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蕭長策的殺心,秦寶樂狠狠咬牙,索性直接將刑罰長老這座靠山抬了出來,希望能引起蕭長策一絲忌憚。

「咦?誰說是我蕭長策殺了你們?」

蕭長策鼓作疑惑,旋即滿臉陰狠地冷笑道:「難道不是這頭三眸通臂猿殺害的嗎?雖然我竭力想要挽救兩位師弟的性命,奈何這頭三眼畜生實力太過兇悍,縱然我拼盡全力也才堪堪將其鎮壓住,根本無暇顧及你二人」

說到這兒,蕭長策的臉上閃過一抹沉重的痛苦,目光慚愧地說道:「兩位師弟,我說的對嗎?桀桀桀!」

一切都盡在掌握。

蕭長策的必殺決心讓秦寶樂感受到了深深的無力感。

十個練力境修士聯手才能夠勉強對付通靈境修士,更何況蕭長策還不是一般的通靈境修士,而是上一代麒麟榜上排名第九的高手,放眼整個通靈境內幾乎都罕逢敵手。

實際上,但凡位列過麒麟上的外門強者,幾乎都比同等境界的修士強橫太多太多,全都是首屈一指的恐怖存在。 寧小乙突然間的氣勢轉換,讓在場所有人都大跌眼鏡,這就好像一隻螻蟻猛地變化為神明巨象,來自生命層次上的威壓鋪天蓋地,整個場面都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哈哈哈,小畜生,你不會是被嚇傻了吧?就憑你小子還想鎮壓三眸通臂猿?」

短暫寂靜后,一道轟然嘲笑聲響徹整個宮殿,只見王濤面目憎惡地走了出來,目光當中滿是殺意:「吹大話誰不會?你小子能斬殺三眸通臂猿,我王濤還能徒手捏死真龍神凰,哼,簡直可笑至極!」

在他的心裡,寧小乙可是必殺名單上的頭號人物。

正是因為寧小乙,他王濤才會徹底淪為笑柄,被整個群龍黨成員恥笑,連頭都抬不起來。

也正是因為寧小乙,他王濤的修為境界才沒有半點寸進,甚至為了治癒慘重傷勢,還付出了極其難以承受的代價。

種種因果緣由,簡直不遜色奪妻之恨,殺父之仇!

「沒錯!小畜生,別以為虛張聲勢就能僥倖逃脫,我告訴你,今天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得罪我群龍黨,定要叫你萬劫不復! 帝少101次逼婚

周濤惡狠狠地出聲叫囂道,對於寧小乙的仇恨,他可是絲毫不弱於王濤,隱隱間甚至還要更為強烈幾分。

「居然是你們?沒想到你們的傷勢居然恢復得這麼快,難怪群龍黨能夠追到這裡來,原來是你們兩個在從中作祟!」

寧小乙恍然大悟般喃喃道,本來他還以為蕭長策是楚山請來的高手,沒想到居然是王濤和周旭這兩個幾乎快被他遺忘掉的跳樑小丑,果然是寧肯得罪君子也不招惹小人。

簡直就像是漆黑陰影里的骯髒爬蟲,

殺之不盡,死灰復燃,

不知死活!

「小畜生,沒想到吧?桀桀桀!要不是這南妖山脈廣袤無垠,危機四伏,你小子以為你還能逍遙這麼久?早就不知道變成哪裡的孤魂野鬼去了!」

王濤不屑說道,滿臉的玩味之色,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隻不知所謂的卑微螻蟻,只需要輕輕用力就能拍死,充滿著大仇即將得報的痛快暢意。

「呵呵,不過話說回來,你小子還真是走了狗屎大運!剛剛進入南妖山脈就脫離了我等的視線,可真是叫我們一陣好找啊!「

周濤陰森笑道,隨後目光恭敬地看向蕭長策,滿臉諂媚地笑道:「不過這樣也好,多虧了你小子,蕭師兄才能夠獲得這等至寶,只要蕭師兄將至寶吸收煉化,崛起之路必將勢不可擋,師弟我在這裡先祝賀蕭師兄神功大成,大道可期!」

