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封印一解開,就立馬傳來小魔龍想殺人的罵聲。

「我現在不是給你解開了嗎?你難得睡了個好覺,龍爺你就別生氣了。」

看到小魔龍那狠樣,葉楓立馬裝孫子;小魔龍那脾氣,他是清楚的很,等他火氣過去了,就啥事都沒了。

「老子睡了幾萬年,我差這一天嗎?你這個見色忘義的賤人,等老子哪天出來,每天就泡在女人堆里,你那些破事,老子是一件都不理了。」小魔龍一臉氣憤的說道。

「行啦,知道你厲害了,我這都不是在為了你,犧牲色相嘛,你有啥好生氣的。」葉楓淡淡笑道。

「什麼犧牲色相?難道你小子把聖皇女給上了?」

小魔龍是一臉表情精彩的看著葉楓,這速度,進展得有點快啊。

「準確來說,是她把我給上了。」葉楓有點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去,這麼刺激的嗎?你小子怎這麼幸運,啥好事都讓你撞上了;不行,我要再不快點出來,估計好東西都給你霸佔了;快說,有套到消息沒?」

隨身空間之悠閒農家 小魔龍好奇的看向葉楓,這要是能從紅蓮的口中問到破開封印的方法,那它離出來的日子就不遠了。

「當時情況比較激烈,沒來得急的問。」葉楓一臉尷尬的笑道。

「滾,老子不想跟你說話。」

小魔龍是被葉楓給氣著了,居然正經事不幹,凈幹些不正經的,太特么氣人了。

……

另一邊的劉一星,此刻算是收拾完周魁和王盛了。

周魁和王盛是被劉一星給打趴在地上了。

劉一星拍了拍手,然後向葉楓走過來。

「走,咱倆一起去喝兩杯,怎樣?」劉一星對著葉楓說道。

「喝酒就不必了,向你請教個事;你們玄風宗,之前有沒有從西域帶回來一名受傷的女子?」葉楓向劉一星問道。

「沒聽說。」劉一星肯定的回答道。

「那你們宗門大概一兩月前,有人去過西域嗎?」葉楓繼續問道。

「有。」

「誰?」

「我。」

「滾,誰不知道你去過西域。」

葉楓一臉沒好氣的看著劉一星,這不是尋自己開心嗎?

「你這朋友是男的女的?」劉一星好奇問道。

「這跟你有關係嗎?」

葉楓白了一眼劉一星。

「當然有關係,你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那朋友有難,我當然要幫忙,況且你剛到南域,對這裡不熟悉;我就不一樣了,我可是土生土長,對這裡熟悉的不得了,有我幫忙,肯定能事半功倍。」劉一星拍著胸口自信的說道。

「真的假的?」

葉楓一臉疑惑的看著劉一星,感覺這貨要再喝上兩杯,能把牛吹死。

「當然是真的,男的先不說;只要是美女,我見過的都會有印象。」

劉一星還是那副自信的表情。

「我怎感覺你是那種閱女無數的賤男?」葉楓一臉表情怪異的看著劉一星笑道。

「去去去,我劉一星哪是那樣的人,這喜歡看美女是男人的天性,怎能跟那種人混為一談?我可以大好男人。」劉一星對著葉楓一臉的沒好氣道。

居然被葉楓看作拈花惹草之徒,這還了得?

「那好吧,信你一次也無妨。」

葉楓說著體內氣息突然暴漲,瞬間跨入准天武境。

「靠,你這是怎麼辦到的?」

看著葉楓的修為瞬間飆升到准天武境,一旁的劉一星是被嚇了一跳,這變化來得太突然了。

葉楓沒有說話,他伸手化出一道神識,然後遞給了劉一星;葉楓自己也是沒辦法,這化出神識的門檻就需要准天武境以上,所以葉楓唯有開啟靈輪魔道,把修為提升到准天武境,以化出一道紫芸模樣的神識給劉一星。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要是用嘴巴說,真不能很好的表達出一個人長成什麼樣。

待劉一星接過神識后,葉楓的修為又瞬間恢復了正常;葉楓這修為的一漲一跌,隨心自如,看得劉一星目瞪口呆。

接過神識的劉一星,還是一臉驚呆的看著葉楓,這麼隨意的變化修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還愣著幹嘛?快看看有沒有見過這人。」

看著劉一星驚呆的模樣,葉楓不禁稍上一句。

「好……我現在就看。」

劉一星說著把神識沒入腦海,雖然他很想問葉楓的修為是咋回事,不過他也知道這是葉楓的秘密,他也就沒好意思問了。

當神識沒入腦海,劉一星的腦海中,立即出現了一個熟悉的畫面。

「靠,這不是星月宗的新任聖女秦月嗎?」

看著腦海中的美女,劉一星不禁大呼一聲。

「秦月?星月宮?」

聽著劉一星的話,葉楓不禁回想起剛到霜城的時候,遇到了一名聲音聽起來極似紫芸的女子,她當時說自己叫秦月,來自星月宗。

「你確定她們是同一個人?」葉楓緊張的看著劉一星問道。

「當然確定,這長得就是一模一樣,連笑容都一樣;這可是女神級別的人物,南域都不知道有多少男子被她的笑容傾倒。」劉一星說著是露出一臉愛慕的表情。

「我前兩天見過秦月,可她說不認識我。」

葉楓一臉疑惑的看著劉一星,要是紫芸跟秦月是同一人,不可能不認識自己。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很確定她倆是同一人;如果不是同一人,笑容不可能這麼相似。」劉一星很確定的說道。

