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母疑惑的看著窗戶小聲嘀咕著:「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跑出門外的蘇小北開始了他的每日健身。

正圍繞著小區奔跑的蘇小北碰到了一個摔倒的老奶奶,連忙上去將她扶了起來。

只見,老奶奶自己又躺在了地上,用顫抖的手指著蘇小北說道:「小夥子,我知道讓你扶我這一把老骨頭走路很難,但你也不至於狠心把我推倒吧。」

旁邊的吃瓜群眾越圍越多,都說趕緊賠點錢,送醫院去吧。

這時,蘇小北在心中呼喚著系統,系統爸爸,我該怎麼辦?

叮,推薦宿主購買回憶往事APP,此APP可以查閱宿主在1小時之前發生的事情,並記錄在手機中,可永久使用。

購買所需1000積分,當前宿主餘額不足,是否啟動新人小額貸款。

「使用」

叮,啟動成功,已購買APP。

就這樣,蘇小北在眾人面前掏出了手機,打開了剛才購買的APP,選擇了10分鐘前的視頻。

……………

視頻結束后,蘇小北從人群中跑了出來,繼續完成他的每日任務。

而老奶奶則收到了一群吃瓜群眾們的批評。

叮,恭喜宿主完成今日健身任務,200積分已自動還款,請宿主再接再厲,還款總額剩餘:800積分。

卧槽,系統你個大坑比,把我辛辛苦苦賺的積分還給我。

對不起,本系統拒絕和狗說話

對不起…………

氣急敗壞的蘇小北不停著罵著系統,而系統不知疲倦的回復著一句話。

於是,蘇小北只能在心裡默念,系統是撒幣。

不,系統不是撒幣,宿主才是撒幣。

蘇小北用手狠狠的摁著人中,也不敢說話了,慢慢的向家走去。 極道天魔 到家以後,蘇母看了一眼蘇小北,驚奇的說道:「喲,可以啊,居然都練氣了,加油,離復仇還早的很。」

蘇小北欲哭無淚的嘟囔著:「今天我是找誰惹誰了,系統看我不順眼,我媽也不相信我了。」

可他還是小瞧了蘇母的聽力,後者看著電視說道:「說的跟我什麼時候相信過你似的。」

幸好的是蘇母並沒有沒有在意系統這兩個字,不然他又的費勁一番口舌。

蘇小北見自己誰也懟不過,只好悶悶不樂的走進了屋裡。

一進屋,他突然想起了昨天剛激活的靈氣子系統,還沒有仔細研究呢。

「系統,給老子打開靈氣子系統。」

「呸,還老子,老子是你叫的嗎,你應該叫孫子。」

「好的孫子,給爺爺打開靈氣子系統。」

蘇小北終於戰勝了一次系統,把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似乎都飄到了腦後,只感覺到現在十分的舒爽。

不過,他馬上就變得更加悲催了。

「宿主兒子,你是不是飄了歐,想要我給你漲利息是不是。」

「我錯了,我錯了系統爸爸,別漲了,今後你是我爹,快打開吧,不然書友們又要噴我水字數了。」

這時,在隔壁屋裡躺著的蘇父打了兩個噴嚏………

功法:青玄決

靈氣:1000

修為:練氣一階(+)

肉身:凡體

掛機系統:100靈氣/每小時

我們的口號是:上班掛機,下班回收,靈氣秒到賬。

「升級」

「叮,升級成功,自動扣除800靈氣。」

對了,我好像還有個秘籍沒看,蘇小北突然想起。

「系統,取出健身秘籍。」

一張泛著棕黃色的牛皮捲軸出現在了蘇小北的面前。

假如不曾遇見你 牛皮紙上記載著上古時期發生的事情。

惡魔總裁別找茬 在上古時期,人們總是一心的去追尋境界。

有的天資異稟之人,破鏡的速度尚快,有的甚至可以做到閉關三載,突破9重小境界,一層大境界。

正因如此,常常有人根基不穩導致最後走火入魔,成為了魔修。

魔修不代表一定是壞的,而仙修也不一定就是好的。

曾有一位叫做無錫大師的仙修,屠盡了天下所有心術不正之人。

帶領著所有仙修和魔修走向了新的世界。

但他,主攻的並不是修為,而是體魄,我曾見他經常做一些奇怪的動作。

有一次,我看見他找來了一根柳樹枝,不斷的用靈氣淬鍊,使它變得更加柔軟,然後將它拿在手中不斷的跳來跳去。

他還經常拿著奇怪的武器與人戰鬥,每當敵人要將他打敗之時,他便把武器收起來,用拳頭與人對戰時只見殘影,未見實體,他的速度便是如此,好像內個東西是來限制他的實力一樣。