「祝賀蕭師兄神功大成,大道可期!「

王濤也諂媚地恭賀道。

「嗯」

蕭長策微微頷首,淡淡說道:「我既然身為群龍黨的核心幹部,自然有義務維護群龍黨的威嚴,更何況你二人以前經常幫我做事,於情於理我都應該出面處理此事!」

「蕭師兄客氣了,替蕭師兄做事是我二人的榮幸!」

王濤和周旭彼此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狠辣之色,只見他們面露獰笑,森然說道:「還請蕭師兄快些出手鎮壓這個小畜生,以免夜長夢多,多生變故!」

「呵呵,兩個只會逞口舌之能的手下敗將而已,看來我當初還是太仁慈了啊……」

寧小乙目光逐漸變得森然起來,同時心中也暗暗發下狠誓,日後對待敵人一定要不留餘地斬草除根,否則難免又會出現今天這樣風吹草又生的情形。

「今天,你們都得死!」

寧小乙冷冷說道,眼神當中殺機畢露。

「哈哈哈,狂妄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底蘊說出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話!」

終於,蕭長策被寧小乙三番五次的挑釁給激怒了,雖然他還沒有發現寧小乙剛剛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來自哪裡,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

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陰謀估計都只是笑話!

只見蕭長策大手一揮,右臂上烈陽般的光芒紋路不斷籠罩,逐漸匯聚成為一柄大日氣血神劍,這柄氣血神兵周圍不斷有熾熱琉璃的劍氣飛舞,隱隱間竟是在其周身形成一座小型劍陣,十分恐怖。

「狂妄無知的小子,給我鎮壓!」

蕭長策揮舞大日氣血神劍,鋪天蓋地的琉璃劍氣飛舞呼嘯,隱隱間彷彿將空氣都割裂開來,在虛空當中不斷演化出烈焰神輪,宛如太古火神降臨世間:「諸天大日,普照天地!」

鏗鏘!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數不清的琉璃劍氣浩浩蕩蕩,鋪天蓋地般對著寧小乙徑直呼嘯而去,就像是一道完全有烈焰組成的熾熱洪流,恐怖的高溫竟是將空間灼燒得漣漪。

「這小畜生死定了!蕭師兄可是將肉身力量凝練到三萬五千斤的恐怖高手,哪怕當年在麒麟榜上也是威壓一代的存在!」

「不僅如此,再配合上《烈焰大日訣》這本上品功法,施展凝聚而出大日氣血神劍,道道琉璃劍氣都不下兩萬斤恐怖力量,足以碾壓任何通靈境修士,這下那小畜生恐怕會被轟得連渣都不剩!」

看到蕭長策施展出《烈焰大日訣》,王濤和周旭情不自禁地驚呼起來,眼神當中充滿著興奮與激動,那模樣就好像要得道升仙一般。

只有寧小乙的死,才能夠沖刷他們的恥辱,洗去他們的仇恨!

「小乙子,快躲開!蕭長策你這個混蛋,你要是敢傷小乙子一根毛髮,我秦寶樂就是拼著這身肥肉不要,也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秦寶樂剛剛掙脫寧小乙施展的重力束縛,就看到了讓他睚疵欲裂的一幕,眼見自己出手已經來不及阻止那呼嘯而出的恐怖琉璃劍氣,只能發了瘋似地拚命咆哮,眼眶中赤紅一片。

寧小乙真心實意的第一個朋友是他秦寶樂。

他秦寶樂第一個肝膽相照,兩肋插刀的朋友又何嘗不是寧小乙!

「雕蟲小技!」

寧小乙卻是不屑冷哼,體內黃泉冥爐緩緩運轉,隱隱間竟是響起太古諸神隕落的黃昏樂章,尊貴的氣息交織成為地獄的紋路,彷彿主宰著生死,鎮壓黃泉鬼域當中的一切魑魅魍魎,妖魔鬼怪。

一拳!

不帶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一拳!

