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嘛,親我一個。」

江緋色從他懷裡退出來,看著一臉壞笑的男人,心中濃郁得千迴百轉,含著眼淚輕輕踮起腳尖,咸濕的吻在他壞壞的唇上給予他一個冗長甜蜜的吻。

想他了。

真的想他了。

她不會在騙自己,看到穆夜池那一瞬間,她就知道,她已經淪陷在這個男人的舉止言行里。

不論賤賤的壞壞的還是冷冰冰的,矯情傲嬌的,還是高高在上尊貴無比,她江緋色已經栽在了他心上。

「走。」穆夜池滿足了,輕輕俯身,在江緋色耳邊輕輕的。

走?

江緋色從甜蜜里回過神,忽然想起來現在他們的出境,快速看向神秘男人的位置。

男人沒有離開,站在對面,冷冷看著他們。

江緋色心眼一緊,伸出手牢牢的環住穆夜池結實蜂腰。

她知道,就算穆夜池什麼都沒有,她也知道穆夜池死裡逃生。

他受了傷,拼著命找到這裡,先讓人帶走夏茉莉,他留下來等她,他信任她,所以把自己交給她。

手輕輕在穆夜池腰間軟軟的摸了摸,江緋色無聲告訴穆夜池,她會帶他走,會帶他離開這裡,不會讓他落到別人手中人有人宰割,這一次她來護著他。

穆夜池低頭,親親江緋色右臉,沒有話。

地板上的血越來越多,江緋色身上,褲子,到處都是血腥的粘稠與刺鼻的腥甜氣息。

啪啪啪——

神秘男人揚起手,在空氣中啪了三下。

江緋色心翼翼護著穆夜池,十分警惕的繃緊了臉蛋。

「真精彩,我想,這就是傳言中冷血無情沒有心的穆總裁了?你們的生死別離畫面真感人,我這麼冷心冷情的人都快被感動了,真是恩愛。」

神經病一樣。

江緋色不搭理男人,讓男人自言自語。

胡著穆夜池的她,帶著穆夜池往門邊退,精神高度集中,不會因為男人的話被激怒。

「別擔心。」

沙啞的聲音緩緩落在江緋色耳邊,莫名的心安。

她站穩腳跟,挺直背脊,一抬頭就撞進綠色的情,純粹乾淨的綠色瞳孔撫暖她焦躁的情緒。

江緋色心口鬆了下來,手緊緊與穆夜池的大手十指緊扣。

「有我在,就算你男人現在受了重傷快要死掉,但自己的女人就在身邊,我怎麼能倒下。」穆夜池低低的笑,輕聲吩咐道:「昂首挺胸,轉過去看看他想玩什麼把戲。」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江緋色知道這道理行不通,不過既然是穆夜池指揮的,那就轉身去面對,穆夜池和她這個樣子,從男人這裡逃出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聽話,沒事。」穆夜池反過來握住江緋色的手,手冰涼涼的,心疼死他了。

好,江緋色沒有再猶豫,環住穆夜池,轉身與神秘男人面對面。

「終於願意露面了?」男人不話,穆夜池把自己整個人都交給江緋色,漫不經心的慵懶挑起眼角,得很慢。

「穆總,你這話什麼意思?」

「撕開你面具的意思。」

「哦?穆總裁真是愛開玩笑,我們不認識,也沒有過交集,我實在不明白穆總裁你這話代表什麼。難不成穆總裁你也如同江姐所言,我是幕後主使了這一切的掌控者?」

還不是,還在狡辯!

江緋色氣呼呼的想開口反駁,被穆夜池溫柔抱入懷裡,遮掩掉了她嘴邊的話,「為什麼不讓我,明明就是他在背後幫卿月月指點,讓卿月月對我們做出如此瘋狂的報復,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茉莉他們也是他抓來,夙夜出事也都是他暗中搞的鬼。」

實在氣不過,江緋色對男人是恨得牙痒痒。

「噓。」穆夜池輕輕撫了撫江緋色腦袋,摸摸頭。

江緋色:「……」

「穆總裁,如果你也這麼認為,那就報警把我緝拿歸案,希望你們把證據確鑿擺在我面前讓我心服口服,這樣我也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

這是讓他們那他沒有辦法嗎?

