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淡淡道:「至於第二種嘛……這裡封印著什麼可怕的東西。而我們雪山上人存在的使命,就是不讓裡面被封印的東西出來!」

雪無痕心裡忽然打了一個激靈,也不知道是因為聽了這話,還是因為寒冷。

而老魔法師只是淡淡笑了笑,開口道:「好了,一會你就會知道了,寒冰他們冰族雖然世代守護在這裡,但是他們並不知情。」

聽到老魔法師的話,雪無痕更加疑惑了,冰族世代居住在這裡,他們都不知道,這個老不死的怎麼知道的?真是奇怪!

就在這時候,寒冰停下了腳步,他回過頭來,笑道:「我們到了!」

他的身後,是一面冰牆!站在這冰牆之前,那牆壁之上,隱隱的有某種光芒流淌,雪無痕只往牆壁上看了一眼,忽然就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

不,或者說,是一副畫面?

牆壁之上,彷彿幻化出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讓人瞬間就沉迷其中,雪無痕甚至連這眼珠的顏色都沒有看清楚,就渾然忘記了一切。

他努力去看,最後,才終於看清了。

這冰牆之上幻化出了那雙眼睛里,有一個人:是自己。雪無痕獃獃的看著冰牆出神,他的異常表現,讓身邊的老魔法師立刻就察覺了。

「你在看什麼?」老魔法師輕輕的拉了雪無痕一下,可卻發現雪無痕毫無反應。

老魔法師看了看這冰牆:什麼都沒有。

雪無痕此刻,就感覺自己的全部心神都被那雙奇異的眼睛吸引了進去。

那眼珠之中,隱隱的那個人影,分明就是自己的樣子。

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那臉的輪廓,那笑起來的樣子,還有那眯著眼睛看人的模樣,分明就是「自己」。

而在雪無痕的眼中,那個人影,似乎也在看著自己。而後,那個人影的嘴角似乎動了一下,彷彿輕輕的說了一句什麼。

雪無痕心裡一片茫然,他分明看見了那個人影的嘴巴在動,可是他卻根本聽不清對方說什麼。

於是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

「你…….」心靈深處,似乎有這麼一個聲音輕輕的落下,似乎直接砸在了雪無痕心中的某一個角落。

這感覺很奇妙,明明耳朵里並沒有任何的聲音,可偏偏就彷彿自己的心「聽」見了什麼聲音。

很快,雪無痕再次往前走了兩步,他這兩步跨得過快……終於,砰地一聲,他得額頭先撞在了冰牆之上。

額頭的疼痛,立刻讓雪無痕清醒了過來,他低聲的「啊」了一聲。猛然抬起頭來,臉上一片古怪。

我家貴妃在煉藥 「你怎麼了?」寒冰有些好奇:「你盯著這冰牆幹什麼?難道上面有什麼嗎?」

寒冰伸手在冰牆上摸了摸,只感覺到觸手的那種堅硬冰冷的感覺,卻並沒有任何其他的異常。

「我…….我好像聽見了什麼……」雪無痕面色極其古怪。

「你聽見了什麼?」老魔法師在旁邊問了一句。

雪無痕看了這個傢伙一眼,卻閉上了嘴。

就連寒冰都轉過身來,看著雪無痕:「難道你從這冰牆上看到了什麼異常的東西了?」

雪無痕愣了一下:「怎麼了?難道你們都沒看到?」

寒冰面色嚴肅,緩緩搖了搖頭。

雪無痕心裡有些茫然了:按理說,以寒冰的實力,如果這冰牆上真的有什麼哪怕是什麼迷惑人的幻術,也絕對逃不過寒冰的眼睛。

可是,似乎看來,就只有自己看到了?這裡到底有什麼東西?

「我看到了自己。」雪無痕終於說了出來。

寒冰愣了一下,隨後就笑了笑:「這有什麼奇怪…..這冰牆就好像一面鏡子一樣,在上面看見自己的影子。很正常啊。」

雪無痕面色凝重:「不….不是這樣的,那人影還對我說了話,它說……」

雪無痕退後了一步,雙手按在冰牆之上,他的表情猶如鬼魅一樣,然後苦笑道:「它說:你來了!」

很認真很嚴肅,不過寒冰和老魔法師地表情依然有些疑惑。如果說這冰牆上有什麼異常的東西,比如某種魔法幻術之類的,寒冰和老魔法師都不認為能逃過自己的眼睛,沒可能只有雪無痕看見了。而自己地修為卻看不見。

可當雪無痕凝神再看這冰牆地時候。卻發現自己再也看不到剛才的那些東西了在這一瞬間,就連雪無痕自己都有些恍惚。難道自己剛才真的是產生了幻覺?

