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眾神在上,艾克,你的天賦很不錯呢。」身為一名土系魔法師,貝爾自然知道這種憑空凝聚元素的手段是多麼的厲害。

「貝爾,我以後打算把土系只作為防禦的手段。」

「很不錯的選擇,這樣可以高效率的利用你的精力。我想想,奧術主控制,雷系主進攻,土系主防禦,那可真是完美極了。」貝爾點點頭。

「那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

「沒問題,既然你還沒有學習魔法,那麼作為咱們結識的禮物,我把自己創造的魔法授予給你吧。」貝爾隨意道。

「太謝謝了,貝爾。」艾克心中一暖。

每個學者都能創造魔法,這些魔法會被錄入學者協會的庫藏中。而作為獎勵,日後修習魔法的人都會提供一筆金錢給創造者,協會只會收取一定的抽成。

而作為創造者他們擁有一個免費傳授魔法的機會。

眾所周知,魔法的傳授需要公式等一系列代價,這個免費的機會可是難得,而現在貝爾願意拿出來,這就說明他把艾克當做真正的好朋友。

「我們可是好朋友,不用客氣。」貝爾生性豪爽,渾不在意。

「好吧,還有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我先陪你去辦理手續,而後我們去學者高塔看看吧?相信你還沒有去過。」

「是啊。」艾克莞爾一笑,身為一名學者,還沒有拜訪過學者高塔,這還真是有趣的很。 ?從駐紮在布洛加哥的學者協會中走出,艾克感到神清氣爽。剛剛他與貝爾辦理的手續,正式開始修習土系魔法。

「艾克,岩石壁壘是我自己創造的三星魔法,其依託於二星魔法石之盾。我摒除了一般的防禦公式,增加了岩石公式以及堅硬公式,單體防禦能力足以抗下三星八成以上的單體魔法。」

貝爾介紹著自己的魔法,臉上頗為驕傲。雖然他的戰鬥技術比起同輩的學者不強,可那因為自己修行的系別而已,但要輪到自己的本行,他有這種自信。

艾克微笑著,他明白貝爾這種情感的由來。對於每位學者來說,傳世魔法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

「好了,咱們去學者高塔看看吧,好久沒去那裡了,上一次可還卡在第四關呢,這一次說不定能通過。」貝爾嘟囔道,神情頗為幽怨,顯然心中有悶氣「上一次我真的差一點就過關了,真是可惜。」

行走在熱鬧的街道上,艾克接下來也用心聽著貝爾的敘述。

學者高塔是布洛加哥標誌性的建築,也是最被認可一項榮耀。

他每一層都代表一道關卡,是對學者綜合性能力的考察,每渡過一關都將得到一定的獎勵。

「學者高塔有好幾個分支選擇,像我們這種就是純粹的創魔學分支了。」貝爾介紹著。

艾克點點頭,學者一道廣博浩瀚,一名學者在擁有正式編製之前需要選擇自己的道路。

大體上,學者可分為五個分支。

創魔學,紋章學,煉金學,附魔學,刻印學。

創魔學即創造魔法,這是學者的根本所在。

紋章學則是由偉大的聖賢者洛雷斯提出併發揚光大的學說!他極大的增加了埃爾洛的基礎實力!影響深遠!

紋章是什麼?這是一種變相增幅的物品,受到所有職業戰士的喜愛。

眾所周知,每個生物體質都是有極限的,像是那種力量增幅、速度增幅等等的魔法並不可能無限疊加,事實上此類的魔法只會選擇最高等級的優先使用。

而紋章可以疊加此類魔法!堪稱利器!