「跟你開個玩笑,你不用這麼緊張。」就這樣?

就是江緋色,也覺得穆夜池這話太淡了。

怎麼能這麼無動於衷呢,這麼淡定不好,真的不好,會把人家活生生氣死。

男人顯然也因為穆夜池這麼冷靜的話驚訝,足足愣了好一會,才失笑道:「原來穆總裁也有這麼幽默的一面,是我聽別人的太多,導致判斷失誤。」

「哦。」穆夜池冷冷的哦了一聲,沒有給予男人更多反應。

「怎麼?」

在男人目光下,穆夜池勾著江緋色,很不耐煩的一哼:「沒怎麼,我現在要走人,你是要攔著不讓我走還是想怎麼樣?」

男人:「……」

江緋色:「……」

這樣好嗎?剛才這麼拚命,弩張劍拔的,她還以為會上演什麼恐怖片呢。穆夜池現在渾身還是鮮血淋漓,回頭就給人家這麼一個答案。

江緋色想笑,暗爽了一爽。

叫你丫的剛才得意,給她不痛快。

「穆總,您看……」男人慾言又止。

本來勾著江緋色要離開的穆夜池猛地回過頭,那雙能穿透人心的綠眸,直勾勾的盯在男人臉上。

他一個字都沒有,只用一個眼神,就好像把男人內心五臟六腑都看透了一樣。

「你確定要我撕破你的皮相?」

穆夜池在問,問那個男人。

「穆總這話我不明白,我與穆總從來沒有打過交道。」

「我問你,要我現在撕破?」穆夜池皺眉,口氣充滿了不耐煩和嫌棄。

對面的男人握拳,沉默。

江緋色都聽出來弦外之音了。

難道……這個男人真的認識穆夜池?什麼時候認識的穆夜池啊?對穆夜池這麼了解,穆夜池這話問得也很微妙,或者,穆夜池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嗎?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走。」男人沒有應答穆夜池,穆夜池也就帶著江緋色轉身。

就這麼離開嗎?

江緋色實在是不知道穆夜池跟這個男人有什麼關係,他說走就走,這麼輕易,太簡單了才會讓人覺得暗藏洶湧。

「穆總裁真是會說笑。」男人嘴角微揚起,笑容與眼角也陰森了下來:「難得有穆總裁這樣的貴客來訪,我是應該好好招待招待,怎麼能讓您和江小姐一身狼狽離開。」

穆夜池一哼,低頭看江緋色,口氣變得溫柔了下來:「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在離開?」

什麼意思啊他們,怎麼說話稀里糊塗,江緋色是一句都聽不懂。

穆夜池是受傷不是傻了吧?這個男人抓夏茉莉來,還把她從穆夜池別墅帶走是真的吧,難道是她在做夢嗎?

這麼緊張奇怪的氣氛,他們兩人怎麼能用這種口氣在交流,太詭異了。

要解釋得通,只能說是她的圈子與這些貴族圈子差別太大,看不懂他們貴圈人套路。

江緋色滿眼都是好奇寶寶的問號,眼神直勾勾看著穆夜池,很懷疑自己是不是遇見了假的穆夜池。

「傻了,問你話呢,餓不餓?」傻傻的,怪可愛。

穆夜池忍不住調侃江緋色,伸手捏捏她俏鼻,輕輕她小臉。

江緋色打開穆夜池的手,有點兒氣呼呼的小聲在他耳邊問道:「你是不是在跟我演戲,需要我配合你點頭還是拒絕。」

穆夜池薄唇微勾,樂了,「沒有逗你玩呢,我說真的。」

那到底是逗她玩呢還是說真的?江緋色表示黑人問號。

「你餓的話就不走。」留下來膈應別人也挺好,沒事在人家面前秀秀恩愛什麼的,哼,敢打他小女人的主意,讓你吃狗糧。

他就這麼小氣啊怎麼著。

「我不明白,他不是跟卿月月有關嗎?他現在算計我們呢,你怎麼跟他說話的,還留下來,你不怕他背後興風作浪嗎。」

「他不敢!」穆夜池的回答斬釘截鐵。

喲?