老魔法師咳嗽了一聲,指著這冰牆:「這裡……就是封印的地方?」

「是的。」寒冰看了他一眼,緩緩道:「你應該知道,這個山洞,是歷代每一任冰族族長的居所。每一任冰族族長都居住在這山洞裡。而且歷代族長之所以都居住在這個酷寒的地方,並不只是單純的磨練自己,更重要地是,守護這個地方。」

老魔法師細細盯著這面冰牆。

這冰牆從外面看來,也不知道有多厚,看上去就猶如一面巨大的平鏡一樣光滑…… 「除了平滑一些,大一些之外……我沒覺得它有什麼特殊的。我甚至感受不到什麼魔法的波動!既然是封印,怎麼會沒有任何力量的波動?」

老魔法師皺眉:「這好像只是一面普通的冰牆而已。」

寒冰笑了笑,他忽然轉過頭,對著雪無痕道:「你過來。」

然後他指著這冰牆:「用你最大的力量,往這牆壁上打一下用你最大的力量。」

雪無痕雖然不明白寒冰的用意,不過看了老魔法師一眼之後,依然照辦了。

鬥氣從他的右手掌心爆發了出來,武師巔峰的鬥氣,凝聚在雪無痕的右拳之上,帶著一團光芒,正面轟在了這冰牆之上…….

異能小神農 「砰」的一聲。

那鬥氣撞在冰牆上的時候,雪無痕卻忽然臉色一變,口中輕輕的「夷」了一聲。

只見鬥氣閃耀之後,忽然就猶如一道流水一般,盡數被吸進了這冰牆裡。

雪無痕站在冰牆前,忍不住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又摸了摸牆壁上……..

「不錯。你地鬥氣修為,按你的年紀來看,已經很難得了。」

寒冰輕輕一笑:「武師巔峰的境界,以你剛才的這一擊,就算是打在一塊岩石上,也能把岩石打爆。可是現在你看看……」

這冰牆之上,依然光滑可鑒!雪無痕剛才的全力一轟。冰牆卻完好無損!別說是打爆了,就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眼前的這一面牆壁,依然平滑地猶如鏡子一樣。

「你剛才一拳打上去,有什麼感覺?」寒冰問雪無痕。「我……我不知道。」

雪無痕想了一下:「似乎,這東西不受力……嗯,就好像我一拳是打在了水裡,不,不是打在水裡,而是好像打空了一樣!」

老魔法師的神色也嚴

肅了起來:「難道這冰牆上有什麼法術?可是我卻一點都感覺不到裡面有什麼法力的波動。」

寒冰微笑:「老朋友,你再試試用你的精神力去探測一下這牆壁的厚度。我知道。以你的修為,就算是這牆壁有幾百米厚,你也能感應到的。」

老魔法師立刻凝神試了一下,過了片刻。

他臉上的表情漸漸的變得不自然了。

喃喃道:「怎麼會……」

他剛才釋放了自己的精神意識去探測了一下,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探測到這冰牆地後面到底是什麼就連這冰牆到底有多深,都無法感應到!

他的一絲精神力剛剛釋放出去,就彷彿是石沉大海,無邊無際……不過隨後,老魔法師就釋然了:「既然是傳說中的封印之地,自然不是你我可以輕易打開的,不過,今天又這個小子在,應該沒有問題的。」

寒冰有些詫異,雖然他也認為雪無痕天賦尚可,但是也不明白老魔法師的意思。

嘆了口氣,老魔法師對著雪無痕開口道:「好了,小子,把阿努比斯之劍拿出來吧!」

聽到這句話,寒冰和雪無痕都是一驚,寒冰沒有想到的是,神話時代最強的神器竟然在這個實力平平的小子身上,真是奇怪!而雪無痕吃驚的是,這個老不死的怎麼知道我有阿努比斯之劍?

