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有二十秒,李校長才咕嚕吞咽著口水,聲音完全控制不住顫抖:「唐,唐先生不是在開玩笑?」

唐宋哭笑不得:「你看我像是開玩笑么?我老婆在這邊工作,我不一定一直在這,所以才跟李校長商量。條件這塊,你要是覺得還有什麼補充……」

不等說完,李校長慌忙搖頭:「沒了沒了。如果唐先生真能做到,那……唐先生放心,我李家就算是豁出去,也要保持合作!」

說話間,李校長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蹦出來了。蒼天,那可是先天,聯邦國都沒多少個,做夢都不敢想,他竟然一口氣說了四個!

四個先天,李校長都不敢想,如果李家擁有這麼多先天,地位有多大提升!

見他答應,唐宋頗為滿意,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微笑道:「那麼,合作愉快。」

還沒等李校長來得及反應,忽然感覺丹田一陣翻騰,讓他又是一陣驚駭。內力在迅速增長,順著身體經脈快速遊走,整個人頓時失去控制。

可也就五秒不到,唐宋把手縮回,李校長便感覺自己能掌控自己的丹田。那強大的內力,讓他差點沒叫起來。

這也太神奇了,不是平白無故的提升,感覺增加的力量就是自己的,沒有任何不適!

丹田內翻騰的內力,讓他感覺像是在做夢。沒忍住,李校長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更是讓他腦子嗡嗡的。

竟然是真的,自己瞬間提升了。從內力的濃厚程度來看,應該是傳說中的先天……

唐宋站起來,拱手道:「李校長,合作愉快。我就先去忙了,房子可能還需要處理,謝了!」

李校長沒反應,極力的控制著內心的激動,臉色通紅的坐在那兒,生怕自己憋不住會發瘋。

一直等到唐宋消失在拐角,李校長豁然站起來。什麼也沒說,壓制著內心激動轉身就走。步伐輕飄飄的,旁邊的人跟他打招呼也沒聽到。

出了售樓部,李遠通趕忙跑過來:「爸,怎樣,他有沒有……爸,你臉怎麼這麼紅,什麼情況?」

李校長沒回答,猛地停下腳步,直接蹲下來一拳轟在地上。

轟!

地磚崩裂,塵土翻騰而起。李遠通驚呆了,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低頭看著地上的土坑,腦子一片空白。

呼,呼……

李校長大口呼吸,雙眸迸發著興奮地光芒,沉聲道:「回去!」

興奮地同時,李校長也意識到一個極度可怕的事,唐宋的力量比自己預想的還要恐怖!

隨隨便便就能讓自己提升到先天,而且沒有感覺任何不適。那麼,他本身到底是什麼實力? 辦理好手續,張娜帶著唐宋兩人上去看現房。確實是精裝房,只是沒有傢具,櫥櫃什麼的都有。只要買傢具和家電,再加一些自己的裝飾,就是一個家了。

按照張娜說,其實有些房子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但不是湖景房。唐宋他們選的湖景房本身價格太高,一般人買不起,所以沒有增添傢具。

房子方方正正,南北通透,陽台也很大,確實很不錯。

走了一圈,唐宋沖著張娜微笑道:「你們這有負責購買傢具家電的嗎?」

「額,這個沒有。」張娜搖著頭,腦子忽然靈光一閃,「不過如果唐先生需要,我可以跟公司總部商量一下。現在是淡季,售樓部閑著的人不少。」

唐宋沒回答,目光落到陳英身上。陳英盤算了一下才點頭:「那麻煩你們了,預算控制在十萬左右,最好是明天能入住。」

張娜喜上眉梢:「好的,陳女士放心,我會親自把關,不會出現任何問題。那兩位看一下,哪裡需要什麼傢具,或者需要特別注意什麼,跟我說一下。然後,我馬上安排設計師做個整體效果,再根據整體效果進行採購。」

