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直接說出你的身份,否則,我就打得你承認身份。」

吳澤不耐煩的說。

「吾,乃概念生命,真名無限,一切無限之事物,皆是吾之延伸,吾之存在。」

無限淡漠的語氣,帶著無與倫比的高傲。

「咦,無限,你跟我是一樣的存在?」

吳澤愣了愣,極大的好奇心嘭的一下就炸了。

「是的,最後一位,你為何名。」

無限靜靜的看著吳澤,四周的一切,無論是半人還是這個世界,都被他無視了。

「吾名,無則。」

吳澤神色略顯鄭重,語氣不可避免的也帶著一份淡漠。

「無則,果然是最後一位無。」

無限表面淡定,實際上內心已經有所激動,只是身為這樣的存在而言,情感之強無與倫比,之前的激動,若是普通人的話,完全察覺不到有一絲停頓。

「你,什麼意思?」

吳澤看著無限,有些不解,他能明顯感覺到,這裡面有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他自己的存在,吳澤很清楚,自己是由冰冷的法則和規則交織形成的圓蛋,而後孕育出的生命,天生代表了則,也代表了無窮數宇宙的存在,因為沒有則,便沒有任何存在。

「我們則之生命體,無有九位,你是最後一位。」

無限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們的出生都是一樣的,由則構成,直到生命出現。」

「我們出生便是無窮數宇宙當中的頂級存在,不死不滅,永恆存在,我們是則的化身,我們存在的意義,就是讓法則規則有意義。」

無限淡漠的敘述著,彷彿話里的東西和自己完全不相干。

「誒,你說我們有九位,那除了你我,還有七位在哪兒?」

吳澤連忙問。

「在不同的無窮數宇宙。」

無限說,「這次我能第一個聯繫到你,也只是因為無限網的存在,雖然跨越無窮數宇宙,使我的感應鏈接有些弱,但能找到你,還是值得的。」

「跨越無窮數宇宙什麼意思,無窮數宇宙不就是一切可能嗎?再外面應該沒有了才對。」

吳澤疑惑。

「不,是有的,超脫了一切可能這個詞語,也就是說,對於本無窮數宇宙來說,沒有其他的可能,因為有可能,也是屬於無窮數宇宙的範疇。」

無限說,「而相對於外界來說,無窮數宇宙不止一個,目前而言,有九個,同時,每個宇宙只會孕育出一位規則生命,而這個無窮數宇宙,便是你。」

「其它無窮數宇宙,是什麼樣的?」

吳澤深深的好奇著,想知道其它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沒有什麼兩樣。」

無限說。

「好吧,聽你的語氣,我似乎還是不一樣的存在,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吳澤好奇。

「因為真名。」

無限說,「九個無窮數宇宙,九個一切可能,分為一到九號,存在即永恆,你是最後一個,這裡是九號無窮數宇宙。」

「無窮數宇宙雖然有號數劃分,卻沒有先後劃分,這種劃分,只是因為我們無的誕生前後而形成的,因為無窮數宇宙本身,是永恆存在的。」

「在永恆的時間裡,我們無比偉大,哪怕是無窮數宇宙,也在我們的一念管理之下,然而,性格再如何淡漠,永恆的尺度,也足以使我們破滅一切偽裝。」

「簡而言之,就是無聊了。」

吳澤總結。

「無聊,想死。」

無限點頭,表示贊同,跟著語氣低落下來,「可惜的是,我們想死也死不了,我們是永恆的,哪怕剝離了所有感情,在永恆的尺度下也承受不了一絲一絲堆積起來的感情。」

「哦,那找我幹什麼?」

吳澤得知自己竟然還有同類,還是無比高興的,聽到對方所有人對情感避之蛇蠍,有些感慨,自己還需要感情呢?完全不理解對方的想法。

「真名代表自己的偏向概念,而你的真名,不負眾望,成為了我們希望的那個名字。」

無限暫時放開了情感限制,有了些許淡薄的感情,略有些激動和好奇混合。

「無則,無則,無之規則,本就是無窮數宇宙當中,最神秘莫測的規則,它代表一切皆無,萬物歸無,代表真正的無,連不存在都沒有的無。」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無限解釋,「我們即是規則,即是無。」

