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潤發穿著拖鞋,翹著二郎腿,搖著腳。

「冬季一般缺水。」謝潤發點燃香煙。

「我想挖一條水渠,但要從新崗大隊的地經過。」羅陽說道。

見謝潤發皺了皺眉頭,便知他幫不上忙。

「是咱村的地,還好說,是他們村的地,要他們同意。」謝潤發說道。

「那也是。村長,我想租村公所的一間宿舍,多少錢一個月?」羅陽言歸正傳。

來這裡,問水渠的事,只是順便問的。

謝潤發好奇道:「你不在家住?」

羅陽笑道:「有個朋友要來小住幾天,沒地方住。」

不久前,羅陽還幫謝潤發治過胃病。

「你要租,給二百塊一個月就行了。」謝潤發爽快道。

租村民的房子,巴掌大的房間,一百多就行了。

羅陽從身上取了二千塊出來,遞給謝潤發。

「先交10個月房租。」

「租那麼久?」

「我也不知她要住多久,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二個月,如果不住夠10個月,不用退錢給我。」

聽羅陽這樣說,謝潤發很高興。

跟謝潤發談妥后,羅陽便回去幫張靜搬東西。

秦飄好心道:「張靜,晚上你可以早些泡葯澡,然後請師父幫你按摩,回宿舍就不用太晚。」

聞言,張靜好奇道:「泡什麼葯澡?」

隨即秦飄便簡單說了一遍,但她也講不清楚。

「你還是問師父吧。」秦飄笑道。

「師父,泡葯澡為了打通任督二脈?」張靜問。

羅陽點頭。

本以為張靜會很興奮,結果她一臉平靜。

而且更為出奇的是,張靜婉拒了泡葯澡,解釋道:「我還是先練功夫吧,等你們打通了任督二脈,我再請師父打通。」

隨後羅陽幫張靜搬東西到村公所的宿舍。

在路上,二人聊了起來。

張靜說道:「師父,你這麼年輕,但功夫那麼好,你的師父一定是個世外高人。」

《神農經》的秘密,羅陽向來守口如瓶。

別人問到師父,羅陽一般敷衍過去。

「你偷偷來拜師?」羅陽岔開話題。

「是。」張靜點頭。

「那不好吧。你爸媽要是知道了,結果會怎樣?」羅陽問。

「我能作主。這個你不用擔心。」

話鋒一轉,又聊到了羅陽師父是誰的話題上。

名師出高徒,羅陽卻沒有師父。

《神農經》山水畫石洞里洞壁上刻出來的功夫,雖沒經過那人的當面傳授,但羅陽學了影拳,也算是偷了師。

只是羅陽不知道什麼人在山洞裡留下一套拳法,一套腿功,一套劍術而已。

「你師父是哪裡人?」張靜問。

「我師父讓我保密,還是不要聊我師父了。」羅陽婉拒道。

送張靜到村公所的宿舍,幫她擺放好東西。

隨後張靜又跟著羅陽回到秦飄的家。

彼時安玉瑩和蘇雲都去上課了,只有洪佳欣,秦飄,唐桂花和方琳在那兒。

初來乍到,張靜都還不知各人叫什麼名字。

隨即彼此自我介紹。

「張靜,你上面有很多師姐。她是大師姐。我也是你師姐。」秦飄笑道。

張靜的歲數比洪佳欣要大幾歲。

聽聞洪佳欣是大師姐,張靜微微尷尬。

「那還請大師姐多指點我。」張靜笑道。

她的笑是那種淺笑,而且給人一種有些偏冷的感覺。

洪佳欣撿了便宜,第一個拜羅陽為師,現今卻有了眾多師弟師妹。

「我的功夫不行,你還是叫羅陽指點你吧。」洪佳欣微笑道。

「師父的功夫這麼高,你們的功夫一定也很強。」張靜說道。

此話一出,羅陽都不好意思了。

不是他不想傳授上乘的功夫給唐桂花等美人,只是她們一時之間學不了。

「她們剛拜我為師,還沒學到什麼。」羅陽笑道。

一秒閃婚:首長大人夜夜寵 「師父,高級功夫是指什麼?」張靜又問。

當時,羅陽只是隨機應變,才說了三個價位。

本想等晚上睡覺,再好好考慮。

現今張靜問到,羅陽只好說道:「內外兼修的功夫。」

張靜感興趣道:「內是指內功?」

羅陽點頭。

他的真氣是從《神農經》而來,要指導徒弟修鍊出真氣,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正在閑聊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電話是喬在水打來的。

接通電話,羅陽問道:「小喬姐,怎麼了?」

只聽喬在水嘻嘻笑道:「師父,有人來拜師,你下午能來么?」

沒料到武館開張第一天,便陸續有人來做學徒。

羅陽說道:「我現在就去。有多少人?」

喬在水答道:「有兩個。」

結束了通話,羅陽要到縣城去,本來想帶洪佳欣一起去的,見她跟張靜聊得正融洽,便獨自出門。

在開車出宏運大隊時,羅陽打電話給郎意鋒,讓他多留意村裡的情況,如果有陌生人進村子,要他將陌生人趕出去。

宏運大隊以前是郎意鋒的地盤,村痞們幾乎都聽他的指揮。

進出宏運大隊的路口不多,很容易封死。

只要洪佳欣不出村子,羅陽覺得還是挺算安全的。

就算有壞人闖進村裡,光天化日的,想要離開也不容易。

何況從縣城回到宏運大隊,車速開快些,十幾分鐘便到了,羅陽趕回來不難。

每次出村子,羅陽也得留意附近的情況,看有沒有人跟蹤之類的。

(本章完) 秦昊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便聞到了周圍的溫度上升了許多,但是穿著雲老準備的這件黑袍卻感受不到任何的溫度上升的變化,非常的神奇。

