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鳳臻爽快地掏出了六兩,「給你。」

「好嘞!」舞依炫接過錢后,就把鳳臻送到門口,「再見!」說完就把門關上了。

「再見。」這姑娘真有意思!鳳臻摸了摸垂下來的銀鏈,倒是有趣!不過這挪了半步就聽見門的那邊傳來不小的聲音。

「小舞,快給老娘上來。」

「死丫頭,怎麼還不上來?」

「再叫一聲,就不帶你出去玩了,今天就把你綁在這兒。」

……

門裡的「歡聲笑語」倒是惹得門外的女子咯咯直笑,宛如發間佩戴的簪花發出地銀鈴般的聲音,清脆動人… 181

「穿好了。」舞依炫擦了擦額頭的薄汗。 如果那些青春再重來 看這眼前的幾位傾國傾城的美人,總算是沒有白花心思。不過這房間是不是擠了點,看來要找個時間整理整理了,抬起袖子又擦了擦汗。

彩色薔薇襯得木薇更加的靈動多彩,彷彿她就是那朵彩色薔薇,開得絢爛至極。額前發間的華盛亦是繽紛的,和著衣服上的薔薇,同樣絢麗。

似乎這個女子承載了這世上最美的色彩,舉手投足之間洋溢著無限的活力,不要懷疑她就是快樂的源泉。

舞依炫依舊覺得木葵還是適合向日葵,陽光燦爛的向日葵和木葵清冷的氣質有著強烈的反差,可是就這麼的反差卻又是極盡的和諧,似乎那個高冷清妍的女子下一秒就會露出比那向日葵還要溫暖的笑靨。

清冷的容顏,被橙色和粉色稍稍裝束更添幾分暖色,嬌艷欲滴的紅唇惹人一親芳澤,可是淡漠的眼神卻又讓拒人以千里之外,無疑這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瀆的女神。

藍若昕自然逃不過溫婉大方的氣質,玉蘭花的刺繡貼合在寶藍色的裙子上,栩栩如生,似乎藍若昕身上別著一朵朵玉蘭花,不多,但是卻有著香味瀰漫的錯覺,不濃,淡淡幾許。

這種高超的刺繡舞依炫是做不來的,而是請一字閣裏手藝最精湛的綉娘做了幾日的功夫的。

而藍若昕的發間也插著那支白玉蘭花的發簪,簡單雅緻。在後面的落下的長發也點綴了不少的亮晶晶的類似鑽石的小飾物,整個人襯得更加典雅。耳邊的明月璫似乎又給予了這個女子幾分嫵媚,說不出的意味。因為你的視線移不開這個女子。

至於鳳沐心的,則是長串的風鈴花從肩膀一直延伸到腰間在延伸至后擺,蜿蜒曲折,猶如少女從風鈴花中綻放開來,一個來自花叢中的花靈。為了附和這一特點,鳳沐心則是被裝扮成森林系少女,清新自然。

頭上編了髮辮,髮辮中纏著有著一朵朵風鈴花的細繩,舞依炫本想用花環的但是還是算了,就怕鳳沐心蹦蹦跳跳地就給弄掉了。

赫連娜那一身原本她也是擔心的,可是這穿上身的效果真的是無法言喻的。朦朧的類似歐根紗的薄紗罩在外面,上面是一種類似於荊棘一樣的遍布了全身的花枝,白色的綉線成了荊棘般的花枝盤繞在女子的衣裙上,美輪美奐卻又帶著點禁忌色彩。

