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此刻,葉天的身影,忽然便是從那廢澗之中冒出頭來,籠著一身的黑袍,落在了那玄幽尊者的跟前。

「閣下是?」玄幽尊者眉毛微微一皺問道,葉天此刻身上的氣息,赫然便是有著五劫涅槃境,但他卻是並不熟悉這股氣息,不像是熟人。

「本尊不方便透露名號,你只需知道是來救你的便是。」葉天頭也不回的低聲道

「好……那就跟他們拼了吧,這些狗日的,看樣子就沒打算放我走!」

玄幽尊者點頭應了一聲,表情變得出奇的平靜,七尺關刀陡然出現在他的手中,戰意高昂!

此刻身後,萬仞懸崖浪滔天!身前,金戈鐵馬漠無邊!

那監獄之中大量的兵甲獄卒,此刻已經是逼近了跟前,而最前方的一人,赫然便是之前在自己身上拍了幾個柿子的蔣天!

這傢伙,又來演戲了!

「哼,看來是鬼宗的幫手來了啊,五劫涅槃境,陣仗不小,但想救人走,怕是還差點意思吧!」

「呵……蔣天閣下是吧?早就聽聞閣下手段超群,不知今日可有什麼手段讓本尊見見?若是沒有,本尊就先給你點手段看看好了!」

話音落下,葉天便是陡然間抬手一揮,生門到底陡然間朝著那大群的獄卒攻殺而去,瞬間便是讓得不下百人應聲倒地!

「逆賊,你好狠毒的手段!」

蔣天似是逃難般的規避而開,回頭望向那一地慘狀,咆哮著怒罵道。

「狠毒么?」

葉天表情淡漠的道,旋即,手中長刀輕舉,直指軍陣,「不是要追殺我們么?傳聞你們那所謂的五大高手到了四個,其他三個別藏了,都出來吧,我數三聲,不出來,本尊即刻屠了你們這軍陣,血染這寒江!」

「逆賊休狂!老夫『炎剎』在此!」

「本尊『雲溪』在此!」

「本尊『無月』在此!」

葉天話音方才落下,三道身影,陡然出現在蔣天的身邊,四人皆是四劫涅槃境的修為,聯合起來的威勢,絲毫不弱葉天半分!

「我也來助你!」

那玄幽尊者握緊手中的關刀踏前一步,卻被葉天一攔,攬到了身後。

「我為你殺出一條血路,逃出去。剩下的事情,可就要看你自己了。」

葉天輕拍了拍那玄幽尊者的肩膀,身影陡然間便是不由分說的朝著那四大高手暴掠而去!

五名超級高手的交手,威能亦是尤為的顯赫,下方無數兵甲,無一人能看得清這五人究竟是如何戰在一起,只聽得漫天沉重的爆響,幾乎要將人的耳膜撕裂,而那一道道不經意逸散出的餘威,便能在這片黃土地上,帶出無數千丈裂紋!

五影凌空,殘虹漸落,萬千人的心,如懸纖絲!

「嘭!」

陡然在半空中炸響的氣爆,令無數人心中都為之一顫,土地寸寸崩斷,就連空間,都是一副搖搖欲墜,隨時要崩塌的破碎模樣。五道身影退散開來,方一落地,便是萬人皆驚。

炎剎尊者腹部已是被長刀貫穿,雲溪尊者胸前劍痕深可見骨,蔣天渾身戰甲層層剝落,口鼻皆是血沫,而那最後一位無月尊者,此刻已是躺倒在地,氣息斷絕!

反觀葉天,除了顯出幾分疲態,以一敵四,表面,竟是毫髮無損!

「那四人之中一人已死,三人傷重,隨時準備好逃出去吧,在動手,可就是生死相鬥了,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葉天抿了抿嘴唇,帶著幾分疲態笑道。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那些傷勢,他都控制的十分精巧,生門刀氣很快就能治療,不會留下任何的隱患,就連那無月尊者,此刻也不過是屏住了氣息倒下了而已,並未身死。

這些高手可都是自己人,葉天怎麼可能下殺手?

