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總算知道,她這個小夥伴撩漢撩妹撩天撩地,但其實這些都是無意識的被動技能,實則就是一個情商低到令人髮指的白痴,完全接收不到別人放出的信號,看得她真想為蕭大影帝點個蠟。

好在,她情商雖低,但智商還在線,出嘴邊的話一個轉彎,隨意指向那個一等獎的大型公仔。

那可是需要十鏢全中。

其他人眼角抽了抽,你老人家武力超群,可得顧及一下人家嬌弱的身子。

蕭翊辰揚了一揚白皙優美的下巴,一點也不覺得為難,信心滿滿地拿起第二枝飛鏢。

啵!

啵!

啵!

鏢鏢皆中,十鏢十中。

周圍圍觀的村民群眾瘋狂地鼓掌,看著蕭翊辰那讚歎的目光已不再只是針對他無與倫比的相貌和氣質,更為他這手帥氣無比的飛鏢。

蕭翊辰面容依舊高冷,對眾人的讚美聲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灼灼生輝的眸光定在夜莫星的臉上,那緊抿的嘴角透著絲緊張。

「辰哥真棒。」夜莫星對他自是不吝讚美,豎起了大拇指。

一抹絕美的笑容霎時在他的臉上展開,可把圍觀者迷得個個神魂顛倒,本來還很鬱悶的老闆頓時利索地抱過獎品親手遞到他的手上,還笑呵呵道:「小夥子,你的獎品,你真厲害。」那模樣,像是他得了多大的便宜一樣。

「謝謝。」蕭翊辰心情非常好地接過,還非常禮貌地對老闆道了聲謝,頓時把老闆喜得眉開眼笑,恨不得把所有的獎品都送到他的手上,看得夏雲彤幾人直捂眼,齊昊更是鬱悶得想蹲在旁邊畫圈圈,他不過就贏了個小公仔,瞧老闆那臉黑得,跟搶了他全副身家似的。

長得帥就了起啊!太TM欺負人了。

高冷范的蕭翊辰抱著大型公仔看著萌帥萌帥的,整個畫風都亮了,彷彿能聽到觀眾們流口水的聲音。

「給你。」萌帥萌帥的蕭影帝轉身就將公仔塞到夜莫星的懷中,眸中盈滿著快要溢出眼角的笑意。

夜莫星抱過公仔,嘴角的笑意都過咧到耳根去了,黑眼眶下,細碎的眸光比夜晚夜空上的星辰還要璀璨奪目。

兩人相對而站,四目相對,彼此的眼中只看得到彼此,四周的其他人一下子成了背景板,仿若能看到,芬芳花草從兩人的腳下盛放開去,鋪滿在他們四周,連空氣都是粉紅的花香。

「咳。」不知是誰咳了一聲,桃花盛開的氛圍被破壞了,其他人咻地一下均怒視而去。

忍不住清了清喉嚨的齊昊被這一雙雙像看罪人一樣的憤怒目光看得直發虛,原本還欲再出口的輕咳聲硬是往回逼去,卻反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了,猛地咳嗽起來。

周圍人的見狀先是一愣,然後突然爆笑起來,笑得齊昊滿臉通紅。

還是夏雲彤心疼自個心上人,先是幫他順了順氣,然後轉開注意力,對夜莫星問道;「小星子,你要玩嗎?」

夜莫星倒是無所謂,她看向蕭翊辰,問道:「辰哥,你有想要的獎品嗎?」她是想著,影帝大人給她贏了一隻大公仔,她怎麼也得給他贏個禮物,禮尚往來嘛。

聽她這麼問,蕭翊辰來了興緻,他要選個可以隨身攜帶的禮物,這樣就好像她時時都陪著他一樣,多好多浪漫,此時他倒有些不滿她選的這個大公仔了,不能隨身帶著。

蕭翊辰往架子上獎勵那一排巡視過去,目光一下子就被最前面的一條水晶吊飾給吸引了目光。

那像是一條手機掛件,圓形的水晶下面有一方小小的底座,水晶內猶如黑夜的星空,美麗的星辰點綴,閃閃發光,星辰下還有個小小的人兒,有趣的是那個小人兒臉上戴著副黑框眼鏡,像極了某個人。

「我要那個。」蕭翊辰往那條水晶掛飾一指。

夜莫星便向老闆問了問,老闆說道:「那是特等獎的獎品,需要打破12個汽球才能拿得到。」

十支飛鏢打破12個汽球,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圍觀的村民都發出噓聲,夏雲彤幾人也發出嘆息聲。

夜莫星對此卻只是對著蕭翊辰笑了笑,然後拿起飛鏢,周圍所有的聲音頓時全消,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看著她,那傲然挺拔的身姿,看得眾人齊齊在心中贊道:帥。

咚!

