破破爛爛的。」熙熙疑惑道。

蕭瓚也覺得此處有些眼熟,但一時又想不起在哪兒見過,尤其是那條街道。

笑笑一抬頭,發現林詩雅突然不見了,一著急,從樹上跳了下來,聳動著小鼻子,尋著林詩雅的氣息找了起來。

在原地轉悠了一圈后,笑笑朝前面跑去,並在一棟破舊的兩層樓高的民房外面停了下來。

她站在院子外面,使勁嗅著,從空氣中飄來的複雜氣息里搜尋著林詩雅的氣味。

「咦…除了小雅的味道,我似乎還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笑笑凝眉,喃喃自語道。

她越過院子的柵欄,跳了進去,然後尋著味道朝房子的大門走去。

站在房門前,她沒有急於推門而入,而是聳動著小鼻子,仔細分辨著空氣中的氣息。

「這..這是…」

笑笑突然睜大雙眼,湛藍色的瞳孔跟隨放大,閃耀著異樣的光芒。

「誒!」雲熙子走了過來,看到屏幕上出現的景象后,大吃了一驚。

第一姝 「怎麼了,熙子?」熙熙抬起小腦袋,好奇地望著雲熙子。

「這不是小光街嗎?不過不是這附近,而是更靠里的那段路。」雲熙子說道。

「砰!」

「你這個大壞蛋,拿命來!」

就在眾人驚訝之際,手機里突然傳出了一陣踹門聲,隨後便是笑笑的叫罵聲,以及接踵而至的乒乓聲…… 「是光頭李!」熙熙用小短手指著手機屏幕上一晃而過的人影,大喊道。頂點

「旁邊好像還有人。」雲熙子說道。

「可惜鏡頭晃來晃去的,笑笑這是跟他們打起來了嗎?」呵呵擔憂地問道。

蕭瓚走過來,垂眸看了一眼手機屏幕,隨即眼神一稟,對眾人說道:「走,笑笑可能有危險。」

「怎麼了?」雲熙子看向蕭瓚,問道。

「我好像看到殭屍了,你知道他們具體的位置嗎?」蕭瓚問道。

雲熙子凝眉,再次看向手機屏幕,隨後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這是小舅他們以前的舊居,就在前面,走路過去要不了十分鐘。」

「沒想到光頭李離我們這麼近!」熙熙小短手捂嘴,忍不住驚嘆道。

「走吧。」蕭瓚對眾人說道。

在熙熙的強烈要求下,也把呵呵帶上了,讓他跟著去見見世面,順便在關鍵時刻使出他的龍紋。

聽到熙熙這話,蕭瓚忍不住挑眉,他送給雲熙子防身的龍紋怎麼就成了呵呵的了?