猶豫了一下,雪無痕還是從異次元空間召喚出了阿努比斯之劍,不顧寒冰驚愕的目光,老魔法師接過雪無痕手中的寶劍,右手更是快速拿起雪無痕的右手,放在阿努比斯之劍上用力一劃,頓時滴滴鮮血流淌出來。

「老不死的,你幹什麼?」感到疼痛,雪無痕才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傷在了阿努比斯之劍上,大聲問道。

沒有理會雪無痕,老魔法師忽然就挺劍往冰牆上輕輕的刺了下去。

在劍鋒接觸到冰牆的那一瞬間,劍鋒之上地寒霜忽然瞬間就全部消融掉了,裸露

出來地劍刃之上,隱隱的忽然有幾道光芒流淌,隨後閃現了一行一行奇異的紋路來。

無聲無息地,這劍鋒就沒入了冰牆之上,輕而易舉的就直到沒柄。

隨後,就在這劍鋒切入冰牆的切口處,一道柔和的光芒閃過,從切口處開始,冰牆朝著四周無聲的消融而去。

很快,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通道!這通道就在面前,前方卻幽幽暗暗,也不知道哪裡是盡頭,更不知道有多深。寒冰卻愣了一下:「就這麼簡單?只要把劍往裡一插,就打開了封印了?」

老魔法師搖頭,他反手把阿努比斯之劍還給了雪無痕,然後淡淡道:「哼,當然沒這麼容易了。阿努比斯之劍配之最高貴的神之血脈,這樣才是破除封印的仿方法,先前還有些懷疑,不過現在我基本已經確定了,裡面封印的是什麼。」

「哦?你知道了?是什麼?」寒冰疑惑問道。

深深看了雪無痕一眼,老魔法師並沒有回答寒冰的問題,他只是淡淡開口道:「你會知道的,不過並不是現在。」

雪無痕盯著裡面這幽暗的山洞。

剛往前走了一步,忽然就感覺到全身驟然一緊!這種感覺,就彷彿整個人沒入了深水之中,彷彿一切地感應都變得遲緩了起來。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片刻之後,這種奇異的感覺就消失了……..

然後,雪無痕卻忽然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你們發現沒有……這個通道,不應該在這裡的!」

洞穴,是坐落在一座孤峰的絕頂,從外面看來,就算是這座孤峰本身,也不過只有幾百米寬而已,所以,就算這個洞再深,也最多只有幾百米才對,可是剛才幾人自從進洞以來,也走了有一會兒了,走到那面冰牆的時候,應該是已經到底了…….

如果繼續往下地話,按照這山體本身的大小,早就應該直接打穿了這山體。走到外面去了!可是,眼前這冰牆之後,卻另還有出路!而且那麼幽暗縱深,也不知道有多長….. 「很明顯,這是一個空間魔法。這冰牆後面,是另外開闢出來的一個空間……或者說,是上古的時候,先人用強大的力量,將一個空間,封印在了這個冰牆之後。」雪無痕道。

寒冰和老魔法師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點點頭,很明顯,他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這通道彎曲轉折,卻居然隱隱地還是一路往上!

大約走了有一頓飯地功夫,面前的空間霍然開朗起來,走過了最後的一個彎道之後,出現了一個石門…..卻沒有門板。

裡面是一個四面密封的密室。

銀白色的牆壁,看上去很像是冰塊,三人走了進去,這麼一個大約有數百平方米的秘室,因為空曠,所以並沒有能藏著什麼,裡面的一切。

都是一目了然,只見這密室的最裡面的牆壁之上,碩大地牆壁之上,有一個淺淺的手掌印,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雪無痕疑惑的看著老魔法師,怎麼到了這裡就沒有路了呢?嘆了口氣,老魔法師緩緩開口道:「小子,你上前,將自己的手掌放在那個掌印之上。」

不是吧?那個手掌印明明是個成年大人印上去的,我的手掌根本不符合,可是看著老魔法師堅決的眼神,雪無痕還是走了上去,將大小不符合的右手放在了那個掌印之上,奇異的是,當雪無痕右手接觸那個冰冷的掌印之時,一道白光緩緩流轉,石壁上如同水波一樣泛起了漣漪,之後越加透明。

身後傳來老魔法師的聲音,「趁現在,走進去!」

鬼使神差的,雪無痕想也不想就踏步向牆壁走去,消失在了石壁另一邊,下一刻,石壁又恢復了正常。

看著消失的雪無痕,寒冰嚴肅開口道:「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嘴角彷彿有著一絲笑意,老魔法師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用手指指向了空中。看著老魔法師的舉動,寒冰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臉色劇變,怔怔望著空蕩蕩的石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雪無痕的身子立

刻完全沒入了這面牆壁里,忽然,他就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就好像站在萬丈懸崖旁,往前一步,一腳踏空!

