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林身子僵直地站立在原處,兩根兒胳臂輕輕舉了起來,好像想向後躲,可又沒躲避開,給徐樂抱了個正著。

徐樂趴在他心口,哭的稀中嘩啦,嗓子一直梗咽著,連著打了好幾個哭嗝,壓根兒停不下來。

待她終究哭累啦,宋林手忙腳亂地把人扛進屋,放在了真真皮沙發上。

丹丹講要她先冷靜一下,過片刻帶她去醫院。

還未待我們出門,便有傭人過來,講門邊聚集了十幾個人,硬要衝進來,正跟黯衛僵持著。

丹丹震驚了下,惶忙站起來道:「來的全都是些徐啥人?」

傭人年歲頗大,應當在徐家作了不小少年,支吾道:「是……是太太那邊兒的親戚。」

我眉角霎時一蹙,感覺來人不善。

徐boss昨夜出了車禍,自奪救無效到如今,連十個小時全都不到,這些徐人卻是像蒼蠅般的,即刻嗡嗡嗡地飛來。

而且丹丹懷孕的事兒,怎可可以這般快便傳到這些徐人耳朵中?

這身後倘若沒人,打死我全都不信。

大鐵門給這群人晃的哐啷哐啷響,黯衛站成一排擋在鐵門邊方,徑直遭到這些徐人的唾罵。

丹丹冷著一張面孔,硬邦邦道:「這兒是私人住所,你們倘若硬闖進來,不要怨我不客氣兒。」

外邊的人即刻高聲喊嚷起來,罵丹丹狼心狗肺、不的好死。

丹丹眉角擰的狠緊的,偏頭瞧了一眼徐樂,顯然卻然是顧忌她的立場。

徐樂面色蒼白,整個人掛在宋林胳臂上,瞧起來可憐極了。

她冷漠地看著外邊那幫人,搖了搖宋林的胳臂,寒聲道:「報巡查!」

宋林狠狠地咳了下,負責人手掌一揮,要民巡查把這十幾個人全都帶走,等調查清晰了再放出來。

方才還吵吵嚷嚷的地點,霎時安謐下來。

徐樂瞠圓了眼,直至巡查車走啦,她才哇一下哭出來,抱著宋林的胳臂不肯撒手。

宋林無奈,任憑她抱著,丹丹又攆忙去寬慰她。

徐樂不迭聲地罵咧咧:「這群混蛋,他們便想奪我家的錢,瞧我父親不在啦,便跑來欺壓我!」

丹丹眼圈紅紅的,一把把她拽過來摁進懷中,保證道:「你父親不在啦,我亦會維護你,你安心,往後沒人敢欺壓你。」

禁宮梟後 倆人又是一陣疼哭,哭了非常長時間才作罷。

徐boss的身子已然挪到了殯儀館,下午去殯儀館時,倆人眼全都腫的不可以瞧。

丹丹帶著徐樂進去見徐boss最是終一面,我跟宋林坐在外邊的長椅上。

我問:「這回的事兒,究竟是哪名搞出來的?」

宋林支吾了下,訕笑道:「這類事兒,嫂子你徑直去問桀哥,我可不敢亂講。」

我目光瞧在他身子上,半日全都不挪開,宋林索性旋過身,用脊背對著我。

我深抽一口氣兒,繼續道:「你僅須跟我說,那人,是姓付還是姓申?」

宋林的脊背顯而易見僵了下,很久,偷摸摸摸摸地沖我伸出了三根兒指頭。

我咬了咬碎銀牙,終究確信,是申闊搗的鬼。

我講:「他為啥忽然下這般的死手?」倘若那卡車司機大叔嘴兒不牢,徑直把他供出來,申闊決對沒啥好果子吃。

宋林瞧了我一眼,繼續道:「實際上付家亦有倆地下錢莊給查封啦,這場車禍,即使他們不是主謀,恐怕亦曉的一點風音。方才來鬧的那領頭人,是付平川手下的一個小嘍啰。」

此話一出,我脊背霎時嚇出一下冷汗,下意念地反駁道:「這不可可以。」

宋林深切地瞧了我一眼,寒聲道:「嫂子,我曉的你跟付若柏是好友,可是如今已然有一人死了。這回桀哥運氣兒好,僅斷了一根兒胳臂,可是那一回呢?誰又可以保證,他每回全都那樣好的運氣兒!」

宋林話中有話,視線一直牢牢地看著我。

我嗓子一陣發緊,太陽穴跳的特別厲害,乾巴巴道:「你……你欲要我幹啥?」

不二婚,總裁大人求放過 他抿了抿唇,咬碎銀牙道:「既然你跟付若柏關係匪淺,為啥不親自問問他?倘若他坦承啦,往後你亦可以多提防一點。倘若他矢口否認,那你不若藉此契機,瞧瞧到底可以利用他到啥地步。」 我給宋林的提議驚到啦,不敢置信地瞧著他,分辯道:「這……這可可以僅是付平川的意思,跟若柏可可以沒關係。」