舉個例子,當一個戰士擁有一星被動魔法力量增幅與二星被動魔法蠻力后,他整體的力量增加的只是蠻力的效果,這就是等級優先使用。而當三星被動魔法巨熊之力被其學習之後,那麼增加的力量就只有巨熊之力。

但是,當這名戰士擁有一塊力量紋章之後,那麼在蠻力的基礎上他的力量還能再次疊加!這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

正因為如此,紋章學一直都是熱門學說,在學者之外的職業看來地位更是絲毫不亞於創魔學。不過紋章的使用只能是四階以後,這牽涉到規則,沒法改變,這算是一個不大的缺點。

第三種煉金學則有些奇特,他的出現無法考究,在古代時便有煉金產品的出現。而現在這門學科也已經得到了解放,並不是只有學者才能研究,這一點從各個學院開設煉金分院便可看出。

魔法科技時代的降臨有八成的關係與煉金學的解放有關係,這一行動在埃爾洛歷史中佔據很重要的地位。

第四種附魔學也是個古老的存在,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二紀元巨獸主宰的時候,那時候的智慧生物便會利用手段給自己的武器施加外力。當然,那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附魔,而是雛形。

發展到如今,附魔學已經擁有了一套系統科學的體系。從某種程度來講,沉淪十二朽便是附魔學巔峰的表現。

無論是裁決之刃的聖光附魔還是無月之華的冷華附魔,都是這一系最高的成就,凝結著一代代附魔師的心血。

最後一項刻印學是最後誕生的學說,但他卻是最重要的一門!

在以前的埃爾洛,之所以法師如此高貴,就是因為魔法傳播的不易。但是當刻印學誕生,魔法的學習並不一定通過捲軸之後,那麼教育的成本也就大大降低,這樣就鑄造了如今大魔法時代的輝煌!

人人都可以成為法師,這不僅給平民一條向上拼搏的道路,也增加了埃爾洛的底蘊。

從這五大分支便可以看出學者對於整個埃爾洛的重要性!正是他們一代代嘔心瀝血的研究成果支撐著整個大陸前行。

談論間,兩人穿越了小半個布洛加哥,終於得以窺伺學者高塔全貌。

這是一幢黑漆漆的建築,他那濃厚的歷史包漿積澱著學者一代代的榮耀,低調的外表之下裝著樸實無華的氣質。

他矗立在布洛加哥的中央,望不到天際,就像一根頂天之柱。

以學者高塔為中心,四周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有花團錦簇的花壇,也有流水潺潺的噴泉,更有數個高大魔法燈具高懸。

沿著地面上磚石刻畫的紋路,若是從天空俯視,便能瞧見一個巨大的魔法陣,時時刻刻清潔著整個廣場。

當然,最吸引人注意的還是學者高塔旁那面巨大的水晶壁碑,上面浮現出一行行水波似的文字,若隱若現。

「學者,大學者。」艾克念叨著。

水晶壁碑總體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前面有學者兩個字,而第二部分則是大學者。

「這是榮譽碑,每個學者都以上榜為光榮。」貝爾順著艾克的目光望去不由道。

「只有學者和大學者嗎?」

「是的,見習學者還太弱小,只有成為學者與大學者才能有資格在上面留名。」

「其實我們私底下都有約定俗成的稱呼,這學者一邊基本上是年輕一代爭鋒的戰場,而大學者這邊則是壯年一代爭鋒的戰場!」貝爾指著學者碑最高處的名字繼續道。「看,那個最高的位置!那個代表著年輕一代最榮耀的位置!也是所有學者路上最大的霸主!」

「歌利亞!」艾克心底浮現出一張英俊的面龐。

歌利亞·路易斯,奧斯汀帝國皇室皇儲,年僅十八歲的上位學者,傳說年底便要衝擊大學者,是真正名傳埃爾洛的天才學者。

「我敢保證十年之內他必成先知!」老派克曾經如此說過,假若真的實現了,那麼二十八歲的先知必將刷新學者協會有史以來最年輕先知的記錄。也正是因為不服氣,艾克才將這個名字記下來,並特地去查詢了一番歌利亞的資料。

