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夥計都發現了這隻浮現在夜空中的岩虎。

本來嚇得是兩腿直哆嗦的。

聽老鐘頭這麼一說,倒是稍微安心了許多。

對面那岩虎精聽老鐘頭如此自信的挑釁,不禁有些猶豫了。

「難道這老傢伙當真手裡有什麼針對我的法器么?」岩虎述雄心裡犯嘀咕。

岩虎都是十分謹慎的凶獸,沒有絕對的把握,它們不會出手攻擊。

它哪裡知道老鐘頭現在後脊上的冷汗已經濕透了背心了。

他憑藉對岩虎習性的了解,知道在這種凶獸面前,越是膽怯,越會遭到岩虎致命的攻擊。

只有讓它們摸不到你的底,或許還能逃出生天。

老鐘頭的不露怯只是他的第一步方案。

接下來老鐘頭給岩虎準備了第二步方案,那就是主動攻擊。

隨即,老鐘頭在岩虎述雄猶豫之極,以一往無前的氣概撲了過去。

手中三丈長的青龍刀閃著寒光直劈岩虎的頭頂。

岩虎述雄更加猶豫了,這老鐘頭它可是十分熟悉的。

每次都能被老鐘頭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這次因為天地異變,老鐘頭所走的路線全部亂了。