「哎……」整齊無比的嘆息聲同時響起來,第一支落空了,射在木板邊緣上。

夜莫星完全不受影響地拿起第二支,眯了眯眼,朝著一扔。

咚!

依舊落空,而且位置剛好在第一支的下方,相隔不過兩厘米。

咚!

咚!

咚!

五支全落空,但是神奇的是,五支全插成一排,看起來整齊無比。

所有人臉色怪異地抽抽了臉皮,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讚歎,能射成這般奇景,也是天才啊。

「哈哈哈……」夏雲彤終於是憋不出地大笑出聲,還笑得直抹眼淚,「哈哈,小星子,可總算有你不擅長的事了,哎呀,真不愧是我好姐妹,哈哈……呃……」

笑聲還未落,只見夜莫星又快速地射出一鏢,這一鏢完全不按照科學地90度大轉彎,然後從木板邊緣沖著一整排的汽球橫穿而過。

砰砰砰!

接連汽球爆炸聲過後,只見一整排八隻汽球的殘骸可憐兮兮地掛著。

蕭翊辰:「……」

夏雲彤和唐晶心等人:「……」

圍觀群眾:「……」

節目組:「……」 「咕嚕……」

「咳咳咳……」

好半響才響起此起彼伏的咽口聲,還有不少人受到太大的刺激,被嗆得劇烈咳嗽起來,甚至還有人傻傻地問道:「這是在拍電影嗎?」

老闆更是使勁地揉了揉眼睛,不停地念叨著:「我的天啊,我的老天啊。」

已經被驚嚇了很多次的節目組看著鏡面前的畫面,也是滿臉的懵逼,直到好半響才有人回過神,嚎了一句:「卧槽。」兩個字都不足以表達他們此時的心情。

尼瑪的,把他們這檔旅遊節目變成美食節目,武俠驚悚節目已經夠嚇掉眾人的下巴,現在這是準備把這檔節目直接變成玄幻電影嗎?

要不是這是自動攝像機傳回來的實時畫面,現場也沒有節目人員跟隨,節目組都要懷疑是編導故意安排的節目效果。

一支飛鏢凌空90度轉彎不說,還一口氣穿破了八個汽球,這要是播出去,觀眾真不會以為是節目組特意的安排?這是拍的真人秀呢還是電影?

你要說剪輯掉,那實在是太可惜了,再說,這位夜助理從下飛機開始,那簡直就是一路開掛來的,真要剪掉,估計都沒兩個鏡頭可以播了。

導演最後直接拍板,這些鏡頭不僅要剪輯進節目里,還要後期用心剪,就算把夜助理剪成主角也沒關係,這尼瑪滿滿全是爆點好嗎。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夜莫星同時拿起剩下的四支飛鏢,朝著汽球甩去。

砰砰砰砰!

四支飛鏢同時射破汽球,加上之前的八個,剛剛好夠十二個。

下巴掉了一整地,所有人張大的嘴巴都能塞下一顆恐龍蛋了,同樣是人,為啥差距就那麼大呢?

帥哉我夜總攻!

蕭翊辰仰起的俊臉一臉的自豪,好似接受眾人崇敬目光的人是他一樣。

夜莫星從滿臉懵圈的老闆手中接過水晶吊飾,臉上難得露出羞澀之意,當眾執起蕭翊辰的手,輕輕地放在他的寬厚的手掌心中。

陽光下,手掌心星辰熠熠生輝,蕭翊辰彎起手指,將滿掌星辰盡握掌中。

「我很喜歡。」蕭翊辰笑得眉眼如花,像是握著世間最珍貴的珍寶一般。

夜莫星也開懷地笑著,古板的黑框眼鏡也掩不住她燦若星辰的眸光。

「夜助理,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剛一離開,齊昊就忍不住好奇地地問道,那讚歎崇拜的眼神簡直都快把她當神拜了。

蕭翊辰那百發百中的鏢法,已經夠讓人驚嘆的了,沒想到這位更變態,已經是非人了。

夜莫星笑了笑:「多練練。」

齊昊抽了抽嘴角,以為她這話是在敷衍他,但看著蕭翊辰那小眼神,他可不敢再做糾纏。

其實夜莫星說的也並非是在敷衍,這一手說透並非很神奇,她自然不能控制飛鏢凌空轉彎,最開始五支射偏排成一排,不過是為這一支形成受力反彈點,最主要的是要把握好角度和力度,只是尋常人很難做得到,才會讓人這麼驚訝,像是在看電影的特效情節。

之後,他們又玩了其他的遊戲,不過夜莫星都沒有再出手,那些攤位的老闆,既期待她能露一手能吸引人氣,又怕她把攤位上的獎品都贏走,那個叫糾結啊!

