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知道明星也不是那麼好當的了。」蘇韜關上車窗,拉下窗帘,重重地嘆了口氣,他今天一直在保持微笑,整個面部的肌肉都已經僵硬,不得不用手揉搓兩下,腮幫子依然發酸。

丁鐺興奮地說道:「不出意外,明天你又能上頭條,一個月上兩次頭條,這是普通明星夢寐以求的事情。」

蘇韜不解道:「我剛才什麼話都沒說。」

丁鐺得逞地笑道:「正是什麼話都沒說,所以充滿神秘感。娛樂記者都很八卦,越是不清楚的事情,越是會去挖掘。不出意外,明天各大媒體都會傳出你與顧茹姍的頭條新聞。」她掃了一眼微博,搖頭苦笑道:「不對,我低估了媒體的傳播的速度,你現在已經上熱搜的關鍵詞了。」

蘇韜從丁鐺手裡接過手機,熱搜第五條「蘇韜顧茹姍」赫然在列,他意外地搖頭苦笑道:「這樣會不會對茹姍造成困擾。」

丁鐺搖頭,沉聲分析道:「絕對不會。因為顧茹姍最近有一部新電視劇正準備上檔熱播,她現在非常需要熱度。你現在跟她產生緋聞,正好可以幫她宣傳電視劇,不僅她背後的團隊很開心見到這一點,劇組也會趁機炒熱。」

蘇韜皺了皺眉,警惕地問道:「老實交代,剛才那個記者是不是你安排的演員?」

「你猜啊?」丁鐺慧黠地笑道。

蘇韜搖頭苦笑,無奈地攤手,「好吧,下次有這樣的安排,還是得提醒我一聲,讓我有個準備。」

丁鐺掩嘴笑道:「其實那個記者真不是我安排的。你不要低估記者的嗅覺。目前顧茹姍在燕京的那套小公寓,是你的付款購買,就憑這個細節,足以說明你倆的關係匪淺。」

蘇韜感覺口袋振動,剛才在開會,所以他將手機調整了振動模式,見是顧茹姍打來的,沖著丁鐺苦笑一聲,接通電話道:「嗨,我的緋聞女友,你現在心情如何?」

「你覺得呢?」顧茹姍比想象中要冷靜,「我的經紀人讓我問你,是不是要配合一下,將這個新聞熱度炒得更加火爆一些。」

蘇韜搖頭笑問:「怎麼炒?」

「非常簡單,我現在正在湘南省,你只要搭乘最快的航班,在我居住的酒店露個臉,然後讓狗仔們拍到,這樣足夠讓他們狂歡了。」顧茹姍調笑道。

見顧茹姍並不是特別生氣,蘇韜微笑道:「那你在房間里洗乾淨等著我。」

「好啊,如果你不來,你就是混蛋。」顧茹姍逼迫道。

「好歹是個大明星,幹嘛罵人啊?」蘇韜翻了個白眼,「看來沒給你帶來什麼困擾,那我就放心了。」

顧茹姍沉聲道:「你真的準備進入娛樂圈?」

蘇韜沉默片刻,嘆氣道:「原本只是一隻腳伸進這個圈,如今因為跟你鬧出緋聞,另外一隻腳也踩進來。作為前輩,你要提攜我。」

顧茹姍輕鬆笑道:「好啊,有機會一起拍電影啊。」

與顧茹姍又鬥了幾句嘴,蘇韜才掛斷電話,見丁鐺滿臉壞笑地望著自己,聳肩困惑道:「出什麼事了嗎?」

「顧茹姍是娛樂圈有名的冰山新女神,對待異性向來是愛答不理,沒想到竟然跟你這麼熟。」丁鐺體內狗仔的靈魂,此刻展現出來,「原來你們真的有一腿!」

蘇韜搖頭笑道:「我們只是相識於微時,所以感情略微比常人深厚一些。」

丁鐺點了點頭,取出一份合同遞給蘇韜,介紹道:「明年你得參加一個戶外真人秀活動,主題是體驗山野間的生活,非常輕鬆,帶著一幫明星去祖國的大好河山游山戲水。」

蘇韜翻了個白眼,這丁鐺把自己當成小孩子哄了吧?

