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a!這一腳正好踢在張耀揚的拳頭,後者微微一頓,白骨原地轉起,甩出一記后擺。Paa!張耀揚弓步抬臂,再次擋住。

落地后的白骨竟然毫無停頓的再次原地旋轉,右腿直上直下,向後一勾。Paa一下踢在張耀揚下顎。

張耀揚腦袋向上一仰,白骨緊跟上來,左右腿交替進攻,使出雙飛踢。左腿先是一記鞭腿,垂直跳起之後右腿凌空橫掃。

Pon!Pon!兩下,逼得張耀揚連連後退。白骨再次穩住自己的進攻節奏,發起猛攻。

其實張耀揚的格鬥能力並沒有這麼差,只是跟白骨打多少有點吃虧。 重生之榮寵嫡妃 畢竟他腿上的功夫要比白骨差得多了,主要還是靠拳頭,但眼下根本無法近身,發揮不出來。

而白骨的優劣勢也很明顯。優勢就是攻擊力強,這其中包括了攻擊範圍大,攻擊間隔小,並且具有連續壓制性。可以說她將跆拳道腿功的精髓發揮到極致。

然而劣勢更加突出。防守能力差,跟張北羽比起來簡直就是毫無防守,主要體現在一旦被對手近身,自己的節奏立刻會被打亂,從而陷入被動。如果對手是個近身高手,很有可能直接被吊打。

這些張耀揚也很清楚,他自認為自己的拳頭很強,只要能近身,絕對可以血虐白骨,可惜他沒這個機會。

白骨的攻勢愈加猛烈,雙腿如幻影般踢出來,甚至旁邊的人想來幫張耀揚都沒機會。

張耀揚完全被壓制,只能架著胳膊苦苦防守,尋求進攻的機會。好在他身體素質不錯,抗擊打能力強,不然被白骨這麼連續踢,早就躺下了。

……

在雙方的兩個進攻箭頭人物打在一起的時候,其他人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

[四方]這邊除了白骨之外,幾乎沒有個人能力突出的人了,只能依靠整體。

江南為了鼓舞士氣,掄起甩棍沖在最前面,圍繞在他身邊的是南八虎。之前在外面打架,南八虎已經習慣了用刀,現在換上鋼管還真有點生疏。

可無論怎麼說,這八個人聚在一起的威力還是不容小覷。江南與他們的默契也很高,這幾個人衝鋒在前,形成了強大的衝擊力,瞬間打進張耀揚的陣中。

陳國和小乞丐一左一右,各帶了四個人從兩翼跟進。

在江南的授意下,眾人雖然分成了三撥,但彼此之間依舊緊緊相連,完全可以呼應首尾。

陳國的能力只能說太一般,連麻桿、蘇九都比不上,可能也就跟小乞丐在一個水平。

但這傢伙仗著人高馬大,很是勇猛。他心裡也清楚,這一戰除了白骨之外,就沒有能打的人了,這也是個證明自己的好機會。

陳國這邊,算上自己的五個人,幾乎是側著身移動,木棍、鋼管打得砰砰直響。另一外側的小乞丐也是如此,側著身緊跟在江南身後,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雙方剛一開打就體現出不小的差距。

[四方]這邊各個勇猛向前,毫無懼色。反觀張耀揚這邊,只有那麼將近十個人比較猛,其他人都開始有些消極,甚至有的人開始停滯不前。

這一切都落在了江南的眼睛里。他知道張耀揚的這支隊伍是臨時拼湊起來的,而現在這個時候正是發動致命一擊的時候,完全可以一波流帶走。那麼,就需要有一個人帶動節奏。

「兄弟們!教教這些一年級的學弟們怎麼做人!」江南突然大吼一聲,拔腿衝出隊伍,高高躍起,掄起甩棍朝前面一人的頭頂劈下來。

Pon!被打中的人「哇呀」大叫一聲,雙手捂著腦袋蹲下去,鮮血順著指縫流下來。

江南繼續大吼道:「[四方]不是什麼人都能挑戰的!給我狠狠的打!」話音剛落,南八虎真的如同八隻老虎從他兩側衝出來,呼嘯的撲向敵人。

張耀揚手下的人雖然多,卻攔不住這八個人一齊發力。

江南緊了緊手中的甩棍,緊跟上去,「讓他們知道,誰才是三高之王!讓他們知道,三高是屬於誰的!」

這一次吼聲落下,小乞丐和陳國猛然發起攻勢,從兩側直接突破對手的陣線,瞬間把張耀揚的人打亂。

江南在人群中不斷揮動甩棍,向左右各瞄一眼,開口吼道:「讓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見識見識[四方]的厲害!」 「仙師,我只是一個凡人,不會運氣啊!」

說的是實話。

這青皮,不過是張丹陽在逃亡路上意外結識的一個普通小子罷了,張丹陽虎軀一震,青皮便認了他做大哥,陰差陽錯,來到了這傀靈宗,沒練過武,更別說修真之術了,哪會運氣啊!