江緋色退開一步,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遇見一個假的穆夜池。

怎麼這麼說話呢,一點都不明白他再說什麼想什麼。

難道是假的穆夜池出現?

「卿月月的事情跟他沒有關係,他過去別墅把你帶回來鬼知道他在搞什麼鬼,夏茉莉不的事情也不是他插手。」

江緋色:「……」怎麼可能!

「回頭再跟你解釋,不然你回去了你去看夏茉莉,問問夏茉莉,這個人……也算是夏茉莉的救命恩人。」

「那……他幹嘛對我這樣!」

穆夜池冷臉冷眼,「誰知道他,神經兮兮的,別理他!」

江緋色一臉懵逼:「……」

真不是什麼大壞人?她真的誤會了這個男人?

如果他是因為出於好意,為什麼要這樣對她,還威脅她,恐嚇她。

「穆夜池!你沒有跟我開玩笑?」江緋色真的不敢相信穆夜池說的,這些事情與這個神秘的男人沒有什麼關聯。

「相信我,他沒有參與卿月月的陰謀詭計,不過他也逃脫不掉責任,知情不報,還惡意安排這種見面,簡直糟糕透了。」

穆夜池沒有騙她。

江緋色心裡理不清,轉頭看向對面的男人。

男人眯眼,忽然對她露出一個極其狡猾的笑容,壞透了,又莫名其妙。

「真糟糕,被拆穿小把戲了。」

江緋色:「……」真是男人的惡作劇嗎?

見江緋色笑臉氣呼呼的,男人攤手聳肩,表示他其實也很無辜,她不相信他嘛,她什麼都不相信他,他只能跟他玩玩咯。

那惡作劇的笑容,還不明顯嗎,男人是故意跟她玩兒的。

江緋色怒,對男人比了個混蛋的中指,咬牙切齒的瞪著那個朝她揮手說拜拜的男人。

看出來他心情還特別好,好賤啊!

「走了走了,看什麼呢,就一不要臉的東西。」穆夜池很不爽的用力握住江緋色小手,把她帶回來。

江緋色氣呼呼轉過頭,沖對她笑眯眯的穆夜池忽然就來氣,「你們這些傢伙,一個個的都不是好東西!」

甩手,走人,江緋色氣得不輕。

「哎喲……」穆夜池痛哼,受不了的悶叫。

都tm的一點都不讓她安心。

江緋色轉過身子,看到穆夜池在對面蹲住,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路也走不了,幽暗的綠眸直勾勾看她,可憐得很。

江緋色「……」

「老婆,我走不了,你過來扶我一把啊。」穆夜池眨了眨眼睛,輕輕哼著對江緋色哀求。

真走不了嗎?

穆夜池像是看懂她的眼神,認真並且誠心誠意的點頭,真走不了。

江緋色:「……」

穆夜池為難的看看江緋色,忽然當著江緋色的面撩開自己衣服,露出鮮血淋漓下蜜色的胸肌。

不要臉!

江緋色是想這麼罵人,但一眼看到穆夜池左心口上那道復古花紋般的傷疤,新添了數不清的新傷口,她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老婆,你看,好疼。」穆夜池小心翼翼放開衣領,低低呢喃輕喚。

江緋色眼圈一紅,快步走過去,沒好氣的罵他,「都這樣了你還跟我說笑,不想要命了啊,疼死你活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