這幾年真人秀節目非常火,各種各樣的節目層出不窮,所以有些節目也變得非常的奇葩,為了吊足觀眾的口味,盡量用那種比較讓人讓噁心的情節,試圖引起爭議。

蘇韜記得有一個節目,讓女明星用尿液去煮老鼠吃。雖然很多時候,山裡的生活很枯燥,但也不至於活得如此慘,為了凝聚人氣,節目組也算是毫無人性和底線。

蘇韜接過合同,迅速瀏覽一遍,笑道:「看得出來你很用心,我知道這個綜藝節目類似於,我很擅長,也能展現中醫在野外的價值。不過,欄目組和衛視平台很關鍵。真人秀節目,為了製造話題,很容易變味,引起爭議,如果產生負面影響,那可就不好了。」

丁鐺笑著說道:「請你放心吧,我專門調查過,節目選擇的是湘南衛視,雖然這幾年被浙源衛視趕超,但依然是省級衛視中數一數二的平台。而且,此次欄目組的監製挺靠譜,曾經策劃過多個熱門綜藝節目,節目播放的時間能在熱門檔期。」

蘇韜見丁鐺安排得如此周到,琢磨著自己老師宋思辰正是湘南人,雖然大部分節目都在全國各地的山野間奔走,但肯定有機會去湘南,到時候錄製節目的過程中,有機會可以拜訪一下他。

蘇韜和顧茹姍的八卦新聞,成為老百姓熱議的話題。

一個是新晉女神,一個是知名神醫,兩個人摩擦出火花,讓人矚目。當然,也有些人惡意造謠,聲稱顧茹姍是被蘇韜包養的小三,或者蘇韜是借著顧茹姍的人氣炒作,這些觀點都被丁鐺熟練地運用營銷手段,消除了痕迹。

燕京,新廣傳媒大廈辦公樓總裁辦公室內。

倪靜秋望著報紙出神,她自言自語道:「明明知道這只是一場炒作,但我的心為什麼還是這麼疼呢?」

「難道——難道,我真的愛上他了?」

……

一年一度的春節即將到來,隨著華夏經濟水平逐步提升,老百姓的生活也水漲船高,以前過年吃頓肉都覺得非常新鮮,如今卻是見到滿桌油膩,就下意識地皺眉。

不過,遠在異國他鄉,能在除夕夜吃到一桌地道中餐,卻是非常不容易。

今年駐俄大使館的除夕聚餐,設在位於莫斯科東邊的一家中式酒樓。

酒樓是仿明清建築,從外面看,透著一種很古老的氣息。入眼處都帶有古舊感,漆紅大門前,高高掛著的紅色燈籠,懸挂著「聚香齋」三個大字。在很多人眼中,古老代表著陳舊,但事實上並不如此。古老,代表著一種韻味,很多人喜歡在古老上做文章,將傳承多年的精髓給挖掘出來,變成一門獨到的生意經。

水君卓站在門前一長排的紅色燈籠下方,用手機找了個角度拍一張自拍照,用美顏工具稍微裝點了一下,然後發送給了蘇韜。

在過年的日子裡,紅色的燈籠就象一粒粒無比巨大的紅色的棗子,被豎著吊在門檐上方,很符合熱鬧的氣氛。

「很好看!人比燈籠嬌。」蘇韜發了一段讓人哭笑不得的評價。

水君卓沒好氣地對著手機瞪了一眼,嘀咕道:「什麼話啊,怎麼拿我和燈籠作比較,真是討厭。」

水君卓見同事們都已經先行走入酒樓,只剩下自己一人,連忙推開厚重樸實的大門,只見長長的桌子一直往前延伸著,角角落落里都擺滿了各種茶點,每一種茶點都放在精緻的瓷器中,白底蘭色花紋的陶瓷,將大堂襯托出一種古香古色的味道。