白色繁花黑色枝丫中走出來一般,有著和鳳沐心相似的森林系味道,但是黑色的衣裙色彩倒是讓女子有種說不出的高貴。她是高貴冷艷的森林女王,而鳳沐心則是無憂無慮的精靈。

「真是驚艷!」舞依炫很是滿意,赫連娜的天生的氣質把這件衣服襯托的恰到好處。

「…」

或許是被銅鏡中的自己驚艷到了,沉寂在空氣中蔓延,而欣喜也在空氣中醞釀。

大家都是沉默不已,木葵先挑了頭,「小舞,怎麼還不換?這天色已經晚了。」

說的不錯,這一裝扮起來還真是有種樂不思蜀的味道,女人再如何,終究逃不開愛美的心。

「我快著呢,換個衣服就好。這不是先把你們弄好了嗎?」舞依炫再次抬手擦擦汗,「不行,我這身上有些味道了,我得先去擦個身什麼的。」

舞依炫不太喜歡這黏膩的汗在身上,她一向喜歡清清爽爽的。

「要不你們先去吧,不然這讓他們幾個人等急了。」舞依炫這算算時間是有些晚,「我這衣服穿得快,也不要化妝的。可是這我身上要不去洗一把真是有些要命。」

「我這弄好了,估計時間也不夠了。你們還是先去吧,如何?」

幾個人面面相覷一番,「那也行。」藍若昕說道,「那你就待會去吧。要不要我們和五皇子說一聲?」

舞依炫點頭,「行,說一聲好。要是遇得到的話。」她可是清楚的很,小璃子八成不會和那幾個男的一起的。就是這麼的彆扭!

「好了,那我們就先走了。你也動作快點。」木薇說道,「對了,大家最後不如在廊橋上聚著吧。」廊橋那是貫穿整個碧水湖的錦國最長的橋。

「行,要是大家最後都遇著了就往去廊橋中央的亭子。」舞依炫應聲。

「小舞,那我們就先走了,你可得快點來。」赫連娜拉著舞依炫的手說,她真的很喜歡整個少女,一天的驚喜太多了。

鳳沐心哪裡甘心舞依炫被人家拉著手啊,可是這赫連娜有可能成為她嫂嫂的人,她得友善一點不能一掌推開別人,然後宣告小舞是她的人,不能這樣,她得忍住…

舞依炫真的是被這可愛的鳳沐心逗樂了,要不是這孩子有喜歡的人她真的有點錯覺的了。立馬錯手拉著鳳沐心的手,貼附在她耳邊說道,「我待會就和你一起了,還有我早就通知你五皇兄了,讓他把玉無雙給拉出來。」

鳳沐心立馬歡騰起來,「真的嗎?」

「就知道你最好了。」鳳沐心樂死了,「不知道哥哥會不會過來?最近他很忙,要是也能來就好了。」她想要讓哥哥和玉無雙熟絡些,他們兩個似乎交際不多,想到這兒鳳沐心不免紅了臉。

「鳳沐清也來就好了。」她倒是沒和他說上什麼話了,看來是很忙。舞依炫一瞅天色,推搡著幾位,「這時間不早了,我得快點了,你們不想去我還想呢,別耽誤我時間了。」

「快走吧,快走。」

「好好好。」

幾個女子囑咐了一番舞依炫,結伴而走。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舞依炫這一把人送走就開始忙活了起來,去找了桶水把自己給擦拭了一遍,畢竟洗澡是不現實的,雖然這裡有住的有洗浴的地方,但是還是簡單點吧。

說實話舞依炫的動作還真是快的,一刻鐘的功夫穿戴地就差不多了。舞依炫捋著衣領時,目光涉到了銅鏡前的胭脂和口紅紙,要不要塗一些呢?

捻起一片稍微淡色的口脂,舞依炫放在唇瓣前微微地抿了抿,而後拿著淺色的胭脂,在眼角邊上輕輕地塗抹了些,輕輕地暈開,不多但是清晰可見。透著香檳玫瑰色的眼角更突顯了少女的豆蔻年華,那樣的美好。

舞依炫第一次在銅鏡中認認真真地審視著這個人,她自己。她很少照鏡子,又或者因為面具戴久了她都忘記了有這個透過銅鏡看見自己的習慣。

這副皮囊很好看,很美,年紀似乎沒有阻擋這副容顏的盛開綻放,尚淺的年歲總有著青澀的伴隨,但是不知是否因為舞依炫的自身還是因為這妝容,似乎今天的她褪去了青澀。不,不是成熟。是透著氣息的,那份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氣息。

舞依炫真的不想要戴著面具,她想要大大方方地去見鳳沐璃,戴著面具有時會讓她覺得他們似乎有種見不得光的壞感覺。她想要證明她是配得上他的。

但是,愛情沒有配不配的上!

銅鏡中那個想煙火一樣燦爛的不真實的女子,笑靨如花,緩緩地拿起手邊的銀色狐狸面具,給那張足以令天下人瘋狂的臉戴上。

還不是時候!

一席縹緲絕塵的白色薄紗長裙,舞依炫大概因為最近發育不錯,長高了不少,長裙掌控的很好(但是她還是加了隱形增高鞋墊,哈哈哈!噓,不要和別人說呦!)。

舞依炫鎖好了門,四處打量了一番有沒有漏的,生怕哪裡沒關上。「完美!」打了個響指。

「炫兒!」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是或許更願意當做心有靈犀,一身明白色的長衫的男子喚住了女子。男子還未看清女子,但是嘴角已然掛著笑意。也是白色!