「有沒關係,問一下不便曉的了。」宋林冷森森地笑了下,「還是講,你自個兒亦在懷疑?」

我心中驟然嘎噔一下,給他戳中了軟肋。

倘若付若柏真真的參和此事兒,那肯定是我最是沒法接納的結果。

可這疙瘩壓在心目中,僅會要我對他的懷疑愈來愈深。

事兒關華天桀,我不的不處處小心。

即使宋林講的,這一回是他運氣兒好,那樣下一回呢?

宋林當即眉角擰起,不贊成道:「別去,誰曉的他在耍啥鬼把戲?」

我猶疑了下,內心深處有些徐擔憂,可倘如果不去,又覺的不甘心。

宋林勸阻道:「我們不曉的此是否是陷阱,倘若真真的是他乾的,他可以製造一場車禍,自然卻然亦可以製造第二場意外,你去啦,僅會增加危險。」

他講的話不無理兒,我想了想,徑直給付若柏發了簡訊,告訴他我如今不方便,有啥事兒轉回臉再講。

婚飛煙滅 付若柏沒回我的簡訊,亦沒打電話過來,反而搞的我心中惴惴不安。

見完徐boss最是終一面,丹丹跟徐樂的眼全都是紅腫的。

徐樂方才出來,便幾眼一翻,徑直暈了過去——對於她爸爸過世的消息,她顯然還不可以接納。

徐boss或徐早便尋思到會有這般一日,早早便立好了遺囑,當中二分之一的家產留給了丹丹與她腹中的小孩;餘下二分之二留給了徐樂,僅是遺囑上寫非常清晰,由丹丹當徐樂的監護人。

徐boss下葬以後,丹丹依然像往常般的,住在徐家。

徐樂徑直自美國的學校退學啦,計劃打算進本市一所貴族學校讀書。

我在徐家陪著了丹丹兩日,她講這一生最是終悔的事兒,便是沒跟徐boss領一張結婚證,向後亦全都沒契機了。

我抱著她,輕聲寬慰道:「不要怕,你還有小孩,這小孩便是給老徐最是好的禮物。」

丹丹苦笑一下,感覺精氣兒神一下全沒。

要不是徐樂年歲小,還須要她照料,她可可以徑直躲起來,啥事兒亦不管。

華家如今還有一大攤子事兒,我亦不可以時常陪著著她,確信她精神狀態好了一點以後,邊預備回家。

宋林這時候且是來啦,自自徐boss出了事兒,他過來的且是勤快了一點。

好遺憾他不怎會寬慰人,似的亦便是站立在一側干瞧著。

卧房中,丹丹已然睡著啦,我輕手輕腳地出了門,對宋林講:「我先回趟家,丹丹倘如果有啥事兒,你記的給我電話。「宋林點了些徐頭,要我安心,有他瞧著不會出事兒的。

我抱著小蠻站起身,怪異道:「華天桀這幾日全都沒回來?」

何大嫂講:「是呀,連身影全都沒見著。」

我蹙了蹙眉角,心想不應當呀。

宋林這段時候沒事兒便往徐家跑,外邊應當沒多少事兒才對,怎華天桀會忙成這般。

「我曉的了。」

我點了些徐頭,抱著小蠻哄了片刻,給華天桀打了個電話。

他聲響有些徐沙啞,聽起來有氣兒無力的。

我蹙了蹙眉,困惑道:「華天桀,你不舒坦?」

「怎會,我好非常。」華天桀嘆了口氣兒,「便是最是近太忙啦,有點累。你在徐丹丹那兒?」

「沒,剛回來,正抱著兒子。」我把聽筒朝小蠻耳朵邊挪了挪,哄道,「小蠻,喊爸爸。」

小蠻聲響脆生,叫了一下「爸爸」,華天桀在電話那端笑的樂不可支。

話講了一半,他彷彿明白我在打聽華天桀的行蹤,突然頓住,支吾道:「不是,外邊最是近挺亂的,桀哥估摸非常忙。是否是出啥事兒啦?」

宋林這鬼靈精,鐵定是在給華天桀打掩護,講話遮掩匿掩的。

「我巡查告你呀,你講華天桀在外邊忙,倘若要我發覺啥不好的事兒,我可跟你沒完呀。」

我假模假樣地嚇唬了幾句,宋林笑嘻嘻道:「你安心,桀哥倘若敢在外邊養小qing人,我鐵定頭個跟你說。」

我笑罵了句,掛了電話往後,依然心神不寧。

我且是不擔憂華天桀在外邊養小qing人,他倘若那類人,估摸如今一個加qiang排的女人全都有了。

打倒女神 我擔憂的是,他那邊兒出了事兒,卻是還在硬扛著,不敢要我曉的。

小蠻如今正是會走路時,鬧騰非常,由於好幾日沒見著,瞧著我便不肯撒手,連何大嫂亦不要啦,賴在我懷中撒嬌。

他面上肉嘟嘟的,我用指頭攫了攫,愛的不的了。

小蠻不怎像我,且是像華天桀。以往聽華天桀提過,講跟他小時候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看著他瞧了片刻,心想華天桀小時候亦這般乖么?簡直要人心全都要化啦,哪像如今這般,成天動不動便炸毛。

