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三人一隊,兩名武者,一名修士。

這也是商議后,經過演練比較合適的組成。

有些坐車,有些人走路,向著最終目的地前進。

可能是第二天就是節日了,明志神宮的廣場上,有不少的人。

等王彬一行人陸續到齊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

慕林 「張道長,我們直接進去么?」王彬看著廣場眾多的人群。

張忠看了看廣場上的人群,低聲說道:「分散進去,在大殿集合,我打開結界,你們從大殿開始清理過去,動作快!」

王彬點了點頭,就和張輝分開通知所有人了。

很快所有人都到了大殿附近,張忠站在大殿門前,看著裡面的陰陽師還有前來祭拜的普通人。

只能怪你們來的不是時候。

張忠心中暗想,手上也沒閑著,掏出一尊大印,赫然是仿造的覆天印。

這張忠不虧為九叔一代的高手。

只見他快速雙手結印,以法器為中心,一個陣法很快籠罩在了整個神社範圍。

「行動!」

王彬大喊一聲,武者快速將神社前院的陰陽師滅了。

前院的陰陽師都屬於低階陰陽師,又沒有想到會有人來這裡踢場子,結果可想而知。

「王先生,前院的陰陽師全處理了,那些普通人也全部打昏了。」陳真快步走到王彬身側。

王彬點了點頭,大喊道:「兄弟們,速度,去後院,三人一組,九人一隊。」

聽到王彬的喊話,陳真也沒有在猶豫,所有沖向了後院。

作為最大的三座神社之一,裡面還是有不少高手的,張忠一把陣法布好,就有幾個察覺到了。

只是當這幾個陰陽師察覺到的時候,王彬一行人就已經殺到了後面。

一個剛打開大門,出來查看的的陰陽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武者用飛刀取了性命。

「快!不要留一個活口!」一個武者喊到,對象是道盟的一個修士。

所有來這裡的武盟成員,全是參加過魔都會戰的人,都有親人兄弟死在鬼子手中。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被喊的修士愣了一下,點了點頭,他知道現在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候。

這時,一個陰陽師躲過了武者的攻擊,快速結印,一個法術擊中了襲擊他的武者。

七十二名武者,身上都帶有王彬製作的防禦符文。

一道光暈消散,這名武者身上的符文破碎了。

王彬注意到了這個陰陽師,心中一驚,理論上每個符文都可以防禦住數枚火箭彈的攻擊。

可這個陰陽師一個法術就擊破了防禦符文,這應該是神社真正的高層。

「張輝!這裡」

王彬喊了一聲張輝,有隊友不叫,逞個人英雄那是電影看多了。

張輝聽到,馬上趕了過來,還有十幾米遠,只見他咬破手指,用血在右手心寫了一個符印。

「掌心雷!」

這可和普通的掌心雷不一樣,這應該稱之為血法,很少用了。

王彬也沒有閑著。

「炎爆術!」

張輝的掌心雷首先擊中這個高階陰陽師。

陰陽師在擊飛襲擊自己的武者后,馬上給自己結了一個防禦結界,也是這個結界,幫他擋住了張輝的攻擊。

只是王彬的炎爆術也緊跟著擊中了他,倉促間結的結界,只擋住了張輝的掌心雷,卻擋不住王彬的炎爆術。

被轟進房子的陰陽師,萎靡的躺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吐血。

王彬快步沖了進來,看著似乎想說些什麼的陰陽師,彈了個響指。

「灼燒!」

陰陽師全身開始著起火來,不要說王彬殘忍,只是想到未來的那場大屠殺,對於這些鬼子的高層,恨不得都活剮了。

「王彬!」

緊跟著進來的張輝看到這一幕,皺了一下眉頭,很明顯對於王彬的做法有些不贊同。

「張輝,如果你見過他們是如何對待咱們得老百姓的,你就明白了。」

說完,不待張輝在說什麼,直接走出了這個房間。

四周也陸續響起了打鬥聲和法術的轟鳴聲。

陰陽師還是發現了襲擊的眾人,開始零散的發起了反擊。

王彬心中不知怎麼就想起了前世看那部紀錄片的一幕,心中的殺意怎麼也安撫不下來。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濃郁的殺氣,把跟隨他的兩個武者和張輝都驚住了。

王彬按了一下右手背上的寶石,他的鎧甲如同有人控制般快速的穿戴在了王彬的身上。

周圍正在戰鬥的人,都被這一幕驚住了。

重生與言和歸來 「今天,我讓鬼子先付出點利息!」

說完,王彬毅然使用了火焰系的天賦燃燒。

遠遠看去,王彬就像一個火焰之神,身體四周燃燒著火焰。

「烈焰風暴!」

王彬對著不遠處依靠房屋和自己人對抗的陰陽師,釋放了這個範圍殺傷魔法。

只見整個房子的地面,猶如火山爆發,整個房子都被炸上了天。

那兩個陰陽師也沒有幸免於難,直接變成了烤肉。 王彬的這個魔法,把周圍的人都驚呆了,這完全是有多大搞多大啊!

