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時間臨近深秋,又到了青木鎮五十年一度的採藥時節。

採藥地點,在鎮子不遠處的青木山。此刻青木山被霧氣籠罩,不斷散發著氤氳靈氣。

據說,這青木山常年被霧氣所封,進入之後,便會迷失方向,又有不少妖獸護山,霧氣不散,無人敢入!

令人稱奇的是,每隔五十年的十月初八,青木山霧氣會消散十二個時辰,正是登山採藥的最佳時機!

沉寂了五十年的青木山,必然會有一大批的靈藥面世。此山乃是無主之地,因此便吸引了許多人前來尋個機緣。

這些靈藥,極少部分對於任脈境的修士提升修為,大有裨益,但對於督脈境修士而言,就或有或無了。城中隱藏的數位任脈境強者,想必就是奔著這次採藥而來。

而對於普通的低階修士而言,山上大批量的低階靈藥才是他們的目標,至於那些珍貴的藥材,他們不敢覬覦,那都是屬於老怪們的。

據說這一次,山上會有一種名為奇脈草的靈藥面世,此葯可以助任脈境修士突破,進入督脈境!消息一出,便引來了幾位任脈巔峰的修士。

今日是十月初六,霧散開山,就在後日午時!

清茶可口,消息也通。蕭凡喚來小二,要了一件客房休息,又扔出十枚仙幣,讓那小二備些好菜,送到房內。

小二領著蕭凡來到後院的客房后,就匆忙去準備酒菜去了。

他們茶樓,即便是上最好的套菜,再加上客房的錢,也不過是八塊仙幣的價格,餘下兩塊,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小二此刻美滋滋,認定蕭凡是哪家公子出來體驗生活,定要好生伺候著。

一進客房,蕭凡便細細檢查了一遍客房,找出了數顆眼石。將這些眼石一把按碎,隨手扔出了窗外。

這些眼石,注入法力,便可讓修士在遠處,藉由眼石的視角,觀察情況!

這都是些低階的把戲,高階修士,想要探查於你,憑藉神念足矣。

蕭凡冷哼一聲,攜帶著任脈境修士的氣息,震得茶樓某處房間里的數人,神色大變!

這些小匪,都是辟脈的修為,平常就喜歡仗著人多,欺負來往低階修士。他們知道,這次是提到鐵板上了!任脈境修士,那是他們能惹得起的?於是領頭的帶著旁邊小弟匆忙跪下,磕頭求饒,見蕭凡不做深究,才鬆了一口氣。

「真倒霉,怎麼又是一個任脈境的強者!」

「是啊,你看他細皮嫩肉的,哪像任脈境修士!」

「下回注意點,再遇見這樣的獨自行動的小孩子,小書生,一定要謹慎些!」

警告某些宵小之後,蕭凡才安心坐了下來。初來乍到,他也不欲多生事端,對方沒有觸及他的底線,因此也就不做追究了。

很快,小二就帶著兩個人,送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至於這小少爺為何一個人點這麼多菜,那就不是他這個夥計能管得了的。人家給了錢,自己只管上菜就是了。

小二走後,蕭凡揮手就在屋內布下了隔念結界,又勾動了仙靈玉的遮掩之效,才把仙靈玉內的兩位放了出來。

方一落地,靈兒就撲到了蕭凡懷裡,不停的蹭來蹭去。在得到摸頭撫慰以及開飯允許之後,才坐下來狼吞虎咽的吃起了東西。

江英實際上也想和靈兒一樣,和蕭凡拉拉小手,奈何每次都被靈兒搶先,她也不好和一個孩子搶不是?

