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卻和他作對一樣,說了讓他生氣的話,他更是說了自己從來沒說過的話,僅僅因為算不得事實的事情他就污衊了她。他,卻害得她哭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舞依炫被吻得七葷八素的,他是醒了嗎?記起來她了嗎?可是領口被拉開了的舉動讓她推開了鳳沐璃。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這樣的。」他還沒有記起來她,因為她的小璃子不會這樣不知分寸的。在他還不是完完全全屬於她的小璃子的時候,她不可以把自己交給他。

舞依炫推得很大力,鳳沐璃因為剛剛恢復又是沒有防備的直接撞到了桌子邊角,「噢~」一聲痛呼。

舞依炫來不及理好自己的形象,立馬去扶著他,焦急道,「沒事吧?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撞到了後背上嗎,腰哪裡嗎?我去給你那藥膏來。」真是的,怎麼自己推得這麼大力?舞依炫沒頭沒腦的急著就往外走。

「你去哪?」鳳沐璃卻笑了。

「你準備這樣子出去嗎?」她那麼擔心自己嗎?這不是裝出來了的。

舞依炫立馬大叫了一聲,「啊啊啊啊~」簡直響破天際。靠之,她的衣服什麼時候都被拉得這麼低了,再低一點那可就是bra都看到了,「你個混蛋,你個禽獸!」

舞依炫之前要為他拿葯擦傷的心思全都扔進了水裡了,上來就是對鳳沐璃拳打腳踢的,「靠之,讓你好好想想,你倒是手上的動作快得很。」

重生寶妻送上門 「我以前都是看錯你了,本以為你是一個純潔的小白兔,額呸!整個一個黑心的大色狼,我讓你動手,我讓你脫我衣服,我讓你對我大手大腳的。我剛剛准你親我了嗎?我准了嗎?」舞依炫發起飈來真的是半點都勸不住。

鳳沐璃一直躲著,可是奈何這丫頭整個一個纏人的小妖精,他又不想讓人看到她這副模樣。是了,是了,這丫頭顧著打了,可就是不記得把衣服給好好穿著。

「你眼睛還在看哪裡?還看,還看是吧!」

鳳沐璃也是苦啊,那你倒是把衣服穿好啊?

「哎呦,腰疼…」鳳沐璃喊疼。

舞依炫壓根不理他,「裝什麼裝,剛才跑得那麼溜,疼個鬼啊!」唉呀媽呀,可是累死她了。毛亂了,衣服更是滑的不成樣子。這船艙的擺設更是亂的不成樣子了。

鳳沐璃卻在一邊攢著笑,不得不說好看的人就算是再怎麼折騰是美的。比如說舞依炫,明明已經亂七八糟的樣子了,卻給了他一種凌亂的美。

鳳沐璃一步一步地接近舞依炫,那放肆的邪笑再次出現,玩味十足。

「你要做什麼?」舞依炫有些慌。

「你猜!」鳳沐璃覺得這孩子還是威逼一下比較乖巧。(旁白:對了,舞依炫就喜歡你這麼對她。就吃這一套!)

「怎麼了怎麼了?」這門刷的一下子就被打開了,猝不及防的不僅僅是門裡的人更是門外的人。

他們在下面聽見了殺豬般的慘叫,當然了,在這之前早就聽見他們那邊亂鬨哄的吵鬧聲,不過大家都默契地當做是小兩口日常增進感情來的。可是舞依炫剛才那一叫可是嚇到了他們,小輩們和長輩說好了趕緊上去看看。

舞依炫見到了一幫子人,「啊啊啊啊~」

鳳沐璃這不回頭不打緊,回頭立馬他都想尖叫了,「都給我出去。」用身軀趕緊把舞依炫擋的嚴嚴實實的。

「啪!」 重生娛樂女強人 舞舜粲這個大哥還是稱職的,一把關上門,「出來我們好好談談!」對門裡面喊道。

眼神一厲,「都給我把眼神收住了,把你們那些骯髒的心思都收回去。」這可是他妹妹,不準別人指染的。鳳沐璃,好樣的,這都想著要強上了?

磨刀霍霍,藍若昕明顯感覺到舞舜粲的牙齒不停地在磨著,手指更是不由自主地就舒展開來了。

———————————————————————————————————————

巫山

「這怎麼半個人都沒有的?不是說在這裡的嗎?」

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了巫山上,很明顯她不該來的,可是這個女子卻半點畏懼都沒有。對著周圍的環境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不知道是沒聽說過這巫山的事情還是不知者無畏!

