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這樣一來的話,其肯定認識葉青璇,而且很有可能是葉青璇什麼親密之人,否則葉青璇為了他的安全,一般不會將他的事情,告訴其他人。

至於是不是那麼一回事,到時候找個機會問一下。

而他們兩個,同樣在一瞬間,身形一動,從岩石後面,出現在岩石之上。

對於羅無生兩人的出現,四周的人,視線紛紛向著羅無生兩人看去。

「呵呵,居然還有一個天府境中期的,紅玲香,他是你的相好嗎?居然將他帶到這裡來,不怕他等下一不小心被滅淘汰嗎?」接著那擁有風靈體的趙乾坤,一臉呵呵的笑笑道。

「趙乾坤,是不是我的相好,關你什麼事情!有這個時間說廢話,還不如早點將這烈焰劍齒虎給滅了!」紅玲香一聽,直接霸氣譏諷回擊道。

「呵呵!」

趙乾坤聽此,嘴角再次呵呵。

但其的雙眼,在一瞬間,一抹極寒的陰冷殺意,掠閃而過。

吼!

而在羅無生等人一一出來的時候,那烈焰劍齒虎已經憤怒凶厲到極點。它沒想到自己的領地,居然來了這麼的人。然後再一次怒吼咆哮下,一道超巨型的烈焰風暴漩渦,向著羅無生等人掃射開來。

對此,所有的人,臉色一沉。

然後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過來,施展出攻擊。 孟少寧從皇莊離開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微暗。

外間風聲作響,姜雲卿將人送上馬車時,孟少寧掀開帘子說道:「你記得早些回宮,宮宴我讓人安排在三日後,你也得先回宮去準備準備。」

姜雲卿嗯了聲:「知道了。」

孟少寧:「不早了,那我先走了。」

姜雲卿點點頭朝著伏猛叮囑了句:「路上慢些。」

伏猛笑著道:「娘娘放心吧,有我在,出不了岔子。」

伏猛提了提韁繩,馬車就緩緩的離開。

等馬蹄聲漸遠,已經瞧不見馬車背影之後,姜雲卿才帶著徽羽返回了皇莊之中。

言越就在正廳候著,見姜雲卿進來開口就問道:「準備回宮了?」

姜雲卿也沒想瞞他,點點頭:

