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

“…”

小八緊張的聽着電話那頭的電麥聲。

暮然,電話突然被接通了!

“喂!小倫?!”小八急忙的喊道。

小八說完,電話那頭頓了三秒,才磕磕絆絆的出了聲。

“八哥,是你啊….”

小八聽後頓時大驚,是馮倫的聲音!但是那聲音聽起來怎麼那麼的頹廢?!

“你怎麼了?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你在哪?李強和你在一起沒?!”

小八加快腳步,急忙的問道。

這時,電話那頭漸漸哭了起來。

“嗚嗚~八哥,真的不想再麻煩你了。但是,實在是沒辦法了。強哥,強哥要和他們解除合同!”

“什麼?!”小八驚了,接着問道:“你們在哪兒?!”

“我,我們在(強哥你不要這樣,八哥也許可以幫我們!),我們在去物流公司的路上….”

“嘟…”

“嘟…”

“嘟….”

馮倫話說到一半,電話就被掛斷了。

小八聽後頓時心裏大驚,李強居然要和他們解除合約?!這怎麼可能?!

李強之前爲了兄弟們的活路,物流掙的錢都分給了兄弟,爲了李強物流的存在,叫板物流公司。現在怎麼可能會想着去解除合約?!

想到這兒,小八心想,肯定是那物流公司又出了什麼新花樣,逼迫着李強這樣乾的。

想到這兒,小八心裏頓時火冒三丈,下樓打了個車,直奔物流公司而去。

一路上,小八閉眼冥思,一直在探查着李強的靈氣。

暮然,在正前方的位置,小八探查到了!不僅僅有李強,還有馮倫以及他們手下的五個弟兄。

他們剛到物流公司的門口,還沒進去。

而此時自己的車還距離他們有上千米的距離,車子趕過去就來不及了。

小八想完,最終念起口訣,原地一個閃滅就出現了李強他們一夥人的面前。

七人大驚,一下子停在了臺階上,全都驚愕的看着小八。

李強看了看慢慢地低下了頭。

“強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八站在高處,氣呼呼的高聲喊道。

這時,李強慢慢地擡起了頭,看向了小八。

“小八,我也是沒辦法了。它們已經派人砸場了….”

“什麼?!”小八驚呼。

這時站在下面的馮倫又接着說了起來。

“昨天,它們把倉庫給推平了,如果再不取消,也許兄弟們就要跟着李強物流被活埋了…”

聽到這,小八徹底驚住了。

夢中預示的一切,居然成真了。物流公司好比猛虎,把李強和馮倫兩人撕扯的支離破碎。

想到這裏,小八頓時勃然大怒。

轉身就要進去。

這時馮倫一下子衝到了小八的身前,打開雙臂擋住了他。

“讓開!”小八怨吼了一聲,就要從旁邊走。

這時馮倫非但沒有讓開反而向他移動那邊又攔了過去。

“不能去!他們有關係!咱們惹不起!如果是爲了一時的痛快,讓兄弟們以後走投無路,是不明智的!”

馮倫紅着眼吼道。

“是啊,這次就認栽了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八哥,讓我們去吧….”

聽到這些頹然的話,小八停住了腳步。

愕然的望着馮倫以及那幾個兄弟,也是想明白了原委。

是啊,馮倫說的對,如果只是爲了一時痛快,他們八個人完全可以捏死那個總經理。而這樣,就意味着徹底得罪了這家物流公司,從此在物流這一行業,恐怕再也沒有他們的容身之所了。

這些人,除了一身的疙瘩肉之外什麼都沒有。低學歷,在社會上難求一職。

如果得罪了這家物流公司同時也是變相的得罪了那個關係!

得罪了他們,纔是最重要的。

那將意味着他們在B市,將會舉步維艱,再無容身之處!

想到這兒,小八恨得牙口都要咬崩了,但是沒有任何辦法。

看着臺階下面各個親切的面孔,小八頓時感覺很是淒涼。跟隨着他們的兄弟,居然淪落到這種地步,小八心有不甘!

這一瞬間,他腦海裏蹦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爲什麼要寄人籬下?!爲什麼要看他人的臉色?!爲什麼不能擁有自己勢力!就如同黑羽幫一樣!強大到國家都無法去插手。

如果到了那一天,眼前的這些個兄弟,還會這樣灰頭土臉的來求和嗎?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一定不會的!到時候所有人都得來巴結他們,他們將成爲拳頭制衡的人上人!

想到這裏,小八目光堅決的看向了馮倫。

“馮倫,讓開。”小八淡淡的呼道。

“不行!你這樣會害死他們的!”馮倫急迫的大喊。

聽到這話,小八的嘴脣微微上揚,看向了他。

“你放心,我不會再阻撓你們了!但是,這次的話,必須由我來跟他們說清楚!”

小八厲聲說完,推開了馮倫的胳膊,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 第545章這叫做以退為進

翌日清晨,明肅與明津顏見到的是饜足的陸司寒和一臉哀怨的姜南初。

她累的險些起不來,現在直犯困。

「乾爸,昨天晚上,我讓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放心吧,都是照你說的做。」

「但是我們這樣做,真的有用嗎?」

直到江安快到來之前,明肅心中都是濃濃的懷疑。

江安已經五十多歲,真的喜歡這種哄小女生的玩樣?