「雖然都已經辟穀了,但也是可以吃些東西,這些都是店裡的名菜,英兒也坐下嘗嘗吧。」蕭凡拉著江英,也坐在了桌前。

桌上的食物,大多有些微弱的靈氣,已不是凡品,多少可以增進些修為,恢復法力和體力。

「蕭凡,這次上山,咱們該準備些什麼?」

「哦?英兒怎知我想上山?」

「五十年一次,恰好趕上了,我就不信你不動心。」江英白了他一眼。江英知道,蕭凡這傢伙無利不起早,包括上一次回去埋伏蟲族女祭司,也未嘗沒有對虛空之石的打算。

「咱們只需要準備一份地圖即可。」

「可這地圖去哪裡找?」

「你先吃著,等我一下。」蕭凡閃身出了客房,留下一臉疑惑的江英。

都不帶她們倆,肯定是無足輕重的小事情,沒有必要擔心。

「靈兒你慢點吃,別噎著!」

「唔,英姐姐,你也快吃啊,不給哥哥留,出去玩也不帶我!」

看著靈兒海吃的可愛模樣,江英也忍不住摸摸頭,也拿起筷子吃起來。

兩個人吃的差不多了,蕭凡才推開房門。

「去哪了?我們倆都快吃完了。」

「我去買了份地圖,又買了兩身衣服。」

「衣服!」江英靈兒齊齊失聲,畢竟好看的衣服對於女人而言,永遠都不嫌多!蕭凡這傢伙,還知道給人買衣服穿?

「你知道我的尺碼?」江英剛一說出口,就羞紅了臉,想起了某些關於洗澡的事情。

靈兒也有些興奮,她也喜歡漂亮的小裙子!

然而,事實總是出人意料。

當一大一小兩個頭戴斗笠的黑衣人走出仙靈玉界的房間后,蕭凡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肅穆的殺氣!

效果挺好的嘛,完全看不出來是女人,更不用說讓人覬覦了。再加上仙靈玉的遮掩,即便是督脈境強者,也看不穿兩個黑衣人的底細。

如此一來,三位結伴而行的任脈境修士,多多少少可以震懾那些自命不凡的老怪了!

然而看著兩個女人滿臉的怨氣,蕭凡意識到自己似乎闖禍了。

他匆忙拿出事先買好的漂亮衣服,遞給了二女。

接過裝滿衣服的數個紙袋,兩個人怨氣才略有消散。

然而她們倆並沒有立刻換上,對此,蕭凡也明白,自己是辦錯了差事,怨不得別人!

要是事先拿出花費重金購買的精美衣服,那肯定能一飽眼福而且還可以讓二女心甘情願的換上黑衣。

什麼時候等人家心情好了,才能再一飽眼福了。

夜晚,兩個女人把蕭凡趕出了仙靈玉,讓他睡在客房。她們嚴令蕭凡不準進入仙靈玉里,和她們睡在一個房間!

蕭凡欲哭無淚,卻又無可奈何!

等明天她們氣消再說吧,再過一日半,就是採藥的時辰了,此刻先修養一番再說。 因為毗鄰青木山,青木鎮倒也稱得上繁華,尤其是因為這五十年之期的臨近,便更加熱鬧了許多。

清晨一早,這街邊的早餐攤,就坐上了三個黑衣人。這三人都帶著黑笠,看不清面容,只是坐在一旁吃著早飯。

這小二也不敢怠慢,盡心儘力的伺候著。身為本地人,他清楚青木山即將開山的事情,也明白這些外來的黑衣人,所為何事。

這幾日,他已經見過不少同樣裝扮的黑衣人,或獨自一人,或三兩結伴。這些人,往往氣勢隱忍不發,深藏不漏。別以為他們其貌不揚就好欺負,說不定一個手指都能彈的你四腳朝天,慌忙求饒。

當然,也有故意冒充黑衣人騙吃騙喝的。前日就抓了一個不給錢吃飯的黑衣人,一看原來是鎮上的叫花子,可把老闆氣壞了,但也著實無奈得很。

青木山開山的消息傳出以來,鎮上各家各戶的生意,都好了不少,但也伴著不少風險。這魚龍混雜的,稍不留意,那就是賠命的買賣。各家各戶,都是痛並快樂著。

究其根源,便因為這青木鎮,身處修真界,那就得適應修真界的法則。這法則簡單來說,便是實力為上!無人可以改變!

