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和皇后表了態,後宮嬪妃也跟著送了禮,京中那些原本還因為姜雲卿害死姜慶平和陳王,背著惡名而有所忌憚想要疏遠的人家也紛紛變了態度。

姜雲卿在孟家養傷期間,各府的帖子堆了厚厚一摞。

而等過了幾日,她搬回了華府巷后,想要上門拜訪的更是每天都有。

……

「徐常伺府中的小姐邀請小姐過兩日前去賞梅…」

「還有國子監祭酒晉大人家的三小姐,邀小姐去遊園會,這裡還有兩張帖子,是請小姐去賞雪品茶的……」

穗兒抱著帖子一本一本的念著。

姜雲卿靠在榻上有些昏昏欲睡。

「小姐,今兒又有好些人送了禮物和拜帖過來,您要見見嗎?」穗兒念完之後,旁邊的衛嬤嬤問道。

姜雲卿受傷的手依舊還未全好,只能用左手撐著下顎,斜靠在桌邊說道:「不見。」

這些人存了什麼心思,沒人比她更清楚,無非都是沖著大長公主和君璟墨來的。

總統吞掉小草莓 她如今稱病謝客,誰都不見,那些人雖有不滿可也不能說什麼,總不能強逼著她帶病赴宴。

可要是她見了誰,不見誰。

見了的未必能夠交好,可不見的定然會得罪,就那厚厚一摞帖子,除非所有人都見,所有宴都赴,否則到時候得罪的人就多了去了。

姜雲卿抬頭對著穗兒和衛嬤嬤說道:「衛嬤嬤,你和穗兒將那些禮物分開放好,然後按照同等規格每家回一份禮,表面上過得去就行。」

「至於拜帖,就告訴那些人,說我先前在宮中賞梅宴的時候不小心受了寒氣,身子一直沒好,不便帶病見客傳了病氣給旁人,等我身子好了,有機會再邀她們過府小聚。」

衛嬤嬤點點頭說道:「好。」

穗兒拿著其中一張帖子說道:「對了小姐,這裡還有一張帖子,是杜御史家的小姐送來的,她家丫環說杜小姐之前在宮中便和小姐有約……」 第六十九章,張曉,參戰!

裁判宣佈道「好了,接下來開始今天的最後一場戰鬥,天劍門,張曉對戰,丹塔,蘇烈!雙方出場,準備戰鬥!」

裁判的聲音此刻猶如魔音一樣在張曉的耳邊環繞,張曉臉一黑,站起身一臉無奈「怎麼,怎麼,這麼快就該我了!」

沙啟天拍了一下張曉的肩膀「怕什麼,臭小子,你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和我較量較量了,不怕,相信自己!」

張曉回過頭看著沙啟天臉上的笑容,不禁有些感動「老沙!」

沙啟天一腳踹走了張曉「婆婆媽媽的還是個男人嗎?給我去干趴他!」

張曉被沙啟天踹的差點把握不好自身平衡一腳摔倒,張曉笑了笑「這才是我認識的老沙啊!這次要贏,不能輸!」

張曉的眼中充滿了自信,通過默念咒語,一個白色的魔法陣出現在了張曉的左側,朱厭十二走出來法陣,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手中拿著一根黑黝黝的鐵棍,白色的毛髮覆蓋了全身,只有赤著的腳和手以及面部是赤紅色。

朱厭將鐵棒扛在肩上,歪著頭對著張曉開口道「終於知道放我出來了,快悶死我了!」

張曉笑了笑「下手別那麼重,把對方打殘了,可不好了。」

比武場的另一段走來一個男子,黑色的長發,手中拿著一把赤紅色的大刀,男子大步走來,走到了比武場中間「在下,丹塔,蘇烈,請多指教!」

張曉開口道「天劍門,張曉兼朱厭,十二前來指教!」

裁判退出了比武場重新回到裁判區看著兩人比賽,蘇烈身上開始散發熾熱的溫度,刀刃開始發出淡淡的紅光,蘇烈的眼睛盯著張曉身邊的朱厭「我要上了!」

話音落,蘇烈就已經從原地消失了,朱厭揮舞手中鐵棒迅速擋住了蘇烈的第一擊對著身後的張曉喝道「快走,拉開距離!」

張曉也不需要朱厭十二在多嘴直接跑到了比武場的邊緣,抬起手身上散發著淡淡的元力波動。

龍辰看著張曉疑惑的開口道「張曉在幹什麼?」

沙啟天蹭了蹭鼻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這次的修行,張曉主要修行的就是輔助玄獸的戰技,也就是所謂的輔助魔法。」