在大門入口處,有一位穿著唐裝的少女跪坐在蒲團上,身前擺放著檀木製成的茶几,不停地斟茶,每位進入的客人,都會接過一杯香茗,這種充滿華夏文化的氛圍,讓水君卓瞬間有種回到國內的錯覺。

藍色和棕色是酒樓的基礎色調,看得出來老闆在裝修上花費功夫,人處在這樣的環境中,鼻腔充滿檀香的味道,心中不由產生一種很幽靜的感覺,靜靜地,就像門口那位少女所展示的茶水一樣,清清的盪悠著,清澈見底。

大堂內服務員穿著旗袍,將水君卓朝樓上的包間引去。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水君卓剛走入門口,突然驚呆,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然後再望向眼前的男人。

自己是穿越時空了嗎?

眼前穿著長袍的男人,面帶微笑,獨一無二,正是自己的心上人蘇韜。

不過,他理應在國內,為何會出現在莫斯科呢?

「呃,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水君卓環顧四周,發現同事們都將目光投向自己,白皙的面頰突然如同抹了胭脂般紅潤可人。

「因為我覺得守著電視機,也不一定能從大使館拜大年裡看到你跟我發暗號,所以我決定親自來見你。」蘇韜笑著說道,「這個驚喜是不是讓你很感動?」

水君卓眼眶濕潤,微微頷首,若不是在場這麼多人,她要注意言行舉止,否則早就撲到蘇韜的懷中撒嬌了! 雖說明天才是大年初一,但華夏人對除夕夜更為看重,在外面忙碌一年的人們,會拚命地往家裡趕,為的是在這個特別的晚上能吃頓團圓飯。水君卓等大使館的工作人員,他們因為責任所在,所以這個特殊的節日里,必須要身處異國他鄉,正常工作。

水君卓也是普通人,也會想念親人,但因為蘇韜突然出現,思鄉之情消淡不少。

蘇韜此次來莫斯科,與水老事先打了招呼,水老一直在撮合蘇韜和水君卓,理所當然地幫他疏通了關係,否則以他國醫大師的身份,想要通過審核,需要花費很長時間。因為水老和大使館負責人打了招呼的緣故,所以蘇韜才能人突然出現水君卓的面前,給她製造一個巨大的驚喜。

酒樓的宴廳很大,擺了十幾桌,其中不僅有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還有在莫斯科有些地位的華人,以及俄羅斯方面的官員和企業家。舞台中央有一塊很大的顯示屏,旁邊懸挂著攝像機,央視的駐俄人員正在緊鑼密鼓地布置,等會要在春晚現場連線,雖然只有短短几秒的時間,但節目要面向全國十多億觀眾播出,所以不能擁有一絲瑕疵。