「只要你全程照我說的做,我保證乾媽一定感動的不行。」

話音落下,明津顏率先發現江安的身影。

「爸,我媽過來啦,加油!」

「如果真的離婚,我肯定是跟我媽的,你做好準備吧。」

明津顏說完,與姜南初,陸司寒一同等在另外的車廂內,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

江安見到明肅,眼中不帶一絲溫度。

「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完,戶口本帶著吧?」

「江安,我們之間整整相處二十多年,難道真的沒有和解的餘地嗎?」

江安準備往前走,聽到明肅這番話,勾出一抹冷笑。

聽聽這算是什麼話,他不想離婚只是因為二十年的相處。

但她想要的卻是相濡以沫的愛情,兩人的觀點完全不一樣。

姜南初坐著偷聽他們的對話,她忍不住按壓太陽穴,昨天她完全不是這樣教乾爸的!

「明肅,你不是我想要的丈夫,彼此放過對方吧,我已經受夠你的自私。」

「沒問題,我給你想要的自由。」

姜南初教明肅的浪漫與驚喜,他完全沒有用上。

「我爸今天是不是沒帶腦子出門?」

「他居然真的敢和我媽離婚!」

明津顏抽抽嘴角,說好的挽回呢,完全是雪上加霜!

明津顏反應過來,想要下車勸阻,卻被姜南初攔住。

「南初,你攔我做什麼,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真的離婚。」

「三哥,你的阻止真的有用嗎?」

「乾爸做不到哄乾媽,做不到浪漫,這對乾媽公平嗎?」

「照我看,乾爸連喜歡這句話都說不出口,不如離婚!」

姜南初有些氣憤,在深愛的妻子面前,連放下面子都做不到,不和他離婚還留著做什麼!

就在兩人爭論的時間裡,明肅與江安已經辦好手續出來。

「二十多年的夫妻情分,我想最後請你幫我做一件事情。」

「你說吧。」

江安收好離婚證道。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達成目標后,她放鬆不少,但同時感覺心臟空空的難受。

「鑰匙給你,幫我把汽車的後備箱打開。」

「不知道又在玩什麼把戲。」

江安接過鑰匙按下,汽車後備箱緩緩打開。

最先感受到的是嗅覺,江安早早的聞到玫瑰花的香味。

然後江安的視覺受到震撼,滿後備箱都是鮮艷欲滴的玫瑰花。

「這是——是分手禮物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要感謝你,這是二十多年來,你第一次送給我花。」

江安又是無奈,又是悲涼的說。

她夢寐以求的場景,沒有想到在離婚當天出現。

江安的這番話同樣刺痛明肅的心。

明肅發覺他作為丈夫,實際上非常失敗。

這樣好的江安,為他生兒育女,不嫌棄他的古板嚴肅,陪伴他身邊,溫暖二十多年的歲月。

「江安,我願意和你離婚,願意給我自由,是因為我發現我們之間缺少很重要的環節。」

「如果我記得沒有錯,三十多年前,我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匆匆忙忙的見過幾次面,覺得彼此合適,直接結婚。」

「現在我想重新追求你,我會記住每個紀念日,節日,生日。」

江安愣在原地,她這輩子都沒有想過明肅能說出這番話。

「明肅,你這是在做什麼?」

「可憐我嗎?」

「明明心中藏著念著喜歡著的,不是我!」

江安狼狽的轉過身,她不能被幾句話再次騙到。

「是你,全部都是你。」

「對於月兒是緬懷,是故人已逝的思念。」

「其實我真的很開心,你能夠因為一張照片和我吵架。」

「這是你在乎我的證明。」

「江安,我們彼此錯過三十多年,我們總以為是因為合適而將就。」

「但早在不知不覺間,彼此深愛。」

「我願意離婚,同樣我願意把從前欠你的浪漫補上。」

江安抿抿嘴,拒絕的話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明肅一向古板,他能夠做出這種事情實在出乎江安的意料。

同時,江安看的出來,明肅這次是認真的,他正在為她而改變。

「以後再看看吧。」

這次的江安再也不是從前好說話的江安,既然明肅願意試試,江安可以給他機會。

不過,從前沒有過的戀愛感覺,她要通通補上,絕對不能讓生命留下遺憾。

察覺到江安的意識有所鬆動,姜南初與明津顏高興的直接從車廂出來。

「乾爸,這招比我教你的高,厲害!」

「沒錯,爸,我都被你感動到了!」

兩人嘰嘰喳喳的開口,在車後座的陸司寒表情淡然,對於所有一切似乎盡在掌握的樣子。

明肅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哪能想出來這麼高明的招數,全部都是陸司寒的手筆。

想不到最後徒弟變成師傅。

他說,這叫做以退為進!

解決這件事情,姜南初心中的一塊大石終於落地。

時間正好也到中午,明肅提出一起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