把小蠻哄睡往後,我給朱伯打了個電話,問他華天桀這段時候全都去了些徐啥地點。

朱伯分毫沒猶疑,徑直便跟我講:「小公子最是近住在新宅這邊兒。」

我不由的一楞。

朱伯講的新宅是華天桀後來買的那一套獨立公寓,我們曾經在那兒短暫的生活過一段時候。

讓我怪異的是,那邊兒比起較偏僻,華天桀有家不回,一人跑到那兒去住,怎瞧全都有點古怪。

「好,我曉的了。」

我掛了電話,坐在真真皮沙發上思量了下,還是安心不下,捉起黑色的長風衣套上,徑直出了門。

我倒要瞧瞧,華天桀一人待在那兒,到底想幹些徐啥。

司機大叔老王把我送到了獨立小區樓下,我拾掇了下衣裳,深呼息兩口,要自個兒不要太激愈,免的誤解啥。

摸出鑰匙開了門,卧房的名置亮著暈黯的燈光,屋子中卻是一點聲響全都沒。

我的步伐不由的放輕,走了幾步才瞧著沖手間的燈亦亮著。

「華天桀?」

我探頭瞧了眼卧房,隨後朝沖手間步去。

華天桀顯然沒料到我會來個忽然襲擊,他面色泛白,唇瓣有些徐幹裂。

我牢牢地看著他,他眼睛中的惶亂一閃而逝,快的幾近瞧不清。

沖手間的門在我身後閉上,華天桀腦門上沁出一層冷汗。

隔著一層磨砂琉璃,壓根兒瞧不清中邊有啥。

我抬掌要開門,華天桀緊忙擋在我面前,表情中有些徐不情願。

我心中愈發懷疑,寒聲道:「閃開。」

他指頭抖唆了下,突然一把把我抱起來放在沖手池上,垂頭便親來,口中嘀咕道:「你要幹啥?來捉姦呀?」

我亨了下,匆忙把嘴兒偏開,他的吻徑直落在我面頰上。

我咬碎銀牙道:「華天桀,你藏了啥好玩兒意兒,怎,不敢要我瞧?」

華天桀表情一滯,捉在我胳臂上的手掌突然收緊了。

我痛的「嘶」了下,不滿地瞠著他。

趁著沒防備,緊忙把他打開,使勁拉開了磨砂琉璃門。

然卻沖手間中空空蕩蕩的,連個身影全都沒。

我狐疑地瞧了華天桀一眼,他微微咳了下,聳了聳肩頭,嗤笑道:「如今你親眼瞧著啦,我可沒作啥對不住你的事兒。」

「沒作對不住我的事兒,那你心虛個啥勁?」我揪住他的耳朵,徑直把人拽到了卧房。

他歪著腦袋跟隨在我背後,嘴兒中忙不迭地喊著:「痛痛痛——老婆饒命呀——」

「亨,如今曉的求告啦,早幹麼去啦?」我把他往床上一丟,寒聲道,「你跟我講清晰,這幾日全都躲在這邊兒幹啥?」

華天桀上半身躺在大床上,大腿往下卻是半吊在空中,聞言煩躁地捉了捉秀髮。

我在卧房中轉了一圈兒,恨不的借孫猴子的火眼金睛一用。

卧房收拾非常乾淨,家中沒陌生人的氣兒味兒,乃至連根兒秀頭髮全都沒。

我幾近可以鐵定,華天桀不是帶女人回來胡來。

可他肯定隱瞞了啥事兒。

「幼幼,你饒了我罷,我好累呀。」他嘆了口氣兒,在我耳際示弱道。

我趴在他心口,半仰起頸子,瞧著他面上粗糲的肌膚,上邊隱約有些徐皴裂的地點。

刨根兒問底的想法忽然便沒,眼中僅餘下心痛。

我摸了摸他的面孔,無奈道:「最是近是否是全都沒好好休憩?」

華天桀點了些徐頭,胳臂收緊,更為使勁地抱緊我,呢喃道:「每日全都覺的喘僅是氣兒來,亦不曉的啥時候是個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