陳英四處掃視,輕聲道:「你看著辦吧,能住就行……」

商定好之後,又給張娜提前支付了十萬,隨後唐宋兩人才離開售樓部。手續還得之後才能拿到,畢竟走流程需要時間,不過明天傢具進來之後就可以入住。

出了售樓部,陳英忽然輕聲道:「這個張娜其實挺精明的。」

唐宋微微聳肩:「正常,總要精明一點才能更好的生存。再說,她一開始確實沒什麼想法,估計也是碰碰運氣。」

看得出來,張娜有點想法,她擅自做主幫忙買傢具,就證明了她的野心。不過也無可厚非,李經理之後肯定會有點麻煩,張娜只要不傻都會趁機抓住機會……

下午一點多,唐宋兩人在市中心閑逛。這裡的商業其實比地球要繁華一些,而且唐宋發現好多高科技產品,包括商業大樓內的展示屏幕都要比地球的高大上很多。

不過,這裡的消費確實比較低,衣服什麼的相對來說便宜很多。但是,層次分明,不同等級的品牌差價也非常大,可以說差異化做得很好。

正走著,新買的手機忽然響了。說起來這個世界的手機還真是厲害,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自定義,包括后蓋顏色。不過,價錢也是驚人,一部手機要一萬!

按照唐宋的了解,這個世界的正常工資也就兩千左右,當老師三千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手機一萬多,這可真是吐血的操作。

唐宋有些奇怪,自己剛買了手機,也沒跟任何人透露,怎麼會有人打電話過來?「喂?」

「唐先生你好,我是聯邦國武者部的聯繫人,需要跟您確認一下具體的信息,不知您現在是否方便?」對面是男子的聲音,很是客氣。

唐宋頗為驚奇,應道:「方便,我現在在市中心。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額,所有信息都是綁定身份證的,只要您購買手機就會自動出現在資料庫的。」男子輕聲應道,「那您看這樣,下午四點左右,我們在執警大樓碰面,可以嗎?」

態度實在太好了,搞得唐宋都有點不自在,點頭應了一聲,對面就掛了電話。

看著手機,唐宋微微皺眉,低聲道:「高科技可不見得是好事。」

難怪沒有手機卡,直接刷身份證就可以打電話,原來數據是全部可見。這樣一來,豈不是什麼隱私都沒有?

想想也是恐怖,自己的手機上有點小秘密,上面的人一清二楚。無論走到哪,做什麼,對方也都瞭然,當真讓人發毛……

沒有多想,唐宋將手機放入口袋,隨後跟陳英繼續在商場內閑逛。本來是打算去買輛車,可陳英說還是要等明天上班之後,看看學校里的情況再買。她是新老師,一上班又是買房又是買車的,多少會引來一些異樣的目光。陳英是希望,自己能融入到群體之中。

正走著,唐宋心神一動。猛地轉過頭,一隻手正伸進他的口袋將手機掏出來。

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戴著眼鏡,一副斯文的樣子。

還沒等唐宋伸手抓住對方,青年已經迅速把手機抓走,然後快步跑開。正好後邊又有幾個人,而且幾步之後就是拐角,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微眯著眼看著拐角,唐宋尤為驚奇。照理說手機是可以定位,那為什麼還要偷,不怕被抓?

陳英也回頭看著,擰著細眉:「幹嘛不搶回來?」

唐宋抿著微笑:「只是有點奇怪。走吧,去看看,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

高科技肯定有漏洞,要不然對方不會明目張胆的偷……

兩人不急不慢的下樓,不多會到商場後邊。一條略顯擁擠的老街,往來的人並不多,環境跟商場比起來差距有點大。

絕寵小嬌妻 根據神念鎖定,唐宋很快便找到了對方的落腳地,一個手機維修點。當他出現在門口的時候,裡邊有兩個男子正低頭忙活,其中一個就是剛才的小偷。

兩人根本沒注意到唐宋的到來,一直到唐宋兩人進門,戴眼鏡青年猛地抬起頭。

見到唐宋,戴眼鏡青年嚇了一跳,慌忙將桌子上的手機蓋住,然後故作鎮定的樣子。旁邊的肥胖青年也意識到不對,抬頭看了一眼,擠出笑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陳英拉過門旁的椅子坐下,唐宋則是往裡邊走。店面不是很大,幾平米,從門口到裡邊大概三米,牆上掛了很多手機殼耳塞什麼的,到也是齊全。

看著兩人,唐宋抿著微笑:「我就想知道,我的手機還能用嗎?」

戴眼鏡青年微微一抽,臉頰微微抽搐的乾笑:「你的手機……那你拿出來給我們看一下啊,如果問題不大的話,還是可以修的。」

心理素質還挺不錯,兩人體內也都沒有任何內力波動,並不是武者。在這個世界,不是每個人都是武者,也有人嫌棄武學。

走到櫃檯前,唐宋直接坐在椅子上,笑容尤為溫順:「你不是看了么?如果用不了,跟我說一聲,我再買一部就是了。」 沒了組合陣法,峽谷裏恢復了正常,那種讓人難以言喻的壓抑感覺也消失了,我們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就開始往術士界大軍的方向趕去。