「小璃子,你怎麼在這裡?」舞依炫可是很驚訝的。

一字閣佔地面具很大,幾乎佔了大半個這條街道,這一關上門可是就人煙稀少了。再者說今天是結花節,大家可都是往著碧水湖去的。不論是商販權貴,男男女女都是朝著那一個方向的,想撈些油水的,想愜意享受的,想折花擇偶的…一字閣這一處地兒已然只有月光滲入。

「你怎麼來了?怎麼沒去碧水湖那邊?」果然小璃子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鳳沐璃看呆了,他不知道的是原來有如此女子,有如此女子把這素凈的白色衣服穿得如此好看,有如此女子把羅裙穿得如此動人,有如此女子像是落入凡間的仙子…

而這女子於他相戀!

這女子是屬於他的!

這女子將會被他擁有!此生此世,他許諾。

「因為想要在其他人看到你之前先看到你。」因為他會是第一個找到她的人,只能是,只會是!

「…」一來就說這種話,舞依炫有些措手不及,眼睛不敢直視他。

「我們走吧,去碧水湖那邊看看。」舞依炫撓了撓耳朵根。

「怎麼耳朵不舒服?」

「大概是面具沒帶好吧。」舞依炫說,「走吧,這裡黑燈瞎火的,前面多亮啊!」眺望一下前面真的是燈火通明。

「好。」

舞依炫準備抬腳走了,鳳沐璃一把抓住她的手,「牽著手,否則別人以為你是單身的。」

鳳沐璃離了近些才看見她這一身的衣服,原來不是純白色,而是嵌了許多的花朵,很淺,淡色的繁花被襯嵌在朦朧不清的紡紗上,美不勝收!

可是這麼多的花是想要做什麼?本以為沒拿花,沒想到…

他不得不提防!

「…」舞依炫暗道這傢伙真是霸道!笑著說,「那就牽著,走吧!」

鳳沐璃也淺笑可深意,「走吧。」

拉著她,牽著她,走在靜謐的街巷,向著前面的繁華… 182

「這是誰家的姑娘?」

「天哪!這是一字閣幾位管事吧,沒想到打扮起來竟是如此的美貌!」

「人家本身就是美人好不?看起來今天這幾位是驚艷四座了,怕是不少的男子都會趨之若鶩了。」

「好像還有兩個沒見過。」

「她們身上的衣服是不是新品?好好看,好像要啊!」

「沒見過的衣飾,果然是一字閣的人就是有咱們沒有的福利。不知道這幾件衣服是不是出自煙火之手?要是的話,就算是二手的我也要了!」

「不行,明個必須得去一字閣再逛逛,是不是有什麼新品沒發現的。」

「這藍家大小姐可真是典雅大方,兩個管事一個明艷活潑一個冷艷清妍。」

「可不是嗎?那邊的兩位女子,一個純真自然,一個高貴優雅。還真是不知道京都竟有這些個傾城的女子。」

男人們為這些女子神魂顛倒,女人們為這些女子羨慕嫉妒。

這幾位一同出現在街市掀起軒然是毫不疑問的,畢竟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鮮明,你不會忽視任何一個人的美,畢竟她們那麼的與眾不同。

或許是這幾位魅力太大,人群真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弄得幾人都分散開了,還真的應了舞依炫那句「巧遇吧!」。

每一個都受到了不少的男子的花束,不過很可惜這幾位不是已有良人就是看不上眼,一一拒絕了。

要說這邊有趣的莫過是木薇和木葵了。

木薇這邊「搔首弄姿」的,一看有花遞過來,眼睛立馬比這星星還要亮,可是看到人的時候這傢伙臉簡直要比榴槤還要臭(雖然她是喜歡吃這玩意來著兒,不過可惜無人和她一起欣賞大榴槤的美味),至少木葵是這麼看的。

木葵也只能對這個顏控表示白眼了。當然木薇也是對木葵亦同。

「姐姐,你要不要這樣啊!帥哥都被你的冷氣給趕走了。」看著一個個準備靠近的俊才卻因為這「冷窖」硬生生離她而去,「看看,人家的花兒都被凍得凋謝了,還掉了!」木薇指著邊上一個男子手中的花大概是花枝的問題不小心折斷了的。

「我比你小!」木葵淡淡說道。

「哎,我怎麼就和你走在了一起了呢?要散的話好歹也分個體溫正常的人呀!」木薇哀嚎道。旁邊的痴男只覺得這女神哀怨叫喊還是那麼的好看!完全不考慮邊上大媽的感受,大媽們只想說:我們這也是沒少喊,咋就不見你們這些孩子待見了呢?