龍辰笑道「你是不是被張曉虐了。」龍辰看著沙啟天的樣子,不忍心揭穿,最後控制不住自己還是說了出來。

沙啟天連忙解釋「不不不,這你就錯了,那叫大意,看著吧,你們很快就會知道張曉的厲害!」

沙啟天臉上掛滿了笑容,看著比武場上的張曉默不作聲了。

張曉左手指著朱厭十二,右手一拳捶在胸口默念著咒語「漫天生物之靈,以吾之元力傳於眼前的朋友,御!攻!速!」

三道不同顏色-元力光團飛向朱厭,十二,黃色的代表御,紅色的代表攻,綠色的代錶速,分別增幅防禦,攻擊,速度!

朱厭身上多了這三種增幅,接近兩米高的朱厭身軀一震原本和朱厭僵持著的蘇烈被朱厭打飛了。

蘇烈不斷倒退,穩住身形眼中不斷透露出高昂的戰意「有意思!來吧!炎!」

蘇烈身上的火元力越發強盛,手中的刀刃此刻猶如燒著了一樣附zhuo著火焰,身上也被火焰形成的鎧甲包裹著,黑色的眼眸這一刻變成了火紅色。

朱厭十二手中的黑棍隨著元力的注入變成了金黃色,棍子的一段是紅色另外一段是黑色,中間是金黃色。

朱厭十二咆哮一聲沖向了蘇烈,蘇烈積蓄著身上的力量面對衝過來的朱厭十二臉上露出來笑容,朱厭一棍子由上往下敲了過來,蘇烈手中的長刀由下而上的提了上去。

兩人手中的武器碰觸出了些許火花,朱厭十二順勢跳了起來,跳到了蘇烈的上空,一腳向蘇烈的頭頂踩去。

蘇烈一個閃身躲開了朱厭的攻擊,朱厭砸到了地上,地面承受不了朱厭太大的力量出現了絲絲裂紋。

兩人同時冷哼了一聲,再次打在了一起,這是純粹肉體和武器上的碰撞,不蘊含過多的元力攻擊,一人一獸的戰鬥過程引來了台下眾多弟子的歡呼聲,有給蘇烈助威的也有給朱厭助威的,還有一小點人群是在念叨張曉不給力的。

朱厭身上的元力一震加大了力量的輸出,蘇烈身上的氣勢也不輸給朱厭,熊熊燃燒當初烈焰給蘇烈平添了一股霸氣,朱厭十二向後一跳,擺脫了肉搏戰,施展戰技。

朱厭縱身跳向蘇烈,兩隻手高舉手中棒子高喊一聲,齊天!

蘇烈看著朱厭的棍子向著自己砸了過來,舉起手中火刀,激發刀意的境界使出招式,狂刀怒斬!

兩人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一聲巨響兩人被彈飛了,朱厭緊握手中的棒子沒有鬆手張曉連忙跑過去問朱厭有沒有出事。

朱厭用棒子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沒好氣的看著張曉「你在不給我施展治療法術我就真的要出事了!」

張曉連忙念出口訣「偉大的自然之靈用你的力量治癒眼前的傷患讓他恢復正常吧!自然之擁!」

強盛的綠光包圍了朱厭,朱厭身上的傷勢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些疼痛感,朱厭看向另一頭的蘇烈。

蘇烈從地上爬了起來,手中的火刃已經破碎,看著破碎的火刃狂笑了起來「不錯不錯!再來!」

手中的火刃通過烈焰的鏈接再從融合在了一起,這一次的火刃比之前的火刃更加凝實了,火刃上的火焰強盛了三分,蘇烈身上的烈焰鎧甲已經散去,這一次蘇烈選擇了不穿戴任何防具的情況下和朱厭十二硬碰硬。

朱厭十二身上的元力沸騰了起來,自從修鍊結束這是張曉第一次讓朱厭出來,同時這也是修鍊結束后的第一次戰鬥,碰上了一個十分強悍的敵人,只有和自己戰鬥力相仿或者較高的人戰鬥才能提升自身的實力!