王彬沒有理會別人,快步向神社的深處走去。

一個高階陰陽師發現了顯眼的王彬,召喚了式鬼夜叉。

夜叉作為鬼子國的鬼神之一,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夜叉出現在召喚它的陰陽師身後,隨著召喚著的一聲命令,直接飛向了王彬。

陳真從王彬身旁衝過,直接撞向了夜叉。

雖然陳真已經達到了暗勁中階,可夜叉是俯衝過來的,強大的衝擊力,加上實力,陳真只是擋住夜叉的沖勢,自己也被撞向了不遠的一棵樹上。

王彬趁著夜叉停留在半空中,一個炎爆術就打了過去。

可惜,夜叉作為鬼神,其戰鬥意識遠高於那些陰陽師。一個下落,就躲過了王彬的攻擊。

周圍的武者也紛紛沖了上來,給修士創造機會。

只是除了兩三個達到暗勁中階的武者,和夜叉戰在了一起,其他幾人都被擊飛,沒有參與進去的機會。

「留下暗勁中階的,其他人去協助別人,儘快消滅別的陰陽師,快!」

王彬看到被擊退的武者又要衝上去,趕忙喊到。

聽到王彬喊話的武者互相看了一眼,直接沖向了別的戰團。

「張輝,伊真人,你倆去對付那個陰陽師。這個夜叉我來對付。」

王彬說完,一個瞬發灼燒扔了過去。

「吼」

夜叉一聲慘叫,很顯然,火系魔法對於夜叉這樣的鬼神,有很強的剋制作用。

陳真趁機,一個沖拳打中了夜叉左肋,把夜叉打退了幾步。

「躲開!」

原來看見夜叉被擊退,王彬馬上施展了炎爆術,圍攻的武者紛紛避讓。

強大的單體魔法,直接把夜叉炸飛了。

不等夜叉再次飛起來,武當的無念居士一個飛身,繞到夜叉的身後,一劍從頸部刺穿。

本就身受重傷的夜叉,直接跪倒在地上,雙手掙扎著,想把騎在自己背上的無念居士打下來。

只是都是徒勞的,陳真一拳擊中夜叉的胸口,將其徹底擊潰了,夜叉慢慢消散在空氣中。

「王先生,你穿上這套鎧甲,不像法師,更像戰士。」

陳真這會才想起調侃一下王彬的鎧甲。

王彬沒有回應陳真的調侃,而是看著神社身處不斷發生的爆炸和打鬥聲。

「兄弟們!速度快點吧!張道長的陣法,隱藏不了太久。」

張輝幾人聽了,點了點頭,不在耽誤,沖向其它發生戰鬥的地方。

王彬拔出背後的長劍,決定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既然暴露了,那麼就徹底爆發一下,也算是完成前世的願望吧。

「你們是什麼?」

一個陰陽師衝出來,大聲質問道。

這個陰陽師的一隻胳膊已經斷了,很顯然,這是被武者攻擊過後,倖存下來。

看著一身獻血,在那裡怒吼的陰陽師,準確的說是個學徒,年紀不過十來歲,很顯然,是有人下不了手,放了一條生路。

王彬對於國人的善良,即尊敬又無奈。

在記憶中的那場戰爭,這些敵人無數次的利用,殺戮善良軍民。

「燒灼」

王彬的一個魔法,讓這個年輕的陰陽師徹底失去了性命。

王彬的做法,也讓還停留在附近的人,有些不滿,只不過因為此刻還在戰鬥,沒有直接表達出來。

無念居士倒是對王彬的做法,表現得有些滿意,笑了笑。

無念居士只是個武當的俗家弟子,天賦極高,如果不是成了家室,武當下一代掌教極有可能是他,只不過聽說他的家人死於鬼子手中,所以殺了多少兇手后,回到武當安心修道。

忘記說一句,他是山東人……

王彬沒有理會別人,獨自尋找著敵人。

王彬這邊除了夜叉帶來了一些麻煩,都還順利。

可張忠那裡卻遇到了麻煩,明志神宮的大boss,高松義島。這也是最大主要的一個目標,其可是皇族身份。

高松義島是現任鬼子皇帝的叔叔,多年的修行,實力也算是深不可測。

張忠可是九叔一代的人,此刻,兩人的交手,真是勢均力敵。

甚至,張忠還隱隱被壓制。而原因就是高松義島手上的一面鏡子。

高松義島也十分著急,他身邊的陰陽師都已經被這群偷襲者殺了,周圍的打鬥聲,也越來越小。

這一切都在提醒著高松義島,自己的手下,已經快死完了。

張總也開始有些急了,他布置的陣法,隨時都會引起周圍鬼子的懷疑,到時候鬼子的大部隊來了,就麻煩了。

「投降吧!我們的增援馬上就到了!你們跑不掉的!」

很明顯,高松義島知道自己的優勢。

「五雷咒」

回答高松義島的,是張忠一道雷系法術。

高松義島根本來不及結印,只能把手中的鏡子舉了起來。

一道雷電之後,高松義島手中的鏡子再次擋住了雷電。

不過,很明顯,每使用一次鏡子,高松義島都要消耗大量的法力,從一開始的打的有來有往,到現在基本只能被動防守。

到現在,整個行動,已經過去快一個小時了。

整個神社也剩下張忠這裡還有反抗,其他陰陽師除了個別躲藏起來的,都已經清理乾淨了。

王彬來到張忠交戰的院落,看見高松義島手中的鏡子,十分驚訝!

「張道長,這是鬼子國的三大神器之一,八尺鏡!」

張忠聽到王彬的話,暗罵一聲倒霉,任何一個可以稱之為神器的,沒有一個簡單的!

王彬沒有廢話,直接加入了戰場。 「炎爆術!」