「然,我們是無,卻不能歸無,於是永恆,你是最後一位無,我們的希望,是我們合力推演而出的希望,早在你沒有出生的時候,我們便緊緊觀察著九號無窮數宇宙,只是因為我們之間不能直接查探到位置,我才花了點時間尋找你的存在。」

「那麼,我能做什麼?」

吳澤一臉懵逼。

「在外面的推測當中,你或許會否定所有法則和規則,將永恆的一到九號無窮數宇宙都完全否定,我們將迎來歸無,也或許你能夠否去一切則,超脫現在則,成為超脫九個無窮數宇宙之上的存在,那樣,我們也能看見更多的景色了。」

無限嘴角略勾起,「無論你是終結一切還是超脫一切,我們都歡迎那個結果。」

「嘖,活太久了,你們都差不多瘋了。」

吳澤感嘆。

「是的,可以這樣說。」

無限沒有任何反駁,反而贊同的漠然點頭。

「那麼,你選擇幫助我們,還是拒絕。」

無限問。

「其他七位是誰?真名?」

吳澤先是問。

「無量,無窮,無維,無元,無盡,無極,無垠,再包括我無限和你無則,這便是九無。」

無限沒有絲毫隱瞞。

「那他們人呢?你發現了我,應該和他們聯繫上了吧!」

吳澤倒是想見見這幾位同類了。

「我已經通知他們了,可惜,哪怕以我現在的力量,想要跨越無窮數宇宙之間傳遞消息,需要幾千萬年才能送到對方手裡。」

無限說,「所有我們可以等一會。」

「幾千萬年就發一道消息,會不會轉眼都忘記發的是什麼了?」

吳澤嘴角一抽。

「不會,我們的時間是永恆,幾千萬年的延遲,對於我們來說和不存在延遲沒區別。」

無限搖頭,「等七無受到我的消息,他們一定會飛快找到你的。」

「好吧!我能問一下,你是怎麼出入我的無窮數宇宙的嗎?為什麼附身在她身上?」

吳澤很好奇,現在已經將無窮數宇宙當成了自己的財產。

「借用無窮數宇宙的力量,能夠抵達其它的無窮數宇宙,至於降臨這個人的身體,只是因為隨機罷了,隨機距離你最近的生命體。」

無限說。

「你有性別嗎?」

吳澤詢問,他想起自己是沒有性別的,本體似書,可不知道其它的無如何。

「沒有,所有無都不會有性別,我們都是規則的代表,是概念的生命,你聽說過概念懷孕。」

「呃,這倒是沒有。」

吳澤摸摸頭。

「你打算怎麼做,跟著我還是隨便逛逛再說。」

無限果斷說道,「我可以融入無限網當中,身為無限概念,你的無限網也算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代表著我的存在。」

「哈,這樣也可以?」

吳澤驚叫,跟著皺眉。

「你在擔心我給無限網搗亂?」

無限沒有任何錶情,只是很嚴肅的在說這句話,「這大可不必,因為哪怕我沒有附身無限網,也能一個念頭知曉無限網所有情況。」

吳澤無語了,對方的實力太強了,和自己完全不在一個級別,連自己初生的無窮數宇宙也不能阻止對方。

不管怎麼說,還是得掌控了無窮數宇宙再說。

原本擴展無限網,只是為了有趣好玩,可現在,得考慮當做一種事業了,否則,這些同類來到這邊,他一點依仗都沒有,到時候完全聽不懂這些大佬的談話怎麼辦,豈不是很尷尬。

「掌控無窮數宇宙,就是永恆。」

吳澤忽然發現,自己現在看不懂對方的操作了,掌控限制了吳澤的想象力,「怎麼樣才能儘快掌控無窮數宇宙?」

「最快的方法,無疑是打破無窮數宇宙的一切可能性,自然就會自悟,得到無窮數宇宙的掌控權力。」

無限理所當然的支招,他當年就是這麼乾的,只是,在一切可能的宇宙里尋找奇迹,這必要時間。 「吶,還是沒聽懂,打破一切可能,超脫一切可能,掌控一切可能……具體怎麼做來著。」