女子一路走過來,終於到了巫山中心的竹屋。「該死的蛇真是礙事兒。」說著就把手上的青蛇給扔了出去,輕鬆極了。

「沒想到他竟然會住在這裡。」她得小心點,先別給發現了,雖說他不認識他但是難保。畢竟那可是她只聽說過的人,是個活在傳說的人。她不敢造次!

「媽呀,這裡還種了這種玩意兒?果然有身份的人玩的都不是一般的東西。」女子悄悄地走到花田中,「媽呀,這種東西竟然能夠被種在這裡!」果然明鏡就是明鏡,厲害的嘞!

「我都沒那個能力讓這些長這麼大的!」想想都有些慚愧了,「下回堂堂正正去見面的時候得問問。」

「你們好啊!要好好生長!」女子笑臉盈盈地對著花田裡的植物說道,「等我有時間了一定再來看你們。」要是有機會要不也順兩把回去?(明鏡:走開1)

接著女子躡手躡腳地走到小屋旁邊,看看裡面有沒有人。難道人不在嗎?可是這裡的桌椅什麼的都挺乾淨的,不像是沒有人住的樣子。上樓去看看。

女子蹲下了身子,沿著過道一直走,終於找到了一處開著的窗戶,眼睛探過去環顧四周,鎖定在那張竹床上。誰睡在上面?

女子一步一步地移動腳,順著窗戶靠近,突然的,她笑了起來,「這下子連人都不需要問了!」 338

「丟死人了!」舞依炫實在是害羞,捂住了臉都不敢見人,衣服什麼的也都拉好了。

鳳沐璃就看著她,「你倒是這會兒感到害羞了?」怎麼剛剛那麼沒有自覺呢?

「你還說這都是誰害的!」舞依炫真的想胖湊他一頓,「每一次和你在一起呆的時間長了就會被抓包一樣。」她有時候都懷疑他們倆是不是被裝了親密探測儀。

只要小璃子一和她親近一些就會被人給撞見,之前在一字閣的時候鳳沐璃抱著她被木蘭若昕給撞見了;後來在地下室鳳沐璃非要親她被木葵和赫連曦撞見了;再來在家裡面沐心這孩子習慣了跑到她院子里,又在杜鵑樹下抓包了…

這些事情不勝枚舉,她現在覺得太受歡迎也不是件好事。

不過說實話,幾乎每一次她都是被動的給弄得害羞尷尬,但是小璃子好像每一次都是臭臉當前,這鬱結估計都結出了一水缸的血!

「每一次?」鳳沐璃細細嚼著這幾個字兒。

「你剛才的吻是什麼意思?」玩鬧也過了,她想要問清楚。剛才那一吻她不是沒有感覺到他的熱烈和衝動,可是吻她從來不會因為這個而去吻,只為了兩人情到濃時。

過於有些激烈的吻,讓她的感官有些丟失。

「你說了,聽從心!」鳳沐璃說。

「我可能有些動搖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切切實實的,這裡因為你而動搖。」她說得對,他該聽從心的想法。

「動搖了你對郡主的感情,而對我有了情意?」這個想法舞依炫似乎有些難以接受,這不就是腳踏兩條船嗎?

「現在我也說不太清楚,可是不可否認我對你有著別樣的感覺,不管是那一種。好像,好像你的一舉一動我都想要了解,而且我想了很多,這些天我腦子裡想的最多的不是朝堂上的事情,也不是嘉兒,是你。」

鳳沐璃有所保留。舞依炫聽得出來,想得多的是可不僅僅是她的好,更多的估計是壞吧!

「算了,我也不強迫你了。」現在一句兩句也說不清的,不過他對她上心、對她的態度也好了這是件好事,不是嗎?

「好了,你先走吧!」舞依炫放下了頭髮,準備梳個馬尾就成了。

鳳沐璃卻沒有要走的意思,「我等著你一起。」

「你聯合赫連曦把我騙上船不就是為了和我多相處嗎?親密一點嗎?」其實他從昨日就知道了,見到赫連曦和舞依炫在一起的時候就知道了。就算是把舞依炫支了出去,他們在裡面說要出行的事情,那不代表他們今個可就真的是偶遇了!