這三個黑衣人,一坐下就給了錢,小二自然不再擔心騙吃騙喝,只管給人家伺候好就行。

這三人,正是蕭凡江英靈兒。

三個人只顧低頭吃飯,誰也不說話,氣氛倒是有點微妙。

靈兒有些生氣,靈兒生氣是因為哥哥非得讓她穿這麼丑的衣服,她才不怕什麼壞蛋,來一個打一個!嗯,當然不是她打,哥哥都會解決的。她沒有思考到更深的地步,說到底,她還只是個十幾歲,涉世未深的丫頭。

經過一夜,江英的氣倒是消了大半,她只是有些不解。這蕭凡,不是個小淫賊嗎?應該挺會哄女人開心的,怎麼倒像個榆木疙瘩。

並非蕭凡不解風情,而是因為他手抖,拿錯了衣服,本來想沒什麼,卻造成這般尷尬的境地。

要是江英靈兒知道這個荒唐理由,一定會罵他笨蛋。

蕭凡也注意到這倆女人的變化,他並不擔心,他擔心的,是這青木鎮任脈境的強者數量,在一夜之間翻了倍。仔細一數,明面上,就有不下十位!

十位任脈境強者,幾乎是一些弱小國家的全部戰力!蕭凡不得不懷疑,這奇脈草,究竟是何等生物,竟有如此大的魅力!

吃過飯之後,蕭凡就帶著二女去了一趟首飾店。花費數百仙幣,一人買了一個玉簪子,這才看到二女的臉上,重新洋溢了笑容。

「記住了啦,這簪子在必要時可以作為法寶,有破甲的功效。」

要問蕭凡哪來這麼多的錢?當然是從張曉蕊的小荷包里拿的。

蕭凡一開始並不知道這仙幣的價值,心想一個沖脈境的強者,有著百萬的仙幣,應該夠他們三個花一陣子了。

但到了鎮上,蕭凡才知道這百萬仙幣,簡直就是一筆天大的巨款!對此,蕭凡也有猜測,定是那蟲族女祭司把兩宗八位強者的錢,都斂到了張曉蕊的荷包里,想著奪舍張曉蕊以後,再花這筆錢,沒想到最後卻便宜了蕭凡。

有錢不花是傻子,蕭凡為那些強者報了仇,這錢花起來,也沒有那麼強的負疚感。

當然,錢是身外之物,只有轉換成修為,才是實打實的要事!

對錢沒有多少概念的他,還沒有決定好如何處置這筆錢。只好先放在身上,日後再決定。

在街上一路走著,也算是在進山之前,好好放鬆一下。

開山前的最後一天,這街上當真是熱鬧非凡。

如今緊俏的商品,都是療傷恢復的丹藥,一些武器法寶,那也是供不應求。

對此,蕭凡三人都看不上眼。從心界宗那裡訛來的丹藥,還剩下不少,品種齊全。武器嘛,有一把仙靈劍,就夠了!天妖界的大長老,也給靈兒留了不少好東西,真要說起來,靈兒才是最富的一個,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

一路逛著街,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鎮上小廣場。

這裡就更熱鬧了。不少人都在搶購療傷葯,武器一類的東西,這價格,也是一漲再漲。

因為比較寬敞,這裡也是上山人的聚集地。

不少人都選擇組隊上山採藥,給安全找個保障。

此時就有約么十多個隊伍,舉著牌子在到處拉人。嘈雜的環境一度讓蕭凡想起了心界幻境的過往,不過此刻他並不迷茫。反而對這些組建起來的隊伍,很感興趣。

有一些隊伍,是鎮上的一些大藥鋪牽頭組建,由店裡的強者帶頭,看起來比較可靠。當然,採的靈藥,大多數也歸藥鋪所有。

這些隊伍,基本都是辟脈的修為。只有回春堂,久安堂兩大藥鋪,不知從哪尋來了任脈境強者帶頭,因此很多人也拼了命也要搶上這兩個隊伍的名額,跟著任脈境強者上山,那便意味著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安全。