「蘇專家,你等會和君卓坐在一桌。」俄羅斯大使趙振國面帶微笑道,「從國內來一趟可不容易。」

蘇韜連忙笑著感謝:「謝謝趙大使的關心。」

趙振國擺了擺手,他今天比較忙,朝其他地方走去,需要招待好一些特殊的客人。

蘇韜落座之後,發現桌上全部都是很有華夏風味的年菜,如蒸年糕、炸丸子、煎帶魚、土豆片、焦葉子等過年的食物。

因為水君卓身份特殊,級別也很高,所以蘇韜身邊都是大使館地位比較重要的官員,水君卓很大方地給眾人介紹蘇韜的身份,其他人對蘇韜都很客氣。

畢竟從趙振國的態度就能看出,蘇韜的地位不俗,至於和水君卓的關係明顯而易見是情侶,在聽到國醫專家組的身份,均對蘇韜另眼相看。

蘇韜待人接物,滴水不漏,跟任何人相處都能說上幾句,因而在座眾人對蘇韜的印象頗佳。

趙振國及大使館幾名核心領導,在台上講了幾句祝酒詞,年夜飯就正式開始,屏幕上播放著春節聯歡會的現場,雖然節目很一般,但在這種氛圍當中,卻是別有一番味道。

蘇韜主動起身,給桌上的其他人敬酒,有人就笑著拿水君卓打趣,「原本大夥都以為君卓是單身,還想著與她介紹對象,沒想到早就名花有主,不知何時能讓我們吃上喜糖?」

水君卓紅著臉,低著頭,和往常工作時雷厲風行的樣子截然不同。

蘇韜笑著回答道:「快了,快了,大夥別急,到時候肯定會請大家喝酒。」

「痛快!我們可都記住了。如果到時候不請我們,我們就空著手過去蹭吃蹭喝。」另外有人笑著說道。

水君卓連忙拉了拉蘇韜,瞟了他一眼,暗示不要再說什麼了。

蘇韜微微一笑,湊到水君卓的耳邊,「怎麼?覺得我回答得不對?」

「你說的痛快,以後我在大使館怎麼做事兒?」水君卓咬著紅唇說道。

「正好趁著今天這個場合,讓大家知道有我這麼個人存在。讓那些有花花腸子的人趁早絕望。」蘇韜得意洋洋地說道。

「臉皮真厚。」水君卓嘴上責怪,內心卻是溫暖的。

「沒辦法,這年頭如果臉皮不厚一點,討不到媳婦兒。」蘇韜聳肩,很無奈和無賴地說道。

水君卓沒好氣地瞪了蘇韜一眼,低聲道:「別以為這樣就吃定我了。如果我不滿意,可是會退貨的。」

蘇韜撓頭賠笑道:「我是個瀟洒的帥哥,可不是貨架上的商品,哪能隨便退呢?」

「能,當然能!」水君卓噘著嘴唇道。

熱戀中的女人都是刁蠻且可愛的,蘇韜心裡甜滋滋的。

「哎呀,你們這對小情侶,就不要咬耳朵了。來,我敬你們一杯。」趙振國帶著幾名核心官員開始輪著敬酒,已經來到這一桌。

蘇韜和水君卓連忙站起身,端起酒杯,跟趙振國及他身後的官員碰杯,說著過年的吉祥話。

大家喝得熱火朝天,就沒有什麼上下級的差別,大家開始竄桌敬酒,水君卓為人處世很到位,帶著蘇韜開始陸續敬酒,當別人問起蘇韜的身份,蘇韜就幽默地自稱是水君卓的貼身保鏢。

等轉了一圈,回到自己桌,服務員端上熱氣騰騰的餃子。蘇韜長期在南方生活,南北過年的習俗有很大不同,並沒有吃餃子這一流程。

水君卓夾了一塊餃子放到蘇韜的碟子里,笑道:「祝你接下來的一年,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蘇韜也給水君卓夾了一個餃子,道:「祝你新的一年,工作順利,大吉大利。」

言畢,他將餃子放入口中,咬了一口,突然面色一變,因為牙齒咬到了個異物,差點崩掉了牙齒,吐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枚硬幣,連忙吐了出來。

水君卓眼睛一亮,從蘇韜手裡拿過硬幣,上面寫著50,單位應該是「戈比」,面額雖然與國內的一毛錢等值,但意義重大。

水君卓笑著說道:「餃子裡面藏著硬幣,誰能吃到的話,代表著來年會有好運氣。沒想到竟然被你吃到了,我去問問,看有沒有獎勵。」

水君卓面頰紅潤,比自己得了彩頭還要開心。幾分鐘之後,她回到位置上,懷裡抱著一隻毛絨玩具,笑道:「這就是獎品。」

蘇韜道:「看來你已經準備貪污,佔為己有。」

水君卓美眸流轉,嘴角翹起好看的弧度,「貪污得心安理得。」

「是啊,我這個人都是你的,何況是一隻假小狗呢。」蘇韜嘴上毫不留情地佔便宜。

水君卓翻了個白眼,言外之意——你真討厭!