朱厭的眼眸中燃燒著高昂的戰意,身上潔白的毛髮在元力外溢的作用下開始飄動,手中的棒子兩段散發著紅色和黑色不斷應和著朱厭。

朱厭看著手中的棒子開口道「這個棒子名曰,日月金箍棒!他有兩種狀態,日形態,熾熱的陽光和月形態,冰冷的月亮!我現在讓你體會體會他的力量吧!」

手中的日月金箍棒變為了黑色,不用朱厭開口,張曉之前給朱厭附加的魔法已經結束這次重新施加了魔法,不過加的只有一種,那就是速!

朱厭拿著手中日月金箍棒沖向了蘇烈,此刻的朱厭猶如一個行走下黑夜之下的魔鬼,速度快的看不清,月之金箍棒增幅的是速度和寒冰的能力。

朱厭的每一次攻擊打在蘇烈的身上都會留下些許冰痕,蘇烈只能苦苦支撐,無法反擊。

逮捕呆萌罪妃 朱厭的速度太快,打完一棍就離開找機會打下一棍。

蘇烈怒喝一聲,炎之分身,蘇烈的身旁凝聚出來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蘇烈,兩個蘇烈背靠背應對著隨時會打出攻擊的朱厭。

鬼魅新娘 朱厭對準了分身,一棍子打了過去,分身拼盡全力擋住了一擊,蘇烈的真身藉此機會一刀斬向朱厭。

刀斬在了朱厭的身上,朱厭消失了,緊接著傳來了朱厭嘲笑的聲音「結束了!」

朱厭從另一段跳了出來,一棍打在了蘇烈的背上,蘇烈在這一瞬間凝聚了火焰鎧甲,下一瞬間就被朱厭一棒子打碎了,蘇烈整個人不斷的咳血。

朱厭將棒子抵在蘇烈的頭上開口道「你輸了,認輸吧!」

蘇烈擦去嘴角的血跡「我有個疑問,你是怎麼做到的?」

朱厭嘴角上揚「猿王分身!」朱厭的身旁很快就分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朱厭,就來武器也一模一樣。

朱厭開口道「這個分身很耗元力,我是看準了機會才用的,不然輸得就是我了。」

蘇烈站起身開口道「我認輸!」

蘇烈好的朱厭兩人握了握手,蘇烈開口道「受教了,希望下次和你再打一次!」

兩人分開,朱厭走回張曉的身邊「隨時奉陪。」

裁判出場宣布了張曉的勝利,眾人就離開了比武場,接下來就沒有他們的戰鬥了,留下了也沒有什麼用了。

未完待續。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團團圓圓,闔家歡樂,多吃湯圓哦! 姜雲卿聞言這才想起,之前在宮中時那個杜雪珍說要過生辰的事情。

當時她不想與其交惡,就隨口應承了了下來,誰想到後來發生那些事情。

那個杜雪珍一看就是個會來事兒的,她的小生辰宴恐怕去的人不少,到時候一大堆閨秀小姐聚在一起,免不了提及賞梅宴那天的事情,她可沒興趣這個時候去參加什麼宴會讓人評頭論足。