「小子,你穿的這件衣袍可是靈器,叫做天雲黑袍,不僅僅可以隔絕別人查看你的真實修為,還能夠讓你一直處於適應的溫度,當然最主要的還是能夠讓你領悟火之意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你以後便穿著這件黑袍不要脫下來了,當然已是作為師傅的我,送給你的東西」

雲老看出了秦昊的疑惑笑著解釋說道。

秦昊聽見了雲老的話,心中不由的感動了一番,但是並沒有說出來而是下定了決心一定會將雲老復活。

差不多走了不過十分鐘,秦昊看見了天空之上的雲朵居然全部都化為了紅色,宛如火焰一般灼熱了起來,地面之上更是不斷有火焰冒出,不斷的灼燒這片天地,而且地面上沒有任何平原,全部都是一片片成群的山脈。

「小子,這便是下面七大天地奇地之一的火雲山,在這裡領悟火之意境會很快,而且品質不差,你隨便找一個沒有人的山頭便直接開始修行吧,在這裡不會有人找你麻煩,這是這裡的規矩,只要你離開了這裡有人找你麻煩就沒有辦法了,唯有殺」

雲老笑著簡單的給秦昊說了一番,然後懷戀的看了一番這個地方便回到了妖劍之中。

秦昊尋到了一處無人的山峰,便直接按照雲老的安排在其山頂之上開始了修行,領悟火之意境。

秦昊這一修行便是足足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大小姐我們已經來到了這裡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了,那人應該已經知曉了消息,想必已經離開了此地,不敢出現了吧」

火雲山外面一群武者對著旁邊一個少女恭敬的說道。

「哼,派人進去給我找,我一定要讓那小子知曉我慕容邱蝶的厲害」

慕容邱蝶聽見了護衛的人,冷哼了一聲不爽的說道。

「大小姐,火雲山有規矩,不可以在裡面打鬥,否則會受到三大王朝共同制裁的」

護衛統領聽見了慕容邱蝶的話頓時單膝跪下,恭敬的說道,生怕這個大小姐做出出格的事情,給海沙幫引來殺身之禍。

「你是豬腦袋嗎?我叫你進去殺他了嗎?我叫你進去打鬥了嗎?我只是叫你安排人,給我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給位尋找,看看那小子是否離開了」

慕容邱蝶聽見了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諾」

護衛統領聽見了慕容邱蝶的話頓時恭敬的點了點頭然後立刻派人前去尋找秦昊的蹤影了。

「秦小子,你都已經深度修行了一個月的時間,怎麼還不蘇醒啊,難道你對於火之意境不能夠修行,若是真的不能夠修行又何必強制修行呢?」

一座山頭之上,雲老的虛影顯化了起來,看著深度修行的秦昊嘆了一口氣說道。

只是雲老的話剛落下,便看見了整個天地都動蕩了起來。

「轟隆隆!」 林家的歹毒,羅陽是清楚的。

駕駛的雖不是唐桂花的標緻308,但還是小心為妙,以免陰溝翻船。

正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

我家竟然是首富 羅陽跟林家只能存一,沒有共存的可能。

從宏運大隊到縣城,一會便到了。

在武館里,羅陽見到了兩個來拜師的男青年,身體強壯,一看便知是好動的人。

一個叫杜非,一個叫黃竟。

兩個傢伙見了羅陽,先是質疑一番,被羅陽用肩膀撞到退了四五米,才不敢再嘰嘰歪歪了。

他們選擇學三千塊的初步防身術,當場交了錢。

「師父,要是有人欺負我們,你會不會幫我們?」長耳的杜非問道。

「只要你們有理,我一定會幫你們。」羅陽說道。

又寒暄了幾句,杜非和黃竟便離開了。

明日才是正式上課時間。

等到武館只剩下羅陽和喬在水時,喬在水含笑道:「牛仔,你現在是個名人了。」

透視一眼喬在水那水嫩的嬌軀,羅陽興奮地哆嗦了一下。

「小喬姐,我再有名氣,你也是我的干姐。」羅陽說道。

「那你要罩著干姐。」喬在水嫵媚一笑。

在宏海縣,雙喬是知性和感性的結合體。

若非在生意場上不得志,雙喬會是高高在上的一對鮮花,等閑人是沒機會接觸她們的。

現今雙喬經歷了人生的起落,雖看淡了名利,但依然放不下榮譽,想要東山再起。

在她們落難時,只有羅陽不計得失幫助她們。

這一點,雙喬記在心裡。

是以,跟羅陽聊天,她們都是不設防的,會跟他交心相談。

「小喬姐,只要我有能力,就會罩著你和大喬姐,絕對不讓人欺負你們。」羅陽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