這犀利的眼神齊刷刷地讓這些男子一陣惡寒,只感覺深深地被記恨了。

「什麼鬼?」木薇眼尖的看見了一個人,逮著了,還想著有沒有見面的可能呢?「哈哈哈…」突然地仰天長笑起來,倒是惹得木葵眼眸一陣波瀾。

皇天不負有心人!上天真是對她不薄,果然聽見她此仇不報非女子的心聲,好樣的!

這麼一番腹誹時,已經大步地踏向前方,走向一個正洋溢的新奇、正站在一個買著小吃的攤販前的男子,說著,「老闆,這個好不好吃?」

木薇:拳頭可能更好吃。(拉伸了手指)

「老闆,這個貴不貴?」

木薇:不貴,免費的。若是願意不介意免費多送幾個。(活動了節骨)

「老闆,給我來幾個吧!」

木薇:既然這麼想要,可以,立馬奉上。(伸出了手)

男子心滿意足的拿到了遞過來的食物,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男子正準備把到手的食物送進嘴巴時,一隻堅而有力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別來無恙啊,噴嚏怪!混——蛋!」很是明艷的笑容,很無害,很漂亮。可是那雙會說話的眼睛直直的出賣了她,不懷好意,很明顯她沒有掩飾的意思。

男子不由得有些手抖,啪嗒,剛剛買的食物掉在了地上,可是好死不死的卻掉在了…

「似乎我們又添了一筆新賬!」木薇望著白色繡花鞋面上的一袋子的食物,轉而快速地盯上了男子。

「不如,到一邊談談。」

不知道是因為木薇真的是力大如牛,抓著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男子到了一邊。

木葵因為木薇離開的太突然,也不知道她要去幹什麼,一時間就被人群衝散了。

木葵一般很少在晚上走的,尤其是自己一個人時候,很少。因為她不喜歡,她討厭。

不過還好她知道她只要走過這條橋就可以和她的摯友們相見了,所以不想再逗留多少時間。今天真的很多人,很熱鬧,木葵覺得可能不是京都的人應該也都趕來了吧,畢竟五國盛典在這裡。

畢竟今天是結花節。

畢竟今夜滿是繁星,皎月懸空,而空氣中瀰漫著繽紛迷人的香氣,女子宛若花中仙子,男子皆為花中神邸,豈有不來這裡?

可是木葵依舊不喜歡夜晚。加快了腳步,走向湖心亭。

尋尋覓覓,人們在人海中尋找著屬於自己相守一生的另一半,愉快卻也慎重。

藍若昕落了單,本是和赫連娜還有鳳沐心一起的哪知道那兩個人實在是太能鬧騰了,一轉眼就不見人影了,倆個人倒是很合得來,一樣喜歡熱鬧。不過她倒是有些擔心,畢竟一個人生地不熟,一個天真且好騙的。這組合也是沒誰了!

藍若昕只好一邊找人一邊想著湖心亭去,想著就算是迷路也總能問的著人吧。可是藍若昕沒走上多遠覺得這步伐就不大受控制似的,一個勁的把她往前面拖去,不算強但是也不弱,至少她的腳步現在不能受到控制。

藍若昕不得不加快腳步,「不好意思。」

「對不起。」一路上倒是撞了不少人,雖然這橋前半部分有好幾條通道到岸上,但是這也架不住人的多!而且她已經走得挺遠的了所以只有一條橋道,熙熙攘攘的。

「抱歉。」

藍若昕似乎也聽見不遠處也有不少的歉意,不過看情況似乎他撞得要比她狠多了,人太多她看不見,大概是塊頭大些吧。她這麼想著。

可是下一秒,似乎在後面推動的手更加的強勁了,至少她快走的速度是跟不上了。

「呀!」好痛,這次是撞到了她自己了,但是基於禮貌,藍若昕捂著腦袋道歉道,「對不起。」

「這位小姐看起來很是面熟啊,我們是不是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