蕭翊辰倒是出手玩了兩把,雖然不及夜莫星讓人嚇掉下巴,但也引起陣陣讚歎驚叫,在場下至三歲小女童,上至八十歲老婆,均是眼冒紅心,就算男孩子也是滿眼星星眼,瞬間就又收服了滿場的粉絲。

「dacoity(搶劫),dacoity……」

一行人正在一個當地小吃攤位前吃著小吃,突而不遠處傳來陣陣騷亂,夾雜著一聲聲與當地土話極度格格不入的英文尖叫聲。

眾人受驚看過去,人群一陣混亂,兩個流里流氣的青年男人一路推開人群正朝著他們這邊衝來,其中一個手中還提著個方方形形的黑袋了,在他們後面不遠處,一個非常亮眼的金髮碧眼的女孩正焦急不已地追著。

集市上的村民有不少熱心想幫忙,但是那兩個青年手中還拿著刀,大家也不敢太過接近,就怕被誤傷了。

「快避開。」

看著那兩個青年就快要衝到夜莫星他們眼前,很少直接對他們開口的節目組在耳麥里緊張地催促著。

夜莫星看著亂成一團的人群,蹙了蹙眉,將手中的大公子塞到蕭翊辰的懷中,然後讓他們退開些。

「小心。」蕭翊辰猜到她要做什麼,雖然相信她的身手,但也不免擔憂的提醒道,畢竟他們手中還有刀。

兩個青年劫匪橫衝直撞,人群紛紛閃開,突然前頭一個女孩橫擋在路中央,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滾開。」兩人一邊向前奔跑,一邊厲聲大喊,手中還揮舞著刀。

夜莫星站著不動,兩人見狀,眼中閃過戾色,舉起手中的刀就朝著她劈下去,人群發出驚叫,蕭翊辰更是急得要往前沖,被齊昊死死拉住。

就在在場的人捂臉以為就要血濺當場的時候,忽然就見站著不動的夜莫星動了,只見她原地一個凌空側翻踢,直接就將左邊那個青年劫匪給一腳踢了出去,直踹出了三四米遠。

另一個青年劫匪剎住了腳,見狀臉上流露出發驚恐之色,但下一刻又兇狠地大喊一聲,就朝背對著他的夜莫星劈了下去。

夜莫星因飛起踢了另一個劫匪,所站的位置距離這個青年很近,這一刀當頭劈下去,幾乎讓人避無可避。

伴隨著人群再次的驚叫聲,夜莫星勾唇輕笑,突然側開頭,同時舉起兩手架住青年的手臂,左腳凌空向後旋轉往下踢出去,直接就踢中青年的脖子,青年劫匪當即一個踉蹌,一頭栽倒在地。

「卧槽,帥斃了。」

「靠……」

「超人嗎?」

集市上頓時靜默了,所有人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在陽光下,大家好像看到從她身上渡著層萬丈佛光,夜莫星嘴角勾著笑容,彎下身從昏死過去的青年劫匪的手中拽出他們搶劫的來的黑色小包,看著這個有些熟悉的包,眸光動了動。

果然,下一秒,被搶了包的金髮碧眼的女孩終於追了上來,衝到夜莫星的眼前,看著她兩眼亮得像是要把人灼燒掉。

「你的照相機。」夜莫星將黑色小包遞給她。

「夜……」凱思琳竟然沒有先查看她的寶貝相機有沒有損傷,而是驚喜地叫了一聲,然後直接撲上去將夜莫星給抱住。

「喂。」奔過來的蕭翊辰當即黑了臉,毫不顧及紳士風度就扯著夜莫星的手臂,將兩人強制分開。

凱思琳一臉的不滿的瞪向蕭翊辰,在看到他的長相后,突然愣住了,驚喜地叫道:「Whatabeautifulman(好美的男人)。」

蕭翊辰臉色更冷如冰,他轉眸,似笑非笑地睨了一臉無辜的夜莫星一眼:「你認識的?」他可沒忘記,剛才這個外國小妞叫她『夜』。

夜莫星莫名心虛地摸了摸鼻子,訕訕道:「見過一面。」

凱思琳目光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長長的睫毛扇了扇,差點沒把圍觀的村民給萌死,個個都帶著驚奇的目光看著這個長相奇特的外國人,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外國人。