「既然你這麼肯定,那我是得要跑一趟星月宗了。」葉楓皺著眉頭說道。

「好主意,我跟你一起去。」劉一星興奮的說道。

「你跟星月宮的人關係怎樣?」

「放心,好得很。」

「那行,帶路吧。」

「你這人怎麼這麼現實。」

「要是帶著你沒用,那帶上你幹嘛?」

「你……」

……

劉一星領著葉楓,走到了玄風宗的山門前面,此時那個叫鄭然的山門弟子還在,看到劉一星帶著葉楓出來,心裡是一陣緊張。

「把那傢伙也給我揍一頓。」葉楓指著鄭然,向劉一星說道。

「為啥?」

劉一星是一頭霧水的看著葉楓,他是不知道葉楓被帶進玄靈宗內的始作俑者正是鄭然。

「看著不順眼。」

葉楓隨便來了一句。

「啊……」

葉楓話音剛落,鄭然已經飛了出去,良久才聽到落地的聲音。

「你是老大,你說啥是啥。」

劉一星拍著手,回到了葉楓的身邊。

「孺子可教。」葉楓一臉語重心長的說道。

錯嫁如意郎 出了玄風宗,葉楓打算先回一趟霜城,雖然不確定秦月就是紫芸,但他還是覺得應該回去一趟跟王欣他們商量一下,再做下一步行動,起碼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去向。

這一路上,劉一星是對葉楓的事百般感興趣,問個不停;只要跟女人有關係的,他都問了個遍。

然冷酷的葉楓是一字沒回,搞得滿腔熱情的劉一星尷尬的不要不要的。

終於在快到霜城的時候,葉楓向劉一星問了一句:「你們當日是怎麼從北冥蒼狼那逃出來的?」

「這個說出來有點玄,是他們放我們走的,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回憶起當日的情形,劉一星是不禁為自己摸了一把冷汗;在李天成被葉楓干趴后,他們是知道自己很難從北冥蒼狼的包圍下輕易脫身,不過這北冥蒼狼突然放自己和青青離開,確實讓人有點意想不到。

「哦。」葉楓淡淡的回了一個字,然後又不說話了。

「你用的著這麼惜字如金嗎?」

劉一星黑著臉看向葉楓,這一路上都不搭理自己,現在難得開口說句話,就吐出一個哦字完事,這也太欺負人了。

「那你想怎樣?」

葉楓板起臉,看向劉一星。

「你不喜歡說自己的事情,那你可以問一下我的事情,我可是很樂意告訴你的,這樣可以相互了解。」看到葉楓回應自己,劉一星一臉興奮的說道。

「沒興趣。」

「……」

葉楓是又把話給聊死了,在劉一星面前,他就一話題終結者。 葉楓和劉一星趕了一晚上的路,在第二天早上,總算是回到了霜城;葉楓這一天一夜沒休息,加上身上還有傷,是把他給是累壞了。

兩人一進入霜城,就聽到有幾人圍在一起支支吾吾的說道:「你們有聽說嗎?黃家出大事了?」

「就黃家強娶媳婦,被人揍了那事?這不是都兩天前的事嗎?早知道了。」

「不是那事,是黃家今天要將黃天任斬首示眾。」

「有這事?黃天任不是黃家自己人嗎?這發生了什麼事?」

「黃家那對父子當日不是被關鐵籠子了嗎?被遊街示眾,成了整個霜城,乃至整個南域的笑話,這黃家家主把責任都算在了黃天任的頭上。」

「黃天任當日不是就已經被趕出家門了嗎?」

「昨天又被捉回去了,唉,真是可憐,辛辛苦苦為黃家做年做馬那麼多年,卻換來這樣的回報。」

「別說了,不然被黃家的人聽到,我們也不好過。」

對於黃家的事,幾人還是不敢太過深入的討論,怕一個不留神,被黃家的人給和諧了;這霜城的人,對黃家還是非常的忌憚。

「青青?」

聽到那幾人說得話,劉一星不禁眉頭一皺,然後快速的往黃家的方向掠去。

「你這是去哪裡?」

看到劉一星突然跑開,葉楓不由向劉一星大喊。

「救人。」

劉一星向葉楓回應道,然他的身影,在話音落下時,已經消失在葉楓的眼前。

「都什麼情況?黃家跟你有關係?」看著劉一星消失的身影,葉楓不禁好奇說道。

然隨著自己話音的落下,葉楓也跟著向黃家的方向飛奔過去。

……

黃家門外,此時站了不少人,都是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

穿過人群,葉楓看到了被人綁在木架上的黃天任。

此時的黃天任甚是狼狽,一頭散發,身上還沾滿鮮血,看樣子是吃了不少皮鞭。

而劉一星此時正在和黃家的人交涉。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青青的父親?」劉一星對著站在黃家大門前的黃龍喝道。

「劉公子,這是我們的家事,還望你不要插手。」黃龍看著劉一星微微笑道。

「要是其他人,我可以不管,但他是青青的父親,我不能不管。」劉一星厲聲說道。

劉一星為什麼這麼緊張黃天任?那當然是因為青青;劉一星對青青有著愛慕之情,雖然現在兩人還沒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也算有一定的感情基礎。

現在自己的准岳父被人這麼架著,還說要斬首示眾,劉一星怎能袖手旁觀。

「劉一星,我稱呼你一聲劉公子,已經是給足你面子,你別不知好歹,你玄風宗就一個小宗門,少來管我黃家的事。」

看到劉一星繼續糾纏,黃龍開始有點不爽了。

「我玄風宗在南域是小宗門,可你黃家也不是什麼大家族,你在霜城欺負一下其他人可以,想嚇唬我,沒門,我玄風宗再怎麼說都是一派宗門,對付你黃家,足夠了。」

劉一星也是不示弱,被人這麼看扁,他怎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