我們找到陣心這裏花了不少時間,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當然,這次是正常的黑夜,不再是陣法在作祟。

陣法被破了,我們趕路的速度都快了不少,要不是因爲天色比較黑,我們趕回去的速度肯定會更快。夜裏的峽谷風比較大,而且很冷,還好我們都有內力護體,一般人要是現在向我們這樣在峽谷中走動,估計沒一會就會被凍死。

我們一邊往回術士界大軍的方向趕回去,一邊謹慎的留意着四周的情況。既然天羽閣已經發現了我們術士界大軍的到來,難免他們會趁着黑夜來襲擊,所以我們都格外的小心謹慎。

天羽閣的狡猾程度我們已經見識過很多次了,不能再大意,讓他們抓到機會。

夜裏我們看不到太遠的地方,而且夜裏的峽谷怎麼看到處都一個樣,根本分辨不出來方位。還好跟着我們的是郭文霍他們這些風水大師,有他們在我們根本不用擔心會迷路。

在郭文霍他們的帶領下,我們終於是回到了術士界大軍這裏,他們都留在原地等着我們,見我們回來了他們都發出一陣歡呼。

這次還好是陣法被郭文霍他們給破除了,不然我們術士界大軍真的要損失慘重了。等我們回來了,陳柏他們立馬迎了過來。

“這次還真是多虧了你們風水一脈,不然情況真的很不妙,各位辛苦了。”陳柏對郭文霍他們說道,然後帶頭向他們拱了拱手,其他術士界的前輩也都跟着陳柏一起。

郭文霍大驚,連忙擺手。“陳老,你言重了,身爲術士界的一員,這都是我們該做的。”郭文霍一身正氣,認真的開口說道,沒有一絲的虛僞之氣。

其他幾個跟着郭文霍一起去的風水大師也都附和這郭文霍說的話,表明自己這麼做完全就是爲了術士界出一份力,沒什麼值得感謝的。

“你們去的人都沒事吧?”陳柏看了我一眼,然後轉頭看向郭文霍,開口問道。

郭文霍笑了笑,說都沒事,這次很幸運,我們在去找陣心和回來的路上都遇到天羽閣的阻撓,都安全的回來了。“我想天羽閣那邊肯定也沒想到我們會這麼冒險,去破壞他們組合陣法的陣心。”

現在我由衷的佩服郭文霍,他不愧是現在術士界最爲有名的風水大師,而且他的作風風評在術士界一直都是很高的,從這幾件事情來看,他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值得術士界的人尊重。

術士界大軍這裏因爲有善妙大師他們佛門的誦經穩定住了被控制心智的人,所以直到陣法被破除了,大軍裏的人都沒什麼事。這對我們來說無疑是值得慶幸的,比我們預期的結果還要好上不少,術士界大軍也沒因此受到多大的打擊。

峽谷的陣法被破除了,而天羽閣也早就發現了我們到這裏的情況,陳柏他們現在正在商量接下來的對策,是繼續前進,還是先留在原地休整一晚。

在他們討論的時候,我們就在一旁等着,這時候冰窟窿不知道從哪裏走回來了,來到秦筱筱身邊小聲的說道:“前輩,我按照你的囑咐在你們離開之後一直盯着她,她一直跟在裘玉蘭身旁,沒有離開過。”

“好,我知道了,接下來就由我繼續盯着她,你不用再管了。”秦筱筱微微皺眉,然後點頭回道。

我問她什麼事,她說因爲要跟着我和郭文霍他們去找陣心,所以她在離開之前找到冰窟窿,讓冰窟窿幫忙盯着桂可依。她本以爲桂可依會趁着這個混亂的機會露出什麼馬腳,偷偷的和天羽閣的人聯繫,沒想到她還是沒什麼動作。

“她還真是沉得住氣,我就不信她會這樣一直露不出馬腳。”秦筱筱瞟了不遠處,待在裘玉蘭身旁的桂可依冷冷說道。

我心裏有些奇怪,秦筱筱似乎就沒想過很可能是我們猜錯了,誤會了桂可依。 億萬豪門的替身媳婦 她一直認定桂可依與天羽閣有聯繫,我也不知道她爲什麼這麼肯定,也許這可能就是女人的自覺吧。