「哎,要是我也有那樣的天賦就好了。」 猛獸博物館 貝爾嘆氣道,歌利亞的成就讓人艷羨,而他的實力也讓人絕望。到現在,恐怕沒有人會懷疑他將第一個沖入大學者。

「每個人都有自己走的路,我相信未來是屬於我們的。貝爾,你又何必怕呢?」艾克淡笑著。

貝爾愣了愣,艾克的話讓他有些觸動。

「將來我一定會追上他!跟這樣的人物爭鋒是多麼美妙的感覺,我怎麼能錯過呢?」艾克目露堅定的目光,這是屬於他的人生,他就要活的精彩。

「對!」貝爾也被艾克的信心感染了,揮了揮拳頭。

體修之祖 「嘖嘖嘖,還真是白日做夢啊,還想追上歌利亞殿下?」

「誰?」貝爾挑了挑眉頭。「原來是你啊。」

「是我又如何?」阿布陰沉著臉,他今天心情還是不錯的,可看見貝爾之後全部砸了。

「看來你是上一次輸的不夠。」貝爾冷哼道。

「切,要不是布魯克那個傢伙太廢物了,你怎麼可能贏呢?」阿布臉色一變,硬氣的丟下一句話。

「布魯克太廢物?說的還真是簡單。」貝爾冷冷一笑,哪能看不出阿布理屈詞窮。

「有種你今天在跟我賭一次!」阿布提溜著眼珠計上心頭。

「別衝動,貝爾。」艾克按住貝爾輕聲道。

「沒事。」貝爾搖了搖頭,而後朗聲道,「賭就賭,賭什麼?」

「你身邊這位應該是第一次來學者高塔吧。」阿布雙手放在後頭悠然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是有如何?」艾克盯著阿布,試圖從他雙眸中瞧出什麼。

「那好,就賭他能不能沖入石碑前一百!」阿布玩味一笑,那巡視的目光令貝爾氣憤不已。

「別說一百,前三十都沒有問題!」

「好!本來還怕你不答應,沒想到自己送上門來!前三十?你當他真是歌利亞殿下嗎?」阿布心中暗自偷笑。

「好,賭約立下,還是三百積分!」阿布忙不迭點著頭,生怕貝爾反悔。

「三百就三百。」貝爾挺起自己的胸膛向前一步。

「貝爾,你太衝動了。」艾克苦笑一聲,從剛才的介紹來看,能夠登上那塊水晶壁碑的人哪個是平庸之輩?他可沒有必勝的把握啊。

「沒關係,艾克,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就算輸了也沒什麼,不就是把贏來的三百積分還給他嗎?就當打發乞丐了!」貝爾拍拍艾克的肩膀,示威般的瞥向阿布。

「你···」阿布聽見貝爾竟嘲諷他為乞丐,頓時想要爆發,但最後還是忍耐下來。 重生之傲妻養成 「哼哼,等你輸了看那時候我不嘲諷死你!」

「好吧,我全力以赴!」艾克迎著貝爾赤誠的目光下定決心。 ?原本艾克跟隨貝爾來到學者高塔也只是為了見識一下,沒想到卻引出阿布這檔子事情。

關鍵是兩人的賭約讓艾克有些忐忑。

他的確把目標定向了歌利亞,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蔑視那些水晶壁碑上的人物。

水晶壁碑是最公正的存在,排名是以潛力為底子,按照綜合實力劃分的。

娛樂抽獎人生 艾克步入學者一道是從住入老派克那裡開始,而像歌利亞等人從小便開始接受教育,兩者之間的啟步自然相差較大。

「放輕鬆點,艾克,剛才是誰說要追上歌利亞的腳步?」緊摟著艾克肩膀的艾克淡笑著。

「放心,剛才我都說了全力以赴。」艾克隨手拍拍貝爾的胸膛,他就是那一種一旦下定決心便會永不放棄的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種人都是偏執的。