「先天之境突破了之後,我感覺到我短時間內恐怕沒可能再進一步了。」

「各國的使節和質子都已經到了京中,我得回宮去見見他們,也好安撫一下他們情緒,免得在大軍回朝之前再生出什麼亂子。」

言越聞言說道:「突破先天之後,再想要更進一步本就是難事。」

「哪怕只是從初期到中期,有些人花費數年、十數年也未必能跨的過去,你再留在皇莊里也的確沒什麼用處。」

「言家的秘術和我這些年的修鍊心得,我也已經全部教給了你,之後你留在皇宮之中修鍊也無大礙,到時候等燕帝回來你也好能幫他早日突破。」

姜雲卿見言越沒有留她,不由問道:「師父可要跟我一同回宮?」

言越搖搖頭:「我就不去了。」

世家規矩雖然森嚴,可遠比不上皇宮之中。

雖然說姜雲卿待他不錯,這半年間也從未為難過他,可是言越自己卻知道自己的事情。

他是個守不住規矩的人,而且哪怕是對著姜雲卿和君璟墨也沒什麼尊卑觀念。

到時候去了宮中,他卑躬屈膝,自己不舒坦。

可他要是不見禮,損的卻是姜雲卿他們的面子,少不得會惹來閑言碎語,給彼此添麻煩。

言越說道:「我就留在皇莊這邊吧,這邊清靜。」

姜雲卿看著一年下來,身上氣息恢復了不少的言越,突然開口道:「師父,你想不想去磐雲海?」

言越呆了一下,抬頭看著姜雲卿。

姜雲卿說道:「半年多前,我和璟墨就已經派人去了磐雲海,將周邊之人全數挪到最近的城池之中,如今磐雲海附近海域留著的都是我們的人。」

「我知曉師父自幼在東聖長大,恐怕不太習慣呆在皇宮裡。」

「如今我也已經突破,回宮之後皇莊這邊就只有你一人,清靜是清靜了,可未免也太寂寞了些。」

「師父如果想要出去走走的話,不如先替我去磐雲海看看。」

「最遲一年以後,我和璟墨便去找你,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東聖。」

言越之前聽著姜雲卿提起磐雲海時就已經足夠吃驚,等聽到她說要帶著他一起返回東聖的時,整個人都睜大了眼。

言越吃驚道:「你說讓我跟你們一起去東聖?」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戰烈焰劍齒虎

拓跋無我,宋武施展出自己體內的血脈力量,趙乾坤再次施展出青色龍捲風暴。

冷寒刀出刀,銀飛絕出劍,金陽烈出槍。

歐陽炎滅手一揮,滾滾的金色烈焰化為怒浪而出。

而柳暝在一瞬間,雙手一個結印,一個巨大的陰陽,出現在他的身前。

然後一個極速的旋繞,化為陰陽漩渦,撕裂而出。

至於空烔施展出了一個灰色漩渦,羅無生施展出了青色小峰,而最後的紅玲香,則一個霸道的紅色雷霆。

一瞬間,十二個人的攻擊,全部轟在那掃射的超巨型烈焰風暴漩渦之上。

咚!

剛一對碰,雙方的攻擊,紛紛爆裂在虛空之中。

一時之間,滾滾狂暴的靈力颶風,充斥著整個虛空。

至於那靈幻曼陀羅,所有的人,還有那烈焰劍齒虎,都非常的小心,盡量將攻擊避開。

烈焰劍齒虎見自己的攻擊再次被抵擋下來,那如烈焰般的巨瞳,浮現出一抹極其殘暴血厲的殺意。

隨後又一聲咆哮聲下,身上的烈焰,一個波動,直接如火山一般,噴發狂嘯而出。

至於身上的氣息,也在一瞬間,暴漲了起來,讓四周羅無生等人的臉色,直接凝重陰沉到極點。

「如果大家還想要得到那靈幻曼陀羅的話,就不要留手,全力出手!」對此,趙乾坤又一次開口說道。

「萬風靈破!」

接著一聲暴喝,那烈焰劍齒虎的周身虛空,一個颶風撕裂,一道道青色風靈鑽,猶如萬風一般,向著那烈焰劍齒虎撕裂而去。

「窮奇凶魔之音!」

同時,拓跋無我一聲咆哮,滾滾的黑色音波,如巨浪衝擊一般,將那烈焰劍齒虎籠罩在其中。

其他人見此,自然也不會幹看著,而且這烈焰劍齒虎的實力,還在他們想象之中。

想要順利的得到那靈幻曼陀羅,至少要將這烈焰劍齒虎給擊退開來,這樣才有搶奪的機會。

只要能搶奪到,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至於此時,羅無生身上三成武道之意一波動,那青色小山靈光一個爆閃,再次狂漲數丈。

同時,滾滾的青色罡風,形成一個巨大的青色漩渦。

對於羅無生他們這麼多的攻擊,那烈焰劍刺虎,身上那噴發狂嘯的烈焰,一個席捲,將烈焰劍刺虎護在其中。

咚!

剛一護住,所有的攻擊,都轟在那烈焰劍刺虎的身上。

一個眨眼間,那烈焰劍刺虎被狂暴的力量,轟炸在其中。

吼!

可是還沒有等羅無生他們高興,羅無生等人的上方虛空,一個個數丈大小的烈焰火球,伴隨著一聲怒吼咆哮,浮現墜落而下。

上面散發的絲絲心悸波動,讓羅無生所有人心一顫。

對此,羅無生三成的毀滅武道直接施展而出。

同時背後隱約龍形一個顯現融合,隔空一拳,對著那墜落而來的烈焰火球而去。

那些不知道羅無生的人,對於羅無生施展出三成的毀滅武道,臉色紛紛一變。

怪不得一個天府境中期的,敢來秘境深處,看來有一些實力。

同時,也在一瞬間猜出羅無生的身份。

雖然驚訝,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紛紛施展出攻擊,向著那墜落而來的烈焰火球而去。