好在。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只需將手放在立柱之上,陣法會自動吸收你體內的靈氣!」

這個簡單。

青皮三兩步走到陣法之中,手掌往立柱上一按。

蹭!

亮了!

懵了!

「卧槽,八道光圈!接近水之靈體!」

「卧槽,六級強度,妥妥的鍊氣境中期啊!」

「什麼個情況?這小子不是說沒練過嗎,哪來的這麼強的靈氣?」

「混蛋,扮豬吃虎都扮到傀靈宗來了,太陰險了!」

「我說那青竹寒霜蛇為什麼這麼喜歡他呢,感情,水之靈體啊!」

「內門,當有此子一席之地!」

這是必須滴!

八道光圈,了不得啊,水之靈體也就九道光圈罷了,至於十道,那是水之聖體,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見所未見。

就這天賦,一旦修鍊水系術法,那傢伙,一飛衝天啊!

把傀靈宗眾人給樂的啊,懵逼過後,手舞足蹈。

被青皮這麼一比,後面那些個三道光圈,四道光圈的,簡直就是垃圾,都沒人稀得去看。

很快。

老熟人登場了。

誰?

吳勝!

第二關那叫一個慘啊,差點兒沒被吞天虎給咬死。

靈獸也是跟人一樣的,若是第一眼怕了你,這輩子都會怕你,若是第一眼把你震住了,它一輩子都不怕你。

吳勝可就慘了,被吞天虎一嚇,尿都流出來了,那吞天虎,自然是不屑於這等垃圾,這輩子估計是不會被他馴化了。

不過。

人有關係啊!

乾乙真人一句話,吳勝也來到了這第三關,開始測試靈根了。

這一次,喬拉丹倒是沒有出手搗亂。

用不著!

其實,在場之人,哪個是什麼樣子的靈根,喬拉丹都是一目了然。

身懷五行本源之力,本就對五行靈氣頗為敏感,再加上那對雙眼在煉之幻境煉化過,可破一切幻象,木之靈氣一加持,甚至都可以看清楚對方體內靈氣的光芒。

打眼一瞧。

穿成六零嬌氣小福包 這吳勝,厲害,二級土靈根,垃圾到只比一級的強上一丟丟而已,丟進垃圾堆里,根本就找不著。

這不。

往上一站。

傀靈宗的弟子,都不忍心去看。

就倆光圈,要多慘淡有多慘淡,至於亮度,也一般,剛剛四級的亮度而已,在鍊氣境修士裡面,也是個墊底的水平。

乾乙真人想吐血啊!

怎麼就攤上這麼個豬隊友呢!

爛泥扶不上牆啊!

早知道,就不收那枚赤炎朱果了,代價太大了。

奈何。

東西已經收了,不但收了,還用了,這忙,得幫。

「不對,陣法好像出了點兒問題,讓本尊先檢查一下。」

裝模作樣的走上前去,看上去像是在檢查陣法,實則,趁人不備,乾乙真人一巴掌拍在了吳勝背後。

幹啥?

跟喬拉丹一樣,也在給吳勝渡氣呢。

可是。

噗!

意外,發生了。

吳勝,一口老血噴出,臉都綠了。

為啥?

這乾乙真人修的是木系術法,木克土,培元境的木之靈氣,往一個才鍊氣境的土靈根修士體內一涌,那結果,妥妥的爆炸啊。

也就是吳勝本身的靈氣少,再加上剛才測試過一次,被陣法吞噬了不少,靈氣已經所剩無幾。

否則。

就這一巴掌,能要了他的命。

乾乙真人也是嚇了一大跳。

細細一想。

反應了過來。

這事兒鬧的。

差點鬧出烏龍。

恨恨的瞪了吳勝一眼:「還傻站著幹什麼,趕緊測試!」

被乾乙真人這麼一呵斥,吳勝也醒轉了過來,也顧不得體內翻江倒海的絞痛了,急急的走上前去,一巴掌按在了立柱之上。

蹭!

亮了!

還不是一般的亮!

你想,乾乙真人可是培元境吶,一束靈氣下去,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十級亮度!

差點兒沒閃瞎了眾人的眼睛。

若僅僅是亮,倒也罷了。

悲催的是。

「卧槽,十個光圈!」

「卧槽,木之聖體!」

「不是吧?」

「剛才明明是土靈根的啊!」

「這,這,這也太扯淡了吧?」

「閉嘴,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太假了。

只要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這是乾乙真人在搗鬼。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木之聖體啊!

就這小子?

敢再假一些么!

「那個,真人,您看,這個該怎麼記錄,不是真的要記一個木之聖體吧?」

負責記錄試練者靈根的那修士,壯起膽子,向乾乙真人詢問道。

這就是在找不自在了。

沒看到乾乙真人正鬱悶著呢。

光顧著去幫吳勝通關去了,卻忘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境界,境界相差太大了。

這陣法,只是用來檢測不高於築基境修士靈根的。

培元境,相差兩大境界,體內靈氣凝練的早就精純無比了,往這陣法中一輸入,妥妥的是個十級。

於是,就出現了這麼尷尬的事情。

照實往上報?

木之聖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