恐怖的肉身力量將空氣轟得炸響,無數氣浪翻滾,排山倒海似的,將四周東西吹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一拳,

彷彿將整個空間都轟碎的一拳! 寧小乙高高地跳躍了起來,躲避開琉璃劍氣,猛然下墜,如神明巨象鎮壓無盡地獄,磅礴浩瀚,霸道威嚴。

剎那之間,蕭長策竟然生出一種被太古諸神俯瞰的無力感覺,那是一種生命真諦不由自己掌控的味道。

要知道現在可是生死廝殺,但在面對寧小乙的生命收割之時,他的精神意志都險些被對方鎮壓,這是一種極其恐怖的現象,一旦被奪走了精神意志,他就只能任人宰割,淪為刀俎魚肉。

「該死!」

蕭長策怒吼一聲,手上的大日氣血神劍再次催動,隱隱間,無數道琉璃劍氣彷彿一輪輪大日浩蕩而出,恐怖的烈陽將四周都變成了烈焰的世界。

「金烏耀日,烈陽煉獄!」

炙熱如烈陽般的磅礴氣血,照耀整個宮殿,驅散靈霧,甚至是堅硬光滑的岩石四壁,都被琉璃劍氣險些融化,忍受不住恐怖烈焰的侵襲,爆炸開來,迸射出一塊塊鋒利尖銳的碎片。

一道道琉璃劍氣,居然蛻變成為太古神獸,如一頭大日金烏,對著寧小乙徑直呼嘯過去,彷彿逐漸組成了烈陽煉獄,恐怖的烈焰鋪天蓋地,全都是烈焰灼燒空氣發出的滋滋作響,接連不斷。

「地獄無量!」

寧小乙絲毫不懼,身在半空中,右臂震顫,連續轟擊出了數十拳,拳影如雷鳴震顫,氣吞山河,一道聖光璀璨的虛影展開,竟是太古巨神拔地而起,頗有幾分諸神之戰的味道。

頓時之間,那些大日金烏,全都被太古巨神吞吐日月,浩浩蕩蕩,化為了虛無,如此恐怖的烈陽煉獄,竟是被寧小乙一拳就瓦解土崩,徹底湮滅。

不僅如此,所有大日氣血,琉璃劍氣,通過太古巨神的吞噬煉化,全都被寧小乙體內的黃泉冥爐吸收提取,化作一股股沒有任何雜質的精純能量,源源不斷地釋放磅礴力量源泉。

「這就是黃泉冥爐的恐怖,哪怕太古諸神群魔也逃不過被吞噬煉化的命運,世間一切與我為敵的存在,通通要被吸收進入黃泉冥爐當中,熔燒成無盡粉末!」

攝政王妃很難為 寧小乙眼神一亮,竟是越戰越勇,擁有黃泉冥爐這座恐怖的肉身界域,他根本不用再擔心體內的力量源泉枯竭,只要是瀰漫在空中的能量,不管是琉璃劍氣,大日氣血還是靈氣,通通能被黃泉冥爐吸納煉化,化作最為純凈的力量源泉。

一道道拳影鋪天蓋地,越來越凝實顯化,寧小乙周圍都是金光璀璨的氣浪漩渦,彷彿一頭永遠無法填滿的太古饕餮,不斷吸收容納著天地八方一切能量,轉化為己身。

施展出黃泉冥爐,寧小乙已然是立於不敗之地!

雖然寧小乙的黃泉冥爐才剛剛演化出來,是肉身界域的雛形,還遠遠沒有達到大圓滿的地步,但對付蕭長策卻是足夠了。

經過猴兒酒的神效提升資質,突破到練力大圓滿境界,心竅處的皇極金丹更是再次和肉身融合,磅礴的藥力洗滌整個肉身,種種逆天造化已經將寧小乙的實力提升太多太多,遠非往日可以同語。

砰!

一拳震碎琉璃劍氣,撕裂烈陽煉獄,直接朝著蕭長策的腦袋轟去,殺機畢露,不留餘地。

蕭長策渾身大震,驚吼一聲:「螻蟻,你敢!」

他手中大日氣血神劍再度催動施展,如一輪滾滾大日,普照山河百川大地,所過之處一片金光璀璨,魁梧的大日金烏竟是在其上展翅疾飛,漸漸融入到諸天大日當中,所有的一切再次演化成大日山河社稷圖,狠狠地和寧小乙對撞在一起。

轟隆隆——

兩人再度分開,蕭長策連連後退,整個人的身軀在地面不斷踉蹌,竟是險些站不穩。

而寧小乙則是在空中狠狠一頓,強行將巨大的衝力卸下,穩穩地定住了身形,在黃泉冥爐那恐怖的地獄氣息包裹下,隱隱間像是一尊主宰地獄的鎮守者,尊貴恐怖。

看見寧小乙宛如神魔般的浩瀚的身姿,蕭長策心中瞬時一沉,腦海中止不住閃過驚駭之色:「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如此恐怖!」