戲太假,太假!

「別介,我可是為了你著想的。可不想一些人奸計得逞,你上當受騙的。誰想和你單獨相處了!」舞依炫打死也不想當面承認,那多掉范啊!

「看什麼看,笑什麼笑?走了!」舞依炫故意把馬尾大力地一掃。真是的!不知道有些話放在心裡就好了嘛?

舞依炫又俏俏地爬上了紅暈。

鳳沐璃猝不及防,被那馬尾掃了一臉,有些刺刺的,她沒有很大力。「等等。」

———————————————————————————————————————

繽城

「可算是到了!」舞依炫看著前方一片花海,還真是趕上了!忙著湊到鳳沐清身邊,「毒舌,咱們似乎來得很巧啊!」

「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仗著眼睛大就眨眼啊?鳳沐清再一次黑了臉,「記得去找大夫看看。」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撞我幹什麼?」舞依炫正偷笑呢,好久沒看見鳳沐清吃癟了。當年她可是用這招百試不爽來看他的黑臉的,不過後來她自己膩了就不玩了。不過現在拿出來晒晒倒也是極好的!

撞她的人正是冒著醋泡的鳳沐璃,「你看不見後面有人要過嗎?對了剛剛沐清說了,你眼睛似乎有點毛病!」剛剛還和他「零距離」接觸,一個走神就開始和別的男人搭話了。

「不過為了你不擋人家的路,我帶你走。」瞧,他多好心!拖了舞依炫就下了船。

舞舜粲和藍若昕這未來兩口子也是咧嘴笑個不停,「看看,這身體上的誠實可謂是攔不住啊!」

「是啊,所以你這身體上的誠實也最好自己管管。」藍若昕撇下舞舜粲放在她腰間的手,「小心我爹看到了。看你還誠不誠實?」

當著大家的面就這樣,她這還不是他的妻呢?多難為情啊!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碼頭邊人不多,他們一伙人站在這裡完全就是吸睛的。

鳳沐璃似乎想起來了什麼,「你的狐狸面具呢?」這人多眼雜的,看看這群人,眼睛都不知道放哪裡了!

舞依炫被她說的一愣,「面具?」

下一秒一拉著他的手蹦起來了,「你知道我戴面具?哥,聽到沒!」還說出來了什麼款式的!

「你也趕緊聽話地趕緊戴上吧,就你額頭那處的花依舊夠惹眼的了!」鳳沐清說,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他和舞依炫一起進了一次夢境之後他偶爾也會做一些不正常的夢。

而她額頭上的曼珠沙華,他並不喜歡!那是什麼他知道!代表著什麼他也清楚一二。是緣是劫,他說不清。

鳳沐英也說,「依炫趕緊把面具戴上。」他同樣不這麼喜歡那曼珠沙華。

「沒問題!」破天荒的,乖乖地把面具戴好。

「先去找下榻的地方吧!」

「去哪兒住?」

「這兒可沒天下第一樓!」

某某客棧

長輩們也是折騰了大半天了,所以到了客棧也就不打算出門了,還是整頓整頓休息的好。小輩們活力足當然要出去玩的。

「依依,這兒大家都忙著張燈結綵的是幹什麼呢?」鳳沐心看著旁邊的街道不少都在裝飾,大家看著也都挺高興的。

「這是這兒的一個習俗,因為這座城市是因為釀酒而出名的,所以每一年都有一次酒會分為比酒會,品酒會,酒中仙三個。比酒也就是各大酒庄的鎮山之寶拿出來較量一番爭奪這酒王的名號,品酒這比的是酒量爭奪酒聖之稱。至於這最後一想項……」

舞依炫唇角彎彎,還沒說話就聽見,「落落有些事情還是謹慎得好!」鳳沐清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拿出了面具給自己罩上了,當然了是普通面具。

「三哥,你帶什麼面具?」

「我冷!」

「哦!(表示很懂的點頭)啊~~~(又表示get不到這個點)」鳳沐英一干人等表示難以理解,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

竟然敢那這件事情逼她!「酒中仙是評選出最美貌的人擔任他們繽城酒中仙子。每一個比賽一天,而且都有一個豐厚的獎勵。非常豐厚的獎勵。」

「你不是沖著獎勵來的吧!」赫連曦看著她這眼睛,實在是忍不住吐槽,就差現在拿著獎品跑了。

「瞎說什麼大實話!」舞依炫笑著擺擺手,「所以…」

「你們會幫的吧?據說今年的獎品很好很神秘!」 鷹揚美利堅 她說,「不用回答,我知道你們也很樂意參加這麼好玩的事情。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大家都這麼的積極我都不好意思拒絕了,我也就陪你們玩一玩吧!」

「哈哈哈~~」仰天長笑三聲。

剩下的連嘴都沒插上的人們,他們又說半句話要答應嗎?真的有說嗎?