不過,雲熙子現在也不需要用龍紋防身了,想到這裡,蕭瓚便不再計較,將呵呵抱起,跟隨抱著熙熙的雲熙子前往小舅的舊居…

「貓鬼的氣味?是他!」

笑笑站在門口,愈發能確定屋裡傳出的氣息是什麼了。

有貓鬼在,就說明熙熙他們找了許久的李榮鑫肯定也在裡面。

她抬起小短腿,對著那道銹跡斑駁的鐵門就是用力一踹。

「砰!」

鐵十字 大門被踹開,笑笑以迅雷之姿沖了進去,如同一道粉色的閃電。

「你這個大壞蛋,拿命來!」

大喊一聲后,笑笑根據氣息,很快鎖定了李榮鑫的位置,然後齜牙弓背,伸出兩隻小短手,對準李榮鑫的脖子就抓了過去。

「喵!」

貓性大發,笑笑一改平時的洋娃娃萌態,露出了猙獰之面。

「啊!」

頭上還纏著繃帶的李榮鑫,只看到一團粉色的身影朝自己快速襲來,躲閃不及,只得抱頭蹲下。

笑笑撲了個空,喵嗚一聲后,不甘地落地,隨後轉過頭,狠狠地瞪著李榮鑫,並轉身再次朝他撲去。

「她又來啦!」站在一旁的林詩雅急忙提醒道。

「啊!」

可惜,還是晚了,笑笑直接朝李榮鑫的光頭抓去。

小短手狠狠地撓過李榮鑫纏著紗布的光頭,鮮血再次滲出,染紅了白色的紗布,也讓李榮鑫痛苦地倒地痛呼。

「去抓住她!」林詩雅急忙喊道。

「吼!」

一個黑色的人影從角落裡走出來,朝著笑笑快速襲去。

感覺一道勁風朝自己快速逼近,並帶著強烈的煞氣,笑笑再次發釋放貓性,朝旁邊的牆壁一躍而起,躲過了那人的突襲,匍匐在牆壁上。

「你是什麼鬼?」笑笑轉過頭,看向那人。

只見一個全身紫黑,長發及腿,身著一條黑色連身裙的女人正面露猙獰地望著自己。

「吼!」

那人朝笑笑嘶吼一聲,釋放出了大量的屍氣和濁氣。

「嘔!難道這就是熙熙常說的口臭嗎?」笑笑被那人的口氣給熏到了,急忙將臉調開。

「呃?」

囚愛童養媳:噬心前夫請止步 聽到「熙熙」二字,那人的瞳孔微微張大,神情也變

得驚恐起來。

「殭屍姐姐,把她抓下來啊!」林詩雅急忙催促道,感覺這個洋娃娃來者不善,儘管不知道她是妖是鬼,但她知道,如果不抓住她,自己掩藏已久的秘密即將暴露。

「吼!」

那名殭屍大吼一聲后,跳了起來,朝趴在牆上的笑笑撲了過去,並伸出了尖銳的利爪,朝她可愛軟萌的臉頰抓去。

「原來是殭屍!」

笑笑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她的對手,便打算以退為進,拖延時間,等待熙熙他們的救援。

她朝旁邊一個翻轉,後背緊貼牆壁,險險躲過了殭屍的利爪,隨後弓起身體,小短手內曲,朝正捂著腦袋,慢慢起身的李榮鑫撲了過去。

「喵嗚!」

帶著幾分恨意和狠厲,笑笑化身復仇之貓,伸出小短手,對準李榮鑫的脖子就是狠狠一撓。

「啊!」

小短手雖然是膠皮做的,也沒長指甲,但笑笑用了十成的力道,劃過李榮鑫脖頸處的皮膚后,還是將他的脖子劃出了四道血愣子。

李榮鑫捂著脖子急忙後退,卻一腳踩在了林詩雅的腳上,兩人一起朝後面倒去。

「砰!」

林詩雅的後腦勺著地,磕在地上,磕出了一個大包來,但她就像沒事人似的,抬起手,用力推阻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李榮鑫。

「你起來,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了!」

可惜,小手力道不足,推了半天,也沒將李榮鑫推開。

「你..你別過來!」

有林詩雅墊背,李榮鑫倒是沒受什麼傷,只是被嚇得不清,要知道,他之前才被熙熙虐過,現在又來個比熙熙還要狠厲的洋娃娃,二話不說,見面就送他兩記貓爪功。

貓爪功?

李榮鑫虛眼看向笑笑,在她那張可愛軟萌的臉上似乎看到了貓的影子。

「喵!」

笑笑大吼一聲,再次朝李榮鑫撲去。

「砰!」

就在這時,被笑笑忘在身後的殭屍突然發起進攻,衝到笑笑跟前,抬起腳,一下就把她給踹飛了。

笑笑正面撞在牆壁上,假髮也移位了。

殭屍走了過去,抓起笑笑的后領,將她拎到了自己眼前。

「又是洋娃娃,我最討厭洋娃娃了!」殭屍開口說話,嗓子暗啞。

笑笑雖然沒有痛感,但是腦袋撞到牆壁的時候,裡面的魂魄也跟著晃蕩了一下,讓她變得恍惚起來。

看著笑笑獃滯的雙眼,殭屍嗤笑了一聲,說道:「看來不是每個洋娃娃都很厲害嘛,你和那個洋娃娃比起來,太遜了,不如,就讓我把你的小腦袋捏碎,讓裡面的魂魄隨風消散吧。」

說著,就抬起另一隻手,利爪內曲,抓向了笑笑的腦袋。

「欺負我的小姐妹,你問過我的同意了嗎?水仙!」

隨著一聲嗲嗲的叱喝聲,雲熙子一行人走進了這間破舊昏暗的屋子。

「你..你…是你!」

看到雲熙子懷裡的熙熙,被喚作水仙的殭屍雙目瞪大,白眼球愈發明顯,襯得裡面那個小黑點都快不見了。

她一開口,聲音禁不住顫抖起來。

熙熙從雲熙子的懷裡蹦了下來,小短手背在身後,圍著水仙轉了一圈,「喲,終於把你那條瑪麗蘇的白裙子換成黑寡婦蕾絲裙了,雖然造型依舊浮誇,但至少和你的膚色

搭配上了。」

嘖嘖了兩聲,熙熙朝屋裡看去,搜尋一圈后,最終把視線停在了林詩雅的身上,「誰這麼有眼光啊,給你找來這麼一條合身的裙子,是你嗎?林詩雅小朋友。」

正努力從李榮鑫背下掙扎出來的林詩雅,在聽到熙熙叫自己名字的時候,突然動作一滯,隨即閉上雙眼,開始裝死了。

看到林詩雅如此會演,熙熙禁不住開始懷疑在她四歲的身體里,其實藏了一個四十歲的靈魂。

「還不快把笑笑放下!」熙熙轉頭望向水仙,大喝道。

水仙嚇得急忙鬆手,眼見著笑笑就要落到地上了,又急忙蹲下將她接住,再輕輕地把她放到地上,還不忘理了理她有些凌亂的假髮。

「笑笑,你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