失去了以往的隱蔽地行。

馬隊剛進入虎嶺就被岩虎述雄發現了。

等這百人馬隊全部進入了深山,岩虎述雄才露面。

老鐘頭不知道的是,後面還有三隻岩虎分左、中、右三個方向包抄過來。

或者說切斷了老鐘頭可能逃竄的方向。

這一刀是老鐘頭畢生所學的體現。

刀風聚成一條青光,「唰」的切了過去。

岩虎述雄皺眉,雙翅一扇,搖身閃開。

它還沒有決定是否攻擊老鐘頭。

老鐘頭的手段多,岩虎述雄是頗有耳聞。

它決定再等等,看看老鐘頭還有什麼花招。

果然,岩虎發現,老鐘頭在砍出這一刀后,從懷裡掏出了一枚小鏡子。

對準岩虎述雄一照,一下子就把述雄給固定在當地動彈不得了。

這是時光凝固寶鏡,中品神器。

夏洛奇看見老鐘頭拿出這鏡子,從世界多稜鏡的能量分析中立刻知曉了這寶鏡的品質。

頓時將心放進了肚子。

本來還挺替老鐘頭擔心的,準備隨時出手相助。

看來,有了這寶鏡,老鐘頭應該能夠擺脫岩虎述雄的阻擋了。

「快走!」

老鐘頭大喝一聲,馬隊紛紛加速通過山道。

火把搖搖,夜風瑟瑟。

那時光凝固鏡能困住岩虎大約一個時辰。

有了這一個時辰,老鐘頭估計應該能過這兇險的虎嶺了。

誰知,老鐘頭剛率隊跑出百米,三個方向同時拍過來力大勢沉的虎掌。

老鐘頭暗道一聲「不好!」

低頭一滾,狼狽之極的從掌風中翻滾了出去。

那虎掌的餘風掃在老鐘頭的後背上,老鐘頭喉頭一甜,差點吐出血來。

硬生生的將這口血咽了下去。

提刀而立。

「四虎同到!你們就不怕我與你們同歸於盡么?」

老鐘頭神氣凜然,手中忽然握住一個球形的閃光的東西,對著三隻岩虎說道。

岩虎最怕嚇,一見老鐘頭居然手裡還有它們不清楚的東西,它們感覺到了威脅。

「閃開,我老鐘頭不是一次走這條路了,今夜只是借道路過,不想與你們岩虎結下深仇。」

「否則,剛才我就一刀砍了那隻岩虎了。」

「你們聽明白了,若不退,我就捏爆這枚弒神彈。」

「我想,各位岩虎老弟,還沒到活膩歪的地步吧?」

三隻岩虎停在夜空中,閃露著發紅的眼光。

岩虎再次猶豫了。

老鐘頭知道,只要岩虎一猶豫,自己的生機就來了。

當即毫不猶豫的抬步就走,一邊走,一邊還招呼馬隊快速跟上。

手裡那閃光的弒神球就托在胸前,眼光還不時的掃視一下攔路不退的岩虎。

「放他過去?」

「那我們豈不是沒面子了?」

岩虎述勝問述霸。

「不行,這次說什麼也要把這老傢伙拿下。」

「我們岩虎已經被他羞辱了許多次了,難道這次還要被他這麼大搖大擺的走脫么?」

岩虎述戰道。

「難道你要讓他與我們同歸於盡么?」述勝反問述戰。

古神的自我修養 「我不信這老傢伙能有那麼厲害的東西。」

「區區一個戰尊境的傢伙,竟然能通過我們岩虎四兄弟的地盤。」

述戰蠢蠢欲動。

「這樣吧,你若想留下他,你自己去。我們躲遠點,免得被他同歸於盡。」

述勝想了會道。

「憑什麼讓我去?」述戰一看這主意對自己可不利。

「那你想如何?」

述勝反問。

「算了,讓他通過吧,他不是沒拿二弟如何么?」

述霸想了想,見老鐘頭只是困住了述雄,並沒有斬殺它。

想想老鐘頭僅僅為借道通過而已。

就準備放行了。

老鐘頭乘著三隻岩虎商議的時候,加速帶馬隊超前趕路。

那述戰想想不服氣,抬手又是一掌,憤怒的拍向老鐘頭後背。

「完了,這此完了。」

老鐘頭感覺到了後背傳來了岩虎的雄厚的掌風,知道還是沒有嚇唬住它們。 「該死的岩虎,我給你們拼了。」

老鐘頭一個側翻,閃開岩虎述戰的這一掌。

述戰是戰帝境高手。

這一掌直接將老鐘頭胸中那咽下的血給激發吐出。

老鐘頭手中哪裡有什麼弒神彈,那隻不過是他製作的煙幕彈罷了。

用來嚇唬岩虎用的,誰知該死的岩虎竟然沒被嚇住。

老鐘頭青龍刀奮力一擊,對準述戰狠狠的劈落。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可述戰只是輕輕的用翅膀一撥,就把老鐘頭給掀翻了出去。

手中那閃光的球形彈也掉落在地。

述戰一看哈哈大笑。

對述霸、述勝兩人說:

「這老東西哪裡來的什麼弒神彈?明擺著是騙人的。」

述霸與述勝臉色陰沉下來。

「殺!」

「今夜就是這老傢伙的祭日!」

三虎同時發力,朝老鐘頭猛擊過來。

就在這時,幽幽的琴聲忽然響起。

三隻岩虎一愣,狐疑的回頭看。

那琴聲撥動它們的心弦,讓這三隻岩虎心驚肉跳。

正是夏洛奇的《十一弦境》發動,這次用的是號鐘琴。

回到過去當畫家 生命之琴。

稍響即停。

夏洛奇惦記著摩蘇雅的提醒,這方時空自己不能過多出力。

若是超過時空承受極限,將引起巨大的災禍。

甚至會殃及黛莉斯、平兒、安若梅她們。

雖然夏洛奇不是百分百信摩蘇雅,可他心裡卻知道摩蘇雅說的應該是真的。

提醒,僅僅是提醒而已。

琴聲稍微撥動,隨即按弦,嘎然而止。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夜風中那悠揚的琴聲一下子傳出老遠,竟然比山谷中的夜風還要響亮。

這響亮不僅是音量上的高出,而是品階上的超越。

叮咚的琴弦彷彿敲擊在三隻岩虎的心尖上。

「大哥,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

「哪來的琴聲?」

「肯定是高人。」

「那咱們怎麼辦?」

「撤吧?」

「不行,這老東西好容易被我們逮住,這次讓他溜了,下次可就難了。」

「要不,殺了他咱們就走?」

「嗯,就這樣。」

三隻岩虎掉頭,抬手準備結果昏迷在地的老鐘頭。

它們剛抬手,琴弦音又響了起來。

這次,琴音比上次冷峻了許多,帶有警告的意味。

「嗯?怎麼琴音又響了?」

「難道是有高人在幫助這老鐘頭?」

「可能,咱們走吧,別殺這老傢伙了,我感覺到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