這一幕不但讓秦寶樂感覺自己好像活在夢裡,就連王濤和周旭等一干群龍黨成員也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原本在他們看來,寧小乙頂多就算是一隻強壯點的螞蚱,就算能夠擊敗王濤和周旭,仍舊比費物強不了多少,只要蕭長策出手,就可以直接擊斃,根本絲毫沒有力氣反抗。

所以,在蕭長策施展出《大日烈焰訣》的時候,王濤和周旭二人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歡呼雀躍起來,認為寧小乙必死無疑。

但是現在,寧小乙不僅輕鬆化解了蕭長策的進攻,更是有幾分穩佔上風的味道,而且憑藉現在寧小乙身上散發出來的神魔氣息,就算是個白痴也能明白,眼前這害人無畜的小子根本不是什麼螞蚱螻蟻,而是神明巨象,恐怖滔天。 「烈日浩蕩,開天闢地!」

收斂心中的震撼,蕭長策眼中殺機畢露,手中大日氣血神劍猛地揮出,恐怖的琉璃劍氣斬破虛空,簡直是可以粉碎九天,劍破萬古。

如果說之前動手是因為寧小乙的狂妄無知,那麼現在則是因為他那恐怖到令人髮指的天賦資質。

絕對要不留餘地斬殺此子!

蕭長策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嫉妒和恐慌。

他身為上代麒麟榜排名第九的存在,本就是同境界內罕逢敵手的天驕俊傑,可現在卻突然冒出來個不知名的寧小乙,竟然在練力境和他打得不相上下,這就好比一柄重鎚,毫不留情地將他心中的驕傲和自尊徹底粉碎,碾壓殆盡。

所以不管是出於心中嫉妒還是為日後做考慮,蕭長策今日都勢必要將寧小乙斬殺在此,絕不能放虎歸山,留下隱患!

恍惚間,只見蕭長策手中的大日氣血神劍猛地顫抖起來,發出了如龍似虎般的長吟怒嘯,龍咆虎嘯之間,綻放璀璨光芒,恐怖炙熱的烈焰永無止境地向空中蔓延,簡直是化身為了太古火神一樣的存在。

甚至,在烈焰縱橫之間,無數道分裂而出的烈焰並沒有消散,而是化作為一頭頭太古大日金烏出現在他身邊,密密麻麻,熔化四周岩壁,恐怖的高溫遇上宮殿內潮濕的空氣,不斷生成「滋滋」的白煙,整座宮殿都好似變成了熔岩地穴。

通靈境界變化無窮。

每一滴氣血都被賦予靈性屬性,修鍊的功法隸屬何種屬性,每一滴氣血便會演化出這方熟悉的一絲玄奧,舉手抬足間不再是純粹的物理力量,而且還會攜帶上屬性傷害,十分恐怖。

所以通靈境可以說是肉身境當中的一個小分水嶺,無法突破通靈境的桎梏就始終無法感受到天地靈氣的浩瀚磅礴,終究只是個徒有力量的莽夫,更不要說窺探神通境界的無上玄奧,簡直是痴心妄想。

雖然《烈焰大日訣》只不過是上品火屬性功法,但是再高深玄奧的功法都要依仗修士的境界修為才能夠爆發出恐怖奧義神威。

蕭長策的修為遠遠高於寧小乙一個大境界。

你又不是我的誰 催動出的大日氣血神劍已經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只差一步《烈焰大日訣》就能修鍊到至臻,達到大圓滿境界,到那時琉璃劍氣呼嘯而出,簡直可以斬殺萬千邪魔鬼神。

兩人間的對碰激烈絕倫,出手毫不留情,招招狠辣至極,是真正的你死我活,龍爭虎鬥。

「我萬萬沒有想到,你這螻蟻竟然擁有如此強橫的實力,我可以肯定你修鍊的功法絕對不是巨魔宗能夠擁有的,是王品功法還是大賢功法?呵呵,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我得到了這門功法,日後神功大成未必不能並肩古師兄,就算古師兄也不過只是修鍊的王品頂級功法,才窺探到神通境奧秘,我如果修鍊這門功法就可以突破神通境,甚至在神通境當中也是縱橫無敵的存在!」