很快,陳柏他們就商量出了結果。因爲現在我們的行動已經被天羽閣知道了,我們現在待在這裏很可能會找到天羽閣的夜襲,還不如我們主動朝着天羽閣前進。

全民武道時代 對於陳柏他們的決定,大家都沒什麼異議,於是我們簡單休整了一下,開始繼續由楊立安在前面帶路,朝着天羽閣藏在峽谷之中的方向前行。

沒了陣法的干擾,楊立安放出了更多的蟲蠱,到峽谷中搜尋線索,通過蟲蠱傳達回來的消息,他對天羽閣藏在峽谷中的位置越來越有把握了。

原本峽谷的裏一直掛着比較大的風,而且還很陰冷,不過不知什麼時候起,風慢慢的停了下來,只是氣溫卻變得越來越陰寒,我們嘴裏都開始呼出了寒氣,就像冬天一樣在外面呼氣一樣的情況。

忽然,走在前面的陳柏他們都停了下來,目光不停的往四周看。我們以及後面的隊伍都停了下來,一臉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我往四周看了看,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於是問道。

“你們聽,好像有什麼聲音。”大軍中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認真仔細的聽了起來。

果然,我們聽到奇怪的細細碎碎的聲音,聲音忽遠忽近,很是詭異。

“大家小心,情況不對勁!”陳柏大吼一聲,喊道。

他話音剛落,地面就突然震動起來,像是發生地震一樣,沒一會一隻只斑駁的手臂,從峽谷的地面裏伸了出來。那些手臂從地裏伸出來之後,就胡亂的往四周亂抓,我們慌忙避開。

夜裏,在峽谷之中,地面下突然伸出這麼多斑駁的手臂,那場面極其嚇人。

沒一會,一句句屍體從地面下鑽了出來,它們手上拿着各異的武器,一爬出來就開始攻擊我們。

“小心,這是天羽閣用來對付我們的死屍大軍!”

今天只有一更,大家不用等了! 「額,你這話我有點聽不懂。」戴眼鏡青年目光閃爍,尷尬的笑著。

肥胖青年站起來,咧著嘴訕笑:「你是要修手機吧?」

看兩人還繼續裝傻,唐宋雙手撐在玻璃櫃檯上,歪著頭:「非要說得那麼直白嗎?真沒那個必要,你覺得呢?」

戴眼鏡青年面色有些難看,咬著牙遲疑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我,我不懂你說什麼……」

呼!

話沒說完,蓋住的手機飛出來,自動飄落到唐宋手中。兩人大驚,本能的往後倒退。

唐宋仔細打量了一下,手機后蓋被打開,果然不出所料,他們應該是要清除裡邊的數據。

保持著笑容,唐宋又抬起頭來:「我想知道,手機不是可以定位嗎,你從商場跑到這,不怕被執警發現?」

肥胖青年率先反應過來,一副不滿的怒喝:「你這人怎麼還搶我們的手機啊?快點還回來!」

反咬一口?

唐宋驚訝的掃了他一眼,這貨腦子是不是不好使,看不出自己實力非凡?

隔空取物,正常人見了都會有點驚慌吧?