「不可,既是同僚,我怎麼可能丟下你自己逃走?我們一起……嘔!」

玄幽尊者臉色頗有幾分蒼白的道,話到一半,確實陡然有著一口污血,破口而出!

見此,無論是那剩下來的三大高手還是兵甲們,都是鬆了一口氣……

「我這有葯,你趕快服下,立刻就走!」

葉天翻手將一枚丹藥塞進了那玄幽尊者的口中皺眉道。

「呵呵……不必了,這四人靠內勁傷人,我心脈已碎,就算走出去,也是廢人一個了,不如跟他們拼了,閣下神通,還請之後救出我家大哥,我這條命,便多拖幾個人陪葬吧!」

半是安慰半是驅趕的低喝了一聲,玄幽尊者再度提手中的關刀起身,那餘下的三名高手,陡然身軀繃緊,時刻提防著玄幽尊者。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萬般驚詫。

在玄幽尊者的胸前,血霧如蓮花瓣盛開,一柄黑刀,自後背貫穿前心,穿胸而過!

「閣下……你?!」

玄幽尊者不可置信的回過頭,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本該是幫手的人,居然會想他突然出手!

葉天搖頭笑了笑,帶著幾分詭譎的神色,淡然道:「你聽我的,服下丹藥趕緊走該多好?這樣你就會在衝殺出去的路上毒發攻心,爆體而亡,省得我動手麻煩。可你不肯,那就別怪我用些非常手段了。」

葉天一邊說著,手中的靈墨刀便是猛然的在玄幽尊者體內猛力的一轉,玄幽尊者那原本就破碎的心脈,哪裡還承受的住這般損傷?

夾雜著內臟碎片的污血破口而去,劃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遠比那天邊殘虹,要殷紅得多!

「殺了我,他們一樣不會放過你!」玄幽尊者雙目血紅怒瞪著狄嶸,氣息近乎是只出不進。

「不好意思,本來就是演給你看的,不過你放心,等你來的這段時間我早就在這周圍不好法陣了,你想給鬼宗傳回消息,不可能的。」

葉天略微的眯眼笑了笑道,那笑容看上去,端是詭異非常!

「畜牲……」玄幽尊者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無奈地搖頭。

心臟被貫穿,加上那丹藥之中的劇毒,玄幽尊者清楚,自己已經沒救了。

「不擇手段,不就是你們鬼宗一直以來的教義么?我無非是還施彼身罷了,希望你能喜歡。」

葉天略微的揚了揚嘴角,旋即便是猛地將那手中的靈墨刀一抽,那玄幽尊者的身軀陡然間便是爆碎而開!鮮血飛濺之間,讓得周圍不少的兵甲都是猛地咽了一口唾沫,這般場面,他們不少人可是從未見過……

蔣天的臉上也是略微的表情有些怪異,他自是知道葉天恨極了鬼宗之人,但卻是並未想到,葉天這麼個看上去陽光爽朗的青年,真正動起手來,會是這般的狠辣……

「好了,蔣天閣下,幸苦你們演這場大戲了,回去吧,那最後一個人,可還要麻煩你們接著演,回去繼續將他也收拾了,就算齊活!」 馬氏現在是真的怕了,竟然沒有一個人幫著自己說話。所有人都眼睜睜看著自己逼迫。

不能慌,一慌就露餡兒了。馬氏不停的再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慌,可是小姑子跟丈夫看著自己的眼神讓自己覺得好陌生。

「有成,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過來看看的。」馬氏不知道自己不能承認,要是自己承認那自己就真的完了。

到了現在還想著抵死不認,宋離都忍不住要為馬氏鼓掌了,而宋離是這麼想的,當然也就這麼做了。

「啪啪啪。」

「二嫂真的是好本事,到了現在還在想著狡辯。」宋離上前一步。

「二嫂是不是以為自己你抵死不認我就拿你沒有辦法?」宋離道。

難道不是這樣嗎?雖然他們抓到自己在兔棚這裡可是也說明不了什麼不是。只要自己抵死不認,就算是宋離也是拿自己沒有辦法的。

「二嫂,你偷得那幾隻兔子應該都是送回你娘家了吧,嗯。我猜你應該是放在你二哥家裡的是不是?」宋離歪著頭道。

不會的,她怎麼會知道的?馬氏步步後退,可是宋離已經到了她面前讓她退無可退。

「二嫂,你是不是心裡在想著我是怎麼知道的?」宋離道。

馬氏現在是真的不敢有任何的動作了,因為她不知道宋離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你一定是一早就知道了,是不是?」馬氏指著宋離道。

還算是不笨嘛,不過既然還算是不笨可是卻又做出了這麼笨的事情,這人啊,還真是想不明白!