吳澤摸頭表示不解。

「根據我們的做法,有兩種,第一,收束所有可能性,成為可能奇點,到時候所有則都是你的一部分,自然掌控無窮數宇宙,第二,自身化無限,無窮數宇宙擁有一切可能,那麼自身也結合一切則,化作一切可能,這一種方法,需要演化自身存在。」

無限細細給吳澤解釋了一番。

「我適合哪種?」

吳澤皺起眉頭,他雖然疑惑,但是卻有一種感覺,兩種方法,都不適合他。

「這需要你自己去了解了。」

無限靜靜的說。

「吳澤,無則。」

吳澤思考著,轉眼間過去一百年時間,這點時間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打盹,對於無限來說更是沒什麼感覺,甚至沒察覺到時間流逝,因為時間對於永恆存在來說沒有意義。

謝少的心尖摯寵 然而這個世界卻瘋狂了,半人城所在地,之前爭鬥的所有半人都默默的撤離了,不敢打擾吳澤這個能引起世界之歌的人物,之後一些實力高強的魔法師抵達這裡,只是遠遠望了一眼,就感覺到無則和無限的無窮偉大,哪怕這只是吳澤兩人平常狀態下,沒有主動散發的情況下,光是存在那裡,也鎮住了所有魔法師。

所有人將這裡化作了禁地,甚至有魔法師對著這邊頂禮膜拜,追逐魔法真理的他們,也忍不住信仰起吳澤和無限。

在這期間,無限就靜靜的等著吳澤都思考,她靜靜的站立在那裡,一百年也沒有絲毫動作,猶如變成了一座雕像。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自己的道路。」

吳澤忽然抬頭,神色略顯興奮。

「是什麼?」

無限眨眼,瞬間活了過來,靜靜的問一句,語氣沒有任何波動。

「吾為無則,即為無則!一切應盡皆歸無。」

吳澤說,「從表面世界來看,遞進關係應該是空間,虛空,虛無,存在,無,我將否定一切則,化身為無,我即不存,宇宙亦不存。」

「我等待著那一刻。」

無限說。

「哈哈,對,我也等待那一刻,只是在此之前,我需要將自己補完。」

吳澤露出純真笑容,找回殘頁的理由又多了一個,但是卻偏偏急不得。

「沒事,我們都是永恆存在,時間最沒價值,哪怕等到不可思議級宇宙終結,也能夠有耐心的等待下去。」

無限看出了吳澤的想法,不可思議宇宙,已經是無窮數宇宙之下的宇宙了,每一個這樣的宇宙,其壽命,哪怕是主權者看來,也是堪稱永恆存在的宇宙了。

「就這樣吧。」

無限消失了,不再依附在「齊娜」這個存在身上,在無限離開的一瞬間,齊娜就突兀消失,整個無窮數宇宙當中,關於她的一切痕迹也被抹去,因為齊娜的存在,不能承受無限的降臨,被抹去存在還是輕的,要是這裡不是吳澤造的世界,他也還在這裡,那麼整個位面所在的宇宙都將會被抹去,完全變成不存在的區域。

「恐怖的力量。」

吳澤感受到一股由無窮數宇宙修正的力量,這是對無限降臨的痕迹的清掃,除了吳澤之外,沒有任何痕迹能證明無限曾經出現過。

而吳澤跟著就聯繫上無限網,可是完全察覺不到無限的存在。

「身化無限嗎?」

吳澤低語感覺到了對方和自己的差距,鄭重的想了想,離開了這個世界,回到了宮殿之中。

這個宇宙這麼多NB人物,我還是先咸一會再說吧!

抱著這個想法,吳澤通過無限網查詢闖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