每當我隔上幾天再看見他的時候,他實力便會更凝實一分。

自我長年觀摩,請教,添加了我自己的想法,編製成一本不健全的健身秘籍。

為此,我將他分成了18個階段,每完成一個階段需要經過一次測試,每階段所給的時間不同,難度不同,每日堅持完成,方能成就無上神體,一拳捶爆億萬星辰………

而此健身秘籍當中有一無上秘技。

在戰鬥中不斷健身,不斷的彙集天地靈氣,健身的難度越大,匯入的靈氣速度越快,靈氣越精純,甚至能瞬間秒殺比自己高出幾個大境界的敵人。

蘇小北看完健身秘籍以後,在心中猜測著,無錫和系統之間莫非有些淵源。

不然這一切也解釋不通啊,想不明白的蘇小北只好去問系統。

「系統,系統你跟內無錫有什麼關係?」

「叮,當前宿主等級較低,不配過問此事。」

蘇小北陷入了沉思之中,跳來跳去的那肯定就是跳繩了,而奇怪的物體到底是什麼。

那些人離開地球去了哪裡呢,為什麼沒有人回來過。

這些事情還都不是我能考慮的事情,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變強。

叮,感受到宿主強烈的變強願望,激活爽歪歪變強任務。

任務內容:提供給宿主一身特製健身大衣,內含100斤鐵塊,已放入系統空間,請宿主自行查收。

任務要求:宿主在30天之內,除洗澡之外,睡覺也必須穿著。

任務時間:30天

任務獎勵:每天3000靈氣

「卧槽,系統你是不是恩將仇報,100斤你要害死我嗎?」

「本系統通過精密計算,確定宿主可以承受最大上限為101斤,貼心而又乖巧的系統為宿主留了1斤安全空間,請宿主珍惜。」

「系統,謝謝你如此嚴格的要求我。」

「不用謝,爸爸對兒子好是應該的。」

霸愛嬌妻:腹黑總裁別來無恙 「系統,你又皮痒痒了是吧?」

……………

這樣,歡樂而又逗比的時光,在鬥嘴中度過。

傍晚,吃過飯以後,蘇小北將系統特製的健身大衣拿了出來。

黃褐色的外表看起來和正常衣服沒什麼區別,但是,當他拿起來的時候,巨大的重量感在手上爆發出來。

掙扎了好一會,蘇小北發現他成功的被大衣壓爬在地,只好呼喚著母親:「老媽,老媽救我。」

蘇母聽到了兒子的呼救暫停了電視,向屋內走來。

看見自己的兒子被一件看起來輕飄飄的衣服壓在地上,不得不笑出豬叫。

蘇母樂著對著爬在地上的蘇小北說道:「你是要樂死我,然後好繼承我的螞蟻用唄嗎?」

蘇小北憋著氣對一旁哈哈大笑的蘇母說道:「媽,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蘇母的笑聲停止了,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趴在地上的兒子。

然後,一伸手,很輕鬆的就將衣服拿了起來,感受到巨大的重量從身體上消失的蘇小北發出了一呻吟:「啊,真舒服。」

光顧著舒服的蘇小北沒有看見已經怒氣衝天的蘇母。

下一秒,傳來了一聲慘叫,只見蘇小北又被壓在地上。

原來是蘇母又將大衣扔了過去,憤怒的說著:「今天,你不給我解釋清楚,你就不要起來了。」

蘇小北鬱悶的抬起了頭,看著自己的母親說道:「媽,這是我一個朋友研製的最新型健身大衣,是有自動識別功能的。

在碰到我的時候就是一件鐵衣,在別人手上的時候,這不過是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衣,只不過重量上好像出了點問題。」

蘇母半信半疑的將衣服拿了起來,又放了去,這樣重複了好幾遍………

確定他說的沒錯以後,才將大衣放到了一邊。

蘇小北尷尬的對母親說道:「能不能麻煩您將這衣服套在我的身上。」 蘇母驚訝的說道:「這玩意重量不是不對嗎,為什麼還要穿呢?」

蘇小北尷尬的說著:「我這不是有受虐傾向嗎,媽你就快點吧。」

蘇母只好拿起大衣給蘇小北穿上。

在蘇母鬆手之後,巨大的重量感在他的後背上爆發開來,將他壓的不能直起腰來。

只見,蘇小北的雙腿都在顫抖,彎著腰咬著牙慢慢的向前邁了一小步。

當他邁出去以後,感覺身上輕鬆了許多,好像沒有了剛才那麼強的壓迫感了。

不過,100斤的鐵衣穿在身上,那種感覺確實是爽歪歪。

蘇小北艱難的邁著步伐,一點一點的挪動自己的身體。

剛開始的時候,每邁出一步,都要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走著走著,就會來個雙膝跪地,就像過年的時候,後輩找長輩要紅包的樣子。

不斷的練習之後,蘇小北慢慢的將腰挺了起來,汗水順著臉頰緩緩的留下,每留下一滴,壓力就好像減輕了一分。

悲傷且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已經到了要睡覺的時候了。

蘇小北走到沙發邊上,剛想要伸手將大衣脫下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響起了。

叮,宿主除洗澡與系統獎勵休閑時間之外,只有在戰鬥中遇見無法匹敵的敵人才能將大衣脫下,不然會遭受到一定的處罰。

「系統,你說吧,他給你多少錢,讓你來折磨死我,我出雙倍。」

「宿主是個大窮比,沒錢還要裝逼,本系統鄙視你。」

「系統爸爸,那是不是我去洗澡就可以脫下這衣服了。」

系統陷入了沉默……

嘿嘿,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蘇小北在心裡想著。

……………

但是,他沒有想到系統竟然會如此的殘忍。

蘇小北在衛生間歡樂的玩水,忘記了時間。

突然,一聲叮響了起來。

「叮,察覺到宿主洗澡時間異常,正在核實,核實成功,宿主故意拖延時間,開始準備懲罰措施,已準備完畢,請宿主做好準備。」

聽見了系統聲音的蘇小北只好在腦海中與系統進行起了談判。

「系統爸爸,我錯了,我不是故意要拖延時間的。」

「倒計時,3,2,1」

「啊」,一道慘叫在廁所中響起。

只見,一個頭髮成爆炸狀,嘴裡吐著黑氣的秀氣青年在廁所佇立。

一股濃濃的刺鼻氣味在空氣中傳播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