可是下一秒,當所有的攻擊,都跟那烈焰火球對轟之時,虛空震動,滾滾的烈焰,一個怒卷,將他們全部所在的虛空,化為一片烈焰火海。

其中散發出的絲絲滅殺力量,讓所有人臉上的神色,更加凝重陰沉到極點。

入骨相思知不知 而且在這時,一道極速的烈焰之光,從剛才烈焰劍齒虎的方向,破空掠閃而出。

至於這個掠閃的方向,正是那趙乾坤的方向。

對趙乾坤第一個出來,烈焰劍齒虎記得非常的清楚。

想要打它靈藥的注意,還想要來殺它,自然先將其給滅了。

趙乾坤對於烈焰劍齒虎,直接向著他而來,臉色大變,隨即在一瞬間,雙手一結,整個身形,化為滾滾的青色颶風,向著四周咆哮席捲開來。

至於他自己的身形,則在第一時間,向著旁邊的歐陽炎滅葉木青他們而去。

他一個人打不過烈焰劍齒虎,絕對不會傻傻的跟它硬碰硬,但時候那靈幻曼陀羅,就跟他無緣了,這是絕對不能發生的。

歐陽炎滅葉木青等人也知道趙乾坤的想法,雖然他們希望最後少幾個爭搶的人,但現在烈焰劍齒虎,連受傷都還沒有受傷,不是時候。

所以在一瞬間,體內靈力一個洶湧。

一隻烈焰巨掌和一隻寒冰巨掌,出現在那道極速烈焰之光的前面。

至於羅無生等人,也在同時,紛紛施展出攻擊。

吼!

烈焰劍刺虎對於四周源源不斷的攻擊,神色猙獰凶厲下,再次咆哮怒吼而出。

然後滾滾的烈焰風暴,狂嘯而出,將所有人的攻擊,都抵擋在外面。

而被這麼一阻擋,趙乾坤出現在歐陽炎滅葉木青的身旁。

出現的時候,手一個揮斬,一道道數丈大小的青色風刃,將那烈焰劍齒虎,再次籠罩其中。

雖然攻擊被抵擋,但羅無生等人,自然不會讓那烈焰劍齒虎,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一波接著一波攻擊,不斷的向著那烈焰劍齒虎而去。

輪迴覓情:智亂帝王心 烈焰劍齒虎雖然實力強大,但是羅無生十二人疊加的攻擊,同樣強大,讓它只能被動的,一次又一次的施展出攻擊抵擋。

而在這時,羅無生向著旁邊的紅玲香看了一眼。

就身形一個模糊,化為數道幻影,向著那平地中央的靈幻曼陀羅而去。

對於羅無生的這一幕,其他人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烈焰劍齒虎都還沒有重傷擊退,就有人敢去搶奪中央的靈幻曼陀羅。

而且這個去搶奪的人,居然是那個只有天府境中期的羅無生,這是讓他們更加沒有想到的。

「找死!」

金陽烈對此,雙眼一狠,就是一聲殺意暴喝。

然後手中的槍,一個破空點刺而出。

剛一點刺,一道金色槍影,如烈日一般閃耀,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後。

可是剛出現,一個紅色雷霆,一個模糊,直接轟在了上面。

霸道的轟鳴,將那金色槍影,化為了點點金光。 姜雲卿點點頭:「怎麼,師父不願意?」

「不是…」

他怎麼可能不願意?

他自幼就長在東聖,是土生土長的東聖人。

當年強渡磐雲海來了西蕪之後,要不是言家那些人捨棄了他獨自離開,而他一個人又找不到辦法回去,他怎麼可能會獨自留在西蕪十餘年?

如今有機會能夠回去,他當然願意。

可是……

言越看著姜雲卿低聲道:「你為什麼讓我跟你們一起去?」

他頓了頓,才又道:

「你就不怕我去了東聖之後翻臉無情?」

姜雲卿聞言失笑:「你會嗎?」

「當然不會!」

言越條件反射的說道,等話一出口臉上神情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