手機放在櫃檯上,唐宋保持著笑容:「你這樣很不好,和和氣氣最重要。」

肥胖青年不以為然,依舊強勢的冷哼:「你說這手機是你的,你有證據嗎?這手機是我買到的殘次品,我正在維修,你這人怎麼這樣……」

不等說完,戴眼鏡青年忍不住拉住他。頭皮發麻的看著唐宋,低沉道:「數據是十分鐘刷新一次,只要在十分鐘之內把數據清除就好了。」

「哦,時間差。」唐宋瞭然的點頭,「那你們修好之後,是重新流入旗艦店,還是自己賣?」

戴眼鏡青年一抽,卻還是如實回答:「一般都是交給第三方,讓他們去處理。反正,跟新手機沒什麼區別。」

肥胖青年驚呆了,狠狠推了一把戴眼鏡青年,低聲道:「你瘋啦,這都敢說,想死啊!」

唐宋將手機推過去:「幫我重新封裝好,可以嗎?」

戴眼鏡青年一怔,雙眸頓時閃過亮光:「我,我封裝好之後,你,你是不是不計較?」

「封裝得好,能用,我沒必要跟你糾纏。」唐宋隨意的聳肩應道。

這話讓戴眼鏡青年喜上眉梢,趕忙抓過手機坐下。肥胖青年看著很是不滿,一邊盯著唐宋一邊低聲道:「你搞毛啊,這不是承認了嗎?」

戴眼鏡青年沒理他,兩隻手很是靈活,開始把手機重新封裝起來。唐宋仔細看著,這小子手非常巧,動作也很利索,當小偷真是可惜了……

也就兩分鐘不到,后蓋重新封裝好,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迹。戴眼鏡青年額頭滲透著虛汗,將手機打開,抬頭看著唐宋:「能,能把身份證給我一下,我幫你重新認證。」

唐朝沒有在意的將身份證遞過去,戴眼鏡青年一看,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腦子一陣眩暈。上面的「先天」兩個字非常刺眼,著實亮瞎眼球。

肥胖青年更是誇張,雙腿發軟的往後退,臉色發白的靠在架子上,極力控制著不讓自己摔倒。張大嘴巴看著唐宋,一身肥肉都快抖掉了。

呼,呼……

戴眼鏡青年很快冷靜下來,擦拭一下額頭冷汗,繼續忙活。一分鐘,將手機跟身份證遞給唐宋,臉色還是有些發白:「可,可以了。只是,裡邊的數據已經被抹掉,實在抱歉。」

唐宋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沒有太在意的收起來,起身微笑道:「你沒必要走這條路,做別的也能生存。好自為之吧……」

看著唐宋兩人走出店面,肥胖青年沒忍住,噗通坐在地上,褲子不自主流淌起來。

戴眼鏡青年也是冷汗翻滾得厲害,身子不受控制的顫抖。可他很快又想到什麼,慌張的繞過桌子跑出去。

「等一下!」

聽到後邊的叫喊,唐宋跟陳英停下腳步。戴眼鏡青年急匆匆跑到跟前,臉上都是冷汗。看了眼唐宋,戴眼鏡青年咬著牙:「我,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唐宋上下打量著他,平淡的點頭:「你先說。」

戴眼鏡青年喜上眉梢,趕忙道:「你,你能不能給我姐治病?我姐丹田受傷了,需要高手才能治。你實力那麼強,你一定能幫我,我,我求你了。」

說著便要跪下,可膝蓋卻怎麼都沒辦法彎曲,讓他頗為驚愕。

唐宋微眯著眼:「沒去醫院嗎?」

「去了,醫院也沒辦法啊。醫院又不是萬能,關係到丹田,他們總是說治不了,只能靠內力。」戴眼鏡青年解釋著,「我求你了,只要你幫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唐宋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側頭看著陳英。陳英平淡的聳肩:「反正也沒事,看看也行。」

一聽這話,戴眼鏡青年激動的深鞠躬:「謝謝,謝謝……」一個勁的深鞠躬,眼睛發紅。

唐宋沒說什麼,牽著陳英轉身走回去,戴眼鏡青年立即跑到前邊帶路。先跟店裡的肥胖青年說一聲,戴眼鏡青年又跑去找了一輛計程車。

約莫十分鐘,車子到一個老舊的自建房小區裡邊停下。

下了車,唐宋四處掃視一眼,輕聲問道:「你剛才說,凡是關係到丹田,醫院都治不了?」

「也不是都治不了,而是非常難治。」戴眼鏡青年張先鬱悶的解釋,「現在醫學根本沒辦法跟武學融合,所以只要涉及到武學的問題,醫學基本就是沒用。除了有錢人,一般人丹田出了問題,要麼扛著,要麼等死,哎……」

這倒是讓唐宋驚奇,難道說武學太先進,醫學跟不上?

還真有可能,畢竟醫學大多講究科學治療,武學卻是違背科學。一旦出現斷層,基本上兩者之間就沒辦法再連上了。

忽然想到什麼,唐宋歪著頭:「這就是你不習武的原因?」

張先猛地一顫,雙眸帶著幾分怨恨,點頭嘆道:「是的,武學有什麼好。現代科學明顯比武學強,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再厲害又能怎樣?哦,在三樓,我開門……」 跟著張先上樓,都還沒開門就已經聞到一股濃濃的中藥味,同時也聽到裡邊有人在咳嗽。

一房一廳,不過客廳顯得有些小,還放了一張可移動的小床,旁邊就是餐桌。

「姐,我回來了。」張先輕聲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