然後,整個人從高處忽然墜落!這種瞬間失重的感覺,讓雪無痕一陣的頭暈目眩,他本能的就立刻想調動精神力施展魔法來飛行。

可是雙眼之前固然是一片漆黑。

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就彷彿自己跌進了一片黑色地虛空之中。

而精神力,卻也是抽不出半分來。

終於,雪無痕啊了一聲,陡然之間,那種失重的感覺瞬間又消失了。

眼前閃過一道亮光,刺得雪無痕睜不開眼來,等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睛終於適應了這種亮光,睜開眼睛看去,卻猛然長大了嘴巴,下巴都幾乎要拖到地上了!!

此刻雪無痕,就躺在地上,他看清了自己的身下,似乎是一個大約直徑有十米左右的圓形大石檯子。這石台的周圍,都有一圈台階。而自己就躺在這石台地正中。他略微回了回神,立刻就察覺出了一絲不妥來了!

身子下面,並不是什麼石板,而是……驚訝的眼神之中,雪無痕發現自己居然是躺在一池水上!

身子就靜靜的伏在水面之上,卻並沒有沉下去。

這水面之下彷彿有什麼力量。

柔和的托著自己的身體。

雪無痕掙扎著站了起來。才發現這水池佔據了石台的一小半面積,而周圍的一圈,雕刻著一種奇異的花紋。

而再往外一點,石台之上,雕刻著一副一副的浮雕畫!這石台的質地,都是一種雪白地石料,摸上去卻隱隱的有些溫潤的感覺。

雪無痕忍著心中的驚奇,就在水面上站了起來,試探著往前邁了半步,卻發現腳下所踏地水面,也不過就是驚動了一點波紋,自己也並沒有沉下去。

他趕緊往邊上走了一點,站在了周圍的石

台上。

當雪無痕站在這石台之上,往遠處看去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他的臉上,寫滿了震撼!

這是一個碩大地廣場,地面上鋪設著白色的晶瑩的石料,平坦得猶如鏡面,而每一塊石板銜接地縫隙之處,彷彿還隱隱的有金光流動。

這廣場之大,甚至就連雪無痕都吃了一驚!就這麼粗略的往遠處看了一下,雪無痕心中的判斷,這廣場只怕能容納數萬人!

而就在遠處正前方,遠遠的,卻是一片雕台樓閣的宮殿建築至少有數十米寬的台階,一層一層往上而去。那遠處的宮殿,建造得宏偉之極!宮殿之下,兩邊各排列著十幾尊數米高的巨型雕像,那雕像的造型,都是一些連雪無痕都認不得的奇異形狀的怪獸!

而那宮殿,遠遠看上去,幾個人都抱不過來的一排巨型的立柱,支撐著大殿,卻是四面透風,並沒有牆壁。四周都是那一排一排的巨型立柱。更讓人心裡有些詭異的是,那大殿之中,隱隱的有一種莊嚴肅穆的森然之氣傳了出來,彷彿帶著某種無形的壓迫感!

再遠處,越過前方的那宮殿,卻更有一排台階,繼續往上,層層疊加,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那台階最後的高度,都已經高過了大殿,可是,這還不是終點……最遠方,一座純黑色的巨塔,聳立在那裡!

那巨塔的體積,只怕比那個宮殿小不了多少。

遠遠看去,卻是六邊形,就在塔底,台階的盡頭,是一個碩大的黑黢黢的洞口。

巨大的塔身之上,隱隱的有一股黑氣繚繞,杜維等人都無法辨認出那黑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因為看上去不像是魔法的光芒。

這裡,一片死亡一般的寂靜,沒有任何的聲音,就連空氣之中,都毫無風聲。

往上看去,頭頂卻不是天空。而是一片蒼茫地白色虛無……沒有太陽,沒有雲彩,就是那麼一片讓人看得發瘋的白色的虛無……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見)。 很顯然,自己進入了這個隱藏的空間,可是老魔法師和寒冰族長呢?

雪無痕並沒有發現他們,難道只是自己進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