目光游移了一會,凱思琳最後似是終於做了選擇,她滿面嬌羞地對夜莫星道:「夜,你又救了我一次,我要以身相許。」

「噗……」夏雲彤幾人直接被這話給驚得腳下一滑,險些摔了個狗吃便便。

蕭翊辰眼中都燃燒起熊熊的火焰,恨不得把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外國妞給燒成灰,順便燒死到處招蜂引蝶呆助理。

夜莫星也被這個大膽開放的凱思琳給嚇了一大跳,頂著影帝大人如烈刃的視線,撫額無語道:「凱思琳,我是女的,而且,以身相許不能隨便亂用。」

「我知道你是女的,我也知道以身相許的意思,夜,我中文很好哦。」凱思琳萌噠噠地歪了歪頭,沖著夜莫星猛放電。

「呃……」夜莫星真的尷尬,她深深知道外國人的情感奔放,不是她三兩句話就能勸退得了的,想想曾經某人對她的瘋狂,至今她還驚魂未定,這要是再來一個,她就算不被煩死,也得被她家影帝大人的眼神給殺死。

「凱思琳,你的保鏢呢,怎麼會遇到搶劫?」 限制級軍婚 夜莫星無奈只能轉移話題,目光看向已經被熱心的村民捆綁起來的兩個劫匪。

從村民們對兩個劫匪的指指點點中,知道這兩個劫匪是紅葉村隔壁那個村莊里的兩個無業流氓,從小就愛干偷雞摸狗的勾當,村裡人都對這兩人厭惡至極,後來兩人去了外面,總算還村裡安寧,但沒多久這兩人就在外面犯了事坐了牢后又回到村裡,越發的兇狠,在這十里八鄉間是出了名的,大家都不敢惹他們。

沒想到兩人居然膽大到在集市上持刀搶劫,幸好沒傷到人。

穿越未來:娶夫記 「我不喜歡他們跟著,影響我的靈感。」說起她的保鏢,凱思琳一臉的嫌棄,說起被搶劫又一臉的后怕,這才終於想起自己心愛的照相機,從夜莫星的手中接過來,見上面沾了泥土,頓時心疼不已。

檢查了一番,見照相機完好無損,對夜莫星越發地感激喜愛,臉上的笑容又甜美的幾分,繼續道:「我來這附近採風,Ihearthevillagehasamarketonceamonth(我聽說村莊每月有一次集市),非常符合我此次採風的主題,就請了當地導遊帶我過來,結果剛到這裡,那兩個壞蛋就衝出來搶了我心愛的寶貝。」

說到這裡,凱思琳后怕地嘟了嘟嘴:「嚇死我了,他們還有刀。」說著,兩眼淚蒙蒙地瞅著夜莫星,一副被嚇壞的樣子。

夜莫星最是見不得女孩在她面前哭,下意識便放柔了語氣安慰道:「沒事了,別怕。」

蕭翊辰一個眼刀子又射了過去,氣得他胸口起伏不定,再也沒眼看下去,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夜莫星見狀,再也顧不得安慰凱思琳,匆匆丟下一句:「你自己要小心些,bay!」然後趕緊追上去。

「夜。」凱思琳豈肯讓她就這麼走了,當下抱著她的寶貝相機,也追了上去。

絕美女神愛上我 「夜助理這魅力,簡直無敵了。」齊昊表示真是大開眼界了,心裡也有些酸溜溜的,怎麼說他也算是個五官端正的帥哥,這個外國小妞連個眼角都沒賞他一眼,眼裡就只看得到夜莫星一個女人,連國民男神的蕭影帝也靠邊站。

這麼一想,心裡又有些平衡了,連盛世美顏的蕭大影帝都被冷落,他被無視,好像也很正常。

「這個外國妞從哪裡冒出來的,懂不懂矜持兩個字怎麼寫,真是太不要臉了。」唐晶心一臉氣憤地罵道。

「就是,居然膽敢覬覦我家小雨子,不行,我要看緊小星子,可別被那個外國妞給勾走了。」

「對,我們快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