蘇韜很享受這種溫暖的感覺。

「我得去給全國人民拜年了。」水君卓輕聲道,「我等會就回來。」

「放心吧,我就在這裡坐著,哪兒不去,就等著你。」蘇韜嘴角帶笑道。

大使館給全國人民拜年的畫面其實早在前幾天就拍攝過,不過央視還是決定拍攝一下今年吃年夜飯的情況,後面放到明天的新聞聯播里,作為素材備用。

大使館內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在電視屏幕里露臉,水君卓年輕靚麗,加上又是水家千金,自然受到格外的關注和重視。

等水君卓離開沒多久,一個身材高大的俄羅斯男人,站在蘇韜的身邊。此人身高比蘇韜略高一些,因為長期鍛煉的緣故,腰背很厚,面部稜角分明,一頭的金髮,眼眸深邃,鼻樑高挺,屬於西方標準的帥哥。

「跟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維克多。」他主動伸出手。

這傢伙的漢語水平很不錯,與電視節目上參加語言類節目的老外相差不大,足見他有一定的語言天賦,以及良好的教育經歷。

人都會對優秀的同性產生敵意,維克多雖然談吐從容紳士,但讓蘇韜不太喜歡。

蘇韜皺了皺眉,沒有伸手,困惑道:「我們不認識。」

維克多聳肩道:「握一下手,咱們不就認識了?」

蘇韜嘆了口氣,依然沒有伸手,「我不太喜歡你這種搭訕的方式,不如開誠布公一點,你為何對我感興趣。」

維克多收回手,一點不覺得尷尬,哈哈大笑:「你還真是個有趣的人,不虧是讓薇拉·奧蒙德那麼感興趣。」

蘇韜語氣平靜地說道:「你來找我,是因為薇拉的緣故?」

「不是。」維克多甩了甩金色的頭髮,「我是因為君卓女士的緣故。我詳細了解過你,你在她的諸多追求者中,是實力最強勁的一名。」

蘇韜哭笑不得,「你貌似搞錯了。我跟你們這群蒼蠅不一樣。我不是君卓的追求者,嚴格意義上,我們是相互欽慕的一對。」

蒼蠅?

維克多當然聽得出蘇韜在羞辱自己,良好的教養讓他努力剋制情緒。他挑了挑劍眉,淡然道:「你在華夏是有身份的人,說話沒必要這麼難聽吧?」

蘇韜沒好氣地說道:「你把主意都打到我的女人身上,還想我跟你好好說話。我可不想成為那麼虛偽的人。」

維克多依然保持微笑,「你非常有個性,卻又很粗魯,相信君卓最終不會選擇你,而會選擇我的。」

若不是今年是除夕夜,蘇韜早就衝過去將維克多揍一頓了,他努力讓自己控制情緒,若真打了這個老外,但那樣會讓水君卓很為難。

水君卓這時完成拍攝任務,朝這邊走了過來,維克多眼尖,將手指放在嘴邊,輕輕地噓了一聲,「今天算是我們認識了。希望下次我主動跟你握手,你不會拒絕。」

言畢,他朝水君卓點頭致意,微笑著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這傢伙顯然不打算將自己和蘇韜的矛盾,暴露在水君卓的面前,這是為了保持他在水君卓心中的良好印象。

「咦,維克多和你說了什麼,你們之前認識嗎?」水君卓見蘇韜氣色不佳,困惑地問道。

「我不認識他,但他認識我。他知道我是個大夫,說自己的腎有問題,諮詢我,中醫有沒有辦法,讓他重振雄風。」蘇韜毫不留情地陰了維克多一下。

(PS:步步高升番外十五溫靈篇即將發布,大家可以關注微信公眾號:煙斗老哥,獲得領取方式。) 水君卓雖然單純,性格溫婉,但也不至於那麼好騙,似笑非笑道:「怎麼一股酸味?」

蘇韜指著桌上的醋碟,道:「吃餃子,哪有不蘸醋的?」

水君卓噗嗤笑出聲,指著蘇韜的嘴唇,柔聲道:「原來是這裡散發出來的醋味。」

報君以傾城 蘇韜一直看著水君卓,道:「你不相信我的話?」

水君卓無奈苦笑,「好吧,那個維克多一直在追求我,每天會給我訂一束花,我多次拒絕過他,但他始終沒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