宋離點頭,「從第一次兔子不見開始我就已經懷疑你了。」

居然那麼早就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可是她卻一直都沒有讓自己察覺。

「既然你早就已經知道了,那你為什麼不早說?難道看著我每天提心弔膽的,你覺得很開心?」馬氏喊道。

宋離知道,二嫂對自己現在一定是滿肚子的火氣,可是這些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我當然不開心,其實我寧願那個人不是你。」

宋離不是看重幾隻兔子只是難過,明明自己都是為了家人好。可是為什麼二嫂還要這麼做?難道二嫂心裡就沒有想過她們都是一家人嗎?

宋離嘆了一口氣,「二嫂,我們始終都是一家人,可是你卻做出這樣的事情真的是讓我太失望了。」宋離搖頭。

「阿離,她畢竟是你二嫂。」宋有成雖然不敢相信馬氏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可是事實已經擺在自己眼前了由不得自己不相信。

「不錯,我是你二嫂,你不能這麼對我。」馬氏躲到宋有成的身後,關鍵時候還是丈夫能靠得住。

宋離沒想到擋在自己的居然會是二哥。

「二哥是不是認為我這麼做太過分了?」帶著全家人來捉賊,而捉到的這個賊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二嫂。

環佩鎖情仇 宋有成搖頭,他不是這麼想的。可是馬氏畢竟是自己同床共枕這麼久的老婆,自己是真的不能不管。

「以後我會看好馬氏的。」宋有成道。

看好馬氏?怎麼看?不是宋離不相信她二哥的話,只是要是這一次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二嫂,依著二嫂的性子肯定是不會長記性的。

「二哥,你的這個要求只怕我是不能答應你了。」宋離道。

趙氏看著兒子滿臉痛苦的樣子也很是捨不得,她是不喜歡馬氏。可是馬氏不管怎麼說都是她兒子的媳婦,要是真的把馬氏怎麼樣了,恐怕她兒子的心裡是最不好過的。

「阿離,你跟娘說你想怎麼辦?」只有知道阿離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才能想辦法。

馬氏很害怕,原來她是想的很好,甚至認為這一切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做完了。但是現在自己已經被抓住了。

「阿離,我求你好不好、。我跟你二哥我們還有花兒,你不能這麼對我。」馬氏衝到宋離面前拽著宋離的衣角。

宋離看著眼前這個哭的鼻涕眼淚齊留的人,真的覺得很噁心。這樣的人,自己居然因為她是二哥的妻子,所以自己還要忍受著。

「二哥放心我不會把二嫂怎麼樣的。」

宋離這話一出,馬氏的心裡就鬆了不少。

「阿離,你放心,這樣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再做了。我這就回去把那幾隻兔子給你送回來。」雖然馬氏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宋離到底是怎麼發現自己的。可是現在自己已經被抓住了這就是事實。

宋離搖頭,「不用了,你只要明天天一亮,當著所有人說你偷了家裡兔子的一事就行了。」

要自己當著所有的人面說自己偷了家裡的兔子?這讓自己以後在活水村還怎麼能待下去?這根本就是不給了自己留活路。

宋離這話不僅讓馬氏吃驚,其他人同樣也很是吃驚。阿離這個法子是不是太過激烈了?