「你妹妹是不是早就算計好了,所以拉著你一起忽悠我們的?」虧得他們以為這兩兄妹說出繽城那一刻是多麼的默契啊!

「所以我們是被騙了?」

舞舜粲也是無奈,「你覺得你到別的地方依依會不坑你們嗎?」太傻太天真!

「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藍若愚點點頭。木蘭倒是一陣心疼,這孩子被依依坑的不淺!「走吧,再不走她人可就跑遠了。」木蘭一看去人都跑到前面一條街去了。

鳳沐璃大步跟了上去,看著遠處笑得明媚的人兒,心情大好。

其他幾位都是成雙成對的,唯獨木蘭妹子要照顧藍若愚,也是操碎了心啊!沒辦法木蘭天生就是愛照顧人,賢良淑德早就寫在了臉上這可怎麼辦呢?

「我說,藍大少爺,咱們走快點成不?」好脾氣的木蘭也是忍不住了說了一句,這速度還能再慢點嗎?

「木蘭,欲速則不達,好不容易來一次風景可不得好好觀賞?」自從藍若愚之前的項目完成之後就徹底地放飛了自我,穿著承襲了那日的金色的驚鴻一瞥,今兒換了身騷包紫,不敢說這料子有多亮吧!反正離著百米開外你絕對一樣就瞟見。

路邊有兩隻蝸牛,蝸牛它媽似乎看了眼這位紫亮紫亮的男子,「兒子,你要是再不努力就要和這個穿的像妖怪雞的一樣慢了。」

蝸牛兒子答,「呀!這不是我在京都旅遊的那個人嗎?有緣分啊!」

木蘭瞅了眼他頭上插的類似於雞毛的東西,她倒是覺得這繽城百姓倒是把他當做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眼看著舞依炫他們都走遠了,可是她又不能把他給丟下的。「算了!」

木蘭拉著藍若愚就往前跑,好歹也是有點基礎的,畢竟也是曾經愛爬樹的人。呼啦啦,有點風,不過這吹得藍若愚身上的衣料發出了別樣的聲音,有種可拉可拉的聲音。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跳出來這料子了?

一個衚衕口閃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怎麼那麼眼熟?」木蘭拽著藍若愚進了衚衕巷子。

「慢點慢點!」藍若愚死死地抓緊了木蘭就怕她一鬆手他就吃土了。

一個急剎車,「人不見了!」

「呀!」

衚衕巷子本就是以狹窄為稱,抬頭只可看到片只白雲的天空,而今日這雲下倒是不再是長滿了青苔的石板路。

「額…」

「額…」

木蘭完全沒想到他們二人會這樣子的抱在一起,這裡的天氣好熱啊!三皇子怎麼會說這裡冷呢?

「額…我是被迫撞到的。」

要知道現在藍若愚和木蘭的體位是這樣子的:木蘭在下,他在上,他們的左手和右手緊緊地拉著。木蘭的一隻手被壓著,藍若愚的一隻手放在了不該放的地方,比如現在木蘭的鎖骨以下肚子以上。而二人的雙腿是交叉的,可想而知這有多麼的尷尬了。

可惜這尷尬只對木蘭來說,「你快點起來!」

藍若愚卻獃滯了一會兒,「哦!」怎麼木蘭的臉這麼紅?難道是因為他把她當做墊背給傷著了?還是因為她知道這件事氣的臉都紅了。

對了!為什麼他會覺得有點熱呢?而且某處有點奇怪?心虛的嗎?

藍若愚慢條斯理地起了身,起來是要雙手撐著的呀!所以…

「你的手給我拿開!」第一次木蘭的大聲。這傢伙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藍若愚也是被嚇到了,手愣是沒有收回來,「這不是平常的木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