在這些隊伍里,還有不少十幾歲的孩子,有男孩兒,有女孩兒,大都是辟脈一二層的修為。

「隊長,你一定要答應我,找到寒暑果分給我一個好不好?」一個和蕭凡一般年紀的小女孩兒正拉著一個壯漢的胳膊祈求著,那壯漢看起來卻有些不高興。

「隊長,我找到的所有藥材都歸你,我只要一顆寒暑果。求你了隊長。」那女孩兒眼裡泛出了淚花,無比惹人疼惜。

「這,好吧。 重生80:下鄉肥妻要逆襲 不過你可得多找一些藥材,我才能分你一顆。」壯漢一臉不情願,心裡卻在竊喜。

「謝謝隊長,謝謝隊長!」那女孩彷彿得了天大的恩賜,再三謝過之後,就離開了。

看到這一幕,江英很是氣憤!這寒暑果分明不值錢,卻被那壯漢強迫那女孩兒用所有的藥材來換,真是沒有公理!

這眾目睽睽之下,江英也不好發作,只是有些氣不過!

待了一會兒,江英發現這種剝削的現象,幾乎存在於每一個隊伍里!要不是蕭凡拉住她的手,她早就發作了!

然而,三人正要離開,卻聽見一聲吆喝:「賣鼎爐咯!」

一個形容枯槁的老頭動用修為的一聲吆喝,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

「嘶,又是他,王道人!」

「任脈境巔峰強者!」

他趾高氣昂地走到廣場中央,牽著身後的十個女子。人們紛紛走開,給他騰出地方。

這十名女子儘管都穿著十分破舊的衣服,卻絲毫掩蓋不了她們的婥約風姿。有的嫵媚,有的清純,有二十的少女,也有十幾歲的*,單獨拎出一個,那都是禍水般的存在。

她們的手腳都掛著沉重的鎖鏈,臉上有著抹不盡的悲哀,有些甚至面無表情,已經麻木。身上的破舊的衣服時不時還會泄露些春光,引得圍觀的人,陣陣騷動!對於這些垂涎的目光,她們能夠選擇的,只有承受。

她們是鼎爐,生來的命運就是被人買走,採補。運氣好做個奴隸苟活,運氣不好那就是被玩弄致死。

那老頭神氣十足的拿出一把竹椅,閉上眼竟躺了上去。

「老夫突然有急事,著急出手這批鼎爐!這批貨儘管修為不高,卻都是極品!若不是老夫突然要遠行,定要再將她們培養到任脈境再出售的。」

老頭突然故作嘆息,直直搖頭,額頭的皺紋擠成了千層餅,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彷彿被賣的不是那些女子,而是賣他一樣!

第一寵婚:顧少,高調寵 「時間不夠啦,只有一個修到了任脈境,最低的也到了辟脈七層,打包出售不零賣,一口價,十萬仙幣!」

老頭伸出一隻手指,臉上皺紋更深了。

「靠!不零賣!我還看上了這個十號,這身段,這臉蛋兒,帶回家肯定爽死了,還上什麼山!」一個肥胖的商人埋怨道。

「這位道友,我也是迫不得已,著急出手,就不零賣了。道友若是拿不出十萬,那就不要來打攪老夫!」那老頭一瞬間變了臉,嚇的那商人直冒冷汗!畢竟人家可是任脈境巔峰的強者,身後這些保鏢加上自己也打不過啊!

國民校草太搶眼 十萬仙幣,已是天價,多少人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平常拿出一兩塊仙幣喝個酒,那就是極大的奢侈了。

「十萬!這誰買得起啊!」

「唉,說的是啊!這得裝幾麻袋啊!」

「我聽說上午有個敗家小子,花了好幾百塊買簪子,昨天還花了好幾百買女人衣服,說不定就是給這些女人買的,他一定買得起!」

人們議論紛紛,卻始終沒人報價,不為別的,這價格,實在是太高了。

江英看著這些女子,心裡不知名的難過。他揪了揪蕭凡的衣服,想讓蕭凡將她們買下來,還她們自由!

顧少寵妻成癮 正當她開口時,終於有人報價了!

「十二萬!」報價的是一個大漢,任脈境修為!

「十五萬!」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也報了價!

「十七萬!」

「二十萬!」

共有五人報價,價格一漲再漲,很快就破了三十萬。這些人,定然是極有背景的人,才能拿出這麼多錢,青木鎮,果然來了不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