「阿離,她畢竟是你二嫂。」陳氏雖然知道依著宋離的性子,自己不管怎麼勸說基本上都是沒用的,但是還是勸了。

「是啊,正是因為她是我的二嫂,所以才更加不能寬容。如今我們家的生意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有人開始打主意了,而且這個打主意的人還是家裡人。要是讓外人知道了,不,甚至不用外人知道了我們這生意都不用做了。」

「可是,可是那也不用你二嫂去跟所有人這麼說是不是?」 借腹妻蜜戀出逃 宋有成急道。

原本是不用的,可是現在自己已經改變主意了,所以自己才會讓馬氏這麼做的。

「二嫂是不是不願意?」宋離看著馬氏。

她當然不願意了,要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自己在所有人面前承認自己偷了家裡的兔子,傳出去了自己還怎麼做人?

馬氏的沉默,當然就是默認了。

「二嫂,不願意就算了,那我就只能親自去馬家把我的兔子拿回來。」宋離道。

馬氏瞪著宋離,她怎麼能這麼做?這根本就不是在給自己機會。還要去自己娘家拿兔子?難不成她宋離還能認得出來他家的兔子長得什麼樣子不成?

「二嫂,我真的不想把事情給鬧大的。可是你一點都不知道悔改。」宋離道。 馬氏現在是真的害怕了,宋離這麼做分明就是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留,這樣下去還得了?

「娘,我求您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您跟阿離說,讓她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馬氏跪在趙氏面前祈求道。

「馬氏,我們對你也算是不薄了,可是你依然還是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你讓我們怎麼弄?」趙氏道。這個兒媳婦雖然不是自己喜歡的,但是自己也沒有虧待過她,可是如今卻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你們是沒有虧待我,可是你們捫心自問真的對我好嗎?」馬氏認為要是她們真的對自己好,自己怎麼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分明就是他們對自己不好,所以才會逼的自己這麼做的。

宋有成見馬氏居然一點都不知道悔改。

「阿離,讓你二嫂去跟全村人說她偷了兔子肯定是不合適,但是你放心那幾隻兔子,我現在就去外家拿回來。」宋有成道。

二哥到了現在依舊還是在維護二嫂,可是二嫂呢?宋離知道如今二嫂算是恨自己入骨了。

「咱們大周是有律法的,偷盜者,監守自盜者都是要進大牢的,還要挨鞭子的。」宋離道。

還要讓自己挨鞭子進大牢?這根本就是故意的。自己一個女人要是因為偷盜進了大牢,將來根本沒法做人。

「不行,不能讓你二嫂進大牢。」宋有成道。

宋離當然也不會因為幾隻兔子就把馬氏送去大牢的,只是宋離要利用這件事情給馬氏一個難忘的警告,讓馬氏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這麼輕易的算了,更不要妄想打家裡的主意。

「到底怎麼做就要看二嫂是怎麼選的了。」宋離道。

怎麼選?自己還能怎麼選?馬氏覺得自己現在已經被宋離逼到懸崖邊上了。可是宋離還在步步急逼,恨不得把自己逼下懸崖。

宋曉梅心道,阿離到底還是不忍心,只是不知道這馬氏到底要怎麼選擇。

「你說給我選擇?」馬氏道。

宋離點頭,「是啊,就看二嫂你怎麼選擇了。」

馬氏現在心裡想著不要不讓自己去大牢挨鞭子就行了,至於其他的自己還能有選擇嗎?

「看來二嫂的心裡已經有選擇了,很好。」

「阿離,你真打算讓你二嫂跟每個人都說自己偷了家裡的兔子?」這讓他們今後還怎麼見人?

宋離確實有這個打算,自己這麼做還不是為了家裡著想。而且要是旁人的話,宋離只怕是想也不想的就把人給送到縣大牢去了,哪裡還會說在這裡扯皮。再說了自己讓二嫂去跟所有人承認自己偷了兔子也是為了給他們一個警告,告訴他們千萬不要抱著僥倖的心裡。她宋離就算是自己的親嫂子也是不會放過的。

要是馬氏知道宋離有這樣的想法,恐怕當初就算是求著也不會去打這些兔子的主意了。

宋離半天不說話,馬氏的心越發的沉到谷底。怎麼辦?自己應該怎麼辦?

「阿離,我今後一定好好看著你二嫂,絕對不會讓她在做出這樣的事情,我看今天這件事情就算了好不好?」宋有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