蕭長策臉色兇狠,目光當中滿是深深的貪婪之色,對於寧小乙實力強橫的恐怖,他心中既是震撼又是激動。

震撼是因為寧小乙爆發出來的戰力實在太過恐怖,哪怕他施展出「開天闢地」也沒能完全鎮壓,只是能夠稍微佔據上風而已。

激動則是因為寧小乙爆發出來的實力越強,就證明他修鍊的功法愈加高深玄奧,一旦被他蕭長策奪得,那日後神通境界大道可期,就算古神通也未必不可超越,甚至是可以雷霆鎮壓。

「神通境?呵呵,痴心妄想!「

寧小乙不屑冷笑,眼神當中滿是冷意:「要想搶奪我修鍊的功法,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才行!不過倘若這就是上代麒麟榜第九的水準,未免也太弱了點!」

其實他這句話倒不是為了惹怒蕭長策,而是因為現在蕭長策爆發出來的戰力,若是將他壓制到和楚山一個修為境界,甚至還不如楚山施展重力血脈奧義來得強悍,這讓寧小乙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原本寧小乙還想試試自己突破到練力大圓滿境界后,全力一戰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強悍,可是現在蕭長策爆發出來的戰力還不夠讓他施展出《修羅王拳》,僅僅憑藉肉身力量就能輕鬆化解,甚至是略微反擊。

「哼!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螻蟻,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不可逾越的差距,給我受死!」

蕭長策目露凶威,掌中的大日氣血神劍幾乎是攜帶著絕殺之勢,琉璃劍氣縱橫四周,恐怖的烈陽煉獄籠罩,太古火神似的神威籠罩整片天地,頗有千軍萬馬之勢的朝著寧小乙傾瀉而來。

這一擊的威能史無前例!

浩瀚的恐怖巨力已經不弱四萬斤力量!

更加恐怖的是,這股恐怖巨力還在瘋狂增長當中!

不僅如此,一道道烈焰也更加瘋狂恐怖的燃燒起來,洶湧澎湃的大火鋪天蓋地,隱隱間竟是燒灼得寧小乙皮膚有些生疼,甚至已經冒出青煙,十分駭人。

面對這史無前例的爆發一擊,寧小乙眼中不僅沒有絲毫恐慌膽怯,反而充滿了戰意盎然的興奮!

只見他身上氣血奔騰不息,那金光璀璨的血液宛如一條條川流不息的無垠神海,都加持在了黃泉冥爐之上,源源不斷地反哺著磅礴的力量源泉,散發著鎮壓地獄的恐怖氣息。

如果這個時候,他能夠閉目內視,就可以看到他整個身形已經完全與黃泉冥爐融為一體,整個人好似黃泉冥爐的人形胚胎,一道道金光璀璨的氣血宛如一座座機械齒輪,不停地轉動維持著黃泉冥爐的吞噬熔爐。

甚至在他的每根骨骼當中,隱隱間竟是衍生出一枚枚古老至極的花紋,彷彿攜帶著墮落神祗的氣息,竟是那太古諸神的文字薪火,就這樣硬生生被黃泉冥爐拓印在了上面。

每一道紋路都是驚顫世間的存在,宛若諸神黃昏的神靈哀嚎,籠罩著無盡墮落的絕望氣息。

每一次與蕭長策交手對碰,無窮無盡的琉璃劍氣和炙熱滾燙的烈焰都被寧小乙身體內部的黃泉冥爐吞噬煉化,這股能量經過黃泉冥爐的過濾洗滌,不斷沖刷著寧小乙肉身內部的細微雜質,而且隱隱間竟是還有幾分洗髓換血的味道。

自從突破到練力境后,他體內的血液就逐漸從深邃的血色轉變為了淡淡的金色,就好像太古諸神的血液一樣,璀璨尊貴。

現在吞噬煉化了這麼多琉璃劍氣和烈焰能量后,那淡淡的金色血液也更加變得深邃,逐漸朝著赤金色演化,隱隱間竟是有幾分烈陽至剛的味道。

大日氣血神劍其實是《烈焰大日訣》凝練出來的一縷劍意神兵,乃是烈陽至剛的劍道奧義,若是能夠將其修鍊到大圓滿境界,就能夠領悟出劍道奧義雛形,與寧小乙的殺戮奧義雛形等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