姜雲卿說道:「去庫房裡單獨挑一份頭面,再準備些適合送人生辰禮的東西,然後穗兒你親自給杜家小姐送過去,跟她說我人雖未到,卻也祝她年年歲歲如今朝。」

穗兒點點頭:「奴婢知道了。」

兩人見姜雲卿神色有些疲乏,便抱著那些帖子和禮物退了出去,一起去了外間登記和準備回禮,而徽羽則是取了薄被過來,蓋在姜雲卿身上。

「小姐,昨天夜裡沒睡好嗎?」

姜雲卿眼下有些發青。

姜雲卿揉了揉眉心:「昨天夜裡做了些亂七八糟的夢,驚醒了以後就睡不著了。」

徽羽皺眉:「您這幾天碗上總是做夢,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開些安神的湯藥?」

姜雲卿聞言搖搖頭。

她做夢,不過是因為見著了不想見的人,想起了那些很久以前的事情罷了,和身體沒有半點關係。

見徽羽滿臉擔憂,姜雲卿失笑:「你忘了我就是大夫?別擔心了,我沒事。」

徽羽想要說一聲醫者不自醫,可瞧著姜雲卿不想再說的樣子也只好歇了嘴裡的話頭,只是轉而說道:「那小姐要不要去床上靠一會兒,反正現在還早,待會兒奴婢叫您?」

「不睡了,這會兒睡了之後,夜間又要睡不著。」

「那不如出去走走?」

徽羽又做提議。

姜雲卿想了想還是搖頭:「算了。」

這段時間她和君璟墨定親的事情在京中鬧的沸沸揚揚的,再加上大長公主收她當義女的事情,那些各府的夫人小姐的眼睛都落在她身上。

之前在孟家時,那些人時常借著拜訪徐氏的名頭過府,剛開始時徐氏還能拒絕,可後來不少人家都提及了孟祈的婚事。

孟祈早該到了說親的年紀,徐氏也正愁著沒合適的人選。

原先孟家雖是武將,可到底在京中沒太多權勢,如今姜雲卿和璟王聯姻,又有了言郡王府撐腰。

那些原本稍有挑剔的人家也紛紛主動送上門來,想要將自家女兒嫁入孟家之後,趁勢與璟王攀上些交情。

徐氏想替兒子挑選婚事,自然就不能拒絕那些上門的人家,可是偏偏每個上門的人總會提到姜雲卿,想要讓她作陪與她攀談。

姜雲卿不想壞了徐氏的興緻,只能跟著她與那些人來往。

一次兩次就也算了,次數多了,就連徐氏都有些煩悶起來,畢竟總是有人打著與她兒子相看的名義,實則過府攀璟王的交情,誰也高興不起來。

後來徐氏不堪其擾,乾脆同意了讓姜雲卿回了華府巷這頭,對外閉門謝客,只說之前著了風寒在府中修養。 第七十章,神秘刺客。

眾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張曉身旁的朱厭一隻說個不停,說自己這麼長時間都快讓張曉給憋死了,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走在眾人笑的時候,身後的草叢中閃過一個黑影,龍辰第一時間察覺到往後扭頭看了一眼,發現什麼也沒有重新跟著眾人走了。

龍辰的心中起了疑心「難不成是我多疑了?應該是沒休息好的事吧,回去多休息休息。」

龍辰走的稍微慢了一步,躲在草叢中的黑影笑了一聲下一刻就沖像了龍辰的身後龍辰和黑影兩人身旁的時間都變成了灰色的世界。

龍辰驚呼了一句「不好是結界!」

黑影手中兩把長長的彎刀,就要打到龍辰的身上時,龍辰的手中出現了一把猩紅色的長劍,血剎!

三把兵器碰撞再來一句,龍辰一腳踹過去,黑影看到龍辰的腳要踢過來了,一個閃身倒退到了三米外的方向。

龍辰的意識高度集中如果剛剛自己慢了一步,那個刺客就會在自己身上開一個口子。

黑影的真身就是一名黑衣刺客,然而這名黑衣刺客手中拿的武器便是兩把彎刀。

龍辰身上的貪狼鎧瞬間覆蓋全身,手中的血剎散發著淡淡的猩紅色和貪狼鎧互相應和著。

龍辰死死的盯著黑衣刺客提防他的下一次攻擊「你到底是誰?誰派你來殺我的!」

黑衣刺客笑了起來「小子你是不是出門沒帶腦子?你現在就是一個死人了,知道那麼多幹什麼?桀桀桀。」

黑衣刺客滲人的笑聲在這個密布的空間響了起來,空間外的趙晴等人一講發現龍辰不見了,正在四處尋找。

張曉嘟囔著「是不是龍辰先走了?把我們留在這裡了?」

趙晴想了想,開口道「不,我剛剛還感受到了龍辰的氣息,下一刻我感受到了他的元力波動結果他整個人就消失了,這事不簡單,有什麼辦法快點把他找出來,我怕這裡有人要襲擊我們!」

沙啟天扯開嗓子開始呼喊龍辰了,剩下的人也都使用元力和強大的神識開始搜刮整片區域。

黑衣刺客看著龍辰怪笑了起來「桀桀桀,小子你的朋友開始找你了,我估計他們只能看見你的屍首了!」

龍辰二話不說,衝到了黑衣刺客的面前,一劍橫掃過去黑衣刺客的兩把彎刀擋住了龍辰發一擊並且順勢想要將龍辰的將從手中撇開。

黑衣刺客運轉元力要把劍撇出去了,龍辰也跟著飛了出去,龍辰運轉風神訣在空中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形推出一掌,破星掌!

破星掌呼嘯而出,所到的地方都有空間變得不穩定隱約間想要破碎。

黑衣刺客來不及放手背後被龍辰的破星掌打中了,黑衣刺客背後的衣服被打碎了露出黝黑的皮膚,只不過露出來的皮膚都在流血。

黑衣刺客怒吼一聲身上的傷勢很快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黑衣刺客再度消失,他那猶如鬼魅一般都身影在真箇空間內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