「哼,笑吧,等會有你哭的。」阿布在一旁想著。

三人朝著學者高塔走去,越是靠近這尊龐然大物,幾人的內心越是莊嚴肅穆。

這裡是學者的聖殿,是學者們朝聖之地,地位不亞於聖堂在信徒們心中的位置。

「去吧,艾克,我在外面等你,加油!」貝爾揮舞著自己的拳頭給其鼓著勁,而阿布則是站在一旁不屑的觀望著。

艾克點點頭,一隻腳向著前方塔去。

學者高塔不同於決鬥輪盤競技場,他是神聖的地方,禁止任何人的窺伺。在方圓九十九米的範圍之內便已禁行。

想要進入高塔內部的學者只需要通過手中的聯絡器申請,便可以直接邁入內部。

下一秒,艾克消失在了原地,空間泛起水波似的漣漪,並不起眼。

「我倒要看看他第一次衝擊高塔能到什麼地步,說不定水晶壁碑還不認可他呢。」阿布轉過身子,視線盯在了水晶壁碑中。

貝爾並沒有反擊,一切都還得看事實說話。至於阿布說的情況他並不認同,雖然水晶壁碑只收錄前一千名次,但他可不想艾克的實力還無法進入。

另一邊,走入學者高塔的艾克則迎來了人生中一場重要的考驗。

一步入學者高塔,入目的便是一條小小的道路。

道路自下而起,一塊塊青石打造的板塊緩緩浮起,形成階梯狀。

艾克帶著疑惑走向了第一塊石板。

叮!

在左右兩次透明起伏的牆壁上忽然投射出一道立體投影,那熟悉的模樣哪怕是埃爾洛最無知的傢伙也能叫出名字來。

沃斯蒂姆·馬克西!

學者協會的第一任會長!

也是學者理念的傳承者!是他將學者發揚光大!

「孩子,歡迎你加入學者的世界。」

沃斯蒂姆微笑著,說完這一句話后便如煙霧般消散,艾克頓時感覺如山如海的壓力傾瀉而來。

與此同時,布洛加哥內城中央的學者殿。

清淡素雅的大堂之內有瑩瑩光火閃爍,這裡沒有魔法公會的金碧輝煌,也沒有傭兵公會粗獷鐵血,有的只是專屬於學者的寧靜淡雅。

在中央橢圓形的圍桌上,四道身影靜靜端坐,他們的視線都投向了中央的光幕。

光幕波動著,裡面出現的畫面正是學者高塔的投影!

「薩普,沒想到你的推薦權竟然就這樣用掉了。上一次我想交易的時候你都沒給呢!現在卻白白送給一個小傢伙。」一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無奈的攤攤手,圓滾滾的臉龐紅潤有光澤,與那隆起的小腹相得益彰,也不知那學者服飾是如何容納下的。

「果戈里,我這麼做可是為了學者協會。」薩普笑著,臉上表情絲毫沒有變化。

「難度調和完畢,剩下的就只能看這個小傢伙了。」坐在薩普對面的一俊美青年說道,他有著一張令女人瘋狂的面容,更重要的是那一對尖長的耳朵!

「真沒想到把你都炸出來了,最近不是聽說你們自然之森出事了嗎?」果戈里輕敲著桌面道。

「已經解決了,只是些臭蟲罷了,我來這裡也是想要見識一下這個小傢伙。」諾亞忽然眼神迷離,那一段段塵封的記憶被掀開。

「因為斯卡納嗎?」薩普嘆了口氣。

「是啊,好久沒去看望他了呢。」諾亞悲傷道。

三人交流期間,坐在最上面已然鬚髮皆白的老人閉目靜修。

這一次的考察他才是主審官,作為學者議會中資格最老的幾人之一,他的嚴苛與公正是出了名的。

艾克並不知道,從他踏入學者高塔起,他的一言一行都將記錄在案。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為薩普手中的推薦權!

說到推薦權,就不能不提那一份秘密的預備先知名單!

這一份名單代表著學者協會下一代的高端力量,從協會發展中期開始便一直存在。

能夠登上名單的人無一不是天才妖孽,他們的未來也被眾多先知、大先知看好,協會的資源也自然會想著他們傾斜。

那麼該如何登上名單呢?那就需要推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